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WELVE 分歧 [11] 分久必合

百合浪子 收藏 2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我替他们再次谢谢您!”默菲感动得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了,默菲,我想你不只是来跟我打官腔并且说一大堆‘谢谢’吧?”温特斯笑道。“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听听。” “是,长官。”默菲正了正身。“从猎狗首战到现在,西塞德的原班人马已经有了较大的减员,其中士官占了很大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我替他们再次谢谢您!”默菲感动得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了,默菲,我想你不只是来跟我打官腔并且说一大堆‘谢谢’吧?”温特斯笑道。“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听听。”

“是,长官。”默菲正了正身。“从猎狗首战到现在,西塞德的原班人马已经有了较大的减员,其中士官占了很大的比例;而预备署给我们的补充兵又以上等兵为主。所以,我们现在正面临士官短缺的境况。上个月士兵中间出现的骚动,我觉得就跟这有一定的关系;但好在一些资深的老兵及时出面扭转了事态的发展,使猎狗重新步入正轨。因此,我想提升这些老兵的军衔,一来弥补士官的不足,二来尽可能的提高他们的威望,从而方便我们以后对队伍的指挥与管理。”

温特斯听得直点头,“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我今天想跟你说的也是这事。这样吧,既然你有这想法,就先拟订一个名单交给我,不要考虑名额,一切以方便猎狗为先,人事上的事我会去处理。”

“名单我已经拟好了,还包括他们的基本情况以及晋升的理由。”默菲掏出了自己的PDA。

“你总是先我一步!”温特斯略有些惊讶地笑了,随后他拿出了自己的PDA。“传过来吧。”

数据传送完,温特斯带上花镜,大略地把名单看了一遍。“看得出,你很器重二排,关于他们的资料占了很大的篇幅。”

默菲没说话,只一笑。其实谁都明白,二排在猎狗的位置是精英中的精英。出于长远的考虑,在二排这个最佳环境中多培养些优秀的士官,然后再把他们分散到其它两个排,会整体提高猎狗的凝合力和战斗力。

“说说你的想法吧。”温特斯说。

“好的,”默菲看了眼PDA。“芬治和杰弗逊,他们现在分别是二班和三班的班长,在士兵中,他们有很高的威望,而且作战勇猛,也很有脑筋;但与之不匹配的是,他们至今还是下士,这主要是因为这两个班的前任班长阵亡之后,他们被战时提拔到了这个位置。就现在看,他们完全有能力待在这个位置,因而升职不升衔看起来就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了。所以,我想把他们晋升为中士。

“莫宁下士,他虽然现在还不是幕僚士官,但他在士兵也有很好的口碑;尤其是在一班,他一直都是很尽责地辅佐泰戈尔的领导,所以我觉得他是个合格的士官,晋升他为中士会给其他士兵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同时也可以更好地控制住雅凯,我们不能摆脱他,但也绝不能让他作乱。

“雷诺下士,他虽然是个通讯兵,但在管理能力上,我觉得他完全可以成为芬治的副手,一个好的班副要比一个好的通讯兵难得得多,让他升为中士是对他能力的肯定,在士兵中绝对会有好的影响。

“三班自组建起,士官数量就不是很多,所以让中村和爱尔斯宾晋升为下士就是为了改变这一现状,而且,爱尔斯宾的冷静头脑,中村的谦逊随和都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我想让他们通过晋升来把这些优点传递给其他人。

“大田最近的表现一直很好,在奇袭禁卫五师的时候立有战功;虽然他曾经被降过级,但我看得出,他已经有了悔过的意思,因为很长时间了都没见过他有什么极端民族意识的表现;而且他在日本士兵中间很有威信,恢复他的下士军衔有助于整个部队的团结。

“沙克·杨和德克雷,别看他们平时沉默寡言,在军事素质上却绝对是一流的,把他们提为下士,会刺激其他士兵提高自己的战斗技能。

“还有丰克……”

默菲把名单上的每个人都说了一遍,温特斯看着PDA,认真地听着。直到默菲把三个排的情况全部说完,温特斯的眼睛还停留在PDA上,仔细地琢磨了半分钟。

“每个人的情况都很详细,看来你是经过深思熟虑了。不过,”温特斯放下PDA,摘下花镜。“对其他人我没意见,只是,大田友三。”

默菲并没有想到温特斯能这样说,一时有点发愣。但他还是问了一句:“您觉得不妥?”

“首先,作为一个士官,他的威信必须是大多数人承认的,而大田呢?他只在日本人中有威信,而且不太客气的说,他的这些威信都是在受训初期凭着他那种极端的民族意识换来的,这值得我们相信么?毕竟我们都不是日本人。其次,他可能会悔过,但现在,我觉得时间还不够。现在,我只能说,他没有再找杨锐那个孩子的麻烦,没有在其他士兵面前目空一切地宣扬他们所谓的帝国精神,而这也只能说,他没有再做错事。可评价一个士兵的好坏就只能说他没有做错事么?他如果能悔过,那就得做出能让我们相信的事情来。一次战功那说明不了什么,处于他那种处境的人都想好好表现,但我们得看清,他是什么动机。”

“但是,我们现在很缺有经验的士官。”

“中国有句成语,‘宁缺毋滥’。这里是军队,是特种部队,并不是三流的摇滚乐队。我们需要的是有能力,并且没有私心杂念的士官。你要清楚,稍微的一个差错都会把猎狗送上绝路。在没有百分之百确定之前,我们不能急于去肯定一个人。”温特斯说得有些激动,他起身走到窗前,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忘不了一百多年前的珍珠港;作为在这个星球上生活的人,我忘不了二十几年前的核战;而且我还忘不了在中国时,中国人对这个老邻居的评价——‘我们不知道,在日本人恭谦的笑容和九十度的鞠躬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那中村呢?”默菲看着温特斯的背影,心里不是很平静。他虽然清楚上校所说的那些事,但却从没认真的考虑过。不由地,他开始怀疑自己对日本籍士兵的评价。

“他是个特别的日本人,让我没法把他跟我印象中的日本人相提并论。但是默菲,”温特斯转过身,看着沙发里的上尉说。“你可以认为我有偏见,但我除了中村这个少有的日本人外,对其他的,我根本信不过。我要对猎狗负责,默菲。”

“我明白,长官。”默菲若有所思地点头回答。

********

日头偏西,天边满是火烧云。明天又会是个好天气。

西方,那是家的方向。刚想完,杨锐笑了,东面难道不是家的方向?地球又不是一张纸!

妈的,屁股还在疼,这帮洋鬼子什么时候学会中国军队里常用来整人的墩腚墩了?刚才庆祝的时候,这些家伙把杨锐高高抛起,当他落下的时候,众人托着他的手脚顺着下落的劲,“轻轻”地把他放在了地上。虽然这要比直接落在地上要好得多,不会摔伤,可这屁股……杨锐叹口气,但愿没在八瓣以上。

别人都去喝酒庆祝去了,不管赢的还是输的——不过是场球赛,又不赢什么,就是个玩,开心就是了。而杨锐则借口摔疼了,先歇会,便独自一人靠在球门柱边坐着,看着夕阳,看着他认为的家的方向。

疼只是个借口,其实杨锐被这一摔,心里却似乎有了种久违的感觉——想想以前,他也是被国内的战友这样摔的。离家大半年了,不想才怪了。

“想家了?”温特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长官。”杨锐立刻起身,转身敬礼。不争气的屁股又以疼痛表示抗议,杨锐赶忙收手揉着屁股,鼻子眼睛都拧到了一起。牲口,要是摔出个好歹来,老子跟你们这帮兔崽子没完。

温特斯被逗笑了。“坐吧。”

“但愿我能够。”杨锐歉意地笑笑,扶着门柱慢慢坐下;温特斯则坐在了他旁边,一点没在乎身上那套板正的军官制服。

“摔疼了?呵,他们还真会玩。刚才路过那些小子,听他们说这是给你的礼物。哈,也不知他们怎么知道中国陆军的这套把戏。”温特斯直接用流利的汉语说。跟上次谈话不同,杨锐觉得他说的不是普通话,而是带着股子沈阳味。

“礼物?”杨锐问。

“对啊,节日快乐,中国士兵!”温特斯看着杨锐说。

杨锐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8月1日。

“谢谢,长官。”杨锐说。“不过,这样会不会违反条例啊?”

“规矩是人定的。现在有人听到我们说话么?”温特斯越说,沈阳口音就越浓。

“长官,您的口音?”

“我说过,我在沈阳待过很长时间。”温特斯说。“我父亲那时是一个企业驻沈阳办事处的主管,我从五岁就在那里生活,一直到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才回国。”

“后来您就从军了?”

“那时世界局势很乱,美国政府全国大征兵,扩大军备,对抗西约。我爸爸想让我走仕途,从军可以说是个捷径。”看到杨锐笑容有些僵硬,温特斯又说。“那时我们两个国家还是敌对的,而现在又联合了。天下分久必合,不是么?”

杨锐恢复了淡淡的笑容。

“就像猎狗一样,开始的时候,真是一盘散沙,可现在,大家融合了。你的功劳不小,孩子。”

“我?”

“对,自始至终,你一直都在为猎狗的融合做努力。在西塞德是,现在也是。”

“您过奖了,长官。”

“不是过奖,是提醒。”温特斯看着迷惑的杨锐。“记得以后再有什么想法要先通知上级。”

杨锐半张着嘴,诧异地看着温特斯。

“别紧张,这次你们做的不错,就既往不咎了。不过一定要记得我的话。”

杨锐有些心虚地点点头。

“为了你的母亲,你要好好活着,不能出什么差错,孩子。”温特斯伸手抚摩着杨锐的脖颈。

温暖的感觉传遍了杨锐的全身,这是一种让他很难形容的感觉,他觉得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透着暖洋洋的气息。从小到大,他都很少有这种感觉,一个比自己年长得很多的男人用温暖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脖后,让他感到有无限的安全。也许,父爱就是这种感觉。

温特斯慈爱地看着杨锐,说:“用家乡话聊过之后,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杨锐感激地看着对方。“谢谢您,长官。”

“那就快回到你的兄弟们中去吧。他们既然能想到送你这样一个节日礼物,就说明他们需要你,离不开你。”

“是,长官。”杨锐满足地起身,揉了揉还有些疼的屁股,调皮的冲温特斯一笑,离开了。

看着杨锐消失在餐厅门口,温特斯欣慰地笑了。“疼,也可以是幸福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