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磨刀赫赫


三人边说话边喝酒,张清心里想出主意以后也解开了眉头,三人越说越高兴,直到上课的时间就要到了,张清他们三人才从饭店里面出来,刘旺还在说:“现在的这些个学员,真不知道那里修来的好福气,想当年我家里人想让我学上一点手艺,把我送到店里的时候,总管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徒弟!徒弟!三年奴隶,先给我好好的干上三年的活再说!你看看现在的这些个学员,来了就可以直接学习上船操帆了!”说罢他还在嘴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好象是要表达羡慕的心情。

万海生脸上流过一丝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谁不是一样,我才到陈大当家这里的时候,也是搽了三年的甲板才拿到学习操帆的资格的,这些人要不是遇上大当家的,那有这样的福气啊,上手就学操帆!洗甲板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够3个月,就可以出海来!”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边说边走,很快就走进了舰艇学校。

第二天张清就召集所有的将领和官员,商量建立私掠舰队和开发鸦片生意的事情。对于张清的提议,军队上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其他的官员虽然心里反对,可也不敢乱说话,怕引起这个“海盗王”的火气,只有兰芳“借”来的几个官员不怕他,工部主管程欣站起来发言:“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我们怎么可以建立什么私掠舰队呢?分明就是海盗舰队嘛!这是绝对不行的!福寿膏就是鸦片!《本草纲目》中有云:。大清已经颁布禁烟法令10余次,明文规定私贩者,其罪当诛!虽然不是销售到大清,但是准备销售到高丽、倭国和越南,毒害的依然是天朝属国,大清天兵一至,还不是灰飞湮灭!此事万万不可!”

张清才见他站起来就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没事情把这些个人叫来开这样的会议,不是自己找不痛快是什么!真是吃多了撑的!”赶快补救说:“你们没有完全了解我的意思,建立的私掠舰队只是为了靖海,消灭整个南洋的海盗,这样所有的商船都可以自由安全的航行!所谓私掠舰队的意思是消灭私人截掠的意思。而福寿膏虽然多用可以上瘾,但是它也是镇痛、止泻的良药,我们准备销售到这三个清朝属国,也是考虑到他们地处边远,缺少医药,本着送医送药、治病救人的原则去做的,绝无不良的企图。”

两个兰芳来“借”来的官员也被张清的一同“胡言乱语”给说的没有办法,虽然他们知道这个“海盗王”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成立私掠舰队和做鸦片生意也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却也不能完全反驳张清的话,毕竟他说的也没有错,只是愤愤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万海生和刘旺敬佩的看着张清,刘旺还用左手伸到右手的前面挡住大家的视线,用右手在左手的后面立起大拇指对着张清比了一下。张清心想:下次开这样的会议绝对不能把这些个人搞到会议里面来了,作为军事会议他们就没有参加的资格的了,只需要在会议结束以后给他们一个后勤补给的要求目录,到时候另外再开一个后勤补给的会议就好了。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与人”做为军队,就要反过来用,“己所不欲,施与敌人”这才是军队应该做的事情!

会议很快的就结束了,刘旺负责带领鲨鱼号(原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号)、榴莲号组成靖海舰队(私掠舰队)在南洋游弋,任务是攻击南洋的海盗,同时派出两艘大型鱼船作为补给船队。

由万海生带领梭子鱼号、黄花鱼号、飞鱼号、马鱼号和正在兰芳修理的剑鱼号(原西班牙斗牛士号)组成马尼拉护卫舰队,和三座正在维修的炮台(苏比克炮台、帕伯拉炮台、马尼拉港口炮台)一起保证马尼拉的安全,同时负责舰艇学校的学员的舰上训练。

由李二贵带领乘风号、刺鼓鱼号(原西班牙人的玛利亚号)组成支援舰队,对来往清朝和准备到倭国高丽做生意的商船提供护航,并作为靖海舰队、护卫舰队的预备部队。

大量的新船被派了出去,也是为了让海军尽快的熟悉这些军舰,好让他们形成战斗力,新船主要都是由老水手驾驶,而老船基本都停在了马尼拉湾,作为海军新兵们的训练船。

张清没有出去,他的任务是在马尼拉训练出一支陆军部队,一支可以抗衡欧洲陆军的部队。攻打马尼拉的时候新汉的陆军一塌糊涂,可以说要不是因为下雨,这样一支长枪兵部队,就算是偷袭成功,最后的的结果也只可能是战死沙场,所以现在新汉已经把招募的5000长枪兵进行了改造;

丢弃了长枪,全部换装备西班牙人留下的燧发枪,进行三段式射击的训练,现在马尼拉城北的马尼拉平原上天天都可以看到5000人的步兵在进行队列训练。

吴勇华作为第一个冲进西班牙营地的长枪兵什,在全什牺牲3人两人失去战斗力的情况下一直战斗到最后一刻,和伍长一起斩杀逃跑的什长,完成全什杀敌25人的佳绩,吴勇华在马尼拉战役中个人累计战功860点,从列兵直接提升为少尉,并以预备步兵百夫长的身份被选拔进亲兵营学习了三个月以后,现在正带着手下的144人组成两个作战方阵在马尼拉平原上不知道疲倦的训练。

吴勇华站在队伍的前面大声的说:“平时多流一滴汗,战时少流一滴血!平时多流一桶汗,战时能换一条命!给我听清楚了,谁要是再出错,同列的士兵一个也不能吃饭!听清楚了没有!”他的声音已经很沙哑了,这几天每天从早上到晚上大声的说话,准确的说应该是吼叫已经让他的喉咙无法承受了,每一次说完话,都会感到喉咙象是被撕裂了一样,吐出的口痰都已经带满了血色。

士兵们满怀敌意的看着这个疯狂的百夫长,齐声回答:“听清楚了!”,“都被太阳给晒蔫吧了吗?给我拿出点声音来,我刚才没有听清楚”看样子吴勇华的耳朵也差不多聋了,士兵们心里想着,但是还是以更大的声音嘶哑着嗓子齐声回答:“听清楚了!”

这一招是吴勇华在亲兵营里学到的训练方法,这时候他又想到在亲兵营里的三个月集训-----真他妈的不是人呆的日子,每天的训练量大的可怕不说,晚上回到宿舍要整理“内务”,想要躺着都不可以,时间一到睡觉的小号一吹,不要说你还有什么事情,有事没事都停下来,睡觉!想站一会也不行!

最讨厌的是没有事情还搞晚上紧急集合,有的时候一晚上连搞两、三次,只有3分钟的时间,就必须全副武装的排队集合完毕,否则你就跑步去吧!10里全副武装跑20分钟你还不能跑到的话,那你就准备着吃“加餐”吧!就算你跑完了,队长也会马上命令你回去睡觉,爬在床上汗还在哗哗的流着,却一句话不准说,也不准站起来,一直捂到你睡着为止。。。。。。刚到亲兵营的时候自己就着了好几次。

不过吴勇华是属于那种越挫越强的类型,也可能他天生就是一个军人,三个月以后反而是爱上了这种“枯燥”的军事强化训练的生活,回到部队马上对自己的部队进行严格的训练,训练的方法和亲兵营是完全一样的,只是考虑到普通士兵的身体不一定抗的住那样强度的训练,才稍微减低了一点训练强度的要求。

“我知道你们对我现在是恨的咬牙,但是没有关系!我会把你们对我的仇恨都当作你们对我的爱戴和尊敬!都给我好好的练!!谁要是拖了后腿,你们那一列的人都给我饿着吧!想吃饭?那就等到没有人出错为止!开始!!第一列蹲下、举枪。。。。。。”

他当然也知道现在士兵们心里对他肯定是“恨之入骨”了,但是他知道只要这些士兵们最后明白这是为了他们好,这样的仇恨自然会变成对他的敬佩和爱戴,毕竟他自己刚走进亲兵营集训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这样训练的队伍遍布在城北门以外的这一块平原,因为张清把伍长、什长、哨长到百夫长一级的基层军官全部拉到亲兵营里,按照现代军队的训练模式训练了三个月,现在正是让他们用这样的方法对士兵进行训练。

这些兵里有不少都是参加过马尼拉战役的长枪兵,他们以为长枪兵的训练就已经是非常严格的了,现在才知道那只是小菜一碟,参加的新兵在前两天的训练中已经有不少中暑晕倒,没晕倒的也有不少累的尿血了,但是军部说:“这是好事情!既可以锻炼一下军部的随军医生,为以后作战提供更好的救护。又可以让新兵们更快的成长起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大男人尿点血很好!!”

张清把一部分现代军队的训练模式交给了基层军官,他相信整个部队的训练只要按这样的方式训练下去,很快就可以把陆军的水平提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