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三章 定计槐树沟(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2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薄雾蒙蒙,卡车驶进了一片高粱地,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青纱帐。红红的高粱穗在晨雾中惊奇地看着冲过来的卡车,吓得把叶子上积攒一宿的露珠抖落了下来。空气甜甜的、酸酸的,还带着一种苦涩味儿。 忽然,罗云汉从后视镜里看到鬼子的摩托车、吉普车追了上来。 “准备战斗!”丁雄也发现了追上来的鬼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薄雾蒙蒙,卡车驶进了一片高粱地,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青纱帐。红红的高粱穗在晨雾中惊奇地看着冲过来的卡车,吓得把叶子上积攒一宿的露珠抖落了下来。空气甜甜的、酸酸的,还带着一种苦涩味儿。

忽然,罗云汉从后视镜里看到鬼子的摩托车、吉普车追了上来。

“准备战斗!”丁雄也发现了追上来的鬼子。

“嘀嘀!”后面的鬼子弹药车开了上来,田中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大川君,我们要向东转,开回驻地了。再见!”

左侧的高粱地里,出现了一条向东去的岔道。

“再见!”丁雄也探出头来,挥了挥手,看到弹药车拐上了东去的公路。突然,卡车上的一个身影,嗖地飞上了东去的弹药车。刚一站稳、喊了句日语,便举起手枪,向后面摩托车的鬼子开起枪来。弹药车上的鬼子也胡乱地举起枪,跟着向摩托车,砰砰!射击起来。

“是周排长!”丁雄说道:“好样的!他这是吸引敌人,掩护我们。快!加速!”

打扮成伪军小队长的杨快手,在摩托车上指着弹药车呼喝喊叫着,吉普车、摩托车上的鬼子便在他的指挥下,拐进了东面的高粱地,向弹药车追去。

原来,严申检查了三辆卡车放行后,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他觉得中间那辆卡车上一个年轻日军有问题,虽然带着钢盔,可那双湖水般的大眼睛他认识,那是秦凤凰才有的眼睛。可她的雀斑哪去啦?还有,她鼻子旁边有一绺头发!那是女人才有的头发呀?一定是秦凤凰化了妆!

不一会儿,城门上的两个鬼子带着一个伪军来了,说是经过核查,过去的一辆军车有问题。于是,山猪一声令下,向城北的大路上追了上来。

摩托车、吉普车刚一驶进雾气蒙蒙的高粱地,一辆卡车就忽然向他们开起枪来。坐在摩托车上的杨快手高喊:“就是这辆卡车!上面都是军火!”山猪在吉普车上一挥手:“不要向车上开枪!向东追上去!射击轮胎!”

鬼子们的摩托车向东面岔道上,风驰电掣地追了过去。


罗云汉把卡车向北开出了高粱地,过了一条小河,把车停在了一个杨槐掩映的山沟里。

槐树沟里盛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郁馥芳香。人们疲惫地下了车,可从烁烁的眼神里,看得出大家都很兴奋。

丁雄把电台放在在树荫下的一块石头上,坐在草地上,戴上耳机、按着电键,滴滴答答地拍发起报来。杨欣看到,丁雄用的是四位一组的多组电报码,中间的点划、间隔还是德式的“恩尼格玛密码”,可他看到,丁雄每打一个字母,便有一个电脉冲。这……这不是日本特高课谍报机关使用的“2597型字母打字密码”吗?

杨欣正在疑惑间,忽然看到丁雄扭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出现了异样的神色。

“出什么事儿了吗?”杨欣看着摘下耳机的丁雄。

丁雄站起来,犹疑不定地游动着目光:“没什么事儿,我只是告诉李校长,我们已经顺利地通过了山海关。”说罢,示意老武头收起电台,放回到车上。解开军用挎包,取出了军用地图:“洪队长,过来,你看看,通往青云岭走哪条路?”

罗云汉、杨欣四目一对,同时感到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丁雄在瞒着他们。从丁雄的异样目光中看得出,一定是牵连到了杨欣。

不祥之兆,狗娘养的地主崽子!用这破逼电匣子搞鬼,我他妈摔碎它!罗云汉嘴角一绷,环眼瞪了起来,上来就要动手。杨欣连忙用手拉住了他,定定地看了他一眼,拍着他的肩膀说:

“来!汉子,过来熟悉一下情况吧。”拉着他围了过来。

丁雄把地图摊开在石头上:“碣石站、草叶桥、山海关,我们可都是过来了。洪队长!这回,可要看看你咋过军门台、咋上青云岭啦?”拧开军用水壶,喝了口水。

“没事儿!现在到我这一亩三分地啦!那是撒尿送客——捎带之功,就能把活儿干完了!”洪海瞟了一眼石头上的军用地图,“不用看那玩意儿!”用脚在地上蹭了蹭,蹲了下来,用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了起来:

“都看好了!这是正北的军门台,军门台向西北通往青云岭有两条路,一条是跑马店,一条是野汉子沟。跑马店是直通的大道,我们好跑,鬼子也好追。不过,齐大当家的肯定能派人来接应;野汉子沟偏北,道不好走,两面山势险要,鬼子轻易不敢去。原因是瘟神庙那儿有一股大绺子,都是朝鲜人,领头的叫朴大裤裆,和我们青云岭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借借道也没啥大事儿,能给我这个面子。现在的操狗的是军门台!”洪海站了起来,向北一指:“用不了一个钟头我们就到了军门台,可那儿有关东军十八师的一个防务中队和二百治安军。虽说是鬼子大部分都被抽走了,可还有五十多个鬼子在城隍庙留守,二百多伪军驻防在北街骡马大店。车站弹药库那儿,还有一个鬼子小队!”

老武头坐在一棵老槐树下,叭嗒叭嗒地抽着烟袋。

秦凤凰和赵梅摘下钢盔,擦着汗、整理着头发。两人都穿着鬼子兵的军装,可土黄色的军服一穿在两人的身上,便立刻在干练、爽快的风度中,体现出女性的柔婉之美,一种硬朗中的妩媚。赵梅个子比秦凤凰稍矮点,身形苗条,但很丰满。举手投足间,显得机敏、干练。秀美的丹凤眼,由于常常直视看人,女人情愫里就掺满了冷艳如霜的味道。相比之下,秦凤凰倒像个温柔的、满带女人情调的清纯少女。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熟识的人见到了,都会感觉像见到了自己美丽、亲切的、秀色可餐而有才气十足的小妹妹。可陌生人见了,却会感到她是一位有着小脾气的、高傲的小公主。

两人抖散开秀发,在树下一站,顾盼生辉,光彩照人。一个是芳香四溢的野玫瑰,一个是风姿绰约的红牡丹。可惜得是,几个男人都在地头看着地图,无福享顾。

秦凤凰附在老武头的耳边轻轻说道:“老武叔,沟外就是青鱼河,带我们去河边洗个澡吧?”

“那可不行啊!凤凰,马上要分派活计了!”老武头端着烟袋说,“到青云岭再说吧,用不到夜里就能到!那里安全!等等吧!”

“还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我们俩都脏死了!”秦凤凰夺下老武头的烟袋,顽皮地吸了一口,突然弯着腰拼命地咳嗽起来。

“这孩子!给我拿来!”老武头站了起来,慈爱地拍着秦凤凰的后背,接过烟袋,说:“这烟你还能抽了?这叫黄金花,劲儿大,叶子不大。种的时候不浇水,用拆下来的炕坯砸碎后,当作肥料培在烟的根上,你想那黑乎乎的炕土,多大的劲儿啊!”

“我的妈呀!都呛死我啦!”秦凤凰直起腰来,擦着眼泪说。赵梅拧开军用水壶盖儿,递给了秦凤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