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七章 车卡九盘岭(上)

辽西老戟 收藏 7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吉野上前扶起松井,一挥手,几个鬼子蜂拥而上,扑向了片仓。片仓急速地旋转着,不用手,只用脚。罡风飒飒的螺旋飞脚一经使出,漫天都是抡圆了的飞脚。扑上来的鬼子一个个被踢得东倒西歪、鼻青脸肿。 吉野看了下姜三,姜三晃了两下膀子,煞有其事地刚要带步进把,忽地转脸冲吉野一笑:“不行!太君!你们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吉野上前扶起松井,一挥手,几个鬼子蜂拥而上,扑向了片仓。片仓急速地旋转着,不用手,只用脚。罡风飒飒的螺旋飞脚一经使出,漫天都是抡圆了的飞脚。扑上来的鬼子一个个被踢得东倒西歪、鼻青脸肿。

吉野看了下姜三,姜三晃了两下膀子,煞有其事地刚要带步进把,忽地转脸冲吉野一笑:“不行!太君!你们这是家务事儿,我管不了!挨一脚,我白挨;挨俩脚,我倒霉;挨三脚,我就他妈回姥姥家去了!”

“巴嘎!”吉野骂了一句,双拳一晃,向片仓蹦跳过来。

山猪扑过来一下楼住了片仓:“别闹了!片仓君!”

“好啦!”松井捂着青肿腮帮子,喝住了吉野,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盒,一按绷簧,烟盒啪!地一下打开,递到山猪面前,“说吧!怎么行动?”

“谢谢!”山猪松开片仓,从烟盒里拿出一支香烟,递给片仓,扭头说道:“据我们了解,偷运军火的七个人,已经有六个人,分别坐着一辆军用卡车和两辆摩托车,由这道口奔向了野汉子沟。然后,经青云岭北上,把军火偷运到辽西的西山镇。”

“野汉子沟?瘟神庙的朴大裤裆,是很麻烦的!”松井皱起了眉头,又揉起了腮帮子。

“堂堂的关东军十八师团,还能怕山沟里的土匪?派个军曹,拿把刺刀就能把军火车截回来?”片仓吸了口烟,吐了个眼圈,阴阳怪气地说着。

“你……?”吉野激怒起来。松井用眼神止住了怒气冲冲的吉野,叼上了一支烟,点着,吸了一口。腮帮子钻心地一疼,一裂嘴,把烟吐到了地上。瞥了一眼片仓,鄙夷地说道:“你打过几回仗?参加过几次战役?懂得什么叫山地战的战略战术吗?”扭过头,对山猪说,“瘟神庙山高林密,道路崎岖。在崇山峻岭里抓人,就跟在大海里捞针一样。朴大裤裆的二百多朝鲜人,个个都是山猴子、野兔子,狡诈异常。况且……”

“松井君,你不要报仇了吗?”山猪看了下手表,心想,再这么没头没脑地胡乱说下去,势必误失战机。一旦罗云汉过了瘟神庙、进了青云岭,事情就不好办了!

“谁说不要报仇?”松井怒道:“偷运军火的七个人,我要统统杀掉!朴大裤裆要碍事,连他一起剪除!”

“好!”山猪望着西去的山路:“松井君,兵贵神速,我们马上出发!”

“出发?走哪条路?通往瘟神庙的山路多着呢?”吉野冷冷地插进话来。

“这还值得一问?走大路!”片仓扔掉烟头,跳上了摩托车,右脚一瞪,突地打着了火:“他们的军火车载重量大,只能走西去的大路!走!”

“姜桑!前面带路!”松井向姜三一挥手:“瘟神庙的!出发!”

“是!太君!”姜三双脚一跺,身子凌空纵起,轻轻地掠进片仓的挎斗摩托车,摩托车像箭一样射了出去。

“开路!”松井向身后的鬼子、伪军一挥手。摩托、卡车一阵轰鸣,向西面的大路疾驰而去。

“三猪君,我在城隍庙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松井握着山猪的手说:“不要见怪。军人杀红了眼睛时,他们想到的只是冲锋!”

“同感、同感!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们是两条战线,一个目标。用中国人的话说,我们是殊路同归!”山猪忽地神色一凛,两只母狗眼睛一夹,射出了一股电流,“杀红了眼睛的军人,也是军人。是军人,就要执行操典条例、无条件地服从命令!松井君,下不为例!懂吗?”

“是!”望着山猪的诡异凶狠的眼神,松井像突遭电击一样,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立正一挺胸脯,“愿听长官教诲!”

山猪瞥了一眼站在松井身后的吉野,吉野惶恐地低头鞠躬。

“作为小队长,执行中队长的命令,我欣赏你;可自恃关东军,有恃无恐、目无法纪,我应该严厉地处罚你!”

“是!是!”吉野低着头诺诺应道,“愿受长官处罚!”

“截获军火、缉拿逃犯,将功折罪吧!上车!”山猪说罢,和吉野、严申登上了敞篷吉普车。

“松井君,静候佳音吧!”

山猪一摆手,吉普车轮子一转,冲向西面大路,绝尘而去。

“真他妈遇见鬼啦!这两只母狗眼睛!”松井悻悻地骂道。


罗云汉和杨快手的摩托在s形的山道上颠簸起来,放慢了速度,在岭顶上追上了杨欣的卡车。杨欣和洪海蹲在地上,正在给车轮换着备胎。

“嘿!洪大哥!杨队长!”车还没停,秦凤凰就摇着手大声喊叫着。

“哎!离老远就看见你们啦!” 洪海直起身来,“哈哈!罗胡子!”望着罗云汉在道旁停下了摩托车,几步窜上去就是一拳头:“这小子!真有你的!军们台让你闹得天翻地覆哇!你可倒好,一根汗毛也没少!看看!两个姑娘还没整丢!咦?这他妈的不是杨快手吗?”

哈哈哈!几个人见了,欢笑着,捶捶打打、嘻嘻哈哈地亲热得不得了。

下午的日头很毒,可山风吹来,岭顶上却很凉爽。蛇形的山道倚着北面的山崖蜿蜒而上,山道的南面是望不到底的悬崖峭壁和漫山遍野的松林。

“杨队长,这里是什么地方?离瘟神庙还有多远?”赵梅摘下钢盔,望着换完备胎的杨欣正和罗云汉你一拳我一拳的乱打着,上前递给杨欣一条毛巾,不冷不热地问道。

“前面就是三道壕,这是一壕,瘟神庙在三壕上的水坝上!”杨欣解开鬼子军服上衣扣,擦着脸,望着西面起伏的的山道说。

罗云汉站在身旁,见状,嘴一撇:“我他妈咋没人给手巾呢?”

杨欣看到赵梅有点尴尬,瞪了一眼罗云汉:“一边去!你咋一点正经的没有呢?”又回过头来,指着山下曲曲弯弯的盘山道,对赵梅说:“听洪海讲,这山下叫做九盘岭,一共九个大的弯道。现在,咱们的脚下就是九盘岭的岭顶。”

“鬼子!”秦凤凰忽然用手一指山下,s形的山路下,鬼子的摩托车和两辆像甲壳虫一样的卡车,蠢蠢欲动地爬上了蜿蜒而上的山道。

“上车!快!”罗云汉喊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