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查房带走了我的小薇

依然阳光灿烂 收藏 13 770
导读:[原创]警察查房带走了我的小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警察查房带走了我的小薇



时间:二OO五年三月九日

地点:东莞市塘厦镇某村出租屋



小薇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同学,我们曾一起放过牛、挑过猪菜、捡过枯柴、拾过稻穗,还掏过藏在土墙洞里的小蜜蜂。直到那年我当兵去了大西北,我们就开始了鸿雁传书。不知为何,有好几次我都是同时收到她和父亲的来信。

有一天中午,班长递给我两封信,一看信封,又是父亲和小薇的。等战友们都午休时,我开始认真地看信。我读到了慈父细心的叮咛和小薇无尽的思念,此时,我感觉眼睛里有一股涓涓细流正在流淌。几乎没有考虑,我随即起身,小心地把书信揣进口袋里,轻轻地走出门,然后朝营房一侧的围墙狂奔而去,轻松翻越三米多高的围墙,跑进马路对面的一片小白杨林里就躺了下来。任思绪遐想、让心情腾飞,此刻,我什么都想,偶尔心里又成一片空白。就这样躺了十多分钟,待情绪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我起身沿着来时的路溜进班里。班长正好睁开眼睛,

“刘**!你眼睛咋啦?”班长关切地问。

“哦,班长!上厕所时蚊子咬的。”我连忙解释。

“我送你去卫生队弄一弄,小心发炎。”

“没有事的,蚊子已让我的眼泪洗出来了。”我故作轻松。

“嗯!眼泪也能杀菌,以后得当心些了,如果感觉不舒服就言喘一声”。

“好的。谢谢班长!”

“那就闭着眼睛睡。”班长命令道。我喜欢这种命令,心里暖暖的。

“是。”我轻声应答。

班长是真的没有察觉还是明知故问?班长对我和班里的兵就像兄长一样,关爱有加。 “言喘”是陕西方言,也就是“说、告诉”之意。和班长呆的时间长了,听惯了他的陕西方言,以至于后来回到家乡的一段时间里耳边都是他的声音。

小薇是我的初恋。这是我离开家乡两年后第一次回家。沿着一条通往莲湖深处的乡间小路,我和小薇相拥着来到一棵亭亭玉立的乌桕树下。这里留下了我们多少欢声笑语,莲花知道。我们称这里为莲湖的情人角――我们的秘密。

小薇静静地依偎在我怀里,透过她的发际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令我无限地沉醉。偶有大雁飞过,留下雁鸣一片。她微微闭着双眼,嘴角带着蒙娜丽莎般的微笑。我敢发誓:我已经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了。我慢慢地俯下身子,心跳越来越快,飘入鼻孔里的香味也愈来愈浓。渐渐地,我们的嘴唇就只相差万分之一毫米了……

“呯、呯、呯”,我好象听到爆炸声。揉揉朦胧的眼睛,灿烂的阳光早已和人们捉起了迷藏,窗外一片灰暗。打开手机,时间已跑到了下午四点。房子外面闹哄哄的,这时才想起前两天租屋的附近发生了一宗凶杀案,听说近几天警察正在这一带进行地毯式搜查。

我按亮日光灯,打开门。我看见一群便衣正在用手没有节奏地拍打着邻居的门。哦,他们真不懂艺术,把好好的敲门声硬生生地弄成了噪音。这时,一位挺着将军肚的中年人看到了我,

“那里还有一个。”他对同事说。

“这里还有呢!”我友好地招呼“将军肚”。

“你好!我们是在执行公务,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我注意到他挂工作牌的绶带上的“POLICE”有点闪亮。

“好的!”,我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

在广东生活了多年,作为外来人员,我养成了随身携带身份证和其它一切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的良好习惯,哪怕有时厚厚的钱包里只剩下角落里的一枚五角硬币。所以,我从来没有因此被警察捉住罚过款,真幸运!而我的朋友阿狗就没有我这样好运气了。有一次,阿狗就是让警察逮住查出没有办理“暂住证”,硬是让他们罚了三百大元,弄得阿狗啃了一个月萝卜干。

然后——,我面带微笑用双手递向“将军肚”,他也同样伸出双手含笑看着我。

“您好!可是,以前的警察就没有您这么和善呢?”我坦率地说。

“这是应该的、应该的。”“将军肚”略带自豪地说,我似乎看到了如来佛祖。

“你的身份证右上角怎么没有一个方形呢?”他拿着身份证迎着灯光看了看,

“您是说这上面的长城和英文中国的水印吗?”我指着防伪标志问。

“不,是方形的。” “将军肚”否定了我的说法。

“哦,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说的是第二代身份证吧?我孤陋寡闻,还没有见过。

“将军肚”转身把身份证交给了随后进房的搞记录的人,然后出了门。

记录员接过证件瞟了我一眼,“坐下”,他命令。我顺从地坐了下来,配合警察执行公务是每位公民的义务嘛!这位把我当成犯罪嫌疑人了?也许是职业习惯吧。

在记录员认真进行登记的当儿,又进来了一位警察,这位的肚子没有“将军”的那么大。他看到屋子里堆放有很多电脑,便问了其来源和用途。我如实相告:这是以前搞电脑培训时留下的,打算处理它们。

“是不是搞网吧?”他问

“那不是想死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开网吧?”我笑着回答。

“每套值多少钱?” 这位警察又问:

“一千多元,处理价。”

“这样子了,还要一千多?五百元卖不卖?”他打量着看上去比较新的电脑。

“这太低了,我就亏大喽!”

“这也值五百元?”

“当然不止了。”

“五百不行,就五百五吧。”

“那不太亏了吧?”

“你总不至于放在这里不用吧?”说完,他头也没回就走了。

当我微笑着送走了记录员,房间又回复了先前的宁静。

只是,我的小薇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