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四十一章 定性

天目飞龙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盯着康健所指的墙角,龙天突然在墙面上猛拍了一掌,然后掸了掸手上的灰尘,不顾一旁目瞪口呆的康健,龙天又向外后跨了十几步,然后缓缓地举起了右手,指尖与那个黑影消失的墙角成一条直线,锐利的双眼盯着指尖的方向,片刻之后,龙天的右手又开始缓缓上抬,顺着指尖所指的方面,龙天的视野里出现了一扇窗户,一扇巨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盯着康健所指的墙角,龙天突然在墙面上猛拍了一掌,然后掸了掸手上的灰尘,不顾一旁目瞪口呆的康健,龙天又向外后跨了十几步,然后缓缓地举起了右手,指尖与那个黑影消失的墙角成一条直线,锐利的双眼盯着指尖的方向,片刻之后,龙天的右手又开始缓缓上抬,顺着指尖所指的方面,龙天的视野里出现了一扇窗户,一扇巨大的玻璃落地窗,窗户、墙角、指尖还有龙天鹰一般的双眼,呈现一条直线。


“妈的,调虎离山”,随着龙天一跺脚,又一句脏话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龙组,什么调虎离山啊?”,康健被龙天这突然的发作给唬得一惊一乍的,忙不迭地上前一探究竟,他顺着龙天所指的方向,看见了围墙,也看见了二楼的窗户,这扇窗户的里面是钱东明的卧室。


“哦,没什么,随便说说的,你忙你的去吧,我思考一会儿”,龙天借故支开了康健,自己一个人站在路边沉思,直至听到赵中华“收队”的招呼声。


钱东明的尸体首先被抬了出来,后面是一队满面倦容的刑警队员,其后是颤危危的钱万胜,还有搀扶着他的钱艳薇,一行人从钱家别墅出门之后,城关派出所的民警再次封锁了现场,由于此案还没有最终定性,所以在这段时间里现场要封锁一段时间,由民警看守着,禁止任何外人进入现场。


八辆警车鸣着警笛在前,一大串各式名车紧随其后,乍一看去,刑警队和派出所就象是为后面的官员、老板们鸣锣开道的。上车的时候龙天大致数了数,挂着地方牌照的名式车辆竟达三十多辆,想不到钱东明在生前风光无限,就连死了也有这么大的排场,龙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再看坐在旁边的赵中华,龙天竟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幸灾乐祸”四个字。


回到刑警队之后,赵中华并没有象往常一样立即召开案情分析会,而是坐在椅子上和龙天抽烟喝茶,眼睛自始至终都盯在桌上的那部红色电话机上,那是内线电话,龙天不明白赵中华什么时候对这部内线电话感起兴趣来了,不过,看赵中华的执着样,他也不方便打扰他的雅兴,就让赵中华一直盯着,仿佛盯出花来一样。


“赵队,对钱东明的死你怎么看?”,龙天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沉默的气氛了,两人已经抽了五根烟,喝了三杯茶了,赵中华还在一直盯着电话机。


“啊,问我啊?我怎么看、你怎么看,这都不重要,明白吗?”,赵中华看着龙天这副猴急的样子,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不重要?我说老大,这是人命啊,咱们应该马上召开案情分析会,得给案子定性啊,是谋杀、自杀还是意外死亡,这总得有个说法吧”,龙天一看赵中华这不紧不慢的样子,心里更着急了,他不知道赵中华突然间一反常态,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嘿嘿,龙天,咱们打个赌,十分钟之内,这部电话就会响起来,然后我就会夹着本案的资料上楼,赌一条中华怎么样?”,赵中华还是没有给龙天一个答案,反而开始和龙天打赌了。


“唉,我说赵队,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龙天越看越糊涂了,要不是赵中华是他的领导,按照龙天以往的脾气,他早就开口骂人了。


无论龙天怎么催,赵中华依旧笑而不答,龙天拿他也没办法,他是队长,他不发话,这案情分析会就开不成,只能让你干着急。


“嘟噜噜。。。。。。”,果然那部红色分机响了起来,赵中华一看手表,才过了四分钟,他赢了龙天一条中华,表情上挺开心。


赵中华接完电话后,果然抱起桌上的材料就往外走,临走时还不忘提醒龙天赶紧出去买中华,把龙天的鼻子都给气歪了,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当然龙天也愿赌服输,跟着赵中华走出了队长办公室,赵中华上楼,龙天下楼。


手提一条中华,龙天走回了重案组,一坐在椅子上,满脑子的问题又上来了,对于钱东明的死,从现有的证据来看,给案子定性为“意外死亡”是毫无问题的,谋杀不可能,因为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痕迹,自杀就更不可能,一个事业如日中天,在静安能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怎么可能会无端地选择自杀呢?


不过龙天隐隐觉得钱东明的死并不那么简单,在钱家别墅外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康健昨晚看到的那个神秘的黑影,他在康健追上去的时候,突然间“隐”入了围墙内,或者是“遁”入了地底下,接着王彬又突然间被吓得魂飞魄散,送往医院抢救,在这段时间内钱家别墅只有钱万胜和钱东明两人,而后便发生了钱东明的意外死亡,这两者之间难道不存在联系吗?


“调虎离山”,龙天早就说过了,不过他还不能完全肯定,因为他还不知道那个神秘黑影到底是不是那一系列悬案的凶手,如果是,那么龙天就有一半的把握认定钱东明是死于谋杀,如果不是,或者是康健的错觉,那么对于钱东明的死,只能定性为“意外死亡”。


假如那个黑影是神秘凶手,而且真的在昨晚去过钱家别墅,龙天还是不能说服自己,因为照他和赵中华的推测,那个神秘凶手的目标应该是钱万胜,而不是钱东明啊,怎么在王彬和康健撤点之后,死的却是钱东明,而不是钱万胜呢?难道自己的推测出错了?在那段时间内,别墅内只有父子二人,如果要行凶杀人的话,他既然有能力谋杀年青力壮的钱东明,为什么会放过年长体弱的钱万胜呢?龙天紧紧地盯着手中的那条中华,陷入了持续的沉默之中。


赵中华满面笑容地走进重案组,趁龙天不备,一把夺过了那条中华香烟,他眉开眼笑,不过龙天却是愁眉苦脸,他不是心疼这点烟钱,而是心里面解不开钱东明之死的那一堆疑问和疙瘩。


“行了,我的龙大组长,问题解决了,晚上我请你吃饭,老刘也来,对了,一会儿咱们到医院去看看王彬吧,不知道这小子醒过来没有”,赵中华抢过香烟之后,还不忘给龙天一点返利。


听说刘小东也一块儿参加,龙天心里乐了一会儿,赵中华下午的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召开案情分析会,给钱东明的死一个定性,但赵中华总是笑而不答,所以龙天准备向刘小东请教一下个中的玄机,上级的领导艺术实在令人感到费解。


医院里的王彬已经醒过来了,不过让龙天失望的是,这小子估计是被吓糊涂了,竟然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据胡莉说,王彬这小子一醒过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谁呀?”,差点没把胡莉给吓得晕过去,胡莉以为王彬被吓傻了,还好,慢慢地总算是恢复过来了,不过任凭龙天怎么问、怎么提醒,这小子就是记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气得龙天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关键的时候,这小子竟然掉链子。


坐在小包厢里,刘小东、赵中华和龙天喝着酒,谈论起了钱东明的死,龙天赶紧把心里的疑问向刘小东请教,在敬了三大杯啤酒之后,刘小东才慢条斯理地给龙天指点迷津,听得龙天连连点头称是,而赵中华还是坐在一旁发笑。


其实赵中华何尝不想立即如开案情分析会,尽快地把钱东明的死作一个定性,但死的是钱东明,“静安大佬”钱万胜的儿子,这样的案子想在短期内给出一个明确的定性谈何容易,这里面已经不仅仅是刑警队的问题了,还有来自于上层的压力甚至是阻力,所以以往碰到这样的案子,刑警队在整理好所有的材料之后,往局领导面前一交就行了,定性问题就让局领导去考虑吧,所以赵中华才会不慌不忙地盯着内部分机,等着江局长的召见,好把定性问题往上递,自己也乐得清闲,本来赵中华也将这件案子定性为“意外死亡”,不过在向江局长汇报完之后,剩下的就交给局领导们去头痛吧。


从钱东明的死讯传出开始,江局长的办公电话和手机就一直没有休息过,接得江局长的高血压都上升了不少,这本来并不是一起很复杂的案子,但因为死者的特殊身份,就变得复杂化了,外行的纷纷充当内行的,在电话里分析得头头是道,不过那都是屁话,这帮人说话从来就不会负责任,但因为都是有背景的,有的甚至是省市级的领导,江局长不得不忍着烦躁听下去,甚至还得假惺惺说几句“真是高见”,说得连自己听了都感觉肉麻。


“妈的,这个小兔崽子,便宜他了,本来今天准备抓他的,敢对我的人下手”,赵中华想起没有亲手逮捕钱东明这事,就一肚子气,钱东明平日里在静安横行霸道惯了,民怨颇多,而这一次竟然雇佣杀手袭击龙天,现在证据确凿,赵中华很想亲手将他法办,好消一消心中的怒气,而且抓了钱东明,也能在静安的老百姓面前有一个交待,没想到这逮捕证还没签呢,他倒是先溜到阎王殿报到去了。


“老赵啊,你就没有觉得钱东明的死有些蹊跷吗?”,刘小东在听了龙天关于昨晚上康健看到的那个黑影的事情之后,问了赵中华一句。


“其实龙天的怀疑也是有道理的,不过咱们办案子,一切都得凭证据说话,现有的证据根本不能将它定性为谋杀,而且这起案子也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咱们得理解一下江局长他们,压力实在是很大啊”,赵中华虽然对于钱东明的死心中也有疑惑,但他说出的话的确让人无懈可击,“意外死亡”似乎是目前最佳的案件定性结果。


“哈哈,反正我现在是闲人一个,案子的事情就留给你和小龙去头痛吧,不过小龙啊,你办的那些悬案,老赵都跟我说过了,一句话,放心大胆地办,能侦破当然最好,即使是破不了,也当成是你人生的一次历练,不要苛求自己,明白吗?”,刘小东是最了解龙天的,想当初这匹“千里马”还真是刘小东这个“伯乐”拼尽了全力“相”来的。


“明白了,谢谢刘队,还有赵队,虽然目前来说还没有什么进展,但我相信迟早会有破案的那一天的”,龙天用感激的眼神望了刘小东一眼,他举起杯子敬了两位队长兼大哥一杯。


赵中华在喝酒期间接到了江局长的电话,通知他和龙天连夜到局里开会,据江局长透露,钱东明之死案经局领导班子研究之后,定性为“意外死亡”,看来是顶住了怀疑和压力了,其实赵中华很想将这件案子定性为“畏罪自杀”的,这样定性还可以为“10。27袭警案”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