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八章 最牛气的保安团 第一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徐亮已经通过党的联络员知道了保安第4团成立的消息,正准备根据党的指示尽快返回这支部队,这时,梁有田来了。

他们招到的第一个新兵就是严学文,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他是铁了心要跟着徐亮了,无论徐亮到哪里,他都要跟着去。耿中岳听说徐亮他们招兵买马,扩充队伍的事情,也主动提出帮忙。战争期间,铁路部门是准军事单位,政府一般不在铁路员工中间强制征兵。耿中岳告诉徐亮,他们段里有不少从黄河北岸沦陷区撤退过来的临时安置人员,这些人宁愿离乡背井当难民也不愿意在鬼子占领下的铁路部门工作,应该容易动员参军。工人是共产党的第一依靠力量,所以徐亮听了十分高兴。两人不顾医生劝告都立即办了出院手续。

在工人们中间一宣传,立刻就有50多人报名应征,徐亮从中挑选了三十多个没有什么拖累的年轻人。张林早就想投军杀敌,耿中岳一直舍不得放他走,这次也忍痛割爱,把他交给了徐亮。老耿很有些动感情:“说实话,要不是有公务在身,我都想当兵上前线和这些小鬼子拼命!徐团长是个好样的,你跟着他我也放心,记住,你当的是国家的兵,不是土匪,是保护老百姓的,对鬼子要狠,上战场保家卫国,不能贪生怕死给我们丢人。”“放心,耿段长,徐团长也是这么说的,才有这么多的弟兄愿意跟他投军。我张林一定要学岳家军、杨家将当个杀敌报国的好男儿。”

徐亮让梁有田把新兵们带到开封,自己带着严学文和小旺子乘摩托车回到巩县兵工厂。临分别,耿中岳依依不舍,道:“好兄弟,这一回没有好好招待你,下回到我家来,咱们要好好的喝上一回。巩县那边的工厂专用线有铁路电话,咱们要多联系呀。”耿中岳的话提醒了徐亮,他嘱咐梁有田要借用开封车站的电话加强联系。当时,电话是罕有之物,能利用电话联系大大提高了他们的行动能力。要知道,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国许多县城也还是全县只有一部总机电话。

何武庭见到徐亮,高兴的一下子从桌子后面弹了出来:“啊呀,我的老弟,你可回来了,伤好了?留在咱厂治疗的几个重伤的弟兄后来又殉国了两个,咦——,我当时可是担心你了,赶快叫人到郑州去看看,回来说你没事儿,我真是要歌颂一下咱们的李厂长英明啊。你在郑州多清闲,啊呀,这些天可把我烦死了,这个留守处,七七八八,大事小情,啰里啰唆。不过最近好多了,人也散的差不多了,晚上弟兄们好好喝一顿!我请客!哎,老弟升官了。好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更要庆贺一下。”徐亮微笑着等何武庭说完,道:“感谢老兄,小弟住院,老兄隔三差五派人探视,衣食无缺,关照有加,真不知说什么好。”“老弟这话就见外了,李厂长每次与我联系都提到你,说你是咱们厂安全完整撤退到大后方的功臣,要我好好照应,兄弟文武兼备、智勇双全,愚兄也是十分佩服的,别说了,先休息,你的房间还给你留着呢,咱们厂现在人丁稀少,房子可不缺,先休息一下,我让勤务兵打酒买肉,晚上好好聚聚。”“老兄,此次回来,有事麻烦老兄呢。”“有什么话晚上说。小旺子你开的车吧?呵,也少尉了?我听见摩托车响,还以为手下这几个家伙,谁又开车兜风呢,原来是你们来了。晚上都来喝酒,小严,你也来!”“我?也来?”“你跟着照顾徐教官几个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该奖赏一下,再说徐兄弟一向主张官兵平等,你跟着他来的,也平等一回,呵呵。”

徐亮到他原来住的房间收拾私人物品。不多会儿,一些原来相熟的和严学文一起跟着徐亮学文化的工人三三两两地上门来看徐亮。徐亮原本想让小严去找他们的,没想到这些骨干这么快就来了。原来,他们进厂时有人看见了,加上何武庭的勤务兵出门买酒买肉的,一下子徐亮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厂。还留在厂里的人员已经不太多了,其中一些是专门在这里等徐亮的。徐亮给这些人讲起了抗战的形势,谈到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和鬼子在中国土地上的种种暴行。这些工友个个义愤填膺。徐亮借机宣传共产党的主张,不仅要打败日本鬼子,保卫自己的国家,还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平等,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到那时,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农民都有土地,种地都用机器,全体老百姓安居乐业,幼有所教,老有所养,住的是高楼大厦,用的是电灯电话。”徐亮自己也被自己描绘的前景所深深地吸引,那些工友们则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的远景,热血沸腾,愿意为这个美好的理想,为了子孙后代的美好的强大的国家奋不顾身,牺牲一切。

徐亮讲了来招兵的事,来看他的多数工友当场就表示愿意跟着他从军:“徐教官,我们跟定你了,你到哪儿,我们跟到哪儿,打鬼子、打江山决不含糊。”越说越热烈,直到何武庭派勤务兵来请徐亮赴宴。这些工友回去后,又有一些人受他们的影响愿意参军。还有一些原本是从贫困家乡来巩县兵工厂投亲找活路的失地农民,未料到兵工厂已迁走,这次也随着入伍的工人一起参加了保4团。徐亮巩县之行,后来总共新带回去50多人。

晚上的一顿酒喝得挺热闹。有酒有肉有白面馒头,已经是很丰盛了。酒过三巡,何武庭问:“兄弟,你下午不说有事吗?”徐亮把成立保4团的事大致说了一下。何武庭面有难色:“兄弟呀,招兵的事可真是不太好办呀,地方上的事咱们不太好插手,这里又不是你们的辖区,这个…”“大哥,我只在咱们厂的工友中找些人足矣。”“可是这些没有走的人大都是很恋家的,当兵怕不情愿,再说,兄弟,我有什么说什么啊,保安团历来的名声又不大好,兄弟,你知道我不是说你们的,可是让原来的那帮家伙已经给搞坏了。咱们也不能学他们强抓壮丁吧?”徐亮微微一笑:“好,大哥,不见外,咱们当然不能抓壮丁了,我也是找几个算几个,只要大哥帮忙出个征兵告示,工友们愿来则来,不愿便罢,全凭自愿,绝无强迫,你看如何?”“那没问题,这样,做哥哥的总不能让兄弟你白跑一趟,凡是自愿跟你老弟吃粮当兵的,哥哥我负责全套装备,让他们从咱们的这个门出去的时候全副武装,算是陪嫁的嫁妆。”“啊呀,老兄,徐亮干一杯,再敬老兄一杯!”“别忙,兄弟,我还有话呢。”“哦?”“刚才愚兄也说了,这招兵的事儿不好办,我说送装备好像有点空头人情的意思,兄弟别忙,我还有,无论你在这儿招到几个兵,哥哥我都按我守备队的标准给你弄一个步兵连的装备,那些新兵身上带的不算。”徐亮大喜过望:“好哥哥,你……让我不知道说啥好了!真的好好敬你一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