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六章 克拉克

wxiayi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7/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全身似乎都被一股寒气冻结住了,所有的肌肉僵化为石头,而脑海中也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但是。。。。。。。。。

“嘿,又见面了!”竟然是克拉克那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那一颗悬到嗓子眼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甚至准备回头来个热情的拥抱时,转而又想到他曾经无情的命令,则漠然回复道:“我可并不想见到你!”然后厌恶的打落他搭在肩膀上的那双冰冷的左手。

回过头,看了看克拉克,我不禁被眼前所看到的吃了一惊。只见克拉克浑身湿透,如同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的站在那里。“哼,看来你对游泳蛮有雅兴的!”我讽刺的说。

“还在忌恨我!”克拉克没有半点的沮丧,反而微笑的回复道。

此时的我对他已经没有一点好感,憎恨的怒火使我丧失了理智,继续回敬道:“哪敢呀,我好怕怕呀!”

“别这样,我也是迫不得已。。。。。。”

“去你x的,迫不得已,就可以拿枪指着我!”我粗鲁的打断了他的话,并竖起中指问候了他几下。

“哎。。。。。。”克拉克一身长叹然后缓缓说道。“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什么也不要说了,我什么也不想听!”我急躁的推开他,并一脚踢开旁边的手推车,转而走向门口。

“小心,不要出去,危险!”克拉克紧张的意欲拉住我的手。

“危险?和你在一起才更危险!”我一意孤行的继续扭动门把手,哪知刚把门打开一道缝,一只暗红色的纤细手臂便悄无声息的从外面伸了进来,并紧紧抓住我的右手臂。这突然而来的事件使我目瞪口呆,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把门关上!”克拉克疾步上前,一脚蹬在门上,用力抵住,然后顺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用力的砍在那条手臂上,没几下,在溅出一股暗红色液体之后,只听门外一身怪叫,那条“手臂”迅速的从我的胳膊上抽下来退出到屋外,而被砍下的那部分则掉落在了地上不停的抖动。

克拉克紧张的把门从房内反锁住,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房门的插销。然后才把惊慌未定的我拉到离门很远的位置,检查起我的胳膊。在窗外隐约的月光下,我模糊看见整个手臂被缠绕出几圈与肤色截然不同的暗红痕迹,而整个小臂也感到火燎燎的疼痛,仿佛被火焰灼过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痛?”我用左手紧紧攥住右小臂,希望能够通过压迫缓解。但是灼痛反而越来越明显。

克拉克一言不发,转身从一个打开的冰柜里抓出一些还没有化解的冰屑敷我的小臂上,一阵清凉的感觉顿时缓解了疼痛。我油然的叹了一口长气。转而有些服软的感谢:“谢谢了!”

从一开始,克拉克把我从丧尸群中拯救出来到现在,他已经两次救了我的性命。但他也曾仅拿枪指过我,差点杀了我。恩人?坏人?两种交融错杂的感情在我内心反复的斗争,使我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产生了难以描述的复杂心情,一时间,除了这个简单的谢谢,我实在也说不出其他什么了。

“看,那个东西想跑!”我不经意间回头,只见被砍落的那一截暗红色的“手臂”竟然还在地上蠕动,朝着门下的缝隙,似乎在寻找出口。

克拉克几步跑过去,用匕首猛地一下扎了上去,然后挑了起来。虽然被锋利的匕首扎穿,但这条“手臂”仍然还是顽强的扭动挣扎着。我走近一看,感觉这并不像活物的手臂或者肢节,说形象点更像一条粗大的树藤茎之类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有些好奇把手指探向这个奇怪的东西。

“别碰,有毒!”克拉克厉声道。我也吓了一大跳,急忙收回手指,尴尬的笑了笑。

“我也不太清楚,但这个东西很厉害,我也差点被他缠住!”克拉克放缓了语气,然后用力把匕首朝地上一甩,“手臂”在惯性的作用下,抛落在地上不停颤动,克拉克用脚对其猛踩了几下,“滋”的一下,“手臂”顿时流出一滩暗红色液体,不再动弹了。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捂着已经有些红肿的小臂,皱了皱眉头。

克拉克望着窗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幽幽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拿枪指着你吗?”

“是呀,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是因为在你还没有到警察局之前,我已经发现了这里其实是个陷阱!而你我都不过是被诱饵诱骗过来的牺牲品。”

“什么?”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开始,我就很奇怪,既然整个城市陷入了彻底的混乱,那么所有的警察都应该在城市里尽可能的搜寻生还者,即使警察局有少量人手负责调度,但绝不可能在利用通话器让大家回到这个位于市中心的危险地带!”克拉克的语调很慢,我也附和的点了点头。

“其次,当我在你之前来到这里,更加增大了我的疑惑.你注意到没有,这里竟然没有一具丧尸,甚至连尸体也没有!”确实,在这个问题上我也不得其解。

“当我来到办公大楼二楼之后,一个意外的发现使我顿时明白了这一切绝对是个圈套”

“什么发现?”我急忙追问道。

“还记得呼叫我们的那个警号吗?2344197”克拉克卖了一个关子。

“没错,我记得!就是它!”我很清楚的记得这个号码,在我的脑海里这个号码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但就是回忆不起来了。

“我看见在二楼的墙上贴着本月优秀的名单,而名单就有这个号码,但照片竟然是个女的!”听到这个消息,我恍然大悟想起来,在我一开始来警察局时遇到的那个受伤的女警察时,我曾无意看了一眼她的警牌,号码就是“2344197”。难怪这个号码这么熟悉,我怎么就是没有想到呢?我不禁懊悔的咋了咋嘴。

“不对!”我突然想到似乎有些矛盾的地方。“我在一开始遇见过这个女警察,但她绝对已经死了!可我们却听到的是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这怎么可能!”

“是的,当我将图片和听到的指令一比较,我就明白了这其实是个陷阱!”克拉克在最后两个字上尤其加重了语气。

“而当我准备上顶层的通讯大厅一探究竟的时候,我却在二楼楼梯上看到了四遍遍布的弹孔和打斗痕迹,而血迹一直向着楼上延伸!”说道这里,克拉克难过的低下了头,不言而喻,那个场面一定是非常惨烈的。

“于是,当你回到一楼与我回合时,就隐瞒了这个情节!想独自一人深闯那个危险之地。”对于后来克拉克之所以拿枪指着我,我也猜出七八分。

“没错,上面有什么危险,我并不知道,但这是我一个警察的职责。而你,没有必要和我冒这个险。所以。。。。。”克拉克没有再望下说了。

“你以为我是贪生怕死的,如果怕死,我就不会站着这里!如果胆小,我也不会活到现在!没有想到,你竟然这样小瞧我!”想到整个夜晚,自己遇到的千奇百怪的事情,而竟然有人置疑我的胆量,我不免有些歇斯底里的喊叫。

“夏,你并不是那样的人,你以你的行动证明了我的错误,。我对我的鲁莽行为而表以诚意的歉意,希望你能原谅我!”克拉克十分歉意的伸出右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此时,我也觉得自己刚才也过于失礼了,脸上一阵燥热。

“分手之后呢?”我急欲摆脱自己的尴尬,继续问道。

“分手之后,我就沿着楼梯朝五楼出发,一路上,到处都遍布着血迹和四处散落的弹壳,一切都显示这里曾有过很多规模的激烈打斗,但唯独没有发现任何尸体,而这也是这个警察局里最大的疑惑。可我当我刚走到四楼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尖厉的警哨,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数目众多的老鼠,成群结队的向我冲了过来,情急之下,我打破旁边的窗户,沿着排水管,狼狈的从楼上翻了下来!”说到这里,克拉克流露自嘲的表情。

“那你身上怎么会这么湿?”我不免有些疑问。

“当我刚落到地面上,那些疯狂的老鼠竟然也跟着爬了下来,继续朝我进攻。无奈之下,我只有逃跑,当我跑到这个大楼时,没有想到的是旁边的一棵枯树突然站了起来,从地下也窜出许多条粗大的根藤沿着地面向我伸了过来,估计可能是把地下的水管穿爆裂了,我就成了这样!”原来如此,我也终于明白了我在后院看到了那棵移动的树是怎么回事了。

“那你怎么又跑到这里了?”我好奇地继续问道。

“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个怪树,老鼠们好像很害怕那些四处蔓延的根藤,没有一个敢靠近,围在外围不敢动。有离我距离近点几个老鼠还没有来得及往回跑,就被那些根藤紧紧缠住,没多大工夫,就只剩下了一张空皮,而我也趁这个空档,从外面跑了进来!没有想到我们又遇见了!看来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克拉克一口气说了这么长时间,依然保持着微笑。

“是呀!”对此我也深有同感,从一开始相遇,到现在,我们都经历了许多的磨难,没有想到竟然还能遇在一起,不得不说,也许上天在冥冥之中就安排了我们的见面,而这个见面更可能是改变我整个人生命运的转折点。

“说说你吧!到现在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情况,以及你也怎么会从通风口过来的?”克拉克问道。

“哎,一言难尽!”我叹了口气,将自己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缓缓叙道。其中我也不忘用国骂问候了一下那个混蛋佐藤,以及对失踪的皮特表示担心。

听完了我的经历,克拉克沉默了很久。说道:“原本以为拘留大楼会安全一些,没有想到竟差点让你也喂了老鼠,真是抱歉!另外,你能详细讲讲佐藤胳膊上的那个黑龙吗?”

不知道为什么克拉克对佐藤这么感兴趣,似乎又不是为了那500万的钻石,但不管怎么样,我依据回忆还是详细的描述了那个黑龙的外观特征。克拉克也非常认真地听着我的讲述,其中几次插嘴问道了一些我也没有注意的细节,看来对于克拉克来说,这个黑龙非常重要。而且他也非常了解其中。

当我已经尽最大可能的描述完佐藤等等细节后,我这才注意到我的胳膊已经从开始的暗红色肿块变成了黑色的脓包,轻轻触摸一下,就感到万分刺痛,而整个胳膊也似乎从下到上变得麻木,不听使唤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