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条高铁使用假建材

贺兰冬季兵 收藏 0 201
导读:中国首条高铁使用假建材 武广铁路使用假粉煤灰事件调查:施工中大量使用假粉煤灰,或可危及中国第一条客运高速铁路   深山,密林。庞大的槽罐车缓慢前行,驶过一片工地后,开进山脚下的混凝土搅拌站。   搅拌站的大门,彩旗飘飘,“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字样清晰可见。50米外,天鹅岭隧道施工现场一片繁忙。   槽罐车里装的是粉煤灰,它们被注入搅拌站的罐中,与水泥、矿粉等物一起搅拌成混凝土,运往铁路隧道施工点。施工的工人或许并不知道,他们使用的粉煤灰,存在着质量问题

中国首条高铁使用假建材


武广铁路使用假粉煤灰事件调查:施工中大量使用假粉煤灰,或可危及中国第一条客运高速铁路


深山,密林。庞大的槽罐车缓慢前行,驶过一片工地后,开进山脚下的混凝土搅拌站。


搅拌站的大门,彩旗飘飘,“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字样清晰可见。50米外,天鹅岭隧道施工现场一片繁忙。


槽罐车里装的是粉煤灰,它们被注入搅拌站的罐中,与水泥、矿粉等物一起搅拌成混凝土,运往铁路隧道施工点。施工的工人或许并不知道,他们使用的粉煤灰,存在着质量问题。


这条铁路,就是设计时速高达350公里的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客运专线——武(汉)广(州)高速铁路(武广线),被誉为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的里程碑。


6月18日,在广东韶关市某个不知名的山上。知情者们指着正在施工的武广高速铁路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他们在使用假粉煤灰,衡山以南,绵延几百公里的建设工地都在使用,触目惊心!”


堵管的秘密


逢山开道,遇水搭桥。


在武广线进入全面建设阶段以后,海量的建筑材料源源不断地流向工地。对于粉煤灰的需求,虽较之于钢筋、水泥等建材少,但也是数量惊人。


2007年3月,一个奇怪的现象让业内人士张某无意发现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一天,在泵送混凝土的时候,出现了堵管,让大家感觉很惊奇。”张说,经过排查,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混凝土中掺和的粉煤灰有问题”。


张和他的技术人员经过初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奸商利令智昏”,将跟粉煤灰形态几乎无异的其他材料当成粉煤灰提供给武广高速铁路。


6月14日,得到举报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进入武广高速铁路湖南和广东段多个施工现场,对武广线使用假粉煤灰的事件进行调查。


粉煤灰,即是从燃烧煤粉的电厂烟囱烟气中收集下来的粉末。其主要由硅铝玻璃、微晶矿物颗粒和未燃尽的残炭微粒组成,化学成分以氧化硅和氧化铝为主。


中国的粉煤灰绝大部来自大中型火电厂的煤粉发电锅炉,一小部分来自城市集中供热的粉煤锅炉。


何谓“假粉煤灰”?《用于水泥和混凝土中的粉煤灰》国家标准(GB/T1596—2005)制定人之一江丽珍告诉记者,“不符合国家标准中粉煤灰的定义,而当粉煤灰使用”的各种材料,就是假粉煤灰。


在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国家标准”中,对粉煤灰的定义是:“电厂煤粉炉烟道气体中收集的粉末”。不符合此定义的粉末,无论各项指标如何,均不能以粉煤灰的名义进行使用。


“外行的人,根本看不出真假粉煤灰的区别。包括施工单位,施工人员也未必懂,只有相关技术检验人员才能识别。”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说,只有通过检验材料的各项指标(如细度、烧失量等),才能断定。“当然,像我们这样搞了十多年的人,通过手感触摸和肉眼观察,也大致能辨别出来”。


武广高速铁路路段建设采取招标方式。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各成员企业中标之后,负责该路段建设。


对于所需水泥等建材采购,原则上也是采取招标方式。但是,粉煤灰并没有采取统一招标——各施工单位可自行向供应商购买。“这主要是考虑到对粉煤灰的需求相对少些。”铁道部一位人士如此对记者解释。


据了解,3月份以后,武广铁路各路段开始进入施工高峰期。彼时,对粉煤灰的需求逐步上升。在湖南和广东两地,能提供合格粉煤灰的火电厂数量有限,很多粉煤灰需要从河南、福建等省调度。


据张某初步掌握的证据显示,粉煤灰开始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以后,假粉煤灰开始不断出现,5月份以来,渐呈泛滥之势。向武广高速铁路提供粉煤灰的单位,分布于铁路沿线各地。


大规模磨出“粉煤灰”


6月17日下午2时许,广东省乐昌市坪石镇,阵雨。建在山上的坪石镇三益水泥厂不时传出隆隆的声音。


“这个水泥厂,很早就不生产水泥了。”离该水泥厂约八百米的一个加油站,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水泥厂现在做灰的买卖。”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只知道三益水泥厂提供“灰”,但据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此灰即是假粉煤灰。


记者探访该水泥厂时看到,水泥厂厂房已经破败不堪,厂内仅有几个工人在一个角落里工作。一台磨机正在工作,工人往磨机添加的是水砂和煤矸石碎块——许多粉煤灰是“制造”出来,不是如粉煤灰国家标准中规定的“电厂煤粉炉烟道气体中收集的粉末”。


在该厂一个棚子里,记者找到了堆放的煤矸石碎块。


一辆东风重型槽罐车正往罐中装假粉煤灰。身穿红色上衣的司机,过一段时间就把车开动一下,“目的是使里边的粉末压实,能多装一些。”这样一辆车,保守估计至少能装50吨。


记者蹲守该厂发现,每天到三益水泥厂拉“粉煤灰”的槽罐车,大约在10辆(次)。按每辆车装载50吨计,该厂每天“粉煤灰”的产量在500吨左右。另据经常到此处拉灰的司机介绍,每天往返于此的运输车辆,比记者掌握的数据还多一些——在15车次左右。


三益水泥厂用煤矸石等原料磨制出的“粉煤灰”,流向只有一个:正在修建的武广高速铁路。记者曾经以购买粉煤灰的名义,拦住了从该厂驶出的多部槽罐车,所有粉煤灰都是供应武广高速铁路的事实,得到了司机的证实。


“制造假粉煤灰的地方,还不只这一个。”不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记者介绍,每天都有至少2000吨不合格的粉煤灰或假粉煤灰,流入武广线,“这也只是个保守数据”。


在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乌石镇的乌石港,还有一家专门制造煤灰的企业——韶关市曲江区松尧煤灰粉磨加工有限公司,该公司对煤灰粉磨加工厂的自述是,“煤灰粉磨加工厂是一家生产新型建筑材料的新兴企业,该产品将填补韶关市该项目空白。”


据本报记者调查,乌石港的粉煤灰加工工厂,与三益水泥厂生产的“粉煤灰”有所不同的是:该厂制造粉煤灰的原料是粉煤灰原灰、水渣(钢铁厂的炼铁高炉渣、钢渣)等物。


6月18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乌石港“制造”粉煤灰的工厂看到,一台大型的磨机正在工作,而往磨机中添加的是水渣和炉渣。一个工人正在值班,他负责输送皮带上的水渣等物安全运送到磨机房。


据了解,之所以需要将水渣等物粉碎,是因为该厂加工的粉煤灰原灰烧失量高于国家标准,混合水渣碎末之后,可降低粉煤灰的烧失量。记者调查得知,松尧煤灰粉磨加工有限公司所用的粉煤灰原灰,是从距其厂区约八百米左右的韶关电厂购得。


“武广线从这(韶关)一直下到广州下面,都是用我们的灰。”乌石港有限公司(松尧煤灰粉磨加工有限公司上级公司)贸易部经理张武对记者说,武广高速铁路从广东省乐昌市到英德市的路段,都用该厂生产的粉煤灰。“中铁4局,中铁12局也有,中铁11局也有,中铁19局也有,一直都是从我们公司要的啦。”张说。


记者了解到,乌石港的粉煤灰加工厂,该厂长约16米的磨机每小时能磨制40吨“粉煤灰”。张武说,每天“保守的产量是八九百吨”。


除了将煤矸石磨制粉煤灰,往粉煤灰添加水渣粉这两种方法之外,记者还调查到第三种制假现象——直接将火电厂未进行分选的粉煤灰原灰,当做一级粉煤灰提供给武广高速铁路各施工单位。


对于这种制假情况,记者通过对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桥口镇桥口电厂的调查得到了证实。


桥口电厂是一个新建火电厂,6月初开始发电。值得一提的是,其所产粉煤灰原灰,并未进行风选(将粉煤灰原灰进行分级的流程)——依据相关规定,混凝土中所使用的粉煤灰,在使用之前必须经过风选,分出等级。


6月19日下午7点左右,有三辆大型槽罐车在桥口电厂装粉煤灰原灰。一个事实是,车牌号为“湘L22511”的槽罐车,于晚上12点30分左右将该电厂的粉煤灰原灰运到了在湖南耒阳市搭塘铺制梁场,这是属于中铁三局的施工路段。


相关专业人士通过对当晚粉煤灰原灰进行取样检测,其原灰烧失量及细度等标准,均超过国家标准的2倍到3倍。


“粉煤灰的细度指标很重要,只有细度达到所需等级的指标,其他指标才可能达到同等级粉煤灰的要求。”对于该批粉煤灰“质量检验报告”上烧失量写为5%,而实测值为17%,细度指标值写为“10”,而专业人士的抽检数据却为“30.1”,该名人士显得忧心忡忡。


除了已经连续几个月给武广高速铁路供应“粉煤灰”的这几个地点,记者通过在广东和湖南两地的调查还发现,一些专为武广线提供“粉煤灰”的项目也已经上马。


这些工厂的地点分别在:湖南耒阳市市郊、湖南郴州市苏仙区桥口镇、湖南宜章县杨梅山镇、广东乐昌市坪石镇,等等。


本报记者探访了两家准备开工的工厂,这些工厂制造“粉煤灰”的原料主要是炉渣、煤矸石和水渣等材料,主要设备是磨机。


“现在还是雨季,不好搞。等过一段时间,我们的粉煤灰就可以提供给武广线了。”在湖南耒阳市,一个准备上马制造“粉煤灰”的工厂里,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对记者如此表示。


工程质量或将埋下隐患


2005年6月,总投资930亿元的武广高速铁路最先在湖南长沙动工,预计建成后,从武汉到广州的旅程只需4个小时。中国媒体给了这条铁路太多赞誉——目前中国建设线路里程最长、技术标准最高、投资最多的高速客运专线。


将穿越湖北、湖南和广东三省的武广高铁拉近中部与珠三角的时空距离,将加大泛珠三角和中部区域的经济融合,为三省经济发展、产业升级提供广阔的空间。国家主席***称武广高速铁路是中国铁路建设史上新的里程碑,嘱咐一定要把武广铁路这个里程碑工程建设好。


假粉煤灰在武广高速铁路的出现,引发了对武广高速铁路工程质量的担忧。


据建筑界一位人士对记者介绍,在混凝土中使用粉煤灰,除了节省水泥、节省资源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改善混凝土的性能,提高工程质量。


该人士向记者分析,粉煤灰在混凝土中,大致能起到四方面的作用:1.润滑混凝土。2.使混凝土中的水泥水化更充分。3.改善混凝土各项性能。4.减少大体积混凝土在凝结过程中产生的水化热,以免导致结构开裂。


“如果使用的粉煤灰达不到国家标准规定的指标,或者是铁道部自己规定的指标,工程质量受到影响是肯定的。”上述建筑业界人士说,粉煤灰不达标,首先影响的是施工时机器的工作性能,长期来看,这将影响到混凝土的性能。“路面膨胀或者灌浆质量达不到标准,桥梁出现裂缝也与粉煤灰的质量有很大关系。”他说。


记者通过内部人士,得到了广东坪石镇三益水泥厂提供给武广高速铁路的粉煤灰样品,经湖南省某权威部门检测,如烧失量、细度及游离氧化钙等技术指标,与粉煤灰国家标准(GB/T1596—2005)所规定的指标并不吻合。在500倍的显微镜下观察,假粉煤灰中所含的玻璃微珠不到1%——在合格的粉煤灰中,其最重要的玻璃微珠含量一般在60%—80%甚至更高。


行业人士指出,磨过的粉煤灰,破坏了其物理结构,尤其是磨碎了里边的玻璃微珠,从而对混凝土起不到润滑作用。一个背景是,在长江三峡工程建设之时,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三峡工程质量监管方对水泥、钢筋和粉煤灰等建筑材料做出了严格的采购和检测规定。


事实上,铁道部门对磨出来的粉煤灰的公开态度是拒绝。记者掌握的一份录音资料表明,在一次与粉煤灰销售商的谈话中,中铁五局负责材料管理的傅姓副部长曾说,“磨过的灰,一律不许用”。


但磨出来的粉煤灰还是流向了建筑高铁的混凝土里。


“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这如今是中国各项重点工程的硬性指标。自2004年以来,为了遏制“豆腐渣”工程的出现,中国在相关法律法规中,明确了工程基础和主体结构质量责任实行“终身制”——如果在设计使用年限之内,工程出现质量问题,相关责任部门和人员将因此而受到法办。


对于同样为“百年大计”的国家重点工程,武广高速铁路的一些施工人员对此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在湖南郴州和广东乐昌,记者曾对一些施工的人员进行了访谈。他们的态度是:如果工程设计使用年限是100年,使用了三四十年后再出现质量问题,那时候,谁又能管得着呢?


然而,这却未必是中国广大公众的态度。6月15日,广东佛山九江大桥被一艘运沙船撞击桥墩,导致大桥坍塌100多米,造成10人死亡。事发后,政府组成的调查组用了约3天的时间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倾向于大桥质量没有问题。但这一结论至今难以服众。


6月21日,记者通过可靠渠道将武广线假粉煤灰泛滥的事件,向铁道部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的崔姓工程师等两名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汇报。他们对此感到震惊的同时,表示将就此事展开调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