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零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6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我和郑建军都知道,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情,囚犯们都在看电影,难免有时候会有人打报告上厕所什么的,所以,一个人不见一小会儿倒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可问题是,这家伙的手铐脚镣都在那儿放着,虽然那两件家伙是黑漆漆不容易反光的那种,但那毕竟是个隐患。只要谁的眼睛稍微尖一点,都会发现那个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我和郑建军都知道,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情,囚犯们都在看电影,难免有时候会有人打报告上厕所什么的,所以,一个人不见一小会儿倒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可问题是,这家伙的手铐脚镣都在那儿放着,虽然那两件家伙是黑漆漆不容易反光的那种,但那毕竟是个隐患。只要谁的眼睛稍微尖一点,都会发现那个身上标志明显的“极度危险”分子不见了,再细看一下,就会发现手铐脚镣都扔在地上。这时候,只要有人一报告,谁都会知道这家伙逃跑了,那样一来,警报就会立刻拉响,然后,就不用说了。监狱里所有的战士都会马上动起来,而我们这两个越狱的家伙要是在这之前还没能逃出去,那就只能等着被抓住了。


因此,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必须赶在暴露之前,完成我们的越狱行动。


几乎是一路小跑地赶到医疗室,那三个被我打晕的兄弟还在继续昏睡。见我早就准备好了东西,郑建军冲我竖了竖大拇指。没有过多的废话,我们赶紧往围墙边摸去。虽说这边不是监区,但高墙电网可一样都少不了。更何况,还有每个监狱都少不了的探照灯,那雪亮粗大的光柱,只要一被沾上边,那后果不用想也知道会是怎么样了。


从最近的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到墙根,将近30米的距离上没有任何遮蔽物,更要命的是,墙上还装着全天候作业的摄像头,安装的位置都很刁,与两盏探照灯配合,这片区域基本上不存在盲区。


我和郑建军的脸上都是无可奈何的苦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却发现自己连墙根都近不了,那还谈什么越狱?


可是,我们总不能猫在这儿等着人来抓吧,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再严密的网也会有漏洞存在,一定要找到它们疏漏的地方。


仔细地观察了一小会儿,终于发现摄像头的视野并非没有死角,而它们监视的死角,正是两盏探照灯光柱的交叉点。探照灯的光柱在不停地来回移动,两道光柱从交叉到分开再到交叉的这一小段时间,就是整个监视系统的盲区,只是,这时间太短了,只有短短的20秒。20秒种内,我们两个人要越过近30米没有任何遮蔽物的开阔地,还要完成绳索设置和高压电网的导电入地,以及越过总共八米高的高墙电网,这难度,实在是太大了点儿,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郑建军说,横竖今天已经豁出去了,兄弟,拼了吧?


苦笑了一下,我无奈地答道,想不拼都不行,开始倒数吧,你喊“走”,我们就冲出去。


他说好,我们得同时扔绳子,再同时把导线缠电网上,兄弟,看看咱俩这次的配合还够不够默契吧。


这似乎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没有多作考虑,我点头答应,同时心里面禁不住希望,但愿,运气能继续照拂我。


两道粗大的光柱即将交叉,郑建军低声的倒数清晰可闻。“5,4,3,2,1,走!”


“走”字出口的瞬间,两条人影箭一般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去。离墙根还有8米左右,我们开始准备抛绳索,这时候,要是有个抛绳枪该多好。想归想,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敢慢,离墙根还有5米,我的右手向斜上方抛出了前段同样绑上了椅子木腿的绳索。


绳索在木腿的拉扯下从电网最上方的电缆线上飞过,然后再猛地坠下,木腿的惯性带着绳索绕着电缆缠了好几圈。试了一下受力,还真挺结实的。郑建军这家伙的速度也不慢,两根绳索几乎同时缠在电缆上的。这时我们已冲到了离墙两米的地方。右手将导线连着地钉的一头使劲儿插进土里,然后,两手攥住绳索,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同时右脚猛地蹬地,身体向前向上跃起,左脚尖点上墙的同时,左手拽紧绳索,右手向上超越左手抓握绳索,紧接着是右脚尖点强,左手向上超越右手……两个人就像两只巨大的狸猫,手脚协同交替着向墙顶攀爬。


五米高的墙,对训练有素的特种战士来说,根本没有挑战性,显然地,郑建军这混蛋也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不然的话,他的动作不可能这么利索。


离探照灯再次交叉的时间还剩下不到10秒,我们也以及爬到了墙头的位置。上面就是电网了,这将是我们今晚最后的障碍。


拔出插在后腰的椅子木腿,与郑建军交换了一下眼色,我们同时将木腿上连着的裸露着铜丝的导线缠在了电网最下方的电缆上。导线与电网碰触的瞬间,明亮的电火花“噗”地在黑暗中亮起,异常地耀眼。


“要糟!”心里无奈地呻吟了一声,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探照灯的光柱正加速向这边打来,只能拼了。


“走!”


郑建军低叫了一声,然后两手扒住墙头用劲将身体上提,同时右脚尽力上勾,搭上墙头后,整个身子横倒着从电网与墙头仅仅30厘米高的缝隙间滑了出去,而滑出去的瞬间,他还没有忘记伸出左手抓住绳索。


我在他的右方,因此,整个动作都是和他反向的。也许危险的环境确实能激发人的潜力吧,我们俩从越墙而出,到拉着绳索下坠到墙外,这整个过程居然没有超过2秒钟。


离地面还有约三米高,我俩差不多是不分先后地用脚蹬墙,身体带着绳索向外飞起的同时,扔掉手中抓着的绳索,身体加速下坠,触地的瞬间,迅速地滚身卸力,然后,再立刻翻身爬起,不敢有丝毫地停歇,甩开脚丫子就开始猛跑。


这时候,如果有谁说我们跑的比兔子还快,我绝对不会怀疑。因为,我们现在根本就是在玩了命儿地跑,全身所有的力气都已经用到了两条腿上。夜风从耳边呼呼地掠过,头上的迷彩帽早就不知道掉在了哪儿。这样剧烈地奔跑是很消耗体力的,可是,我们不得不玩了命儿地跑,因为,在我们的身后,我们刚刚逃出的那座监狱的上空,正响着凄厉的警报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