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四十章 死亡阴影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康健这一嗓子猛喊,龙天和赵中华都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龙天目测了一下,从地面到平台大约有十二米左右,在这个高度上摔下来,如果是双脚着地,应该不至于致命,可是偏偏钱东明是头部着地,又撞在了坚硬的鹅卵石上,这样的高空坠落情况,生还的机率接近于零。 龙天和赵中华快步从现场走进楼里,一楼客厅里的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康健这一嗓子猛喊,龙天和赵中华都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龙天目测了一下,从地面到平台大约有十二米左右,在这个高度上摔下来,如果是双脚着地,应该不至于致命,可是偏偏钱东明是头部着地,又撞在了坚硬的鹅卵石上,这样的高空坠落情况,生还的机率接近于零。


龙天和赵中华快步从现场走进楼里,一楼客厅里的沙发上,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正捂着头在低声地哭泣,而脸上挂满泪珠的钱艳薇则搂着他的肩膀,无力地靠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不用猜了,这个中年男子肯定就是名扬一时的“静安大佬”钱万胜,他低着头,龙天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出此人个子不高,身体有些发福,身上还穿着一套乳白色的睡袍,看见龙天走进来,钱艳薇的带泪的眼神显得很无力很憔悴,她昨天在江州业务谈判,钱东明的死讯她是第一个知道的,放下电话她就驱车赶回了静安,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自母亲死后,家里面本来就很冷清,现在钱东明也死了,只剩下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了。


龙天稍稍定了定身,他没有说话,只是朝着钱艳薇微微地点了点头,用关切和抚慰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走上了楼梯,赵中华扫视了一下豪华的客厅之后,也紧跟了上去。


“东明啊,都是爸爸害了你啊,东明啊,都是爸爸的错啊。。。。。。”,钱万胜的哭嚎声传入了龙天的耳朵。


龙天突然间在楼梯上站住了,跟在后面的赵中华差点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客厅里的钱万胜还在哭嚎,还在重复着那句“都是爸爸害了你啊”,龙天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准备走下楼梯,不过被赵中华使了个眼色,又推了他一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上了楼顶平台。


在平台的楼梯口,康健迎了上来,他的手指了一下地面,示意两人从旁边小心路过,不要破坏了现场的痕迹,刑警队痕迹组的两名警员正蹲在地上,这两人穿着白大褂,戴着白手套,手中的毛刷小心翼翼地在清理着地面,还有一名警员在拍照,现场分工明确、工作有条不紊,这只是其中的一组,还有一组正在钱东明的卧室里勘查现场。


“赵队,龙组,你们看”,康健再次指了指清理后的地面痕迹。


平台上经过清理之后,出现了一行裸足印,从楼梯口一直延伸到东面的汉白玉栏杆,脚印很零乱,两足的间距很短,不过三十公分左右,不过从平台的中间开始直到栏杆处,脚印起了明显的变化,不但距离拉大了,而且方向也掉了过来,从原先的背对着楼梯口,转了个身,变成了面向楼梯口。


平台上能现出脚印,这得益于秋季干燥的天气,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下雨,平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尘,痕迹组的警员清理掉了足迹周围的灰尘之后,两只光足的脚印便凸现了出来,龙天大致比对了一下,基本可以确定是钱东明留下的,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钱东明的确是从楼顶上摔下去的。


但接下来龙天又想不明白了,现场除了钱东明的脚印之外,没有发现其他人留下的脚印和其他痕迹,但看着满地零乱的脚印,还有到了平台中间又突然转身,倒退到汉白玉栏杆边,从现场痕迹来分析,钱东明很象是被人追赶到了平台上,他跑到平台中央的时候又突然转身,估计是想看看追赶他的人上来没有,然后倒退到了平台的栏杆边,不幸失足坠落的,但现场除了钱东明的脚印之外,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外人留下的痕迹,也就是说应该没有人追赶他,龙天相信钱东明在上楼的时候一定很匆忙,连鞋袜都来不及穿,为什么他会这么慌慌张张地从卧室跑上了楼顶,如果没有外人的追赶,他不至于深更半夜一个人跑到平台上,也不至于失足坠楼啊。


龙天看看赵中华,他正盯着地上的脚印,托着腮帮子在思考,龙天估计赵中华的疑惑和自己是一样的,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钱东明会突然间仓皇失措地跑到了楼顶。


“走,到钱东明的房间看看去”,赵中华说完,转身带着龙天下了楼梯,走进了二楼的钱东明的卧室。


在豪华宽敞的卧室里,痕迹组的三名警员还在忙碌着,镁光灯闪个不停,不过龙天看他们的脸色,都非常失望,估计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看见二人走进来,也只是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埋头勘查现场。


龙天走近了钱东明的床,床上的被子有一大半已经垂到了地板上,房间的摆设还是相当整齐的,就连一双拖鞋都摆得整整齐齐,全棉的黑袜放在拖鞋上,龙天拉开了嵌入墙壁的衣橱,他翻了翻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朝着赵中华,龙天失望地摇了摇头。


楼下传来了狗叫声,龙天突然间眼前一亮,他冲着刚刚走进来的康健叫了一声:“康健,叫人把狗牵上来”。


一会儿工夫,驯犬员带着一条半人多高的警犬走了进来,他看着赵中华,等着下任务,不过赵中华手一摊,指了指龙天。


“这样伙计,你带着狗勘查一下这里,看看能不能嗅出钱东明的体味,然后把钱东明逃离房间之后的行进路线给我找出来”,龙天看着那条高大威猛的警犬,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敬意,这狗的确比较可怕,龙天想起小时候被村里的土狗追得满村乱跑,最后跳进了河里,才躲过了狗的攻击。


“小事一桩,哈利,嗅嗅”,驯犬员一拖皮带,警犬跳上了钱东明的床,嗅了十几秒种之后,冲着驯犬员叫唤了两声,然后又跳下床,拖着驯犬员往外跑去,龙天和赵中华一见紧紧地跟了上去。


警犬的步子放慢了,东嗅西闻,偶尔还停了停,慢慢地领着三人走上了楼梯,到了三楼的时候,龙天以为警犬会直接带他们到楼顶,没想到警犬却把他们领到了西面的一间卧室前,然后又突然折返了回来,最后才上了楼梯,把他们带上了楼顶,一直走到了平台东面的栏杆边,方才停下了脚步,也就是说钱东明从二楼的卧室逃离之后,先是跑到了三楼的这个卧室前,然后又折身往回跑,才最终逃到楼顶平台上的,龙天不太相信这个结果,他又把另一条警犬拉了上来,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这证明钱东明的确是先到了三楼,然后才上的楼顶。


“他到这个房间干什么?”,龙天有些奇怪,他仔细地审视着三楼的这间卧室,又皱起了眉头,而且这间卧室也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龙天看了一下二三楼的几间房间,只有这间卧室用的是钢制的防盗门,其他的都是木门,他真的有些奇怪,按照常理来说,钱家别墅有两米多高围墙,别墅大门用的是厚重的防盗铁门,而且洋楼的大门用的也是铁质的防盗门,如果说是为了防盗,两道铁门已经是够保险的了,怎么会连卧室也会装上防盗铁门的呢,莫非这间卧室有什么重要的存放目的不成?


看得出来,这间卧室的铁门是订制的,因为龙天在门的齐眉处,看到了一幅镶嵌浇制的“太极八卦图”,市场上可没有这样的防盗门出售,肯定是事先向厂家订制的。


根据龙天的要求,痕迹组的警员对这扇门进行了痕迹鉴定,果然在门上发现了钱东明的掌印和指纹,看来钱东明逃离卧室之后,曾经想敲开这扇关闭的大铁门,无果之后才逃到了楼顶上,最终失足坠楼而死。


“龙天,刚刚我问了一下,这间卧室是钱万胜住的”,赵中华从楼下走了上来。


“哦,那就可以解释了,钱东明因为害怕某些东西,所以想逃到他父亲的房间里,不过钱万胜没有开门或者说睡着了没有听见,所以他没敲开,才跑到楼顶上的,不过,是什么东西让他如此慌张呢?”,龙天自圆其说了一番之后,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了另外一个疑点上。


“这个你别问我,你是神探,我不是”,赵中华一时间也的确想不出来,就干脆把问题推到了龙天的身上,还不忘给他戴顶高帽。


“切,屁个神探,再说了,我要是神探的话,你是神探的队长,你更牛哦”,龙天一看赵中华在踢皮球,他也不示弱,直接一脚又给踢了回去,在命案现场两人竟然开起了玩笑。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龙天下了楼,他把钱艳薇拉到了一边,安慰了几句之后,开口询问案情。


“小薇,你父亲是不是有服安眠药的情况啊?”,龙天看着哭泣的钱艳薇,心里一阵揪心,此时他真的很想把钱艳薇搂在怀里,好好地安慰安慰她,可惜他不能这么做。


“你怎么知道的?他是经常睡不着,不过也不是天天服用的,只有在睡不着的时候才吃一粒”,钱艳薇很奇怪,龙天竟然能猜出钱万胜在服安眠药,不过看着龙天的眼神,钱艳薇又低下了头,她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她真的很想再一次躲进龙天的怀里,对她来说,现实真的是太残酷了,钱东明死于非命,这给她的心里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和阴影。


“小薇,能不能带我到你父亲的房间里看看啊?”,龙天对于那间装着订制防盗门的卧室感到好奇。


“这恐怕不行,不用说你了,我爸爸的那间卧室,连我和哥哥都没有进去过呢,他不会同意的”,钱艳薇说的是实话,对于钱万胜的那间卧室,连她都非常好奇,不过钱万胜却从来不让两个儿女接触那间卧室。


“小薇,不要太难过了,节哀顺变,一切都会好起来,行吗?”,龙天得到了答案,便不再追问下去了,他忍不住举起手,轻轻地替钱艳薇拭去了泪水,又替她捋了捋额头上散乱的刘海,钱艳薇看着龙天的脸,泪水再一次挂落了下来。


从八点多到现场,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之后,现场基本已经勘查完毕,刑警队员们都在整理工具,钱东明的尸体也已经放在了担架上,并盖上了一层白布,准备拉回去作法医解剖,只待赵中华一声“收队”了。


“康健,出来”,龙天看见康健在钱家的露天游泳池边洗手,他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忍不住喊了一声,这突然的一声喊,康健猛地一楞,差点儿整个人都摔进冰凉的池水里。


龙天把康健叫出了钱家别墅,拉着他走到了围墙边,他看了看周围,然后低声地问了一句


“康健,你告诉我,昨晚上你看到的那个影子蹲在什么位置?”,龙天看着满脸不解的康健,问得非常轻,康健差点儿都听不见。


“这儿,是这儿,没错,肯定是这儿”,康健虽然不明白龙天为什么这么神秘,但经过片刻的思索与回忆之后,引着龙天走到了离大门大约十米左右的位置,他指着围墙,回答得非常肯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