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二章 险过山海关(下 )

辽西老戟 收藏 16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罗云汉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有一种“若非群玉山头见,疑是瑶台月下逢”的感觉。杨贵妃有这样漂亮吗?说不好,没见过呀。可这秦丫儿,可是亲眼看见的,那是没说的!仙女、神女、比他妈妖女还迷人! 方向盘失手,罗云汉差点没把卡车开上开上人行道! “小心!”丁雄喊道。 嘻嘻!秦凤凰强忍着、没有大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罗云汉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有一种“若非群玉山头见,疑是瑶台月下逢”的感觉。杨贵妃有这样漂亮吗?说不好,没见过呀。可这秦丫儿,可是亲眼看见的,那是没说的!仙女、神女、比他妈妖女还迷人!

方向盘失手,罗云汉差点没把卡车开上开上人行道!

“小心!”丁雄喊道。

嘻嘻!秦凤凰强忍着、没有大声笑起来。心想:这两个大男人,那么多惊险恐怖的场面,他们都没皱一下眉头,可我这点雕虫小技,就把他俩弄成这样!

三辆卡车开出了市区,向北面的公路上疾驶。

“易容术!”丁雄思考了再三。

“你、你啥时候练出这手绝活儿来了呢?”罗云汉口不言衷地问道,实际上,脑子里晃来晃去的都是美女、仙女、神女、妖女。

“香山的青羽法师是我父亲的朋友,她是个本领高强的女尼。”秦凤凰用手绢擦着汗说:“她十分喜欢我,看到我不愿意学习打打杀杀的功夫,就教给我一套易容术的技法。我觉得好玩,就学会了点皮毛。”

“可严申是你的同学,他不知道你会易容术吗?”罗云汉想了想问。

“他不是我的同学,他是东北大学的逃亡学生。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时才认识的。见面前我就化了妆,他只知道我的雀斑脸。”秦凤凰顽皮一笑。

“你还是把容易回去吧!”

“为什么?”秦凤凰不解地看着罗云汉,“这才是我的本来面目,难道、难道不好看吗?”转脸又看了下丁雄。说完话,立觉不妥,唰地一下脸就红了。

“不好!”罗云汉嘿嘿一笑 :“这个脸蛋儿一亮,那叫‘回眸一笑百媚生’,车队的老爷们儿得把你吃喽!”

“你?”秦凤凰柳眉一竖,想要发火急眼,可一想,这是一句夸自己美貌的话啊,可就是太粗鲁了。这个粗人,夸人都不会夸!便嗔道:“好话到你嘴里都变味儿!”

“罗连长说得对!”

“什么?你也……”

“别误会,”丁雄郑重地说道:“以后还许用得着你的易容术,别过早暴露。因为我们的车队里有奸细。”

“啊?奸细?谁啊?为什么不抓出来?”

罗云汉不由心里一惊:这个地主崽子可真不简单!他和我想到一块去啦?

“抓出一个,还会有更多的进来。先留着他,兴许还会有用。”丁雄看了一眼罗云汉,眼光很复杂。

罗云汉用眼角余光注意到了,可是嘿嘿一笑:“我可不知道什么奸细?我要知道了,我就拿刀活剐了他!”

丁雄裂了裂嘴角,没说什么。心想,这个贼胡子!他一定知道!含而不露,外显憨态,心机内藏,真是个不可小看的人物!

“不对!你肯定看出来了!就凭你当了这么些年的胡子,一个内贼奸细还看不出来?你说!谁是间隙?你说呀?”秦凤凰瞪着罗云汉嚷起来。

罗云汉不动声色地开着车。

“哼!你、你们都瞒着我!”秦凤凰又看了一眼丁雄,伤心起来,“你们不信任我,把我当小孩子、把我当学生!认为我什么也不是!眼睛里根本就看不起……”

说着眼圈一红,鼻子酸了起来,委屈的眼泪噼哩啪啦地流了下来。

“哎哎!这、这是干啥呀?”罗云汉扭头一看,秦凤凰嘴唇哆嗦着,光流眼泪、不出声的哭着,顿时手忙脚乱、没了主意,车头又晃了起来。

这是罗云汉第二次看到秦凤凰哭。第一次是在同昌城的马背上,哭得他万般无奈地认了错。罗云汉生死不怕,就怕人流眼泪。什么恶人都能对付,就是流眼泪的人不能对付。尤其是像这样一个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漂亮姑娘,牵连到自己无声地哭了起来,那他是一点招法都没有。

“我说姓丁的!丁、丁营长!你卖啥单儿啊?你倒是弄弄啊?你看这……”

丁雄一下子发现了罗云汉的弱点。好小子!你怕这个呀?

丁雄的性格,象是军事操典上的条例一样,刻板到拘泥、严正到冷酷。刀削一样的脸上总是挂着一层霜,丝毫看不出半点的儿女情长。可现在这个生死不怕、刀枪不入的罗胡子,居然肯屈尊向他叫起丁营长来。丁雄一想,行啦,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他一般见识。

“好啦!秦凤凰!罗连长是信任你,才把你从千里之外带到这里;我要是不信任你,就不能让你去守护值勤室、就不能告诉你车队里有奸细。听明白了吗?”

秦凤凰听着丁雄这冷冰冰的语气,可是句句在理,不由得止住了哭声。

“你涉事不深,告诉了你谁是奸细,你的直觉表情就会引起奸细的察觉,往下的事情就不好办了。以后,处理奸细的事情,有好多活儿还得你去出面。你明白吗?”

“还要我去出面?”

“对!还要你去出面!”丁雄说:“可你这哭鼻子的毛病,不大好啊?”

“谁哭鼻子啦?我不是没出声吗?”

哈哈哈!罗云汉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罗胡子!”秦凤凰破涕为笑。

“赶快易容吧!”丁雄心想,真是小孩子!

秦凤凰拿出书包,掏出了小镜子、小盒子、小刷子,说道:“你俩不许看!”

“是!不许看!”两人同时答道。

秦凤凰扑哧一下又笑了起来。

罗云汉心想:这个地主崽子真有两下子!几句话儿就把小丫儿哄笑了。还不卑不亢、说得硬气、说的牛逼!不过,这小丫头还是真有两下子,不怪我在火车上把她一曳、一夹,跳上、跳下两三回,她连声都没吭,肯定那个什么法师教过她功夫。不然,一般女子是架不住他这一曳、一夹的。不由得想起腋下夹着秦凤凰的情景来,软绵绵的、轻飘飘的。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是像鼓词里说的柔若无骨?还是滑润如鱼?都不确切实在,应该像轻柔细软的棉花团儿,不!像刚剔下来的腰条肉!

在同昌宪兵队的刑讯室里,罗云汉扯下窗帘布,是从秦凤凰身后把她一围、一缠、系上绳子,绑在自己背后。虽然没看见秦凤凰的前身,可她光洁如玉、凝脂如霜的后身胴体,还是在匆忙间看得十分清楚。尤其是窗帘布幅面很窄,只围住了腰身,雪白浑熟的臀部,却暴露无余。当时形势紧迫,罗云汉那顾得想这些。可现在一回想起来,心里顿时产生一种异样感觉。这是他二十二年来从未有过的。

可、可是他妈的这个小丫头儿,半拉眼珠看不上我!对丁雄倒眉来眼去的。可也是,这个地主崽子人摸狗样的,倒挺帅气,他们俩倒挺般配。行!这个小丫头倒挺有眼光。不行!不能便宜了丁雄!应该让小丫头嫁给杨欣,杨欣人正貌端,武艺超群,正经是条汉子。我得想法给丁雄和小丫头搅黄了!决不能便宜了丁雄!

“你是怎么开车的?”丁雄厉声斥责起来。

车头差点开进沟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