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十章 白澳政策的终结(下)

angryfox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size][/URL] 这篇由叶江明改编自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气势磅礴,极具感染力。由汉瑟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朗诵出来,居然让号称“演说家”的休斯听得心潮澎湃,激荡不已。 “汉瑟小姐,您是一位伟大的演说家,如果您在参众议院投票之前,发表这篇演说,相信您对白澳政策的修改会以压倒多数通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这篇由叶江明改编自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气势磅礴,极具感染力。由汉瑟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朗诵出来,居然让号称“演说家”的休斯听得心潮澎湃,激荡不已。

“汉瑟小姐,您是一位伟大的演说家,如果您在参众议院投票之前,发表这篇演说,相信您对白澳政策的修改会以压倒多数通过。”

汉瑟微笑着回答道

“休斯先生,这是这篇演讲的草稿,我手下的工作人员,很冒昧地写了这篇稿子,想得到休斯先生的指正。”

说完,她第三次打开了小包,取出了一篇稿子,递给休斯。休斯很明白,这篇极具感染力的演说稿是送给自己的,自己在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内,已经被这个犹太女商人紧紧地绑在一条船上,年轻女孩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了,重返澳大利亚的最高领导层一直是他的心愿,五年以来他最大的梦想就是重新以总理的身份用轻蔑的目光望着布鲁斯,这个诱惑让他心甘情愿地放弃已经坚持了几十年的实行白澳政策的政治主张。难怪所有人都说,犹太人是魔鬼。让人出卖灵魂的魔鬼。他好奇地问道

“汉瑟小姐,现在我们是有着共同理想的战友。请恕我冒昧,究竟您是怎么说服斯托里这个顽固的混蛋的,要知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和这个混蛋从来没有过任何共同语言,我对这个问题非常好奇。”

汉瑟并没有正面回答休斯,她只是说道

“在改变修改白澳政策这个问题上,斯托里先生和我们以及休斯先生您有着共同的利益,斯托里先生经过慎重考虑,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这样的话鬼才能相信,正如休斯所猜测的那样,说服斯托里背后也有着重大的交易。斯托里在工党内部以贪婪、好色而出名,汉瑟如此绝顶美丽的女孩约斯托里自然毫无问题,几次熟了之后。面对斯托里越来越放肆的言语,和恨不得要把汉瑟吞了眼神,汉瑟成功将斯托里带入了圈套。她邀请斯托里参加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参加聚会,观看印度舞女的肚皮舞表演,这样的艳遇斯托里自然不会放过,席间斯托里喝下了汉瑟专门为他准备的特殊红酒,里面掺杂了大量的伟哥和大麻致幻剂。陷入幻觉中的斯托里在汉瑟诱导下,和三个印度舞女云雨了一夜,在他的意识中始终认为他是和美丽的汉瑟一起共赴巫山呢。斯托里直到第二天晚上才醒了过来,这时等待他的已经不是汉瑟温婉的笑容,他被汉瑟的随从五花大绑送到汉瑟的面前。在汉瑟的手里,拿着一百多张斯托里昨夜丑态的照片,还有斯托里这一夜云雨的录音,更令斯托里畏惧的是,斯托里一夜的疯狂竟被汉瑟不惜工本拍摄了下来。这些无声的电影若配上录音,那么足以构成一部色情大片。

汉瑟给了斯托里两种选择,要么汉瑟将那些照片送到澳大利亚的各大媒体,再把制作完成的色情片在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发行,让斯托里身败名裂,要么斯托里改变政治主张,支持休斯返回工党成为工党竞争总理的候选人和修改白澳政策,如果斯托里选择后者,汉瑟将给斯托里提供50万美元,用于斯托里摆平他团体内的其他议员。这样的条件,斯托里根本没有办法选择,在澳大利亚这样一个还有英国绅士风格的国度里,如此大丑闻,意味着斯托里将会失去一切,甚至有可能无法生活。而摆平他团体内部的议员,远用不了50万美元,斯托里可以大赚一笔,一分钟不到斯托里就做出了选择,发誓效忠汉瑟,这个魔鬼一般的犹太女孩,成为汉瑟的政治工具。

1928年1月,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休斯率领原属于澳大利亚国民党的十一名众议员和9名参议员脱离国民党,重新回到工党。失去了议会多数支持的布鲁斯-佩奇联合政府,立刻宣布总辞职,由议会重新推举新的总理人选。工党内部占据压倒优势的前总理比利.休斯获得了工党提名,成为澳大利亚总理的候选人。

接下来参众两院的投票,在工党占简单多数的情况下,议会的投票只是走一个过场,休斯顺利地成为了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九任总理。作为交换条件,休斯遵守了他的诺言,一周后也就是1928年2月4日,休斯在议会发表了他闻名世界的重要演说《我有一个梦想》,作为演说成功的一个副产品,休斯关于修改澳大利亚移民政策在参众两院获得高票通过,受这篇著名演说现场气氛的感染,除了工党议员外,许多国民党和乡村党的议员也都投了赞成票。

在这项新的移民政策里,澳大利亚将允许在澳大利亚投资额一亿美元以上的外资企业以及下属企业自由雇佣有色人种的劳工,这些劳工将凭劳工签证进入澳大利亚,可以长时间在澳大利亚停留,他们拥有在澳大利亚劳动、工作、学习、生活的权利,按照澳大利亚法律纳税,他们将有权利购买澳大利亚房产和土地,他们的签证每五年重新签注一次,在澳大利亚停留期间,这些劳工不享有公民的投票权。对于投资额小于一亿美元的外资企业,必须获得投资额超过一亿美元的大企业的担保,才能够享受到这项政策。

这项政策出台,代表着澳大利亚的发展已经偏离了原定的历史轨道,曾经持续到二战之后的白澳政策已经成为了历史改变的牺牲品,议会通过新移民政策的第二天,太平洋矿产资源公司宣布组建全资控股的西澳铁路公司,这个公司将修建三条铁路,一条从皮尔巴拉的哈阿默斯利直接到海边小镇丹皮尔,一条由达令山脉到珀斯,一条由鲍恩盆地的煤田到海港小镇鲍恩。当天,太平洋矿产资源公司的第二条新闻是,太平洋矿产资源组建了全资控股的太平洋港口经营公司,这间公司直接负责在鲍恩和丹皮尔建设年吞吐量超过6000万吨的港口,扩建珀斯港,使得他的年吞吐量超过300万吨。

许多具有港口、矿山和铁路建设经验的美国公司闻风而动,一时间太平洋矿产资源位于珀斯的总部周围的旅馆,都挤满了前来洽谈工程的美国建筑商。一家在晋江港扩建一期工程中承担主要施工任务的美国港口公司,顺利地完成了商务谈判,承担了丹皮尔港一期工程第一标段,这家公司在签下协议的两周内,就从晋江带过来了一万多名劳工,多是曾经参与晋江港一期扩建工程的富有施工经验的劳工。很多晋江、泉州当地小施工企业,因为泉州、晋江的建设项目与美国大公司有良好的合作关系,都接到了分包的任务。一股涌动的黄色人潮,由泉州到澳大利亚的珀斯、丹皮尔、鲍恩,资料统计,仅1928年3、4两个月时间,由国内流动到澳大利亚的建筑工人就超过5万人。

叶江明在回国的途中收到了汉瑟的电报,当他回到泉州的时候,泉州的码头上已经可以感受到这股涌动的黄色人潮。太平洋航运公司的客轮正满载着一船劳工,远赴澳大利亚,岸上送别的家属,流着热泪,挥动着双手,祝福他们的亲人一路平安。客轮的甲板上,远赴澳大利亚的劳工,大声用各种词汇安慰着送别的亲属,一年多的打工经历,他们体会到了工人生活与农民生活的差异,对未来的发展也有充分的信心。叶江明一行悄悄下了船,沿着新修建成的十二车道的海港大道,乘车直接回到了位于泉州的泉厦行政长官公署。

从美国出发时,潘汉NIAN拍来电报,说泉州以及厦门社会名流、群众代表数千人要自发地组织盛大的欢迎仪式,迎接这位新科诺贝尔奖获得者。叶江明回了电报,婉转的拒绝了这个仪式,他让潘汉NIAN代表他劝慰地方民流,时局艰难,国际强国于工业、科学、经济一日千里,泉厦要想在今后新的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需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工业、科学。获得诺贝尔奖于个人、于地区、于国家虽是一件喜事,若过分庆祝,宣扬,沾沾自喜,看不到与列强先进地区的差异,反而会使人民心中产生惰性,不能奋发而上进,时下泉厦最需要务实苦干的精神,庆功时机尚未到来。

即便如此,在外面长途跋涉了几个月的叶江明,一回到泉州,就能看见泉州的街道两边,都悬挂着祝贺他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标语,一家照相馆在叶江明的大幅照片的四周挂上彩带,左右各挂了四个字的烫金条幅,左边四个楷体大字是科学之光,右边四个楷体大字是民族骄傲。仅仅几个月没有在泉州,叶江明突然感觉到,潜移默化间,泉州已经发生了变化,积极、务实、向上已经成了泉州的主旋律,每个人面孔中都充满了自信和骄傲,这也许就是一个诺贝尔奖给泉州带来的最大变化吧。

叶江明的秘书张汉镕,前后跟随叶江明横渡三大洋,从亚洲到欧洲再到北美再回到亚洲,叶江明回到长官公署的办公室,他忙不迭的将从轮船上带下来的资料、文件,分门别类的放回秘书室和长官办公室以及资料室。

叶江明叫住了忙碌中的张汉镕,

“汉镕啊,马上帮我拟一份电报。”

“是,长官。”张汉镕打出公文夹,准备记录

“电报发往美国叶氏,欧阳玉兰。玉兰,近期汉瑟已经成功突破白澳政策的限制,太平洋矿产资源可以实现既定的目标。考虑到澳大利亚未来的发展,请以美国西北航空公司董事长的身份给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做指示,由美国西北航空公司投资组建澳大利亚航空公司,总部设在珀斯,首先开辟墨尔本到珀斯的航线,待时机成熟后,再开辟墨尔本到悉尼,珀斯到丹皮尔,以及悉尼到鲍恩的航线。所需资金如有不足,可以由总公司拆借部分资金。

另由你电告汉瑟,在1928年年底左右,以哈默斯利铁矿为抵押,向摩根贷款3亿美元,所有款项先匿名存于瑞士银行,用途见面另告之。“

张汉镕待叶江明说完,就飞速的重复了一遍电报,叶江明听完之后,说道

“内容没问题,可以发报了。再交给你一件事,你和潘汉NIAN辛苦一趟,把郑婉云的父亲郑叔请过来,我下午有重要的事情想和他老人家商量。”

郑叔自率众投诚以来,将家安在晋江,叶江明获得泉厦的控制权,在泉州设立泉厦行政长官公署后,郑叔随着郑婉云,又把家搬到了泉州。他手下的一班旧伙计,一部分在工厂或者建筑公司做工,还有部分在税警团海上支队当兵,郑叔真的像他和叶江明所说的那样,过起了大隐隐于市的隐居生活,绝少见这些老部下。有几次,叶江明专门将郑叔请到长官公署,询问郑叔对当前政策的看法,郑叔对于叶江明的一些新政都是大加赞赏的。谈话的空隙,叶江明和郑叔谈到郑婉云,郑叔总是淡淡地笑着说

“女孩子家,在海上风吹日晒,抛头露面,也是年轻,先由着她的性子,让她在外面疯几年,终究以后还得找个人家嫁了。“

自古以来,凡归顺者,都必须收起心性,莫与当权者背逆,才能得个善终,这样的故事郑叔看得是太多了,已过了知天命之年的郑叔,看着部下们都有个正经的事做,自己的女儿郑婉云还得到了叶江明和李克NONG的器重,在内心中也知足了,平常处事更加的小心谨慎、淡泊时事了起来。

虽然这样,叶江明派了心腹潘汉NIAN和贴身密书张汉镕来,郑叔自也不能怠慢,匆匆上了叶江明专程接他的车,与潘汉NIAN和张汉镕到了叶江明的办公室。

几句寒暄之后,由张汉镕领着,一行四人进了叶江明的办公室边上的小会议室。平日里泉厦的高层叶江明、潘汉NIAN、李克NONG、吴有训倒经常在这里开会,密议泉厦的发展政策。往日里叶江明见郑叔也就是在办公室里,今天改了这个地方,让潘汉NIAN和张汉镕都觉得这次叶江明和郑叔见面,看来不是小事。

重新落座之后,叶江明对郑叔说道

“郑叔,今天请你来,是我在从美国回来的船上考虑了很久,这件事必须得到郑叔的帮助,才可能有成功的机会。“

郑叔听叶江明这么说,连忙站了起来,说道

“老朽年迈,无心在政府任职,叶长官是知道的。这也并非是老朽的私心,实在是已年逾五旬,脑筋和腿脚都跟不上这些年轻人了,叶长官自晋江现在又主政泉厦,自掏腰包,实行了鼓励工商发展的政策,用了很多年轻人,百姓安居乐业,是一件大好事。从弃匪归顺以来,承蒙叶长官、李长官看重,小女在海上支队任职,深得器重,手下的老伙计,也各得其所,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叶长官的大恩大德,老朽没齿难忘,凡叶长官所说,若能办到,老朽定当效命。“

叶江明几次请郑叔在地方任职,都被郑叔婉言拒绝了,除了避免猜疑之外,郑叔说的也是他的另一个考虑,时下泉厦基层干部,多为青年干部,部分还是美国留洋归来,对于叶江明的新政策举双手支持,若换了郑叔,一些新政策的执行肯定不如这些年轻人顺畅。

“郑叔客气了,这项考虑不是让您老人家在政府内任职,大概郑叔你知道,在太平洋上有个叫澳大利亚的大陆,最近一家名叫太平洋矿产资源的公司,在澳大利亚发现了大量的铁矿、煤矿、铝矿。“

郑叔听叶江明这么说,还是不明白叶江明的请求,他久历江湖,已经能够猜到叶江明的请求与澳大利亚和太平洋矿产资源有密切的关系,说道

“老朽虽文化不高,只认识几个字,最近在家中闲居无事,倒也读些报纸。报上说,这个太平洋矿产资源公司,首脑是个美貌的犹太小姐,也极为厉害,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在澳大利亚发现了目前世界数一数二的铁矿、煤矿和铝矿。将来正式开采之后,还能供应我们泉厦的钢铁公司,当时想这也是件好事,泉厦为海港,交通便利,从海外进口矿石不算困难,后来几个以前手下的老伙计,辗转带话到家里,说是这间太平洋矿产资源公司,要在澳大利亚兴建铁路、矿山、港口,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待遇优厚,他们都已经动了心思,要去澳大利亚这个新大陆。这么说来,这间公司和我们泉厦是不是有些对立,不知道叶长官打算安排老朽做什么事。“

叶江明诚恳地说道

“这里都不是外人,既然我请求您老人家出山做点事,也是把郑叔您当成是我们自己人来看待。实话不瞒您,这间太平洋矿产资源公司,也是我们秘密控制的,所以从泉厦招募大量的的劳动力,我是有考虑的。郑叔你可能不知道,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打个比方,澳大利亚人口只有600多万,泉州目前在大规模建设,算上外来的劳工和家属,也差不多有600万人口,澳大利亚的面积则是晋江的几百倍。这样的地广人稀,要搞建设,必然缺乏劳动力,这是我让组织泉厦劳动力移民到澳大利亚的根本原因。进一步想,今后泉厦的钢铁厂,电解铝厂、电厂所需的煤炭、铁矿石、铝土矿石都来自于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矿山实际上是未来泉厦经济发展的动力源泉。若不受到我们的控制,今后一个变动,我们这么多年的精心策划就会前功尽弃。铁路、矿山、港口大部分工人来自泉厦,今后也多了些保障。您再想,虽然北伐进展顺利,冯玉祥、阎锡山、张学良、唐生智、李宗仁、蒋介石这些都是独霸地方雄心勃勃的人物,哪能都甘心服从于一人,交人交枪呢?我估摸着,北伐一结束,中央就要削夺地方的兵权,地方势力和中央势力可能会打一场几场的大战,如今泉厦声名在外,每天涌入泉厦的劳动力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要使中原打起仗呢,那些逃难得灾民拖家带口,大量涌入泉厦,咱们就要安置。如果本地安置不了的人,能在澳大利亚寻个生活,对国家、对民族都是一件好事。“

郑叔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削廋的身材,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掩饰不住的疲倦,他的财富数一亿万,几辈子乃至几十辈子都足够用了。这个年轻人令他有时候无法理解,他自掏腰包在泉厦大搞建设、减免税收、发展工商业,雄心勃勃的建设军队,难道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吗?郑叔从泉厦的新政策可以察觉到这个年轻人内心的一些点滴,叶江明他或者说这个团体,在泉厦是打基础,将来他们会追求更大的权力。把所有的身家用来换取权力,他到底追求的是什么呢,如果叶江明想在国民政府中任个部长,只要那他在泉厦投入资金的十分之一,捐献给南京政府,实业部长十拿久稳,要如此耗尽身家性命的拼搏吗?他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叶江明,说道

“原来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太平洋矿产资源,也是叶长官的主意,那倒是可喜可贺。老朽还是没弄清楚,老朽能为叶长官做些什么呢?“

“郑叔,澳大利亚是个白人国家,国内人口大部分是英国移民。咱们投入这么大的心血在澳大利亚,开矿山、建港口、修铁路,有这么多的同胞将为此出力,可是咱们在澳大利亚是企业,白人是官。要想维护华人的利益,所有华人都需要齐心协力,除了企业在明里控制着大局,私下里也需要民间组织维护华人的利益,这样华人才能抱成一团。过去的历史告诉我们,华人必须有严密的组织,才能维护我们的权益,才能为国家为民族多做些事情。东南亚的菲律宾、新加坡哪里不是华人占压倒多数,华商业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可一旦有事,华人就各人自扫门前雪,最终被屠杀、被剥夺家产,例子比比皆是,发人深省啊!

我听他们说,您年轻的时候,也加入过天地会,后来据岛为王,这也和帮会差不多。如果老人家愿意放弃目前安静的生活,为国家、为民族做点事,我想让老人家在澳大利亚组建一个帮会,吸引华人劳工参加,于太平洋资源配合,把华人的劲集中到一起。按照太平洋矿产资源的建设规模,劳动力的需求最终很可能有上百万人,算上这些劳动力的家属、小孩,那就是几百万人。将来华人是一定要在澳大利亚的政治舞台占据一席之地的,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领导他们的组织,不被白人政府分化。今后我们国家,能从这个华人参政的国家获得多少发展的机会,并非数字可以估算。“

在澳大利亚建立帮会,来约束华人劳工中的不安分分子,大大出乎郑叔的预料,既然叶江明说了如此腹心的话,推辞是显然不合适的,自己安度晚年的计划是彻底泡汤了。郑叔思索了一会,答应道

“叶长官如此看重老朽,郑某定当从命。老朽的几名老伙计,也打算去澳大利亚,正好可以用上他们。叶长官,对这个计划早有全盘考虑,我还是想多听听叶长官的想法。“

“我考虑了一些,还不成熟,先拿出来您老人家先参考吧。这个组织,属于帮会性质,我想了个名字叫洪兴(古惑仔电影的启发),洪有洪门的意思,兴是兴旺发达,也很吉利。凡是华人聚集的街区,城市都要全面控制,让白人的3K党等社团插不进手,那些古老的青帮红帮也建不起来。这个帮会面向的对象是华人劳工中没有文化或文化较少的群体,在关键时刻,能够听从我们的指挥。在华人社区里,可以兴办赌场、妓院这些生意,获得的利润用来发展组织,也可以利用这些场所向白人社区渗透,在那些要人身边安排下眼线。武器由我们来提供,最初的开办经费也由我们提供,我还会派几个人协助郑叔做事。这个帮会最核心的目的就是要控制住华人劳工的下层,用另一种方式集中他们的力量。今后我们在澳大利亚建立华人政党,吸引华人劳工中比较有文化的人,这两者和太平洋矿产资源从经济上的控制结合起来,就能把华人推向澳大利亚的政治舞台。

赌场什么的,一开始由华人办,未免目标太大,我让汤普森和乔治他们移民到澳大利亚,用美国人的身份先办,郑叔你开始可以躲在幕后,过一段时间再全面接手过来。“

叶江明的手段说出来虽不光明,倒也正中华人的要害,华人历来三人成虫,窝里斗,一盘散沙闻名于世,用黑道力量来钳制华人劳工下层,仔细思考,是一条好计策。背靠叶江明这颗大树,有人、有钱、有枪,也不担心事情做不好。郑叔低声说道

“叶长官的意思,老朽回去再整体思考一下,用最快的时间把问题想细一点,拿出个全面的方案,再来和叶长官三位汇报。帮会由老朽负责筹建,大政方针还得经常和叶长官汇报。“

叶江明了解郑叔为人谨慎,做事谋定而后动,又交待了几句,和潘汉NIAN、张汉镕送郑叔出了门,再回到小会议室,关上门,叶江明对张汉镕说道

“承启,你在我身边也不短时间了。“

张汉镕是美国华侨,归国之前没有起字,回国后在李克NONG、潘汉NIAN撺掇下,起了个字“承启“。听叶江明这么郑重地称呼他,张汉镕知道叶江明是有事要安排了,叶江明接着说道

“澳大利亚的资源对未来的发展非常重要,刚才我和郑叔谈话你也听到了。我想派你到澳大利亚,筹建华人劳工的秘密政党,暂且就叫华人工党吧,关于党建的事情,邓(邓演DA)先生是大才,知道得比我多,你抓紧时间向他多学习。这个政党面向的对象是华人劳工的中上层,或许以后就会成为澳大利亚的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承启你懂英语,又年轻,也擅长表达,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是不二的人选。现在先把事情想好怎么做,二三个月后,就把你放出去,希望你能不负重托,做出一番大事来。“

潘汉NIAN作为核心圈子的人物,是知道有关太平洋矿产资源的背景的。为了澳大利亚,叶江明动用了郑叔,派出了贴身的秘书张汉镕,还有最为莫逆的布衣之交他的贴身保镖汤普森和乔治,一切的一切,都显得这个太平洋中的大陆在叶江明的眼中格外重要。

张汉镕点着头,望着叶江明说道

“老板(从美国起家的老班底对叶江明的爱称),我一定不会辜负期望,我知道澳大利亚对泉厦未来发展的重要性,我会帮老板看好澳大利亚的。“

“向邓先生多学习,仔细考虑个计划,要多少人、多少钱,怎么发展党员,制定什么样的纲领都先考虑好。有什么疑问可以和邓先生、潘汉NIAN多商量,这一阵,你就把精力放在这上边吧。“

望着叶江明掩饰不住的倦意,张汉镕和潘汉NIAN都起身离开,叶江明回到办公室,一边翻看着公文,一边陷入了思考,对于澳大利亚这个大陆,自己的安排是否还有欠缺,这样的安排之后,历史会如自己所愿发生巨大的转折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