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同盟 时空群豪列传. 第九章.儿女私情长

wnet99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size][/URL] 陈天娇是陈胜王唯一的妹妹,容貌极其秀美她自幼习武,长大后膂力过人,由于出身武术世家,继承家技,拳枪剑刀,样样精通,虽然各门各派的武功心法各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 她仗着自己有一点武艺,整日里飞檐走壁,对女红针线,琴棋书画却是一窍不通,黎剑在高级军事联席会议上,发表了他专业的军事见解,精妙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陈天娇是陈胜王唯一的妹妹,容貌极其秀美她自幼习武,长大后膂力过人,由于出身武术世家,继承家技,拳枪剑刀,样样精通,虽然各门各派的武功心法各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

她仗着自己有一点武艺,整日里飞檐走壁,对女红针线,琴棋书画却是一窍不通,黎剑在高级军事联席会议上,发表了他专业的军事见解,精妙绝伦的战场现实环境战术分析,令陈天娇佩服得五体投地,特意从哥哥那里把黎剑调到陈家军的特种侦察骑兵队担任统领,上次因执行侦察任务仓促,做为江湖武林人士,在黎剑面前出的洋相,如同她这个黄花处女被脱光所有衣服,被他把所有私处都仔仔细细欣赏一样,一样非常干嘠,她不服气,夜已经深了,她小心地换上紧身夜行服,带上随身兵器,悄悄推开房门,跃身窜了出去,夜里,往日热闹繁华的陈城,如今却像个死寂得如同无边远际的深渊。

惨淡的月光,洒满了平整的青石路面,空荡荡的大街上,唯有风卷着细沙,一阵又一阵地吹过。

在大街小巷里转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异状,陈天娇不奈烦起来,一脚踢飞路边的一枚石子。

石子蹦跳着飞进无边的黑暗中,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激起一阵清脆响亮的回音。轻盈的身子斗然间向上飘起,剑光如泓,铮然有声,如那殒落的流星,舜间撕裂了夜的漆黑,云影横斜,疏星数点,房前的芭蕉之下,那几株亲手种下的丁香开得正好。

风移影动,正是一天里乘凉的最好时候。黎剑的书房中还亮着灯火。他抱了把古王琴放在案上,凝思片刻,手指起落,如同蹁跹的蝴蝶,在那如泓秋水的琴弦间起舞飘飞。清音流转,在轻颤的丝弦上荡漾着。一曲已终,却还余音饶梁,妙曼轻音,兀自在耳际回响。灯颤复明,房中已多出一人。


长身玉立,黑纱蒙面,只露出一双清澈明净的秋水来。她一双晶莹乌黑的大眼睛闪闪扑扑地望着,两道纤细的眉毛努力地紧蹙在一起,一阵阵处女特有的体香将黎剑刺激的精神大振,她穿着墨色的深衣,在摇曳的灯光中更显的裸露在空气中的纤细玉颈如羊脂一般白皙,并不时地皱一皱她挺直秀气的小鼻子,敢情她在告诉别人,本姑娘正在生气呢!

可惜糟糕的是,她的一双明珠般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动不停,遮掩不住她的顽皮兴奋,分明是个小捣蛋嘛!

隐隐地挑逗着黎剑最原始的欲望。她低低地绾着少女通常的垂挂髻,虽不是美的惊人,倒也姿容秀丽,明媚可爱。

微风轻拂,有点凉丝丝的吹在脸上,泪水被风干,脸皮都紧绷绷的,妩媚已极的神态,魂都差点没了,小丫头俏生生立在黎剑的前上方,一双白瓷般的小手分叉蛮腰两边,瞧她那架势,好象她便是个拦路打劫的女强盗,但仔细瞧她那张紧绷的小脸,生气的模样虽然做足了,但那脸煞气却是半真半假,破绽百出,小丫头的生气的模样分明是辛苦强装出来的,真是个小可爱。妙曼美好的身影以及如兰似麝的幽香。

蛾眉莺鼻,淡妆素裹,生得动人且美,只是她楚腰略显纤细,似才初长成。这个身着墨色深衣的美丽女孩,十八九岁正是女孩子含苞欲放的年龄,瑶鼻镶嵌完美,冰肌玉肤如若凝脂,有着出水芙蓉一般的秀丽!

弯弯淡淡的黛眉美如一带隐山,衬着一双明慧的大眼睛,使她小小年纪却有着孤傲却不失优雅的气质,她一根春葱般的手指远远地指着黎剑,黑面巾遮掩起的小嘴高高地骄傲嘟起,竟是威风尽复,吃亏之余,究竟是谁,黎剑已经猜测出八九分,又不能点破,只好陪着玩玩了,天娇首先向黎剑发难,「死反贼!看掌!」

一声娇喝之后,不等黎剑有所辩解,天娇便抡起皓腕一掌朝他劈去,掌势凶猛异常!好似天娇对他已不存轻饶之心。

黎剑似吃惊之余再也顾不得形象了,就着掌势往地上滚去,总算避开了要害,没有受内伤,却也躲的狼狈不堪。

他施展出特种部队的近身格斗,反擒拿手,时不时故意露出一些破绽,给她一些面子,黎剑右手当胸一抓,马上就要劈面抓到,天娇慌忙晃身急闪,高声叫道:“看镖.”嗖的窜出几米开外, 黎剑飞身一掠,拦天娇在面前,假装冷冷笑道:“哼,拿这个来吓我!”他张手就抓,天娇给迫得步步退后。

房间不算太大.他渐渐地把她逼到床边。


二.


天娇被这突如其来热吻逗弄的娇躯泛软,浑身轻颤,显然已经无法自持,正在无力地挣扎。

搂着她那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的娇躯,黎剑深深地看着娇软地半睁着秀眸的天娇,拉下她那遮面纱巾,轻轻摇头笑道:“我并非有意轻薄你,只是姑娘实在叫人难以自持。因此只是真心爱惜姑娘,疼爱如此佳人,不忍负姑娘深情,才不得以冒犯,希望姑娘能考虑清楚。”

他深知,此刻虽然天娇向自己示好,却不过可能是一次最大的试探,若是自己此刻当真就此拥有了她,只怕以后更加难以防范。

对付这种烈性美女只有真正地打动她,才能拢住她的心,才能真正地将她降服, 现在她完全无法意识到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当他那温热的男性薄唇烙吻住她的唇时,她的心思完全地怔愕,一刹那间,她几乎无法呼吸。他完完全全地宰控了她,强而有力的大掌按住了她的头,高大昂藏的身躯箝困了她的身子,教她无法动弹分毫。「唔……」呻吟声自她的喉闲逸出,四片唇缠绵地吻弄着,她试图抵抗,却在他的掌控下化成了软泥。他的舌头灵活地逗弄着她的丁香小舌,吮取着她檀口中的柔软湿蜜,将她一声声抗议的呻吟吻去,深深浅浅地舔弄着她。不行!

他的疯狂侵略教她怔愕震惊,从来没有人如此对待过她!

此时她心里竟是一阵异样的情潮浮泛不休。她豪不犹豫,终生无悔.她急促地催着; “我不管,你已上手,我就是你的人了。”

一阵热欲情潮在她的胸口热腾腾地翻滚着,她用尽了力气却无法撼动他分毫,他的大掌猖狂滑落她因冷汗而微湿的胸口,探人她单薄的底衣,托起她丰嫩的娇乳在掌心揉弄着。


「不……」隔着一层薄薄的亵兜儿,她清楚地感受到他大掌炽热的温度,灼得她心窝儿都痛了。

天娇扭动着身子,想避开他侵略的吻。她无助地哭了,他不断地在她的身上撒下火种,而羞涩的怯意在她的心中盈塞,几乎教她无法承受,小腹间缓缓漾开一股浓腻的热潮,迅速地往四肢百骸窜去。他不经意地撕碎了她的底衣,月白色的布料顿时纷飞,散落一地,缀着红梅的肚兜儿上明显绷着两颗真珠似的乳蕊。

他放开了她檀蜜的丹唇,深深地凝了她染泪的小脸一眼,将她娇颤的身子按在炕褥上,大掌锁住了她纤细的皓腕,教她动弹不得,俯首咬弄住她一只柔嫩敏感的乳尖。

「不--不要,求你不要……」她感觉到他的唇吸吮含弄着她,他唇间濡湿的感觉逐渐地蔓延开,不只是她的乳房,在她的双腿之间,竟不知不觉地泛开了一阵湿润的热气,她不舒服地扭动着燥热的下身。「啊……剑!住手!」

她羞愤得想哭,方才那一瞬间,她想放弃抵抗,并不是因为无能为力,而是不想拒绝他的爱抚他的舌头灵活地逗弄着她的丁香小舌,吮取着她檀口中的柔软湿蜜,将她一声声抗议的呻吟吻去,深深浅浅地舔弄着她。

不行!他的疯狂侵略教她怔愕震惊,从来没有人如此对待过她!

此时她心里竟是一阵异样的情潮浮泛不休。象送瘟神一样地送走了小丫头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但心底却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淡淡的失落。回想起刚才对那少女禽兽般的入侵,他心底不禁有点后悔。不就是因为人家说了一句色狼吗?

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和一个小丫头较什么真呀?

而且一开始我还坚定无比地以为人家要讹诈我,真是小人之心,冤枉了好人了。他禁不住自责了起来,不断地埋怨着自己。虽说和小丫头相处的短短时间里,他又气又恼,头大无比,但他还是在心头隐隐地感受到一丝快乐,或者这就是久违的心动,一种甜甜的、柔柔的心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