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说等乾陵挖开了会是什么一种状况?

醉笑红尘 收藏 91 169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估计会震惊全世界吧。毕竟乾陵是在大唐帝国最盛大的时候修建的,而且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埋着两位皇帝的陵墓——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

当初李治死的时候埋了一次,武则天死时再埋一次,大家说那随葬的物品会有多少?可惜唐朝皇帝的陵墓都被挖光了,也就剩下这个了。不是一直有传闻么:王羲之的兰亭序没在李世民的墓里,所以后人揣测可能在武则天的陵里吧。

当初郭沫若在乾陵被发现时就上书中央,想国家挖开,结果周总理回复20年内不动。老郭一辈子到死都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亲眼看一看乾陵里的随葬宝贝。

记得前几年埃及挖一个什么金字塔,还现场直播,结果挖开了基本没啥好东西,世界媒体全部失望。我估计等咱们国家挖乾陵的时候,肯定又是一个全球瞩目的时候了。

有人现在反对挖乾陵,也是本着既然在地下,就还是埋在地下的角度出发的。但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考虑,文物长期埋藏于地下事实上对于文物并非一件好事,水的侵蚀啊什么什么的......所以也有专家预测,估计未来20年内也该到了挖乾陵的时间了,哈哈想想到时都激动哦。

不过也担心挖时的妥善工作,因为之前的法门寺挖掘以及万历皇帝的陵墓挖掘时都不是那么完美,希望到时乾陵挖掘时能做到尽善尽美哦。


技术上的难度主要在于丝绸制品和书画类的物品,以及木制的东西。想想万历皇帝死时离现在不过五百年吧,当时挖开口丝绸制品就已经毁坏很多。

乾陵距离现在横跨了唐朝后期一百五十多年年,宋朝三百年,元朝一百年,明朝清朝六百年,民国到现在一百年,加起来少说也有一千两百年左右了吧,文物保护工作的难度更加大咯。

很矛盾的,挖吧,本着死着为大,以及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来说不合适。不挖吧,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于埋藏在里面的文物的保护也是不利的。秦始皇的陵墓时间就更加久了,难度更大。

其实如果能够技术上做到完美的话,个人还是支持国家发掘的。因为谁都不知道将来上百年后是否会出现乱世。乱世的时候这些陵墓都是很危险的,慈禧太后的陵墓就是一个很显然的例子。

所以希望国家在太平盛世的时候,在技术完全可以的情况下再去发掘。当初郭沫若上书中央要求发掘绝对是出于他内心的私心的,他就是想看看那些宝贝。幸亏当初没有发掘,否则以60年代的技术,想想都可怕啊。


我也觉得先应该以机器人放进去,大致的观察一下内部的情况,(就是不知道咱们国家有没有这个技术)。这样会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比方说如果内部开始出现损坏的话,那应该赶快想办法发掘。如果暂时还是完好的,则应该放一放,等待技术更加成熟的时候到来。

字画啊,字画,偶那些梦寐以求能看上一眼的书画作品,你可得好好的待在里面,千万不要出现被破坏的情况。



发一段资料,是在定陵在文革中被红卫兵冲击,万历皇帝等人的尸体被焚烧,几十年后文革过去,记者采访当时亲手焚烧万历皇帝尸体的人的资料:


为时太晚的反思


在万历帝后的尸骨被焚二十三年之后,我们来到了十三陵特区,以历史记录者的身份,寻访在那动荡岁月中留下的残迹。


在陵园的机器房里,我们见到了当时亲手用朱漆喷刷明楼巨匾并参与焚烧尸骨的小个子青年S。S已不年轻,显然比当年成熟多了,昔日的狂热在他的身上已很难见到。当我们想证实他的出身时,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小册子递过来。这是“八一”小学的记念册。S说:“八一小学是聂荣臻元帅创办的,因此又叫聂荣臻小学。当时在这个学校读书的,全是名门之后。”打开扉页,是***、朱德、周恩来等和学生们的合影照。一所小学校能得到如此众多的巨人的关照,实属罕见。翻到1956年的毕业合影,S指着右上方的一个矮矮胖胖的、逗人喜欢的孩子说:“这就是我。左边是×××,右边是×××……”他一个个地说着名字,以及他们的父母,似乎为那天真烂漫、辉煌壮丽的少年时代而陶醉,而自豪。这种自豪一定长久地注入他的心中,并有可能成为他生活中的支柱。要不,他是不会把这个纪念册带到机器房来的。


当我们拐弯抹角地将话题扯到焚烧尸骨一事时,本想他会不高兴或者对这段事实及自己的行为加以掩饰,可他的坦诚令我们吃惊。他对那段往事毫不遮掩和否认,对自己当时的行为直言不讳,还对一些细节作了补充和解释。他说:


“‘文化大革命’害了一代人,同时也损害了一大批文化遗产。你们问的两件事都是真的,我上明楼用漆刷匾,那天风很大,梯子绑得又不牢靠,真像天梯一样,走到顶点就能感觉到湿乎乎的云雾从耳边擦过。那时候可真有点‘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劲头。要是现在啊,给我多少钱也不敢干。你想想,如果摔死不就白死了。现在我腿上和头上的伤疤,不但没人管,自己也不好意思讲,像小偷去偷东西伤了身体一样。那时候也真叫傻,人家匾上那定陵两个字碍着我什么事?可我当时却认为是反动标语,非要上去遮盖、用漆涂掉不可。这是何苦呢?但还是一本正经地去干了。


“前些日子文化局又来人调查焚烧尸骨的事,让当事人签名。我签了。自己做的事就要承认,我不像有些人,砸的时候风头出的比谁都狂,可一旦追究下来,又像个老鼠一样缩进洞里不敢露头。好汉做事好汉当嘛。况且这是在文革的大气候中干的,像这样的浩劫,几乎全国每个文化遗址、博物馆、园林都有。尽管现在公安部门把定陵焚烧尸骨、第二毛纺厂武斗、黑山寨劈孩子,列入昌平县文革三大要案,可到现在一个人也没处理,法不责众嘛。这是中国的古话。退一步说,真要是进监狱,大家一起去。承认的要去,不承认的也要去,共产党的官司从来是重证据不重口供的,何必躲躲闪闪?不过话又说回来,就是把我们这些人抓进监狱也不觉过分。尸骨毁得太可惜了,这不是我们吃饭的碗和筷子,砸了断了还可买同样的。可这尸骨又哪去买?即是买来也不是万历帝后而是别人的了。你们要把这场悲剧写出来,告诉后人,不要再折腾了,再折腾下去中国的文化就完蛋了……”


S不愧是名门之后。说这段历史时,仍不失大家风度。他的神态、动作和口惹悬河的滔滔解说,似乎让人感到是在做一次学术演讲,或者是胜利后的总结报告,抑或是在叙述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别人的事。他的身上,我们领悟到了太极拳的奥妙。太极拳为中国所独创,太极拳刚柔相济的精华,就是中国人的处世哲理。


与小个子S相反,当我们在昌平县城见到当年那位“文革”女主任W时,她满脸忧郁,两鬓过早地染上了雪丝。她在农村长大,从小饱尝贫寒之苦,至今仍不富裕,两间不大的屋子,除了一台黑白电视机外,找不到更值钱的东西。也许愚昧和无知使她过早地走向衰老。


当我们把话题扯到“文革”那段岁月时,她对自己一生最为显赫的时代,并不感到自豪和骄傲。她的脸尽管也抹上了淡淡的红晕,但看得出是因羞涩和痛悔所致。她没有提及自己当年如何指挥的那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行动”,只是说自那场“革命”之后,几乎天天都做恶梦,梦见万历帝和两个皇后,拿着大刀要杀她。每次梦醒之后,都发现枕头被冷汗浸湿一片。这个梦缠绕了她20多年,以至使她青春早逝,并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她的身体越来越消弱,常常感到步履艰难,气力不支。她说也许这是报应,后悔当初不该那样无知和狂妄。


临别的时候,她疲乏的眼里流出了热泪。她真诚地把我们送出好远好远。望着她瘦削的身体和满脸的倦容,我们怎么也想象不出这就是当年叱咤风云,创造了震惊中外考古界巨大的悲剧的导演和主角。人真是个难以捉摸的怪物。


当我们把S和W此时的心情告诉当年的“保皇派”领袖孙志忠时,这位已到知天命之年的汉子愤愤地说道:“现在他们后悔了,当年要不是他们的愚昧和野蛮,何以连祖宗的尸骨都没能保住?”


任何一种文明都是人类宝贵的财富。可惜,无论是S还是W,都悔悟得太晚了。

本文内容于 2007-7-3 7:59:16 被醉笑红尘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