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零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医疗室在监舍外面,离监狱的办公楼不远,与戒备森严的监区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因为是建军节的缘故,除了正常值勤的人员外,监狱里的官兵们几乎都在各自的宿舍里休息,要不就是看看电视、打打牌什么的。也有对着电视,拿着麦克风狼嚎的,跟我们在部队里的德性差不到哪儿去。


“妈的!”左边那个叫王大鹏的士官突然骂了一句。


“班长,怎么了?”何谦问道。


王大鹏恨恨地瞪了被他俩架在中间的我一眼说道,“都是这些垃圾,如果不是他们,我们今晚也可以好好歇歇了。我都好长时间没给家里打电话了,本来打算今天晚上打个电话回家的,谁知道狱里居然组织这些家伙看电影。靠!”


何谦嘻嘻笑了两声,“班长,我看,你是想给未来嫂子打电话才是真的吧?”


“臭小子!”王大鹏瞪了何谦一眼,然后又看了看依然表情痛苦的我,“就你嘴多!”


我也在偷笑,这个叫王大鹏的哥们儿一直都看我不大顺眼,不对,他是看这里所的犯人都不顺眼,在他眼里,我们这些犯了罪的军人,那就是一堆垃圾,有辱身上这身军装的渣滓。说白了吧,就是个爱恨分明的人物,恨不用说了,爱嘛,刚才他情不自禁的感慨就知道他爱什么了。


医疗室不算太大,只有三张病床。值班的医生也不在,不知道这会猫哪儿玩去了。


“何谦你先看着他,把他的手铐铐床上,我去找李医生。这家伙,肯定又跑去看电视了。”把我放到病床上之后,王大鹏对何谦说道。


“知道了,班长你去吧。”何谦笑着说,还对我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30613,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然有你好看!”临走前,王大鹏又回过头来狠狠地警告了我一句。不过,我仍在努力地装肚子痛,所以,只是哼哼了两句表示我明白。


“我给你倒杯水吧,你先忍会儿,医生马上就来了。”等王大鹏一走,何谦一边把我的手用手铐和架铐在一起,一边微笑着对我说道。


“谢谢!”我“艰难”地点了点头。刚才这一路装得真是辛苦,医生一来我肯定就得露出原形,所以,得趁这空档想出个脱身之计。


“何班长!”我虚弱地叫了一声。


“什么事?”他从饮水机那儿转过身来问我。


“能不能……”我的眼睛斜着与床架铐在一起的手,“能不能帮我解开啊,这样很难受。”见他有些迟疑的样子,我又断断续续地说道,“帮帮忙好嘛?”


“恩!好吧!”他轻轻笑了笑,端着纸杯走了过来,然后,掏出钥匙,替给解开了手铐。


“谢谢……”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刚才他铐得不算太紧,所以,活动没受什么影响。


“不客气,来喝点水吧!”他微笑着说道,同时转过身去从床头的小柜子上替我拿装着水的纸杯。


“就是现在!”趁他转身背对我的瞬间,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刚刚恢复自由的右手猛地一个手刀划向他的后脑。他应该听到了动静,想要回过头来查看,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在他脖子还没转到一半时,我的掌根已经砍在了他的后脑上。


“何谦,对不起!”轻轻地说了声抱歉,我快速将他的衣服脱下换在自己身上,再给他换上我的衣服放到床上,盖上被子。然后,我走到了门边,静静地站着,等着王大鹏的到来。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王大鹏的声音,还有一个不情不愿地声音也时不时抱怨一下。


“来了!”我轻轻吸了口气,等着那两个即将推门而入的客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到了门边,然后,门被“吱”一声推开,紧接着是王大鹏的大嗓门。


“何谦,那小子怎么样?还没死吧?咦?何谦呢?这小子跑哪儿去了?何谦!何谦!”


我在这门的后面,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病床上。王大鹏见到何谦居然没在床边守着,有些生气地大声叫道。这时候,那个姓李的医生也进来了,而且,他正把门往回关。


一个箭步冲上去,在那个医生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的目瞪口呆中,我的左手搂住了王大鹏的脖子,同时,右手又是一记狠狠地手刀砍在他的后脑上。扔下已经晕死过去的王大鹏,我猛地转过身捂住了那个想要张嘴大叫的医生的嘴巴,然后,左手搁到他的后脑上使劲一摁,也让他昏死过去。


好久没有干过这种活计了,今天小试了一下,功夫还没倒退。轻吁了一口气,我将倒在地上的他俩拖到了病床下塞着。王大鹏的军装也被我扒了下来,这是给郑建军那混蛋准备的。


摆平了他们后,我开始准备越狱用的东西。首先得有爬墙用的绳子,这个好说,医疗室里不缺被套和床单,撕成一定宽度地布条,再连在一起简单地一搓,就成了一根粗绳索。想了想,突然觉得有两根绳子会不会保险点儿,于是,又从储物柜里翻出备用的被褥,又搓了一条十几米长的绳子。要是有再有点黑墨水就好了,可以把这白绳子给染黑,那样就更利于隐蔽。只可惜,这里没有那东西,只好将就着拿到外面的泥土上滚两下,多少算是把那白色给染黑了些。还差一个很重要的工具,那就是绳子抓墙用的爪勾。一时半会也做不出这玩意儿来。不过,墙上的电网好像很结实,到时直接把绳子缠电网上得了。


现在就剩对付电网用的导线,这个费劲儿点,因为我得从墙上把照明线都拆下来。然后,再将木头椅子的腿给拆了,将线的一端剥掉皮缠在上面,这东西一定得做好,能不能从电网中间钻过去就得靠它了。对了,还差两根地钉,这东西也没有现成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床头的铝合金输液架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又拆了一根下来,再折成半米长的两截,两根简易的地钉就算是做成了。做完这一切之后,再从这屋子里找了些可能用得着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塞在身上,我推门走了出去。


他们三个至少得睡上两个小时,我对自己的手法很有信心。所以,这两个小时内,我暂时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不过,万一有人突然跑进医疗室去那就我就没办法了。其实,这也算是一场赌博吧,只不过赌注比较大,风险也更大而已。


不能不说,今晚的运气真的不错。由与过节的原因,外面基本上没人走动。走进监区时,也因为天色晚,光线不是很亮,我又穿着何谦的军装的原因,得以蒙混过关。不过,在走进监区大门时,我的心还真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那个站岗的兄弟向我打招呼说,兄弟,那犯人怎么样了?


我当时心里一紧,浑身的肌肉都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我敢打赌,如果当时我一个克制不住,那后果不用说也能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只是,那哥们儿的注意力似乎根本就没在我身上,在跟我打招呼的时候,已经帮我打开了门。


我决定搏一下,于是,我一边加快脚步往里走,一边头也不转地说,还好,在输液呢,我得赶紧去向连长报告一下。一会儿还得过去看着他呢。


那哥们儿笑着说,你小子运气可真不好,我看你今晚是别想睡觉了。


我哼哼了两声算是回答,快步走进了那个大铁门。那兄弟正准备关门,我突然转过小半个脑袋对他说道,先别关门,我一会儿还要出来呢。到时候又要叫你开门,多麻烦啊。


他想了想说,也是哈,那你快点啊,要是被查哨的看到了可不好。


嗯了一声,我加快脚步向小操场走去,一边走,我一边脱着身上的军装,为了不引起门口的哨兵怀疑,我把王大鹏的军装也穿在了身上。还好他们今天穿的都是迷彩服,两套穿在一起除了稍微臃肿点外,也看不出什么破绽,而且,帽子也可以塞在兜里,要是夏常服的话,光那顶大檐帽就不知道怎么带进去了。也是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刚才那不到20秒的时间里,我居然出了一身冷汗。


电影仍在继续,门边的看守见有人过来,随意地扫了一眼后又转回了头去。轻吸了一口气,我慢慢向郑建军的方向走去。这会儿,我的心跳变得有些急促,呼吸也有些粗,这么多人啊,除去犯人不说,光是看守的士兵就足有一个排的人,只要一被发现,我绝对跑不了。


也许,老天爷不忍心看到我继续呆在这监狱里受罪吧,所以,他突然地发起了好心,帮助我逃离这座监狱。


走到郑建军的身旁,我用脚轻轻往他屁股上踢了一下,等他扭过头来的瞬间,我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将夹在怀里的衣服悄悄扔给了他。


他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眼睛望身上的脚镣和手铐扫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算是向他说道歉自己忘了这档子事饵儿。然后,从兜里掏出钥匙,扔在了他的手上。


做完这一切后,我站在他的身后,替他挡住后面的目光。不得不承认,我的心里很紧张,肌肉一直绷得紧紧的,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如果被人发现,那就只好杀出去。


还好,幸运女神又一次眷顾了我。郑建军这混蛋的动作很快,三两下就打开了身上的束缚,把衣服套在了身上。


手铐和脚镣怎么处理,现在没时间管这些了,我们得赶紧从这里溜出去,多呆一秒钟就有被发现的危险。


等他示意自己弄完之后,我开始慢慢地往外走。突然,有一道目光往这里扫了一眼,这让我吓了一跳,差点停住了脚步。


“不用怕,接着走。”郑建军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没有回头,我继续慢慢地往前走。那道目光大概只是无意间的扫视吧,见到我俩都穿着军装,没有停留,直接就扫了过去。尽管如此,可还是让我一颗心差点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同时又有点佩服郑建军这家伙的胆色,不愧是专干恐怖活动的。


走到操场入口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喂!你们两个偷偷摸摸地干嘛去呢?”


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郑建军已经接过了腔,“尿憋着了,抽根烟撒泡尿,要不要一起去啊?”


“靠!懒人屎尿多,快点回来啊!”那个声音笑骂道。


“就你事儿多,看着点啊!”郑建军也笑骂了一句,然后推了我一下,低声说道,“快走!”


直到远离了操场,我和郑建军才松了一口气。这家伙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不错啊!嘿嘿,越狱这东西,就跟女人的第一次一样,难免有点紧张,习惯了就好!”


我“呸”了一口,回道:“习惯就好?靠!老子可不想再来一次。”


他嘿嘿笑了两声,不再说话,两个人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往监区门口走去。


大门果然没关,看来那个哨兵兄弟倒挺讲义气,不过,他要是知道自己是给两个越狱的囚犯开着门,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


放松了一下心情,我和郑建军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刚才给我留门的那个兄弟见我们出来,笑着说,兄弟你还挺快啊,嘿嘿,我这心可一直悬着呢,生怕被查哨的干部发现。


我笑着道了声谢,说麻烦了啊兄弟,我们还得赶紧去医疗室,那家伙可是个“危险人物”,连长让我们两个一起看着他。


我这么一说,门口的两个哨兵就不再问怎么多出来一个人了。另外一个哨兵也笑着说,哥们儿,那你俩今晚可有得罪受了,小心着点啊!我可是听说那家伙很厉害的!


郑建军这混蛋“噗嗤”笑了声,我知道这家伙在笑什么,他在笑那两个哨兵说的话。那家伙很厉害,他们口中的那家伙不就是我么?靠!想不到,我在这里也这么有名了。还好他们只是在外面负责站岗的哨兵,一般不会进到监区里面去,不然的话,我今天休想能从他们眼皮底下混过去。


身后的铁门“哐啷”一声关上,我和郑建军又一次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对望一眼,彼此的眼里都能看到一丝庆幸。这第一关算是过了,有惊无险,还算轻松,但愿接下来仍能这么顺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