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感人的文章

wb26081615 收藏 7 288
导读:[color=#875EA2][/color] 一篇感人的文章 转帖]我是军人 在冰霜雪地的帕米尔高原,这里没有任何点缀的色彩,在茫茫的雪域的中只有依稀可见的死气沉沉的山丘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任凭雨雪的洗礼,好象他们早已司空见惯,留下的永远只有一丝叹息和无奈! 生命在这里可以算的上是奇迹,哪怕就是幸存下来的一棵路边的小草,也是经历无数次风雪侵袭而留下,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下却驻守着我国边防的一个小小哨所,哨所的位置恰好位于最高的那个山丘的顶上,远远望去,摇曳不堪,好象一阵风就可以把

一篇感人的文章




转帖]我是军人


在冰霜雪地的帕米尔高原,这里没有任何点缀的色彩,在茫茫的雪域的中只有依稀可见的死气沉沉的山丘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任凭雨雪的洗礼,好象他们早已司空见惯,留下的永远只有一丝叹息和无奈! 生命在这里可以算的上是奇迹,哪怕就是幸存下来的一棵路边的小草,也是经历无数次风雪侵袭而留下,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下却驻守着我国边防的一个小小哨所,哨所的位置恰好位于最高的那个山丘的顶上,远远望去,摇曳不堪,好象一阵风就可以把它吹倒,可这个哨所站立了20年,暴风雨都拿它没有一点办法。不是哨所牢固,却是在哨所下住着我们钢铁战士,他们主要负责这个地区的巡逻和防御任务。 哨所很小,战士刚刚够一个连,经常出没在茫茫雪域中执行任务,清晨出哨所,夜傍归家,总能在那些死气沉沉的山丘上看到他们的身影,身后却留下一串串数也数不清的脚印,直到脚印再次被大雪所淹埋,可每次他们巡逻却走出同样的,相同位置的路线,一年又一年,雪终于屈服了,硬是给我们的战士留出了一道狭窄的路来。 战士们一般在哨所呆不多长,连长呆的最久,一晃就是5年,本来他可以回内地,可他放弃了机会,因为他把这里看成了自己的家。一般的士兵基本是两年一换,这不,今年才来了一名年轻的战士,很小,还没有19岁,他告诉连长,过年的第一天就是他19岁的生日,他很高兴能在这里过他十九岁的生日,细心的连长偷偷的转过身去,拿出笔记本在最醒目的地方记下了"正月初一"这几个字。 这个战士最年轻,很能干,听他说高中毕业就来参军了,还听说他家里条件很好。他最拿手的就是吹笛子,战友经常围成一圈听他吹笛子,大家最喜欢听《军中绿花》,每当听到"亲爱的战友不要想家的时候",战士们眼眶都是湿的.在这里,根本和自己的家是天隔一方。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小战士,并还给他个外号叫"小笛子",他总是把笛子卡在自己的皮带上,时刻都不离身,连长见他刚入伍,不太习惯这里的生活,就把他安排到炊事班,不让他去巡逻。 小笛子每天除了和战士们出早*,就是在厨房里忙活着。人小鬼大,他总是想方设法的给战友多加点营养,还经常出去走走,说是要去找点野味给战友补补,炊事班长却告诉他,这里连只活的苍蝇都没有,还有什么野味。不知道他怎么弄的,一天下午他居然真的提了只雪狐回来。傍晚时分总能看的到小笛子忙活的身影,他在给巡逻的战士煮汤喝,所谓的汤就是白开水泡姜,他说喝了不容易感冒,能抗寒。战士们都很感激他。 转眼就要过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进入了腊月,天气更是变本加厉,雪越积越厚,铺天盖地而来,压得人根本没有办法喘过气来。那个晚上,连长照例带着巡逻队出去巡逻,可到了晚上10点多钟,连长还没有带领队伍从远方的山丘回来,平时早回来喝小笛子熬的姜汤了,小笛子眼见锅里熬的姜汤都要凝结成冰块了,他可不是为了这个着急,他是担心连长和战友被大雪阻挡回不来了,要是真的战友回不来,在雪地里过夜……他再也没有敢想下去,就转身背上叠好的帐篷走出了哨所。 外面好大的雪,从来晚上都没有走出哨所的他,根本没有办法睁开眼睛看路,风夹着雪朝着他的脸迎面袭来,除了冷就是刺骨。雪早把路给封住了,根本不能辨别方向,何况身上还背着几十公斤的物品,更是没有办法加快速度,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挪动,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开始还用脚探着前进,最后干脆就直接向前冲,毕竟时间不多了,要是过了12点,温度又要下降几度,没有时间多想,他就凭着平时连长给他讲的巡逻路线的记忆,乘着昏暗的雪域之光,努力的朝那个最远的山丘走去。雪越来越大,风也是更猛烈,夹杂着斗大的雪花就象石头一样打在他的身上,简直成了一个雪人。每当到了他感觉比较危险的地方,干脆就用手在雪地上爬,这样既可探路还可以往前移动。2个多小时过去了,才跨越了一个山丘,却还没有看到连长和战友。 他一直努力的挪动,可以说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手和脚都麻木了,可他还是在坚持,因为他脑海里全是战友和连长的身影。他越这样想,前进的速度就越快,一不小心,踩到了路边雪地下面的一块石头,没有站稳,来不及反应整个身子一下就翻到了下面的沟壑中,裤子全打湿了,刺骨的水顺着裤子往下流,可他感觉不到,双腿早已冻的麻木,满脑子都是战友,都是连长.正在这个时候,他好象听到旁边有动静,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到战友了,于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从水沟中爬出来,大声叫连长,可怎么也不能喊出来,他感觉声音嘶哑的连自己都听不到,等他爬到小河的对面,转过去一看,这哪里有战友,只看见一家四口人在那冻得直发哆嗦,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把自己大衣脱下紧紧的搂住两个孩子,并让他们不要睡着。旁边一个男人在一个劲的用手刨雪坑,手指都刨出血了,被抛出的一团团雪,血迹斑斑的堆在旁边,小笛子下意识的想到肯定他想把自己的儿女藏进雪坑,要度过一个晚上,这是唯一的办法,何况在这个温度下,这也是无济于事。小笛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上去和他们打了招呼,他们见是个当兵的简直就好象遇到了救星,说明了情况,原来雪太大,山下的屋早就被大雪掩埋,他们费了好大劲才从倒塌的屋子爬出来,本来是想上山找哨所的战士帮忙,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战士,小笛子二话没有说,解下身上背的帐篷,支撑起来,让他们四个住进去,并告诉他们,支撑到明天早上,我就会叫哨所的战友来救你们。那妇女得知他是为了找他们战友的,死活都不要小战士的帐篷,说要给被雪围困的战士。小笛子已经是没有任何力气来争执了,沙哑的声音中透出,“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你们养活了我们,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卫祖国和人民”。一家人感动的热泪盈眶,小笛子没有忘记他找战友的任务,更没有忘记和蔼可亲的连长灿烂的笑容,他头也不回的朝前走了,孩子的爹硬要和小笛子一起去找战友,可他固执不肯,并对他说,“孩子需要你的照顾,这么大的雪天随时都可能出现异常的状况,必须要让孩子活着”。小笛子转身就向前挪动,不听使唤的腿早已冻坏了,只能拖着向前,孩子父亲最后一个要求就是让小笛子留下姓名,可小笛子什么话都没有说,离开了。走了不要200米,他感觉自己整个下肢都失去了知觉。根本没有办法再往前走,他感觉大脑已经极度疲倦,他仅仅的力气就是坐在了一个石壁旁边.他想到了可爱的战友,想到了熟悉的连长的身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知道如果这样睡了就永远的睡了,他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用铅笔在本子上写了四个字“我是军人”。最后放在大衣口袋里,他想到了孩子爹要他留下名字,更想到了那两个孩子是不是都睡了,都平安了,他只希望能把自己最后一点希望留给即将延续他生命的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又折了回去,看着熟睡的一家人,把大衣脱了下来盖在孩子身上,自己却倒在旁边的雪地上,他的毅力已经终结在最后的送大衣上,他的一切都将终结在大雪里,可他还是努力的爬起来,他想站着离开,可只有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抽搐,他还是坚毅般的靠在一块石头上,把最后一口气用在轻轻抬起右手触摸到了帽子。再也放不下来,就这样,他任凭大雪覆盖在自己的身上,可从他嘴角边露出的微笑中能感觉到他没有去憎恨一切,而是把最美好的永远藏在了心里。 第二天,连长终于回来了,原来他们住在山下一个农夫家里,是个过路的农民把连长他们带到他家过夜。当连长找到那一家四口人时候,他们都奄奄一息了,只有两个孩子还泛着红晕,因为他是小战士生命的延续。 在不远的石头边,大家找到了小战士,找到他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他的样子,早已被大学覆盖再结成了冰,小笛子化着了坚强刚韧之躯,抬回哨所的时候,连长和战士们在小笛子的遗体面前足足敬了四个小时的军礼,直到小战士身上的冰全部融化,当大家看到小战士一直保持着敬礼的姿势时候,都掉眼泪了,原来在连长和战友们四个小时的军礼的同时,小战士已为国家,为人民,为战友足足敬了10个小时军礼, 当在大衣里找到小战士用颤抖的双手写的歪歪斜斜的四个字的时候,大家不光是沉默和痛苦,他们要为“我是军人”继续完成小笛子未完成的使命。连长又拿起了笔记本还是在最醒目的地方记下了 “我是军人”,署名小笛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