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九章 惜别

wxiayi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size][/URL] 摩托车下隐约可以看见,尽管看不太清楚,但依稀看见在车轮下躺着一个生物,其大部分躯体被车身所覆盖,只是从车斗外侧露出一截白森森的骨头,连带了一大块的白花花的肌肉,一时也分辨不出是什么生物。 “克拉克,不好了,咱们可能撞着什么东西了!”想到自己可能成为间接的交通事故制造者,我的心吓得咚咚直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


摩托车下隐约可以看见,尽管看不太清楚,但依稀看见在车轮下躺着一个生物,其大部分躯体被车身所覆盖,只是从车斗外侧露出一截白森森的骨头,连带了一大块的白花花的肌肉,一时也分辨不出是什么生物。

“克拉克,不好了,咱们可能撞着什么东西了!”想到自己可能成为间接的交通事故制造者,我的心吓得咚咚直跳。

“呵呵,夏,这可就要批评你了!”克拉克一点没有怜悯之心,反而不断反复前进后退,来回碾压地上的未知生物,活像一个交通逃逸杀手一样无情。由于光线不足以及碾压距离不远,我也一直没有看清到底是什么。可是每次的碾压所发出的“咯噔”声以及伴随的车身震动颠簸,却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脸上的表情也非常难看的盯着克拉克。

“呵呵,别担心,让你看看,就不吓人的瞪我了!”克拉克感觉到了我的不满情绪,随即调转车头,将车停在离碾压物不到一米的地方,为了方便我观察,还特意将车斗靠近碾压物的一侧。这时我才勉强辨认出地上那已经变成一滩夹杂着各种颜色的血肉之物,看上去像一具丧尸,但又与我所见过的丧尸有所不同,大多数丧尸的皮肤是深褐色,受伤后流出来的体液也是一种墨绿色的粘稠物,而地上的这具除了四肢相近以外,根本就没有看见头部器官和皮肤组织,褐红色的皮下组织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而在反复的碾压之后,只是流出一些黑色的液体,其四肢居然还在顽强的动弹,似乎想重新站立起来。

“这是什么?无头骑士?”想到那些恐怖片中所描绘的无头人死而复活,力量惊骇的故事。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吓得确实厉害。

“呵呵,也算他不走运!刚刚就站在我们着陆的地方!不过也要谢谢他,如果没有他的缓冲,我们恐怕也难受得够呛!”看来,克拉克也是无意间压在了这个东西的身上,可怜的家伙,等着享用猎物,没想到竟然被猎物所毁灭。

“这个无头怪物看上去要比普通的丧尸厉害多了!”我心有余悸的说道。

“没想到这些丧尸这么快已经开始出现了进化现象,而进化后身体各部分都比以前强化了许多,如果照此发展话,我们可真要小心呢!”克拉克无不担心的说着。

“呵呵,进化!再进化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我无知畏惧的回复。毕竟也是经历过来的,怕归怕,可再怕也要顶过去,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倒不如说些鼓气话,给自己壮胆。

“是呀!多想也是白想,还是先去医院!”说着,克拉克“嘿”的叫喊了一声,加大油门朝着离此地最近的医院飞驰而去。

本地有三所医院,最大的也是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就离此处不到3公里,名叫“圣德院”。名义上是由联合国慈善机构开设的公益性医院,但本市人却都非常明白,实际上它也是受特洛伊公司控制管理,里面的医疗条件可以说的上是本市乃至全世界最好的,但其费用却并不昂贵,以至于许多普通人家也喜欢在这里看病。同时关于这里在社会上也流传着许多的谣言,比如有人神秘失踪,有人治愈后突然自杀等等诡异故事,可在特洛伊公司强大的广告宣传舆论下,这些传闻不过是饭后茶歇的闲聊罢了,丝毫没有影响其医疗垄断地位,反而吸引了更多的世界各地患者前来治疗。

想到自己可能有救,我放松了心情,任由夜风吹动我的头发。在冷飕飕的夜风吹拂下,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矛盾的问题:既然克拉克说自己刚来本市报道,为什么对本市的地理环境如此熟悉,尤其在这个路灯十分昏暗的环境下,还能如此准确判断方向。这点十分让人可疑,但会想到之前的误会,我还是尽量压抑自己的疑惑,故装轻松的和克拉克扯起了闲话。

“克拉克,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欣赏一下本市的夜景,感觉如何!”

“感觉不错,不过要是能少几只怪物挡路就更好了!”克拉克瞅着在马路边徘徊晃荡的几个丧尸单体调笑的说着。

“是呀!如果能绕开他们最好不过了,安全第一!”我尽量地附和着。

紧接着我试探的问道:“以前来过m市吗?”

“这里?我可是土生土长的m市人!”克拉克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问意。不过这个回答已经彻底的解决了我的疑问。

“欧!是吗!你是哪个社区?”我放松了自己的警惕,索性问到底。

“你看。。。。医院就快到了!”克拉克看似无意的打断了我的话题,示意我朝右前方看去。果然一栋高楼在拐弯之后,出现在眼前。由于受到电压不稳定的影响,原本红绿照耀的霓虹灯有不少灯管都没有发亮,亮的那部分也忽闪忽烁,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大医院美丽灯光夜景,反而犹如黑店招牌一样让人心神不宁。

当摩托车的速度逐渐减慢,离医院距离也越来越近。我的心变的忐忑不安,想到这几天以来自己所看,所到之处,无不受损严重,到处都充斥着浓烟,火焰,碎玻璃,尸体,丧尸,没有一处算得上安全之处,而医院作为重地之重,在危机爆发之后,势必为所有人之去往,岂能有安丸可能。想到这一切,我感觉希望渺茫的长叹一声。

摩托车一直开到医院门口,嘎然而止。原因很简单,整个医院大门也从里面彻底的关闭上了,原来的铁栏装饰墙也临时加高成5米多高多层铁丝护网,只在大门的正上方留下了一个监视仪不停闪着点点红光,冰冷的注视着我们。一时间,我的整个心如同掉入了冰窟一样,寒到了极点。“难道,我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我悲愤地仰天长喊。

克拉克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别灰心,夏,一切还没到绝地!”

我正想说话,突然,从大门处传来温柔甜意的女声:“欢迎两位来到‘圣德院’,为了保证其他患者的安全,请把您的胳膊放到下面的监测仪,我们将根据您的情况判断您是否能够进入,对此我们表示诚切的歉意,希望理解。谢谢!”话音未落,大门上端降下一个如同奇怪的粗管状仪器。

声音很甜,一下子使我的心情感觉到几天来没有的的温馨和放松,我急忙扶着车手,在克拉克的搀扶下,来到大门前。当我正准备把受伤的右手放进去时,突然感觉不妥,生怕它们拒绝治疗,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左手放了进去,刚一放进去,就感觉整个胳膊像是被针扎过一样,一阵酸痛,估计是什么东西刺入了我的血管,并提取了我的血样。坚持了几秒钟,那温柔的声音又从上端传了出来,这时我才看清上面摆放着一个传话箱,想必里面有人通过监视仪正在观察我们。“谢谢合作!请等待。下一位”。

我咧着嘴把胳膊抽了出来,心想,也不知道,他们的针头是否消毒,如果不得话,估计没事也变成有事了。想是如此,可还是示意站在一边的克拉克过来化验。

克拉克笑着摇摇头,说:“我就不必了,真让我进去,我还不进去!就这样吧,等进去后,我就会离开的。”

离开?我吃惊的嘴巴都闭不上了。连忙追问到:“为什么?”

“如我一直所说,我是个警察,我的职业决定着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找寻其他的生还者,并找到事件的真凶!”说着,克拉克扬起自己的拳头,自信的笑着。

“你是真正的英雄!真的”我诚意的说道,确实克拉克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的确是个合格优秀的警察,尽管还有许多未被发现的神秘之处,可他不愧为一个君子,一个顶天立地,无所畏惧、英勇无双的警探。

“呵呵!”克拉克显然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脸上也隐隐出现了红晕。

在这个空闲时间,我和克拉克有一句无一句的闲扯。我尽量避免问到一些敏感问题,而克拉克则非常细心认真的利用这几分钟的时间传授了几招必杀的擒拿术,使我受益匪浅。时间一晃过了将近20多分钟,大门上这才又传出那甜甜的女声:“让您久等了,鉴于你的症状,您可以进入,请站在门口等待,将会为您打开通道。谢谢”

分别的时间到了,在这短短的几小时里,我和克拉克一起度过了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一起共患难,共扶持。经历了若干危险,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对可以以命相换的生死朋友,在分别之际,我唯有紧紧予以热情地拥抱,表达我内心真挚的友谊。眼眶里充盈着泪水,我默默地拍了拍克拉克的后背,这才然后才慢慢松开。而克拉克显然也被这种淡淡的分别伤感所打动,尽量掩饰自己的失态,朝我不自然的挥了挥手,转身踏上摩托车,用力的拧动着油门,机车也在油门的加大下,发出阵阵的怒吼。

“什么时候再见?”我费力的把手合卷成喇叭状,大声地叫喊道。

“有缘自会相见!后会有期,保重!”尤其后面几个字,克拉克特别加重了语气。话刚说完,在三轮摩托喷发出一团浓郁的燃烧尾烟之后,如同他匆匆的出现,他就这样在摩托的呼啸着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我感到无限的失落和无助。失魂落魄的走到大门口,刚刚走到,原本平滑无缝的大门不知怎的,裂开了一道狭小的口洞,刚好能够容纳一人进去,一眼望进去,一片白茫茫的,什么看不清,我咬了咬牙,一下子钻了过去。

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医院吗?刚一进去,看见周围的一切,我不禁疑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