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笑忆军旅生活(十一)

赣军 收藏 34 150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守岛兵苦中乐找(下)




第三天,主台风终于上岛了。风刮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我在工事里三天没挪窝。我想这十天半个月就不和刑事拘留一样?现在才第三天,以后的日子可怎么熬啊?想想就头发昏,总觉得天旋地转的。吃了三天的压缩饼干,吃得我便密。主台风上岛又出不了门,上不了厕所。一大早就坐脸盆里,脸盆里垫几张报纸,一个小时也没动静。不拉了,老乡和其他几个战士蹲那也差不多一小时了,我就笑他们:“这时要是进来几个姑娘你们就完了。”老乡一下蹦起来堵住我的嘴,把我推到里间的排长室里。我说:“你这是搞什么名堂啊?”老乡严肃地告诉我:“在这岛上以后不许提女人的事,连母的都别提。”我说:“没这么严重吧?”老乡严肃地说:“在这个岛上当兵,家里不来人探亲,自己又不生大病(生了大病要送厦门师医院),这三年的义务兵也就是这三年你别想看到女人或者说是母的动物。春节慰问,因为这里太前线,也不让慰问团来。就像副连长说的,‘出了岛,看到小母猪都觉得漂亮,你看那小母猪多漂亮啊,长着一对双眼皮。’像我这样有机会公差出岛的,全连不会超过十几个人。你想想这一百九十多号人在这岛上是怎么过的日子?太寂寞了,所以请你遵守这条不成文的规矩。”我从内心敬佩这些守岛战友,我慎重地向老乡点了点头。


这时,排长要出去巡视工事。我说:“风太大了,风小了点再去吧”排长笑着说:“(司机)师领导,正因为现在风大才要去呀,风小的话我都可以不去了。”因为风太大,怕排长回不来,战士门把背包带全部接起来,绑着排长的腰上。我笑着对排长说:“排长此次去时留心看下沙滩,看有没有被海浪或者台风卷上来的鱼虾,最好是一条大鲨鱼。实在不行你见到绿的东西也拽一点回来,这压缩饼干实在是让我想吃其他的东西。”排长爽快地点头说:“好”就冲了出去。老乡对我说:“海洋生物对台风敏感的很,别说鲨鱼,虾米你都别想找到一个。绿的倒还有点希望。”过了十来分钟,大家连拖带拽把排长拽了回来。排长被大雨浇得浑身都湿透了,像个落汤鸡,满脸通红,还有点肿。拖掉衣裤,浑身都是通红的。老乡说:“排长你辛苦了。”并告诉我,这浑身的红肿都被风中的沙石打的。排长一直打着哈欠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排长突然想起来什么,告诉我:“我口袋里有给你带的绿的。”我急忙翻开排长的口袋,是几根红薯藤。老乡笑着问我:“怎么吃?”我说:“你看好吧。”


我找了3块石头,拿了一个旧钢盔,架在石头上当锅。又拿了个旧罐头盒,这个罐头盒是我特制的。盖子没有全部剪下了,留了点根。我倒了半罐头的汽油,在把盖子按回去,放在钢盔下点火。火一下就上来了,前面是红红的,烧了几秒后汽油的表面烧开了,开始蒸发,蒸发成可燃气体,从罐头的边缘往上喷。我再往钢盔里倒了一军用水壶的水,不一会儿水就开了。我在往里面放了盐、油、辣椒、生姜等作料,把那几个红薯藤往里一仍,打了两个蛋在茶缸里搅匀了慢慢倒进钢盔里。一钢盔热气腾腾的鸡蛋辣椒汤就这样出来了,我先倒上半茶缸送到排长手里。我说:“排长,喝点暖暖身子。”排长看着这半缸鸡蛋辣椒汤,傻了。急忙冲出排长室,看着我的杰作,慢慢地把茶缸里的汤往嘴里送,像喝存放千年纯酿的茅台酒,对着我说:“绝!绝!绝!真是太绝了!谢谢你了,你简直是神仙。弟兄们一人半茶缸。”我说:“排长,我一天的饮用水全捐了。”排长说:“没事,你喝我的。”战士们说:“(司机)师首长,你天天做这个汤给我喝,你别管水的问题,我们的水全归你管”我说:“大家可要保密啊。”大家异口同声说:“绝对服从命令!”这一天,大家像过年似的。我真没想到,这半钢盔的汤能起这么大的作用,这些可爱的守岛兵们,太艰苦了!


第二天的中午,我正准备给他们做汤,排长非要我多放水。我说:“一人半缸够了,没几个蛋,省着点吃。这风还有得刮咧。”排长说:“没事,蛋的问题我来解决。”那还有什么说的?烧吧。汤快烧好了,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人,我一看,是‘国王’和‘宰相’,听‘国王’说:“这味道真好闻,烧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不通知我‘国王’?你是不想混啦?我可是闻着味道来的。”我看着排长,说:“肯定是你把我给卖了。”排长说:“没法子啊,我是这里的‘大臣’,风过了你就走了,我还得在这混啊”连长和指导员一人舀了半茶缸,喝着说:“真乃仙汤啊,有了这玩意,在刮他个十天半个月我们也不怕。”正说着,各排、班的头头都进来了,一人半茶缸,美美地喝着。一致评价:绝对的美味。得给我请功。连长说:“(司机)师级干部,再烧半锅你们排自己喝的汤吧。”我又硬着头皮再烧了半锅汤,炮排的战友们就着汤吃压缩饼干。连长说:“这很简单嘛,各班、排都可以搞嘛。(司机)师级干部,不要保守,讲解下注意事项”。我说:“一、就是汽油不能倒太多,只能倒一半,倒多了烧出来要了命。二、不要放在风口,要不然风一吹火到处都是。没了。”连长说:“大家还要注意一点,远离武器弹药,(司机)师级干部,你车子的汽油贡献点出来吧,别小气了。我到时候向师部给你请功。”我说:“那还有什么说得?到炊事班拿酒瓶吧。”只见这些大小头头们全从背后摸出早就准备好的酒瓶,我说;“‘国王’,你这不就是做好了套子让我钻的啊”连长说:“哪里哪里,都是战友,别说这么难听,见外了。”


几天过后,风小多了,大家都出来活动了,食堂也开火了。我也住到了连部,连长看着我,一脸坏笑,说:“本来要给你请功的,现在看来要向上面报告得把你枪毙。”我说:“凭什么啊?忘恩负意的这么快?”连长说:“这玩意,火这么大又这么快,台风才几天啊?台风过后,我山上那些鸡不都要遭殃了?”副连长一听就反映过来了,立即带上通讯员和我老乡到各驻点去收汽油。指导员嘱咐他:“汽油用完的空瓶也得给我收回来。找不到空瓶的我得处分他。”我一想,是哦,这好心办了坏事。有了这玩意,这漫山遍野的鸡呀、蛋呀,都不完了?连长说:“不过这玩意在台风季节可管用了,你是不是再贡献点汽油给我做预备?预备下个台风用,将功补过吧。”我说:“凭什么,凭什么啊?马达一向,车出营门,老子就是连长。和你是同级咧。”连长说:“你算了吧,老子还是‘国王’咧,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你不听我的听谁的?再说我也不会亏待你,绝对给你几个海岛精品。你下岛时我会写个证明让你带回去交差的,抗台风用点汽油还有什么说的。”我说:“有你这句话还有什么说的,放吧。”


副连长带着收索队回来了,还有小半脸盆油。我说:“这样不行,到时候汽油全挥发光了。要倒到酒坛里去,上面用沙袋盖住,和商店里卖老酒一样。”事务长说:“好说,酒坛没有,酱油坛有的是。”我带着他们到我汽车上去放油,我的油箱放得光光的,有将近两坛子油。我对连长说:“‘国王’够意思吧?”连长都感动了,说:“兄弟呀,你放干了你怎么回去啊?”我说:“没事,到时候你们帮我推到登陆艇上就行了。”连长说:“不行不行,还得留点。”我说:“不用不用,油管里的油够我上登陆艇了,到时候我再向登陆艇上要。怎么样也不能亏了你们,咱丈义要丈义到底,丈义要丈义到一个高水平上。”其实我们军车都有备用油箱,我没敢告诉他。


放完油,我围着车转了一圈。吓了我一大跳,靠风的那一面我的汽车的漆全部被沙子打光了,像刚出厂没喷漆的新车。我说:“连长,这不像个二皮脸的车啊?”连长也笑:“它也为我们守岛部队立了功啊,你回去就说我们帮它请功了。”我说:“你这个‘国王’还真好当啊,什么事都是开空头支票,太简单了。现在你该给我岛上的精品礼物了吧?”他说:“行,跟我走,到我房子里去拿。”我跟着他往连部走,心想大龙虾之类的标本,好东西肯定不少。谁知道到了他房间里,他就拿了两个破海螺给我。一个把海螺底加工成了小花盆,一个是原形海螺,还有一块珊瑚礁,还有一个60炮弹做的笔筒。我一看,就这破东西啊?我说:“海螺我有的是,上次到吾屿岛,我还搞了个龙虾标本。我回连队给连长抢跑了,你怎么也要给我一个吧?”‘国王’说:“我可是个穷‘国王’,理解万岁。龙虾那宝贝我可没有,龙虾没有专门抓的,都是渔民补鱼带到的。它吾屿岛有渔民,我这没有渔民啊,哪来那玩意啊?再说了,要做一个龙虾标本就要浪费一个龙虾,那多浪费啊?龙虾肉可是100多块一两啊,我吃都没吃过,有我也舍不得做。”


台风终于过去了。师部打电话通知登路艇明天上岛,连里也打电话来慰问我,并告诉我、我班班长明天随艇登岛给岛上送养,要不要给我带换洗衣服。我和班长通话说不用了,并将岛上的艰苦说了一下,请他把班里自己做的汽油炉带来送给守岛的弟兄。班长说好,我把其它班的也搞来。此时‘国王’操场上发话了:“弟兄们,登路艇明天就要上岛了。我是从来不吝啬的,现在开仓放水。我豁出去了每人生活用水翻一倍,够意事吧,每人两脸盆水好好洗洗,精神点明天好迎接上级领导上岛视察。”


一大早登路艇就靠岸了。政委、副师长,后勤部长随艇登岛来看望守岛战士,守岛战士们热烈欢迎。首长们笑着向战士们问好,并对连长指导员说:就你俩跟我们四处转转就行了,其他人卸车帮厨中午好好改善一下伙食。叫艇上的炊事员帮你们搞,他们可是作好菜的高手(因为我们路军当时的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0.75元,生活非常艰苦。登路艇上的兵虽说也是路军,但他们吃海军灶,每人、每天2.50元。他们每天的伙食在我们的眼里是天天过大年)。我和班长又见面了,你你我我一通好说。吃过午饭,我们就要离开‘角屿’岛了,我把班长带来的最好的一个汽油炉给了老乡,又从班长的车上放了一壶汽油给他。这时‘国王’也吃完饭走出食堂,我把班长带来的其它9个汽油炉给送上。‘国王’看着手上的汽油炉一个劲地说太好了,太谢谢了,做的真漂亮(其实就是用‘37’炮弹壳做的。将‘37’炮弹壳底部一寸高处据断,再将弹壳上部装弹头部位据断插进弹壳,再将弹壳的两层中钻上一圈小孔就成了)。


就要离开‘角屿’岛了,守岛战士们都到码头来送行。我和班长将车到进了登路艇,登路艇开始吊起舱门到车调头。这时登路艇的喇叭响了,副司令的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角屿’岛的守岛官兵们,你们辛苦了。虽说全国还有很多人不知到你们的存在,但是没有你们的艰苦守卫,我们是睡不好觉的,国家是没办法安心建设的,老百姓是没办法舒心生活的。只有你们继续艰苦的守卫在这里,祖国才得以安宁。我作为一个老守岛兵向你们敬个礼!表示感谢!”码头上欢送的守岛兵们集体立刻向登路艇回礼。我和登路艇上的水兵们急忙站到艇沿向‘角屿’岛的守岛官兵们回礼。这时岛上的卫生员把他收养的三只台鸽给放了出来,三只台鸽在‘角屿’岛的上空转了好几圈,才依依不舍的向台湾岛飞去。望着渐渐离去的‘角屿’岛,我从内心里祝愿我们的守岛官兵工作、生活一切平安、顺利。


---全文完---


---篇外话---


二十多年过去了,毛主席说是掸指一挥间。我也从一个十八、九岁的守岛兵变成了四、五十岁的半老头了。‘角屿’岛官兵们这二十多年来你们过的还好吗?我坚信这二十多年来我军高科技含量的装备会越来越多。现在岛上应该能装海水淡化器了吧?有了它守岛战士再也不用为了淡水而光屁股打球了,可以多洗澡,身上再不会粘哒哒的了。应该也能装个风力发电机了吧?有了它就可以用冰柜了,守岛战士就可以不要天天只能吃土豆、洋葱、南瓜了。就可以天天吃上蔬菜和新鲜的内了。还可以天天看电视,那上面漂亮的女孩可多了是。‘角屿’岛的官兵们,你们要知到有很多象我这样的老兵想念你们。请你们一定要牢记老司令的话:“你们辛苦了。虽说全国还有很多人不知到你们的存在,但是没有你们的艰苦守卫,我们是睡不好觉的,国家是没办法安心建设的,老百姓是没办法舒心生活的。只有你们继续艰苦的守卫在这里,祖国才得以安宁。”在这里我作为一个老守岛兵向你们敬个礼!表示感谢!


---这是我一至保存的海岛精品-海螺花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