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七章 燃烧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


“不会吧?这么厉害!”我有些夸张的惊讶道。不知道为什么,在克拉克面前,我竟然对现在所出现的危险情景没有什么丝毫的恐惧,甚至有些感觉与自己无关紧要。也许是我真的看透了生死,也许是潜意识的想在克拉克面前证明自己并非胆小之辈,或许两者都有。

“我看看!”克拉克撩起我的衣袖认真地检查起来。

“呵呵,估计没什么大不了!”我尽量自我安慰道。

克拉克在一番端详之后,肯定地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它还在继续蔓延发展!你现在可能真有麻烦了!”

“呵呵,别吓我!”我掩饰自己的内心的恐慌,笑着装出一幅无所谓的表情。

“我想,我们应该去医院看看,也许。。。。。。”后面的话,克拉克并没有说出来,但我也很清楚的明白,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城市里,医院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即使里面能够找到一些特效药,恐怕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个主要问题。

“怕什么,大不了这个胳膊不要了!”我笑着给自己壮气,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说话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恐怕即使现在砍了,也没有用了!你看。”说着,克拉克用力着拧住我的胳膊,原本并不明显的血管在压力的作用下突现出来,令人恐怖的是,血管呈现出乌黑的颜色,从小臂一直延伸到我的腋下,连胸部也若隐若现的也出现了乌黑的色块。

“怎么办?”这时我还真吓得有点六神无主了。

“等等,我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克拉克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不一会,在一番叮当作响之后,他也不知道从那找到了一个手术用盘,装着一把手术剪刀和一大罐不知装着什么液体的玻璃皿以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用品。

“嗯,看来还不错的!”克拉克小心翼翼的打开瓶口,用手在瓶口扇动了几下,轻轻地嗅了嗅。

“这是什么?”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地道的医用酒精。”

“不会吧?难道你想。。。。。”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系列的英雄壮举,壮士扼腕的故事。

“别害怕,我想至少这样能起到一些作用!”克拉克倒出一些酒精在那把看起来有些钝口的剪刀上。

“你不会想。。。。”话还没有说完,克拉克猛地一下把剪刀扎在我的小臂上,一时间,一阵剧痛使我痛的连话的说不出来,脑门上也冒出黄豆般大小的汗珠。我只有尽可能的咬紧牙关,可这种钻心之痛加上酒精的腐蚀作用,还是我让我不禁的大叫一身。“啊!”

克拉克手法熟练的用剪刀在小臂上挑出几个1厘米的口子,然后用力的推动血管,只见一股股乌黑腥臭的液体从伤口处分泌出来,滴在地上形成一大滩黑渍。“有点痛,你要忍着点!”克拉克表情严肃的说着。

“嗯”此时我除了点点头,痛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觉得天旋地转。

经过克拉克这几分钟的推拿折腾,分泌出来的血液逐渐转为暗红,直至鲜红色。小臂上原本乌黑的脓包也逐渐褪了下去,变成一个个暗红斑记。克拉克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停止那近似暴虐折磨的推拿,从手术盘子取出一卷纱布,把出血的伤口包扎住。

“现在只是暂时消下去了,你还是应该马上到医院那里!”克拉克说道。

“呵呵!”我疼的只剩下傻笑了。“问题是怎么出去了?”

克拉克拿起还有大半瓶的酒精罐,笑着示意到:“你知道树木最怕什么吗?”

“火攻!”是呀,按照生活常理没有任何木类东西不怕火的,我立刻明白了克拉克的意思,可随即出现了另一个问题:我的火机和烟都遗落在皮特那里。

克拉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在我眼前晃了晃。拿来一看,正是我遗落的,里面还放着几根烟和那个熟悉的打火机。“这是我刚进来的时候在手推车旁发现的!”克拉克解释道。

尸体旁发现的?我不由得心里一沉,壮着胆子慢慢挑开手推车尸体身上白布。远远的瞥看。只见一个男子面目扭曲,死相恐惧,但还是可以辨认出此人竟然是佐藤!一惊之下,我又暗暗叫好,呸,活该。但他又是如何死的?皮特在哪?我心里冒出了一个连一个的问号。

经过克拉克的一番检查,并没有从佐藤的尸体上发现任何有用的物品,包括丢失的装备,以及那价值伍佰万的钻石,这未免让我有所失望。但令人震惊的是,佐藤竟然死于枪伤,一个从后颈进入,贯穿胸腔的致命伤。也就是说他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被人从后袭击。而且根据克拉克从伤口创伤面初步判断,子弹威力很大,很有可能是那把“沙漠之鹰”造成的。

这出乎意料的结果,让我愣住了。难道是皮特。。。。。。。。?这怎么可能,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克拉克适时的拍了我一下,提示我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眼下首要的任务是离开这里,我这才回过神来。

很快,利用尸体身上的布料,我作了一个建议的燃烧瓶。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左手拿着燃烧瓶,右手持着打火机,向克拉克示意可以动手了。

谁知克拉克刚打开房门,无数个粗大的树藤迅速从外面伸了进来,张牙舞爪四处挥动。由于过于突然,我还是吓了一跳。而就在这一瞬间,一条树藤趁我不备,重重的一击,猛地一下把我撂倒在地上,火机也从手中脱落出去。 而其他的树藤也似乎得到了感应,调转方向,朝我蔓延过来。

眼看着我就要树藤所吞噬,克拉克机敏的将佐藤的尸体从手推车上抱起来,并朝着我身前的位置投掷过去,正砸中了其中一条树藤。而这条树藤随即便将佐藤卷了起来,整体尸体悬了起来,而其他树藤也马上停止了对我的进攻,改变方向朝尸体而去。似乎在争抢分食这到口的美食一样,瞬间把尸体里外几层紧紧包裹起来。

“快,快,扔!”克拉克急声催促。

抖抖索索中,我摸起地上的火机,由于慌张,连打了几下,才打着火机,点着了瓶口的布条,在跳动的蓝色火焰照耀下,整个屋子里投射出无数个如蛇狂舞般的树藤影子,扭动着,挥舞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门框投了过去。

“砰”的一声,酒精瓶应声碎裂,带着蓝色火焰的酒精液体四处飞溅,几乎所有的树藤荆都点点滴滴燃起了火点,而这些火焰也迅速蔓延开来,整个房间都被照得通亮。那些树藤也似乎被火烧得难以忍受,变得愈发疯狂,四处乱挥,使原本没有着火的树藤也烧着了。

克拉克用力的把我往后拖了几米,然后扶了起来。火焰越来越大,所有的树藤都在夹杂着红蓝两色的火焰中挣扎,伴随着劈劈啪啪的燃烧爆裂,扭动着往门外退缩。我感到无限的快感,脸上原本紧收的肌肉稍微有些放松,嘴里喃喃的说道:“烧吧,烧吧!烧的再旺些!”

也许他们那深红的体液本身就是一种易燃品,不到几分钟,蓝色的酒精火焰就彻底变成熊熊烈火,如同一件“火之衣”完全把所有的树藤包围,刚刚还肆意乱舞的树藤转眼就变成了一条条的死蛇,在最后的垂死挣扎之后,躺在地上再也不动了。而佐藤的尸体也被一团巨大的火焰所吞噬,唯独那半露右臂上黑龙在火光下显得分外刺眼和恐怖。

等了许久,火焰才渐渐弱了下来。房间也被烤得炽热难耐。空气里混杂着焦糊味,和一股令人呕吐的恶臭,实在不怎么好闻。捂着鼻子,克拉克搀扶着我,小心绕过地上的残枝藤,和佐藤那具已经被烧得缩成一团看不清模样的尸体,我们终于活着离开了这个树藤噩梦的鉴证大楼。

呼吸着外面的清新空气,我如释重负,从来没有发现呼吸空气竟然是件如此享受的事情。美美的深吸了几口,却然已忘记了自己现在还面临的生死问题。

“该走了!”卡拉克此时也受累不少,脸上也遍布着黑色的灰迹,与他那英俊的面颊格格不入,显得非常滑稽。我指着他的鼻子,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几天来的担惊受怕顿时抛之脑后。

看着我的傻笑,克拉克显然并不知所然,纳闷的挠了挠头,但转即在我的脸上像发现了些什么,也捧腹大笑起来。就这样,两个本不相识的男人在这个充满恐怖的夜里相视狂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我肚子也笑痛了。索性坐在了地上,友好的拍了拍克拉克。像是一对已相识很久的朋友,开玩笑的说:“看你的样子,估计老鼠见了也会吓跑的.”

克拉克笑得也喘不过来气,轻轻地给了我一拳,笑着说:“你以为你现在的样子很帅吗,看看镜子吧!别把自己给笑晕了!”

克拉克的这一拳并不重,但这一打,我感觉胸口却闷得厉害。连忙扯开衣服,这才发现原本褪下的黑记竟然又浮现了出来,而且比以前又扩展了不少面积。我吓了连连直吐舌头。心想完了,这次算是倒霉到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