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45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谷木见松岗已明白话里的意思,也没有就这个问题过多的责怪,过了一会问道:“松岗君还有什么问题吗”?

松岗想了想答道:“卑职现在缺少得力的军官,不知长官能否调派一些过来”?

“现在局势很不稳定,人员相当匮乏,不过你不用担心,鉴于矿藏事关重大,这次军部已做出安排,将派遣陆军少尉山口太一,片山谦到你那里任职,山口君是精锐师团中的强将,对华作战中屡立战功,同时,他也是个空手道高手,而片山君原是关东军齐齐哈尔宪兵队的情报军官,跟许多间谍打过交道,是个搞情报的专家,怎么样?你满意吗?”

松岗听了安排,内心很是兴奋,同时他也对片山谦的经历非常好奇,所以问道:“长官所说的片山君和许多间谍打过交道,是指苏联人吗”?

谷木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个问题你可以等片山君来后再做交流,当然是仅限私下二人之间”,

松岗闻言不敢多问,迟疑了一下又问道:“横田君阵亡的原因是否也等片山君到来后再做处理”?

谷木忽然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横田家也已经有人要过来了”,

松岗很纳闷,怎么才将情况上报,就有横田家的人到来?他有点疑惑的看着谷木,欲知究竟,

谷木这次没有停顿,说道:“在这次军方派来的工程技术人员中,领头的就是横田家的横田贯太郎博士”,

松岗恍然大悟,说道:“横田家族可真是兴旺啊”,

谷木笑了笑,说道:“横田家的确很有势力,而且他们的产业和三菱会社有着重要的联系”,

“哦,是生产零式飞机的三菱企业吗”?松岗忍不住又问,

谷木耐心地点点头,他之所以这样,是为了不久后,松岗能处理好其中的关系,切实保障地区的稳定,

看看时间不早,松岗识趣的停止了交谈,向谷木说道:“卑职一定竭尽全力保证地区的治安”,

松岗回到驻地两天后,立刻将自己重新筹划的措施付诸实行,首先,他召集了所有的伪军头目和各村村长,颁布了以“连环保”为主的保甲制,如果发现情况不报告,就杀全家和保甲长,其次,在地区内增修了碉堡并加强了据点的防御体系,所有的据点外都挖外壕,入口用吊桥代替,最后,征集民夫大建封锁沟和封锁墙,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松岗一改往日的怀柔作风,杀气腾腾的按照谷木的建议高举屠刀,颇有点大干一番的架式,由于在他的紧紧的压迫下,整个地区都笼罩上一层血雨腥风的色彩,

从上次任务的失败,松岗清醒的认识到,整个地区的安全还存在很大的漏洞,如果不加以改善,是不可能达到大佐的要求,更别说起到皇军整个对华战争顺利进行的战略高度,

就在松岗紧锣密鼓的实施计划时,军部派遣而来的山口和片山也同时到达,松岗很迫切的召见了他们,山口身材矮胖,满脸横肉,当展示空手道时,裸露的上身布满了黑毛,如同一只丑陋的大猩猩,加上他的个人名言:杀人不需要原因,这就是我的爱好,则更象一头凶残的怪兽,而片山则相反,身材清瘦,五指修长,如同一个文质彬彬的学者,使人很难联想到这是一个精于暗杀,搞阴谋的冷血动物,松岗对二人非常满意,一时间沉闷的心情也开始渐渐复苏,

片山按照松岗的命令,很快就对横田的尸体进行一番仔细的勘查,最后得出结论:根据伤口的类型,这不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暗杀,同时,也肯定了先前松岗的判断,显然是熟悉的人进行的偷袭,

松岗对最后的结论感到深深的疑惑,看来问题还是要先从伪军着手,他吩咐片山不得将具体详情外泄,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同时,在查清真相前,最重要的是不能打草惊蛇,对横田贯太郎也只说是玉碎成仁, 片山赞同松岗的观点,当下就把集中起来的伪军进行排查,经过一番折腾,结果一无所获,这些伪军经幸存的皇军士兵指认,全部参加了突围反击,并无一人具有暗杀的机会,松岗对此很失望,片山考虑了一下,建议清查一下黑风口据点所有的伪军,有多少阵亡,有多少幸存,最主要的是有多少失踪,片山的建议使松岗眼睛一亮,心里大大的佩服,不愧是搞情报的老手,经验实在丰富,

松岗下令彻查,结果很快就报告上来,失踪者有一人,名叫薛峰,据悉还是伪军中队长胡传宗的表弟,这个结果不免让松岗有点意外,他对胡传宗还是比较信任的,而且在这次战斗中胡传宗身受重伤,现在还是疗伤期间,怎么可能和他有瓜葛的人竟然有暗杀的嫌疑?不过,片山的一席话打消了他的疑惑,他说:“真正搞间谍的人,是最善于利用各种关系来隐藏自己”,既然如此,松岗又审问了所有伪军,追查薛峰的下落,但结果还是令他失望,没有人清楚薛峰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松岗绝不相信一个人会无故凭空蒸发,找不到下落只能说明他躲了起来,胡传宗重伤未愈,派去查看的人回来报告,说话还比较困难,看样子现在还不能从他嘴里得到线索,难道就这样罢手不成?

松岗脑袋里急剧翻腾,他突然想起了钱小顺,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留给自己的印象太深刻了,怎么能把他给漏了呢?松岗急令查找钱小顺,回报他现在正在太平庄,没有和其他伪军一起集中,松岗迫不及待的命令把他抓起来,马上押来见自己,

钱小顺从黑风口逃跑出来后,直奔太平庄,当时日军重兵驻扎在此,更兼松岗亲自座镇,再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瘸了一条腿的钱小顺一到太平庄,就马上找到一位治跌打损伤的中医,赖在那里骗吃骗喝不肯走,威胁不治好腿就砸了招牌,还要抓起来治罪,中医遇此衰人,那敢怠慢,只得把他好吃好喝的供起来治伤,钱小顺“幸福”的又过起了安逸的日子,

这天,突然几个日军士兵如狼似虎的闯进来,中医吓了一哆嗦,心想自己这是流年不利,灾祸怎么连连光顾?看来这点产业是做不下去了,正在战战兢兢,日军却问谁是钱小顺?一听不关自己的事,而是来找那位添麻烦的衰人,中医喜出望外,立马带着几个气势汹汹的日军奔钱小顺住的屋子,

钱小顺的腿在中医的尽心治疗下,一天比一天好,他寻思照这样子下去,过不了几天又可以逛窑子了,就在他浮想连连之时,美梦被打破,屋门呯的一声被踹开,几个人闯了进来,钱小顺勃然大怒,看也不看是什么人,破口大骂道:“他娘的,脑袋里进大粪了,也不看看大爷我是谁,都给老子滚出去”,

话还没说完,脸上啪的挨了一耳瓜,几个人冲上来七手八脚的架起他就走,钱小顺心里怒不可遏,抬头又准备开骂,忽然脸上一阵抽搐,变得跟个乖乖儿一样,任来人摆弄,我的娘,这些人是皇军,是不是自己逃跑东窗事发了?钱小顺心里飞快的盘算,看这样子八成错不了,自己得赶快想一个万全之策,不然凶多吉少,

中医千恩万谢的把日军送出门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道:这日本人什么时侯开始抓伪军了?真让人搞不懂啊,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钱小顺十分配合皇军抓他,虽然腿还没完全好,但仍坚持自己走,生怕把皇军累着,可一番讨好却没换来好报,日军士兵不断的用枪托砸着他快走,钱小顺有点觉得大事不妙,心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见了长官先静观其变,自己随机而动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