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七十二

七夕214 收藏 8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早在张卫作报告时,张国涛便无意中发现,对于张卫所做的报告,李锦江一连打了数个哈欠,作出了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似乎全然不想听。 张国涛当时立即联想到当初黄秀松传回来的报告。在那份报告上,黄秀松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分析李锦江似乎与张卫存在较大的矛盾。 张国涛暗自思忖道,看来传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早在张卫作报告时,张国涛便无意中发现,对于张卫所做的报告,李锦江一连打了数个哈欠,作出了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似乎全然不想听。

张国涛当时立即联想到当初黄秀松传回来的报告。在那份报告上,黄秀松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分析李锦江似乎与张卫存在较大的矛盾。

张国涛暗自思忖道,看来传闻李锦江与张卫出于一处却相互矛盾极深并不是虚言。否则,李锦江不会如此厌烦张卫。自己阅人无数,李锦江此人,看来不象那种擅于作假之人,此刻这番表情,应该是真的。

张国涛所料确实正确,李锦江此刻正是不耐烦之极,绝对没有假装的成分。但张国涛却忘了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李锦江已经知道太行根据地的情况。

无论是谁,你把他已经知道的东西说上一个上午,他总会不耐烦的。

张国涛是一个极有野心的人,他做过学生运动的领袖,入选过中央委员,又能说会道,极富煽动才能,过去就曾经对待部下一般对周恩莱大作“指点”。

张国涛身怀野心,也就不希望别人能够走在他的前面,能够影响到他在党内的地位及影响力。对于李锦江,他已经抱定了打压的心思,便开始考虑扶持张卫,以削弱李锦江影响力的可能性。

众人都在思索,会场上一时沉静了下来。许久,周恩莱把整个计划思索一遍之后,根据记录下的疑点,问道:“李锦江同志,你的计划,应该是拟乘国民党军阀内斗时,利用其矛盾,在他们无暇顾及的时候,发展壮大自己。对吗?”

李锦江缓缓点了点头,周恩莱续道:“你计划中所说的国民党北伐等情况,中央已经有情报证实,确有其事。但对于李宗人与蒋结石存在的矛盾情况,可有情报证实?”

李锦江毫不犹豫,立即答道:“有!还记得当初宁汉分流的时候吗?蒋结石在南京建立国民政府后,被汪精喂声讨为国民党叛徒,唐升智、张发魁等部队逼近南京。当时,因为白崇喜和李宗人两人兵谏,蒋结石被迫下野。蒋结石也因而与李宗人、白崇喜的桂系结下了仇怨。”

周恩莱再问道:“可有情报证实,蒋介石会拉拢其他军阀,先对桂系开刀?”

李锦江答道:“没有情报可以证实。但是我们收到的情报已经证实,蒋介石开始暗中联合张发魁、唐升智、汪精喂等军阀。”

李锦江边说边在地图上指出这些人的大概位置,随后说道:“这已经构成了一个包围的态势。而蒋介石不是没有与桂系联系,只是他联系的目标,是桂系下面带兵的将领。”

李锦江再次写出了桂系的几个重要将领名字,道:“这些联系,都是在暗中秘密进行,据情报显示,至今李宗人、白崇喜等仍未知情。”

与对方周围势力暗中联合,收买对方手下大将,这其中的韵味,彰然若显。纵然李、白等人对蒋并无对抗之意,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无法干休,迟早必有一战。

这样的情报纵然不能证实双方何时开战,却证实了双方将不得不为之一战。周恩莱再次用笔记录下来,随后问道:“冯雨祥、阎西山不会参与桂系、蒋系的军阀战争,你们是根据什么情报做的分析?”

李锦江答道:“冯雨祥的西北军向来安于现状,而且冯系与桂系、蒋系的地盘距离过远,纵然参战也不会获得什么好处。以冯雨祥一贯来的做法,他不会参与桂蒋之战当中;阎西山的部队不会参战,道理也在与此。晋军乡土观念重,守成有余,进取不足。而且,桂系与蒋系争斗,对于阎系,益处多多,与其参与进去打生打死,何不坐山观虎斗?”

接下来,周恩莱连续问了几个问题之后,思索片刻,道:“李锦江同志,我个人觉得,你的计划很是可行。但是,作为一名党员,我认为,你的计划的基础都是预测,很有几分冒险性,我不能赞同。”

不赞同?那不就是说,李锦江应当放弃计划,按照中央的安排,参加“六大”?张国涛顿时感觉不好,立即插话道:“我认为不然!李锦江同志的计划可以一试!

首先,红麻根据地已经在隐秘的进行建设,我们应当维持这种隐秘发展的步伐;其次,李锦江的计划中预测的那些方面,纵使没可能实现,也与我党没有多大的伤害。我们完全可以两方面准备,让李锦江同志试试,中央再加以大力支持。”

大力支持?切!那不是说,成了你也有一份功劳。不成,你张国涛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全然与你没有关系。李锦江在心中不禁暗骂。待得听到张国涛下面的话,却不禁大喜。

张国涛顿了顿,道:“至于参加‘六大’,我们可以由张卫同志参加。毕竟两位同志都是出自于一处,完全可以代表嘛!李锦江同志在红麻根据地,趁着国民党北伐期间壮大根据地,这是实际的工作需要。而且,这就是给‘六大’最好的献礼。纵然无法出席‘六大’,那也是情有可原。”

李锦江内心兴奋得,简直就想扑上去,狠狠的握住张国涛的手。好同志!好同志啊!怎么我想啥你就说啥呢!李锦江那个高兴啊,又不能笑出来。摆着一副严肃的样子,却憋得脸都要红了,让周恩莱等几位同志还以为李锦江对张国涛有了意见。

周恩莱等几人不禁面面相觑。李锦江前面说过不想参加六大,但众人都认为那是李锦江的托词。对于一名中华共产党党员来说,中华共产党的“六大”就是全国最大的盛事,身为一名中华共产党员,怎么会不想参加呢?

瞿秋柏对李锦江颇是感激,不希望在这样的场合下,看到李锦江因为暴怒而失礼,便插话道:“国涛同志这个提议很好,从解决实际问题的角度出发,充分的照顾了李锦江同志的意见,让李锦江同志可以放开手脚去执行既定计划。

不过,我觉得,李锦江同志倒不一定非要在红麻根据地进行指挥。现在离六大的召开还有两个月,李锦江同志大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充分布置好工作,然后再出席大会。”

张国涛闻言,心中也颇是恼火,自己刚刚才把李锦江参加大会的机会打压下去,你瞿秋柏来瞎捣和什么。面对在场的这么多党员,他不能拉下脸来,但笑容却显得非常勉强。

李锦江闻言也是一惊,自己好不容易有了借口可以不去参加这个会议,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多事?他赶紧说道:“瞿秋柏同志的意见充分的照顾了我,我很感谢。但目前国内繁杂的局面,局势瞬息万变,如果我不亲自坐镇指挥,实在无法放心。因此,我确确实实无法参加‘六大’,请大家见谅。”

张国涛闻言顿时送了一口气,抬眼看去,正好看到任弼实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心下不禁一凛。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全然落入任弼实的眼中。只是还不知道,任弼实是否已经猜测到自己的所想,中不禁颇为后悔。当下,他只能勉强一笑,心情却已经沉了下来。

看到李锦江坚持,其他党员也不好再说什么,瞿秋柏、周恩莱、李为汉等也感到了几分失落。李锦江表现出来的才干,在一个根据地的建设上,在对于国内形势的分析上,都充分的表露无疑。

作为一名公正无私的共产党人,他们都希望李锦江能够出席‘六大’,并通过‘六大’当选为政治局常委,进而为中华的共产主义事业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李锦江却表示,不愿意出席‘六大’,他们如何不会失落。

此时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张卫看到局面有些冷,便笑道:“大家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已经没有力气了啊?说实话,我的肚子早就叽哩咕噜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咱们还是先吃饭,明天再继续下面的议程吧。”

张国涛闻言顿时附和,当下,在众人的沉思中,周恩莱宣布结束了今天的会议。

一个下午的会议,李锦江的计划虽然没有获得通过,但却在所有在场党员心中埋下了种子,对于红麻根据地的所作所为,众人基本上都扭转了自己的看法。

对于李锦江来说,这也就够了!他关心的,是张卫能不能获得去苏俄联参加‘六大’的“船票”,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张国涛应该会给咱们搞定的。那就辛苦老张吧。

抱着这样的心思,李锦江心情大好,走起路来脚步声轻快,口中哼哼着节奏,张卫觉得旋律有些熟悉,仔细听罢不禁一阵苦笑,伴着木板的吱吱声,这小子居然在哼什么“有啥不一样”!还以为他已经完全成熟了,现在看来……

不过李锦江也没有得意多久,才回到房间,陈方玉就给他迎头浇下了一桶冷水:“叶少!今天发现有数人对我们的旅馆进行监视。”

李锦江的喜悦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赶紧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是什么人?那路人马?”

陈方玉答道:“今天上午我发现,在正门附近隐隐有几人徘徊不去,盯着这里。我观察了一下,不但正门,连后门、周围都隐隐有一些人在盯着,总数至少有十四名,正门处有四人,后门有三人,还有七人躲在附近的酒楼、茶座当中。那路人马还不知道,有些象原来盯我们的那些流氓,时不时会有调戏妇女、吃拿卡要的行为,行事嚣张,一些小贩都主动避开这些人。”

李锦江陷入了沉思,是那些人并不重要,对于中华共产党的存在,即使是租界当局及热衷挑起中国内战的日本都不能容忍,更遑论国民党和现在的上海青帮。对于后两者来说,简直就是晋身之宝,更是不会放过。

现在中华共产党中央的头头脑脑全都在此,如果被国民党一网打尽,中华共产党及所领导下的革命,势必就要陷入一个低谷,今后的革命形势将怎么发展,实在是一个难以预料的问题。

历史上,周恩莱、任弼实、黎利三等并未被捕过,但是现在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改变了历史,他们会不会遭到国民党的逮捕及杀害,那可就难说了。

就如自己现在所参加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一样,历史上似乎没有这个会议,而且更没有自己这一号人物出席。现在不但会议有了,而且还多了自己这一号人物,多了自己出来在这个会议上大发阙词。

至于自己的安全,李锦江却从未担心过,以自己的身手,又穿了防弹衣、武器精良,有什么担心的。而张卫那里,足足一个班的警卫员,就保护张卫一个,如果还搞不定,那就不是自己带过的第九数字化师的兵,是饭桶!

自己和张卫都好办,其他人却难办了,参加会议的有这个旅馆工作的党员、交通员等上百人,目标实在太大了。而且这数十人多数都是文职人员,根本没有几个接收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就是单论跑,都跑不过那些抗过枪的大兵。

怎么办?

李锦江立即与张卫联系,把这个情况通报了过去。张卫闻讯也是一惊,两人商量后,决定由张卫出面,装作偶尔间的发现,把这个情况通报给周恩莱。

经过这几天的会议,明眼人都能看出,整个会议名义上是由向中发主持,实际上,真正主持大局的就是周恩莱。只要周恩莱决定撤离,撤离时可由张卫的警卫班动手,制服附近的监视者,使对方的耳目失去作用,掩护所有党员撤离。

周恩莱闻讯,眼中惊讶一闪而过,随即便冷静下来。张卫正在旁仔细查看他神色,见状不禁心中暗赞,不愧为将来共和国的第一栋梁,这份镇定的功夫,自己便有些不及!

周恩莱向张卫详细询问了对方的情况,沉吟片刻,道:“这么说来,我们必须尽快撤离。张卫同志,你立即去通知其他党员,做好准备;我马上向政治局常委会汇报,召开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你等一下也过来参加吧。”

常委会上,没有什么悬念,众人一致同意撤离,并分配了党员分散的分组名单,决定先缩小目标,众人先化整为零,分散到上海潜伏的各个党员、关系户中,随后根据风声情况分批撤离上海。

李锦江仍然是和黄秀松同一个组,扮作一个带着管家来上海经商的花花大少;而张卫却很“凑巧”的,和张国涛分在了同一组。

外围的监视人员决定由张卫带过来的警卫班解决,行动在晚上十八点十一分开始,在陈方玉的配合下,战士很快就把这些监视者一网打尽。把这些人押到小巷中,经过短暂的审讯,李锦江这才知道,此次被监视还有自己的原因在内。

青帮前几天忽然失去了李锦江的踪迹,却并不是如李锦江等所想,就此罢手,相反,龚师傅反而对李锦江多了几分兴趣,颁下命令召集了更多的兄弟寻找李锦江的踪迹。

小三按龚师傅的指示,负责派人监视李锦江,却让李锦江就这么溜掉,顿时感到脸上无光。龚师傅下令加派人手后,小三狠下心来,不顾各堂口意见,督着一众小流氓满上海的探查,一刻也不让停。

辛苦是有收获的。这家旅馆分明住了很多客人,有经商的、有采购的、旅游的各式人等,却连续两三天都没几个人出门,顿时引起了附近小流氓的注意。

这些小流氓,在政治嗅觉上,比起国民党的密探虽然差上一点,但作为地头蛇,在消息的灵通及对异常情况的灵敏度上,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华共产党中央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仅仅开了三天,这期间由于开会,都没有什么人进出旅馆。这样的异常很快就被小流氓发现了,消息很快也就传到了小三的耳中。

小流氓想不到这些人凑到旅馆里面怎么回事,小三和却不是省油的灯。他立即想到,这些明目各不相同的人聚集在旅馆中,却不出门,定然是有所图谋。

图谋什么呢?小三再往深处一想,结合四.一二及此后至今的情况,他立即联想到了,这一定是共产党分子在秘密集会!

小三不禁大喜过望!

天老爷子对共党分子向来是深恶痛绝的,如果自己能够破获一次共党分子的集会,将参与的共党分子全部抓获,自己必然会获得他的青睐。

这样的情况下,纵使那位花花大少居然溜掉了,自己也功大于过。更何况,那个花花大少怎么溜得出自己的掌心。这种二世祖,哪里会有什么本事,发现自己派出盯梢的人,多半是偶然。只要他还在上海,自己的手下很快就会再发现他,下一次就决不可能再让他逃过了。

带着这种心理,小三派出了自己认为信得过的亲信带人过来,监视着旅馆,不让任何人跑掉。而他则去调集各堂口的人马,打算晚上天色一黑下来,等街上人少一点的时候,就立即动手,把共党分子全部抓获。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