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八章 飞墙

wxiayi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size][/URL]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以说没有一个事情可以说是顺心的。从离开那遮风避雨的家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经历了多少小时,但每分每秒都在挣扎和恐惧中渡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而现在连自己也出现了未知的危险症状,我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想到这里,我暗自叹了口气,沮丧的低下头。 “朋友,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以说没有一个事情可以说是顺心的。从离开那遮风避雨的家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经历了多少小时,但每分每秒都在挣扎和恐惧中渡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而现在连自己也出现了未知的危险症状,我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想到这里,我暗自叹了口气,沮丧的低下头。

“朋友,振作点!相信我,相信你自己!你会没有事情的!”克拉克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温柔细语的安慰道。

唉,也只能如此了,对于生的渴望还是让我重新打作了精神,毕竟我曾下过誓言:我要活下去,为了自己,为了老婆。“我们怎么办,离开这里吗!”我问道。

“现在,我们已经证明这里其实是个陷阱,继续在这里寻找其他生还者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老实说,你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所以,必须离开这里,寻求治疗!”克拉克老实说道。

“皮特怎么办?”我心里还是对这个认识没多久的记者有所担心,尽管对于佐藤的死,他无疑是最大的嫌疑犯,可从心里来说,我对佐藤的死反而有些庆幸。

“只能希望他能够吉人天相了!”克拉克还是要实际一些,寻找失踪者毕竟永远比拯救一个临死者要费时的多。

受伤的右小臂已经有些乌黑发胀,包扎的纱布也隐隐渗透出一些深褐色的液体,在接连的体力消耗下,原本紧张的情绪猛一放松,整个人感觉完全虚脱一样软弱无力,丧失了最后一点的动力。克拉克善意的搀扶着我,一点也没有嫌弃的意思,我步履蹒跚的朝着门口走去。

刚走到院园后,我已经实在累得走不动了,示意克拉克帮我放下。克拉克慢慢把我靠放在水潭边台上,我一边虚弱的喘着粗气,一边说道:“朋友,就此为止吧,我不行了,你走吧!”

“我是警察,即使不是,任何时候,我都不放弃!你休息一下,我去想想办法。这个你拿着。”克拉克把他的手枪郑重地放在我的手上,转身便离开,望后门方向跑去了。

真是一个好人,望着远去的背影,我轻叹道。从一开始那奇缘般的相识,我就对克拉克充满着一种完全的信任感,而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信任感在即使受到持枪威胁之后,并没有任何减弱。只是一时的迷失。一旦化解了误解,克拉克依然还是那个值得信赖的英雄。尽管在他那招牌式的微笑下,克拉克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此时,这些已经并不重要,只有他在我的旁边,我就有一种安全感,那怕面对死亡也变得无畏了,也许这就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对英雄崇拜的通病吧。

当我还在胡思乱想时,耳边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作响声,随之引发不少已栖息的鸟虫也随着惊恐拍打翅膀乱飞,发出声声怪叫。顿时间,这个刚刚有些平静的夜晚里又变得有些骚乱,我的心里猛地揪了起来,原本软弱无力的左手也尽可能得紧紧攥着手枪,眼神紧张的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警惕监视着。

声音越来越近,听上去像摩托引擎的声音。还没等我多想,一道刺眼的灯光从后院的拐角显现出来,老远的就听到了克拉克的说话声:“呵呵,运气不错,我找到了这个。”

没想到,在警察局的后院竟然还停着几辆三轮摩托车。虽然没有钥匙,不过在克拉克面前,这些小问题自然不在话下。没用几下子,就发动了机车,这点我可做不到,对此我由衷佩服得对克拉克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呀,你还有这几下!看来我们以后不用买车了。”我有些开玩笑的称赞道。

“说什么呀?怎么说我也是警察,这可也是第一次。”显然克拉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复,并搀扶着把我扶进三轮摩托座斗中,其间发动机一直没有熄火。在车身抖动中,坐在皮质的坐垫上,感觉浑身的肌肉如同被按摩一样,让人感觉痒痒的舒服,一个晚上以来,这可以说是最舒服的一刻了。

惬意的斜靠在座斗中,我四周环视了一圈,想到这大半夜的折腾,有些疑惑的问道:“就这样走吗?”

“当然不能这样离开,至少我们还要留给其他人一个警示标志,以免有人掉入这个陷阱!”说着,克拉克加大油门,驾驶着摩托车朝正门口驶去。

来到大门口,借助我手头的各种工具,克拉克从门内把所有锁眼都彻底的堵死,插销也拧成了死结,断绝了外界进来的任何可能。“我们怎么出去呀?”我有些疑惑。

克拉克笑着说道:“我们先把前门堵死,然后从后门离开,当然也不能给后门留下任何出入口。”不愧是考虑周到,我赞同的点了点头。

完成了前门的封堵工作,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后门,这也是我进来的地方。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这里还摆放着那具女警察的尸体,可当我们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不但尸体不见了,连那狭小的小铁门也从外面封死住,无法打开。我们完全被困在这个水泥大牢房里。

我和克拉克相视苦笑,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暂不论是谁封堵了后门出口———-我们唯一的逃生处,困在这个遍布危机四伏的地方,实在让人感觉不舒服。想到那些眼睛冒着红光的老鼠,以及张牙舞爪的树藤,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

“怎么办?”一时间,我也没有了主意,苦着脸问克拉克。

“让我想想!”克拉克丝毫不敢大意,尽管车子停在后门旁的路上,可引擎却没敢熄灭,一直突突作响着。

“快点想呀!我可不想再看见那些毛茸茸的小玩意了!”此时,除了尽快离开这里,我什么都不敢多想。

“夏,我有个办法,但。。。。。”克拉克欲言又止。

“快说,怎么突然婆婆妈妈的”我催促道。

“看见地上的钢管了吗!”克拉克努嘴示意。在离摩托车不远的地上零散的摆放着几根很长的钢管,看上去像是房屋维修用的脚手支撑架。

“难道你想让我撑杆跳?”摸着有些麻木的右手,我连连摆手。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别说是现在,任何时候我也没有本事翻过这2米多高的高墙呀。

“我的意思是我们把钢管搭靠在墙上,然后开车顺着钢管冲出去”克拉克急忙解释道。

太疯狂了,这个主意大胆但不是没有道理。墙高2米5左右,单根钢管有6、7米长,搭建起来,估计坡度是40度左右,即使能够爬越上去,能不能保证轮胎着轨还是个问题,万一打滑或者方向偏离,整个摩托翻过来,压在身上可不是好玩的。我连连咂舌,实在不敢想象最坏可能性。

我这边还在犹豫中,克拉克看来已经下定了决心,二话没说跳下车,手脚麻利的把地上的钢管分为两扎靠放在墙边,由于数量有限,每扎只有2根钢管,其拼合宽度比轮胎宽不了多少,尽管钢管的长度优质使这个“跳台”的坡度降低了不少,但为了保证钢管不滑脱,克拉克还是费力地在每根钢管与地表的接触点上凿出了一个洞,使钢管扎实的插入土中。最后,克拉克还仔细的比照着摩托车两边轮胎的间隔宽度,调整了两扎钢管的距离宽度,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新回到摩托车驾驶座上。

“行吗?这样”我怯怯的问道。心里没有一点底气。

“行不行,就看这一下了”克拉克用力的松放油门,摩托车掉头往后退,在离跳台有个20多米的地方,克拉克又重新调转车头,对准那个简易的跳台。排气管也在油门的拧动下,发出怒吼般的轰鸣。

“准备好了吗?”克拉克扭头对我笑着。

“go!go!go!”我大声叫喊着,给自己打气。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没着落,说不清是激动还是胆怯。

克拉克猛地一松手闸,三轮摩托如同脱缰之野马,呼啸着飞驰出去。我有些紧张的闭上了双眼,不敢看眼前的一切。只感觉耳边呼呼的风声。当摩托车的前胎“咣”的一下压在钢管之上,原来的发动机轰鸣也变成了另外一种奇怪的声响,异常吃力地向前爬动,而巨大的重量也压得两侧的钢管弯曲成一个弧线。我的心也跟着悬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出现点什么意外。

克拉克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车把方向,尽量保持轮胎与钢管的附着。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的沉着冷静发挥着极大作用,如果不是他的这种气质,我想我不会放心把自己的性命如此草率的交付给他。

当摩托车费尽九牛之力,终于爬到钢管顶端之时。克拉克低声说道:“扶好把手,我们要下去了!”然后又是猛地一拧油门。

我双手尽可能的抓住身边能抓住的任何东西,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在那短暂的几秒临空感受之后,“咚”的一声巨响,整个摩托车重重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尽管经过粗大结实的减震弹簧抵消冲击力之后,我还是感到头晕目眩,身体似乎被大锤狠狠地敲打过一下,肚子感觉翻江倒海的恶心,人也险些从车斗中飞脱出去。

“呵呵,不错不错!真过瘾!”克拉克还是体质好,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状态,反而感觉像完成了一项并不危险复杂特技表演一样轻松而又兴奋。而此时的我额头上已经遍布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人也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连话都说不出来。

休息了一刻,感觉稍微好了一些。我勉强的坐起来,这才发现摩托车车下有些异常,我忍耐不住好奇,借助昏暗的灯光朝车下观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