水火中原 第十一章 兰封车站 第一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URL] 平原地区,列车运行速度较快,保四团到达距离兰封车站10公里的罗王车站用了约40分钟时间。28军独立团一位少校军官在这里等候他们。一见面,那少校就迫不及待地说:“我们团长命令你们立即拉上去加入攻击!” 陈浩压住火,问道:“前面情况怎样?” “敌人以车站站房和天桥为依托,火力很猛,车站南北两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平原地区,列车运行速度较快,保四团到达距离兰封车站10公里的罗王车站用了约40分钟时间。28军独立团一位少校军官在这里等候他们。一见面,那少校就迫不及待地说:“我们团长命令你们立即拉上去加入攻击!”

陈浩压住火,问道:“前面情况怎样?”

“敌人以车站站房和天桥为依托,火力很猛,车站南北两侧均有敌人的掩护部队,我军迂回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能从西向东强攻,全是开阔地,一点儿遮挡都没有,唉,伤亡惨重。”

“守车站的敌人有多少兵力?”

“大概有一个大队。敌人把车站当作防守的重点,可我们这边却不当回事,一点儿重武器都没有,唉。”少校不由发起牢骚。

“你们团长呢?”徐亮想多听听先前参与攻击的友军介绍情况。

“我们团部就设在这个车站,团长已命令你们立即到前方加入攻击。”

“什么?”陈浩一听,不由怒从心中起:“一个直接进攻兰封车站的团指挥所竟然设在离前沿10公里远的后方,真是岂有此理!”

“少校,你叫什么名字?”

“28军独立团少校副官张力。”

“张副官,你们难道没有接到命令?一战区给我们的命令是接替你们担任攻击任务。快带我们去你们团部,我要与你们团长安排交接换防事宜!”

看看张力有点迟疑。陈浩道:“这是半小时前一战区程司令长官亲自到我团下的命令!”一指身后的部队,“看,程长官把卫队的武器都赠与我团使用了。快领我们去,贻误了军机,老子毙了你!张林,去请耿段长过来,一起去。”

“是!”

张副官态度立刻恭敬起来,领着陈、徐、耿和保四团警卫班去找他们的团长。

进了站房,里面黑洞洞的,转过一个弯儿,前面看到了亮光,一个声音问:“谁?”

“我,张力。”

“哎呀,张副官,你怎么磨蹭了这么半天才回来,还以为你小子先跑了呢。快快,来换换衣服,团长他们让我等你,过一会儿你再不来我也要走了。”那人忽然看见跟在张副官后面从黑影中走出来的陈浩一干人,张着嘴巴愣住了。

陈浩面目冷峻,摆了一下手,张林上前把这个穿便衣的家伙的枪缴了下来,把它推进了团部。

团部空无一人,一片狼藉。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张口结舌。徐亮问张力:“他是干什么的?”

“他是我们团军需科长童少强。”

“你们团长呢?”

“这个……”

“不说?”陈浩冲张林一使眼色。

张林拔出匕首抵在童少强的喉头。

“我说,我说,我们张团长说,一战区派保安团来增援,说明已经没有兵力了,我们主力部队都不行,保安团上去怕是不但攻不下,连守也守不住,很快就会垮下来,到那时想撤都来不及,让团部的人换上便衣……”

“跑了?”陈浩气得咆哮,“这个混蛋!”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陈浩命令张力:“接电话!”

张力拿起电话:“喂,王副团长,我是张力。”

“谁打来的?”

“前沿阵地,王副团长。”

“说什么?”

“他准备再组织一次进攻,请求团部增加兵力。”

“你们还有兵力吗?”

“团部附近还有一个营没有用上,另外,团部直属队也在罗王车站附近。”

“为什么不早增援?”

“这?张团长不让,没有他的命令,谁也调不动这些预备队。”

“哼!什么玩意儿!告诉王副团长,一战区派来的部队已到达,10分钟后就可以接防他的阵地。”

“是。喂,王副团长,咱们团的预备队不用上了,一战区派来的增援部队到了,10分钟后就可以接防你的阵地。是哪支部队?开封第四保安团。”

电话里传来王副团长的声音:“张副官,你给张团长说说,把咱们的预备队拉上来吧,咱们攻了大半夜,弟兄们伤亡惨重,可对面的敌人伤亡也不小,已经快撑不住了。这时候咱们撤下去,换保安团的弟兄上,咱们国军主力的脸往哪儿搁呀!”

“不行,王副团长,你想违抗命令?”这张副官口气挺横。

“没有援兵,老子也照样进攻!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浑蛋!”

“什么?你敢……”

不等张副官说完,对方“啪”的一声摔断了电话。

张副官看见屋里几个人愤怒的眼光,马上从平日的习惯性骄横中清醒了过来,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陈浩道:“马上开车到兰封车站附近,咱们都到那辆客车车厢把情况研究一下。”

耿中岳道:“我带了兰封车站的图纸,也许对你们有用。”

徐亮说:“这太好了。”

陈浩对张力道:“你,跟我们走,负责和前沿部队联络。怎么?”

“是,是,我去,我去。”

“那这个姓童的怎么办?”张林问。

“临阵脱逃者,就地正法!”

童少林还想求饶,未等他喊出声,张林的匕首已在他的喉头划过,跟着一脚,死尸像一条布口袋似地向后倒去。张力吓得浑身又是一哆嗦。

耿中岳在车厢里展开图纸。这兰封车站周围都是平原,北边不远是县城,南边是大片农田,靠近车站处有座十来米高的沙丘。站内有两座月台,6股铁道。站房东北处是货场。东、西两边站界附近,各有一座扳道房……

前方的枪声忽然激烈起来。列车在距兰封车站约两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陈、徐带警卫班“押”着张副官下了车,他们准备到最前沿观察一下情况,耿中岳也坚持跟着一起去。

在距兰封车站500米处的一个掩蔽工事中,他们见到了王副团长。这时28军独立团的弟兄在王副团长指挥下,又向车站发起了进攻。轻重机枪和迫击炮一齐向站内及南北两翼的敌军开火,阵地前沿约有一个排的国军士兵以分散的队形艰难地向东匍匐前进。敌人设在天桥上的重机枪疯狂地吐着火舌。在两个站台的西侧,敌人都构筑了工事,两站台之间用沙袋垒起了掩体。天桥顶上显然用钢轨、枕木之类材料进行了加固。不时可见炮弹落在上面爆炸开花。但敌人天桥上的火力点却没有被打掉。站台上,一些备用枕木在熊熊燃烧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