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陆云巍给我的任务,是尽可能快的带郑建军越狱,至于这尽可能快应该怎么个快法,他倒没给出个明确的期限。毕竟,要做到不露痕迹,尤其是不让郑建军那老狐狸产生怀疑,越狱这件工作,就得全凭我自己的本事了。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要想成功地从这监狱里逃出去,就必须得给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陆云巍给我的任务,是尽可能快的带郑建军越狱,至于这尽可能快应该怎么个快法,他倒没给出个明确的期限。毕竟,要做到不露痕迹,尤其是不让郑建军那老狐狸产生怀疑,越狱这件工作,就得全凭我自己的本事了。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要想成功地从这监狱里逃出去,就必须得给自己准备些越狱用的小工具。既然无法趁劳动的时候逃跑,那我的选择就只剩下攀墙了。因此,绳索之类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还有就是墙顶上三米高,向内倾斜的高压电网,那东西可不是吓唬人的,十万伏的高压,谁碰谁死。不过,倒也不是没法子对付它,对付高压电网这类的东西,其实那法子也挺简单的,找两根电线,线的一端搭在电网上,另一端导入地下,如此一来,两根电线之间的部分就成了安全区,只是,我现在上哪儿找电线去?监狱里的库房应该有些我用得着的东西,不过那地方在看守们的住宿区,我根本就没机会去。


也许,还真应了无巧不成书那句话,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越狱的机会居然就那么来了。


那天是八一建军节,中国军人的节日,虽然这里都是罪犯,但他们毕竟曾经是个军人,所以,那天晚上,监狱组织所有的犯人看电影,而看电影的地方,就在那个小操场上。


电影是部老片子,早在学生时代就看过的《淮海战役》,组织我们看这样的片子,教育意义远大于娱乐,其目的就是让我们这些犯了罪的军人们,通过看电影,感受一下革命先辈们为了新中国而付出的努力和牺牲,让我们从中受到教育,反省自己,改造自己。


郑建军那混蛋就坐在我的旁边,与以往一样,我们这两个“危险分子”的周围都显得比较空旷,没有哪一个犯人愿意离我们太近。郑建军现在的表现让我有点以外,因为这家伙居然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感叹一下什么,解放军就是解放军啊,不愧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虽说装备不如国军,但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不怕牺牲的精神以及坚定的信念却是国军没有的。


他这感叹让我有些纳闷,因为这跟我所知道的郑建军根本就不一样啊。陆云巍给我的情报里说,这家伙可是个典型的恐怖分子,对党、对国家从骨子里憎恨,他所在的那个组织,更是近些年来操纵、指挥国内许多反动势力进行各种恐怖活动的黑手,而他,则是这组织里的重要头目之一。陆云巍告诉我,这个组织正在筹划一起大型的恐怖事件,不过,因为郑建军的被捕而暂时搁置了下来。安全部门以及总参三部都曾派特工对该组织进行过渗透,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当这个专案由七部接手后,他们根据手上掌握的郑建军这张王牌,拟订出了一个大胆的渗透计划。而很不幸,执行这个计划的人,就是我。


按照陆云巍的分析,军人是最不可能成为谍报人员的人,因为,军人这个职业决定了军人的性格,那就是爱恨分明,直来直去,换句话说,一个真正的军人,他很难隐藏自己的的情感。这也是现在社会上许多现役或退伍军人犯罪的原因之一,受到不公正待遇,或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危害到了自身的利益,都有可能让军人一时按捺不住愤怒而走上犯罪的道路。


所以,他设计了这个局,我就成了他这个局里最为重要的棋子,而最终的目的,是要把郑建军困死在这个局里面。


不能不说,到现在为止,陆云巍的计划都很成功。郑建军已经如他所料地走进了这个棋局里,而且,还自以为得计地对我进行心理策反,而我也很配合地表现出了我对自己遭受这种绝对不能算公平处理的愤怒情绪。我对郑建军说,我只不过是杀了个人质,而且,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子,要么牺牲她一个,要么周围的人一切死,死一个总比死一堆好。


郑建军这老狐狸就嘿嘿笑,他说,文墨尘,说你傻吧,还真是一点都不假。你是不是挺为自己委屈啊?可惜啊,你这委屈只能自己受着,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当然想知道,你说来听听。


他还是嘿嘿笑,冲我伸起了两根手指,那意思是,想听啊?先上烟再说。


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无可奈何地扔给他一支烟,再给他点上火,等美美地喷出一口烟雾后,这混蛋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这小子啊,真是傻的可以,居然不给自己找辩护律师,嘿嘿!怎么,你还为自己杀了一个人质而伤心、愧疚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那不是废话么,不管怎么说,那个女孩子都是无辜的。所以,我觉得我受处罚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会被判刑,还被判的这么重,得在监狱里蹲15年是吧?”这家伙仍然笑着说。


我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说法。


“你有想过这当中的原因吗?”他问我。


“原因?什么原因?”


“为什么会判的你这么重?”他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说我想过,可始终想不明白。


他哈哈大笑,然后指着我说,文墨尘,你这个笨蛋,知道什么叫替罪羊吗?你就是那个牺牲品,用来封堵舆论嘴巴的牺牲品。


我愕然的样子让他的笑更加的得意,只是那笑容很冷。他说,在你们上的教育里,一直都在强调国家利益、集体利益高于一切吧?所以,这个时候,就只有牺牲你来保住军队的名声。嘿嘿,你们是人民子弟兵啊,保卫人民的人啊,枪杀人质这类事,要是一被报道出来,再被国外那些看中国不顺眼的家伙拿出来做点文章,哈,那造成的影响就大了。兄弟,这就是政治懂不?政客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一切,也可以牺牲一切,当然,他们自己除外。


“所以,我就是他们为了保住自己利益的牺牲品?”我沉声反问。


“不错,你就是个牺牲品!”他仍在冷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似乎要从我的眼神变化里观察我内心的活动。


如他所愿,我的眼神变得很复杂,因为我当时在想,如果,我不因为陆云巍这计划而向人质开枪,而是在某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得不枪杀人质,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是不是也和现在一样?


只是,我这反应却令他很满意,他故做友好地在我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扔给我一句话,“好好想想吧,值得吗?”


值得,这两个字似乎在很多时候都能出现,当每一个人为了一件事而付出努力时,都会有人问你值不值得?那么,我呢?我为了这个任务而被所有人误解,背负着无法道出的委屈,我是否值得呢?我也不知道,因为,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不能用值得或不值得去衡量的,佛祖曾说: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当然,我没佛祖那么伟大,我只是觉得,不管什么事,总有人要去付出而已,更何况,我是个军人,我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军队,是这个国家给我的。我,本就是应该为她付出的。


我已经开始付出了,不管这付出值不值得,从我被陆云巍逼着向那个无辜的女孩子开枪的时候,我就在付出了,而这一开始,便再也没有机会回头。因此,我还得继续付出下去,直到完成这个任务,直到这根“沉默的枪刺”爆发的那一天。




小操场上很安静,犯人们规规矩矩、端端正正地坐着,比在部队时的坐姿还要标准。放映机就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机子低低的“嗡嗡”声清晰可闻。


郑建军还在专注地看着电影,看着、看着,他突然使劲儿一拳捣在了我的肚子上。如此劲的距离,加上又毫无准备,手铐和脚镣又限制着我的动作,所以,虽然我迅速地出手格挡,可还是慢了半拍。小腹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疼得我立刻弯下了腰,这混蛋居然使的是暗劲儿。


还没等我还手,这家伙突然向我摆了个手势,然后“蹭”地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报告管教,报告管教,30613生病了,肚子疼的厉害!”


“我靠!”咬着牙暗骂了一句,我会意地双手捂着肚子蜷在了地上,然后再憋了一小会儿气,让全身的肌肉急剧地收缩和舒张,这样一来,心脏负荷就会增大,呼吸又被憋住,氧气供应就跟不上,所以,等管教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是额头见汗,脸色绯红了。


管教一见这情形,立刻招呼人把我往医疗室送。郑建军这家伙一听,立刻抱起我就要往外走。


“30547,你干什么,坐下!”管教立刻吼道。


“报告管教!”郑建军立刻停住,“您不是说要把他送到医疗室么?”


“那也用不着你来送!何谦、王大鹏,把30613送医疗室去,何谦在哪儿盯着。”管教招呼了一下那两个天天把我押来押去的看守,然后又回头对郑建军说,“至于你,30547,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坐着!”


“是!”郑建军挺着脖子答了一句,把我往两个看守手上一扔,转身就坐了下去,继续看他的电影。不过,在他转身的瞬间,我分明看到这混蛋那颇有深意的眼神。


“他在给我制造机会!”明白了他的意图,我也回给了他一个表示我明白的眼神。然后,继续努力地装出难受的样子,任两个看守一左一右架着我,往医疗室慢腾腾地走去。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