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七.一九”特大杀人案落幕后,翌日机动中队正在蓝球场上照例召开总结大会。

会前指导员伍平扬开双臂,摆着一付飘逸浑健的姿势起了一个调:“我是一个兵,预备——唱!”

刹时间歌声似雷,四个方块之间是你高我更高,四个建制排在各个排长的鼓动下毫不示弱地借着歌声比拼着暗劲。

歌声结束,伍平讲评说道:“好,硝烟归来就是不一样!一排的歌声洪亮有力,整齐划一,蕴藏了一种虎劲,这就是精神,军人的精神!”

“指导员,我不服!你站在队前的左边,当然只能听到一排的声高,我们四排刚才唱得也不赖,我的耳朵现在都是轰隆隆的。”四排长秦力不服地嚷道。

“四排长,你就是打人死打嘴不死!如果你不服气,那我们就来拉歌,比试比试。”一排长洪勇反唇以对。

“比就比,谁怕谁?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四排,日落西山红霞飞,预备——”

“好了,别唱了!你两个一龙一虎总是争强斗胜、各不相让,改日我让你们俩彻底见个雌雄。石队长过来了,准备开会吧。”伍平阻止住秦力,坐在了前台自己的位子上。

石军手拿战斗小结从中队部走出,此时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支队政委办公室的电话,即按通了接话键:“石军吗?我是王海东。”

“政委您好!”

“石军,你们在这次x市‘七.一九’特大杀人案侦破的最后关头面对着穷凶极恶的持枪歹徒,不惧生死,勇往之前,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你们的战斗任务,震慑了犯罪,消除了隐患,保障了平安,显示了我武警部队威武之师的形象。我刚在市公安局开完会,公安部领导给予了你们高度的评价,支队党委准备给你们中队拟报集体三等功,你们要好好总结啊,努力继续保持好这种英勇顽强、无坚不摧的战斗作风,给全支队做个表率。”电话里传来了王海东政委激昂的声音。

“政委,我们仅是履行了军人的天职而已,罪犯最后是自杀,不足一提。”石军谦然地说道,心里对马啸仍感可恨、可惜。

“石军,此案震惊全国,意义极大呀!你历险在前,冒着生死,你不能去否定全支队的荣誉,不能去掩没自己和战士们的功劳啊!”

“那我就代表全中队的官兵谢谢政委啦!”石军听王政委如此说,淡而回答。

石军似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他要求上进而不尽心,尊重领导而不苟合,团结班子又有些自傲,呵护士兵又有些苛刻,平时的行为举止介在正斜之间,任何人与他接触总会感觉他身上所流淌的血里有股异样的液体。然而,有一点是大家所公认的,那就是,石军对待工作、学习、训练和上级交办的各项任务,从来都是严格要求、不折不扣、走在前头的。以他自己的话说:做军人就要尽天职;拿奉禄就要献忠义。因此就有人称之为“狂人”加“义士”。石军的这种略显桀骜不训、孤芳自赏的个性注定了他不太被大多数领导所喜欢。

“指导员,开会吧。”石军在前台主位坐下后说道。

“张副参谋长说来还没来,等他吗?”伍平问道。

“边开边等,你主持吧。”

“好。同志们,昨晚我中队一排在石队长的带领下参加了市‘七.一九’特大杀人案的缉捕凶手战斗,行动迅速快捷,到达目标点准时,在没伤一人的情况下,以强大的攻势威慑,致使凶手畏罪自杀,任务完成圆满,为保x市的一方平安又立了一功。下面请石中队长就这次战斗作小结。”伍平简单地作了开场白。

“战友们,昨晚的行动一排有这么几个特点:一,应急集合迅速;二,军容严整,令行禁止;三,临战握度,突击掌法;四,通讯畅通,配合默契;基本上都是按照平时实战的要求去做的,一排这次考试是合格的。下面,我想就昨晚行动所展开的全景对尚存在的薄弱环节和还应加强的几个方面作如下小结........。”石军客观地作着小结。

营房门口,这时来了两个女青年,都在二十岁左右,其中一位向哨兵询问道:“这是武警机动中队吗?”

“你们是干啥的?”哨兵反问道。

“我是昨晚被武警所救的女子。”略大的那位女子答道。

“那你想找谁?有什么事?”

“我找你们领导,只想说声谢谢!”

“那你稍等!”哨兵走向电话机。

营房门口就在蓝球场边,哨兵与二位女子的对话惊动了正在开会的战士,尤其是一排的战士隐约听说是昨晚被救的女子便齐往这边看来,这一看就收不回去了,两位妙龄姑娘长得还真是不错!结果弄得全中队的战士都刷眼随投。会场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

伍平愠道:“干什么?这是在开会,班排长,整理自己的队伍!”

各班、排长立时站起,斥呼着看呆了的战士,短时间哪里禁得住?这个刚转过来,那个又转过去,似乎会是难开不下去了。

石军一拍桌子发火了:“要看的都给我滚出列!象话!”

队伍立时安静了,战士们又都挺胸收腹直坐在马扎上,大气不敢出一口。

在这个中队,石军是惟一可以镇场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