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富汗的冬天连载之——(第七章 廓尔喀弯刀)

甘泽 收藏 8 823
导读:[center][/center]第七章 廓尔喀弯刀 [center][/center]东方白雪 高原的太阳总是不守时的,直到上午十点,东方第一缕阳光才斜斜地照到了山洞洞口,这时已经是司马剑在矮树林后面警戒了。设计前卫的伪装服外面,又被精心地加上树枝和枯草,就是站在他身边也不一定能够发现。而在他对面,不论是结冰的河床还是陡峭的河岸,都没有一丝的生气,没有人,没有动物,没能绿色,甚至连带点儿生命气息的空气,似乎都没有。唯一使司马剑有点紧张而不至于睡着的,就是刚刚天上过去的第三拨美军直升机。 而在狭小的山

第七章 廓尔喀弯刀

东方白雪

高原的太阳总是不守时的,直到上午十点,东方第一缕阳光才斜斜地照到了山洞洞口,这时已经是司马剑在矮树林后面警戒了。设计前卫的伪装服外面,又被精心地加上树枝和枯草,就是站在他身边也不一定能够发现。而在他对面,不论是结冰的河床还是陡峭的河岸,都没有一丝的生气,没有人,没有动物,没能绿色,甚至连带点儿生命气息的空气,似乎都没有。唯一使司马剑有点紧张而不至于睡着的,就是刚刚天上过去的第三拨美军直升机。

而在狭小的山洞里面,甘清泉和嬴涛刚刚睡了两个小时,虽然塞利亚早已经睡去,阿克孜勒却不敢有丝毫马虎,直到天都亮了,他才实在撑不住,在李准旁边睡着了。在甘清泉的一再谦让之下,嬴涛睡在了靠近洞口的地方,刚刚能睡下一个人,而再往外就没法再躺下一个人了,甘清泉就背靠着石壁,盖着一条毛毯坐在地上睡觉了。刘沧海一醒来就看到了,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推了推曹雨轩,曹雨轩却没有动,他想再推,曹雨轩却说话了:“推什么推呀?让他睡一会。”刘沧海一翻身趴到曹雨轩身上,看清了曹雨轩确实大睁着眼睛,才又翻回了自己铺位。手就不自觉地在头边上摸索,铡把水壶抓到手里,却发现不对劲,正想摇一摇,曹雨轩头都不抬地说:“别摸了,让甘队长没收了。”

“是你小子告的密?”

“胡说什么?他们俩回来,我给他们喝一口,嬴队长就喝了一口,甘队长接过去,让嬴队长再多喝点,嬴队长不喝了,甘队长就一口气把酒全喝了,不过你小子别伤心,还有一瓶他没有喝,不过已经在他腰里别着了。”

曹雨轩说到这里,幸灾乐祸地看着气恼的刘沧海,刘沧海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脸,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给我记着,等到回了国,我就到你家去,有多少酒我都给你喝干了。”曹雨轩怪笑着说:“那你可要备好量,回去以后,你可至少要有两场子酒要喝的。”刘沧海一听有点迷糊:“什么两场酒?”曹雨轩就等着他问这话,立马接上:“一场是如月和我的,一场是甘队长和……东方……对了,你应该叫东方嫂子,他们的酒,肯定比我的好。到时候美人美酒,天妒姻缘,让你们这此找不着老婆的,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谗死你们!”

刘沧海一把掐住曹雨轩的喉咙,曹雨轩忙说:“轻点……”这时,甘清泉眼皮都没有抬,却已经说话了:“你们俩个,是不是生下来就不安分?要不要我把嬴队长也叫起来?”两人立即安静了。刘沧海依然怒目而视,曹雨轩却偷着乐。甘清泉又小声问:“曹雨轩,你那句‘灞陵桥上柳,渭城离别酒,都是千古伤心事,愁肠断,月如钩。’是你写的?”

曹雨轩说;“是,我知道你迟早有这一问。”甘清泉说:“你知道……”“是啊,在灞桥,我还给你敬了礼,不过你当时只顾看着……那个谁,没有在意我和如月。”停了一下,曹雨轩又试探着问,“甘队长,能和我们讲一讲吗?”

甘清泉没有说话,仿佛是睡着了。曹雨轩等了一会儿,看没有动静,悻悻然翻身又躺下了。而刘沧海却在这时凑到曹雨轩耳朵边悄悄地说:“是什么时候的事?她长漂亮了吗?”曹雨轩惊奇地反问:“你没有见过她?”“见过,不过是小时候,那时她也就那么回事。现在怎么样?”曹雨轩听了这话,顿时得意起来,说:“那你就后悔去吧!这世上美女不少,不过没有见过她,那才是男人的悲哀。反正我见了,那真是,怎么说呢?她就不象是这个世上应该有的,要有只能在天上找去那种感觉……”刘沧海插话说:“是不是那种让你一心就想把如月妹妹甩了给我的那种感觉?……嘿嘿,得了,开个玩笑,瞧你那眼睛,能吃了我一样,行了,说说那是什么时候?”曹雨轩恨恨地瞪了半天才说:“三年前,夏天,七月,我还在空降兵的时候。”

“三年前的七月份,”刘沧海一听有点疑惑,“不对呀?三年年我和甘哥都在飞虎营二连,他是连长,我刚当的排长,他……对了,我们在三年前进行过一次演习,当时有一个女孩,特别特别漂亮的,一个人在沙漠里反弹琵琶,那真是敦煌飞天的感觉……”刘沧海说到这里,突然象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嘴张得大大的,半天合不上。

曹雨轩看他这样,问:“匈奴,匈奴?你怎么了。”刘沧海终于想明白了,诡异地一笑,把曹雨轩拉到他嘴边上,说:“我告诉你,我现在才知道,甘队长以权谋私的本事那可是天下一绝。”旁边的李准突然插话说:“你小子还是他兄弟呢!不许胡说八道!”刘沧海这才发现李准早就醒了,说:“你个李不准,偷听半天了是不?谁胡说八道了,我告诉你们啊……”他抬头看看洞口的甘清泉,然后说:“那年我们在沙漠里进行演习,看到那个女孩,甘队长看她拿手机打了个电话,就立即让情报中心查出了那女孩的手机号,命令下来时,我们冲了出去,甘哥到那女孩跟前时停了一下,说了句什么,我们已经跑远了,才听到那女孩喊了句什么。我现在明白了,那就是东方姐,甘哥肯定是查出了她的手机号,知道了她就是东方姐,后来才能联系上。你想,不是演习,谁能随便查人家的手机号。这不是以权谋私是什么?嘿嘿,他倒是挺能利用时间的,那次演习刚一结束,他就被抽去美国交流去了。肯定又是利用军事考察团在长安集合的机会,去和她约会了。”曹雨轩听到这里,禁不住一声长叹,说:“这才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浪漫,真浪漫,也就是甘队长才能干得出来。”而李准却注意到美国考察的话,问:“你说甘队长还到美国去过,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曹雨轩这才想到这个问题,也想问一声,刘沧海却说:“不要问我,甘哥回来就给我带了一打火机,那把廓尔喀弯刀他是死活不给我。”

李准一听赶紧问:“你说什么?廓尔喀弯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