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壮志难酬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第五长醉笑道:“男人为了女人不会背叛另一个男人,但女人却会为一个男人而背叛另一个女人。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 隐玉瞪着他道:“胡说八道!” 第五长醉道:“如果一个男人背叛了另一个男人,也只有一种原因。” 隐玉道:“什么原因?” 第五长醉笑了笑,扭头看向吉福马。 吉福马道:“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五长醉笑道:“男人为了女人不会背叛另一个男人,但女人却会为一个男人而背叛另一个女人。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

隐玉瞪着他道:“胡说八道!”

第五长醉道:“如果一个男人背叛了另一个男人,也只有一种原因。”

隐玉道:“什么原因?”

第五长醉笑了笑,扭头看向吉福马。

吉福马道:“权力、地位。”

隐玉道:“绿罗刚认识你,她就已经爱你爱到足以背叛花筱莹的程度了?”

第五长醉哈哈大笑起来,道:“这就是福马的魅力,他走到哪都有少女爱他。”

吉福马忙一摆手,笑道:“不提此事,不提此事。”

隐玉冷笑道:“当然了,哪像你这位大叔,要嫁给你的人还真是与众不同。”

第五长醉一声哀叹,苦着脸道:“我,跟福马不能比。”

吉福马笑了笑,突然改变话题,道:“胡蝶儿杀死了花筱莹的替身?”

第五长醉道:“对,那替身武功也确实了得。”

吉福马道:“听绿罗说,花筱莹的替身可算得上绝顶高手,除花筱莹独门武功不会之外,其他都不相上下。”

隐玉道:“花筱莹不就是童颜术和易容术吗?还有什么独门武功?”

吉福马笑道:“长醉,你这先生做得太不称职。”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苦笑道:“我这先生当得恐怕是世上最辛苦的了。”

隐玉迅速沉下脸,抬起脚狠狠向第五长醉腿上踹去,怒声道:“还有当着面笑话人的。”

第五长醉大笑着避开,道:“一句话不对,上来就是一脚。”

吉福马也大笑道:“只能怪你自己没个先生样儿。”

隐玉哼了一声,道:“人家福马都看出来了。”

第五长醉拍着吉福马的肩膀,对隐玉笑道:“福马比我有先生样儿,以后你就跟他学吧。”

吉福马赶紧摆了摆手,道:“小弟身上有伤。”

第五长醉笑得更加大声,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

隐玉瞪着他,突然霍地站起身,怒声道:“你以为我是什么?要你们让来让去的!”她一转身,快步冲向门口。

第五长醉赶紧拽住她,笑道:“干嘛生气,玩笑都不能开?”

隐玉扭回头盯着他,道:“皇上是我的父亲,你是丰蜀国的王子,等你找到宝藏,杀死东方印德,之后必定会带兵攻打大国。”

第五长醉凝视着她,忽然松开手,走回桌边坐下,淡淡地道:“你若不相信我,就回到皇上身边吧。”

隐玉银牙紧咬,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一转身就要冲出房间。

吉福马赶紧起身挡在门口,道:“隐玉,不过是句玩笑,是我们错了。”

“什么玩笑?最终不都是想要宝藏吗?”隐玉的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

吉福马笑了笑,道:“司马藤壶敢背着皇上追杀长醉吗?这一定是皇上指使的,还有九龙人。”他顿了顿,凝视着隐玉,“大国已衰微,皇上需要那笔宝藏。”

隐玉直视着他,冷声道:“你说皇上骗我,我不是公主?”

“就算你不是公主,可你还是郡主。”

“我是郡主,皇上就是我的杀父仇人,看来我只能选择相信你们了?”

“你可以不相信我们,但请你想一想,这些天长醉有对你说过谎话吗?”吉福马温柔地凝视着她。

隐玉冷哼一声,道:“他水平那么高,说了谎话我这笨蛋也听不出来。”

话音未落,只见第五长醉一口茶喷出,他连忙摆手道:“失态了,失态了。”

吉福马微微一笑道:“我去看看绿罗。”他走出房间,轻轻带上门。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一脸苦笑。

隐玉冷声道:“你还委屈了?叹什么气?”

第五长醉闻听此言,又夸张地重重叹了口气,随后站起身走到她身边,笑道:“就会跟我能耐。”

“呸!”

第五长醉朗声大笑,他忽然抚在她耳边,轻声道:“算我错了。”

隐玉白了他一眼,道:“福马比你好多了。”

“对,对,比我好,不过人家可有绿罗看着呢。”第五长醉坏笑。

隐玉攥起拳头打他,恨声道:“别的本事没有,就会笑话我。”

第五长醉大笑道:“我的本事你还没有领教过呢,你想不想试试?”

“呸!看你也不像是好人。”

这时,门外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一听就是故意将脚步放重的。

第五长醉走过去把门打开,只见绿罗端着一个大托盘,吉福马拿着一瓶酒站在门外。

他们摆好碗筷开始吃饭。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第五长醉道:“绿罗,花筱莹有没有配制解药?”

绿罗道:“只配制了一粒。”

“只有一粒?”

“我是夫人的贴身奴婢……”绿罗咬了下嘴唇,“夫人在配制解药时我就在旁边。”

吉福马道:“解药在哪儿你知道吗?”

绿罗道:“夫人随身带着的。听夫人说,绝命痴情丹不会死人,但情况会越来越糟。”

第五长醉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珊瑚的毒已经解了。”

在座三人不禁同时将目光投向他。

第五长醉接着道:“花筱莹配制的那一粒解药就是给珊瑚解毒的。”

隐玉道:“她自己下毒又自己解毒?”

第五长醉点点头道:“因为她目前还不想得罪东方印德,或是说想与他结盟。”

吉福马道:“花筱莹举办美人大会,不仅是向我们展示她的能力与实力,而且暗示东方印德,他们有共同要对付的人。”

隐玉道:“花筱莹为何不去投靠皇上?”

第五长醉苦笑着叹气道:“因为她还不确定皇上是不是真的一定让我死,而东方印德却一定是要我死的。”

隐玉凝视着他,温柔地笑了笑,轻声道:“但你是不会死的。”

第五长醉也回报她已温柔的一笑,道:“只怕暗箭难防。”

吉福马道:“所以我们以后要更加小心才行。”

第五长醉道:“在隐玉练成驭鸟术之前,如果不出意外,皇上和东方印德是不会再来找麻烦的。”他扭头看着隐玉,“你可以专心练习驭鸟术了。”

隐玉道:“你怎么确定他们不会再来找麻烦?”

第五长醉道:“皇上在坟场说的话,传达的就是这个信息。”

吉福马道:“东方印德很聪明,皇上想到的法子,他一定也想到了。就目前来看,你只相信长醉,”他瞟了眼第五长醉,优雅地一笑,“有长醉这么好的保镖陪你练驭鸟术,等你召唤出藏宝图来他们再抢,不比现在得到你更便宜?”

隐玉叹了口气,道:“早晚躲不过一场恶战。”

第五长醉道:“恶战之后,恐怕就要改朝换代了。”

吉福马盯着自己的茶杯轻声道:“最受苦的就是百姓了。”

第五长醉凝视着他,道:“福马,如果江山由你来坐,你会怎样?”

吉福马沉吟着,他突然想起花筱莹跟他说过的话,良久才道:“江山不可能是我的,只有我属于江山的份。”他仍旧盯着茶杯,表情似笑非笑。

隐玉改变话题道:“我们到哪儿去练习呢?”

第五长醉道:“还记得长羽对你说过去找鸟王吗?”

“啊!”隐玉轻呼一声,挺直身体,“对,去找鸟王,记得长羽说在南方的某座山里。”

第五长醉道:“有鸟王的帮助,你会很快练成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