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三十九章 钱宅命案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病床上的王彬睡得非常安详,龙天听着有节奏的呼吸声,一颗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他给胡莉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帮忙照看着,而后他又拨通了赵中华的手机,向他汇报了王彬的情况,也将康健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胡莉是最先赶到医院的,当她看见还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王彬时,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病床上的王彬睡得非常安详,龙天听着有节奏的呼吸声,一颗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他给胡莉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帮忙照看着,而后他又拨通了赵中华的手机,向他汇报了王彬的情况,也将康健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胡莉是最先赶到医院的,当她看见还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王彬时,趴在王彬的身上哭得梨花带雨,龙天以及随后赶来的赵中华安慰了好一阵子方才平静下来,看着胡莉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龙天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的嫉妒,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白云,特别是钱艳薇,当自己头部受伤的时候,钱艳薇也曾经不眠不休地照顾了自己一夜,至天明时留下了带泪的“我爱你”三个字之后,静悄悄地离开了龙天的身边。


龙天和赵中华在街边找了个小吃摊,碗里的水饺刚刚吃了两个,赵中华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完电话之后,赵中华的脸又一次放了下来,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冷酷得有些可怕。


“钱东明死了”,赵中华说话的声音很平静,但脸色依然凝重,眼中隐隐透着一股忧虑。


“什么?钱东明死了?”,龙天一惊,一个水饺竟然活生生地吞了下去,噎得他连眼睛都有点翻白了,堵在胸口的这个水饺一时间竟然难以下肚,龙天一边摸着胸口,一边随手抓了瓶醋往嘴里猛灌,折腾了好大一会儿之后,才缓过劲来。


“没事吧?没事快走吧,出现场去”,赵中华付完帐,拉着龙天就上了警车,还拉响了警报器,飞速地朝郊外驰去。


电话是城关派出所的张所长打来的,早上七点半的时候,城关派出所接到一个惊惶失措的报警电话,报警的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自报家门之后,把接警员都吓了一跳,报警的人竟然是“静安大佬”钱万胜,从他哆哆嗦嗦、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中,接警员终于听出了大致意思,钱东明死在了自家的别墅里,接警员放下电话后立即通知了还没来上班的张所长,紧接着通知相关民警火速赶往现场。


赵中华一边开车一边电话通知刑警队相关人员紧急出现场,从静安市区到钱家别墅大约需要二十多分钟的车程,趁这当口赵中华向龙天透露了一个秘密,他们本来已经准备今天抓捕钱东明,罪名是“买凶杀人”,这本来是属于“10。27袭警案”专案组的高级机密,龙天因为不是专案组的成员,所以对于专案组的工作知之甚少,而且他也谨遵保密条例,没有因为自己是受害者而去打听专案组的工作情况,这是纪律,不该问的绝对不问,警校里就专门这样教的。


赵中华领着“10。27袭警案”专案组经过大量的调查核实,甚至动用了“边缘人”,已经基本掌握了钱东明的犯罪证据,昨天晚上赵中华带人抓获了涉嫌充当买凶中介人的犯罪嫌疑人,经过连夜突审,该犯罪嫌疑人交待了钱东明指使其在黑道上招募“杀手”,以三十万的价格“做”掉龙天的犯罪事实,随后该名犯罪嫌疑人又供出其为了防止钱东明事后反咬一口,在与钱东明秘谋杀人的过程中偷偷地用DV把整个密谋过程录了下来,赵中华随即连夜带人在该犯罪嫌疑人的家中起获了这盘DV,并且还有钱东明支付的“中介费”现金十万元,以及仿五四式手枪一支,子弹二十发,自此,“10。27袭警案”真相大白,除了凶手金彪已被龙天当场击毙,充当中介人和贩枪人的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之外,只要钱东明一归案,这起江海省罕见的特大持枪袭警案就可以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龙天打电话给赵中华的时候,赵中华正在局里等着江局长签发拘留证,此前他已经派人开始秘密调查钱东明的踪迹,只要江局长一签字,立即就在静安开始抓捕钱东明,没想到先是王彬出事,然后又接到了钱东明的死讯,对赵中华来说这个早晨真是个让他头痛的开始。


“他妈的”,龙天听完赵中华的叙述,狠狠地骂了一句,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总经理,心胸竟然狭窄到了这种地步,就为了10月12日龙天打了他一拳,就怀恨在心,先是雇佣痞子在卧虎山上围攻自己,一招不成,竟然使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要不是自己命大,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龙天又记起了那阵阴风,是它在关键的时刻推了自己一把,救了自己一条命。


“你火?我比你更火,这个小兔崽子,老子早就想收拾他了,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妈的”,赵中华的火气比龙天还大,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嘟”地一声,汽车喇叭发出了长长的鸣笛。


“赵队,可以了,反正人都死了,管他是怎么死的,最可恨的是我这条命竟然只值三十万,太小瞧人了不是?”,龙天开始有些幸灾乐祸了,不过他为自己的命只值这个价格感到很不满意。


“去你的,你也可以了,当年有人曾扬言要买我的脑袋,你知道他喊出什么价吗?妈的,十万块,你小子竟然比我值钱”,赵中华提起这段往事,再对比一下龙天,竟然有些不服气了,两人在车内你一言我一语互相调侃上了。


“嘿嘿,物价原因,物价原因,啊”,龙天一听差点笑出声来。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钱家别墅的大门外,此时别墅外已经停满了车子,有城关派出所的三辆警车,剩下的竟然全是各式名车,奔驰、宝马、凯迪拉克等等,龙天估计这些人都是钱东明或者是钱万胜的朋友,来头很是不小,门外的警戒线已经拉好了,但场面非常混乱,城关派出所的民警站在大门口努力地劝阻着欲进入别墅的人群,张所长苦着个脸站在一边,焦急地等候着刑警队的到来,看到赵中华和龙天下车,他就象是找到了救星一样,三步并做两步地迎了上来。


“赵队,龙天,你们可来了,急死我了”,张所长一抹额头上的汗,指了指前面乱哄哄的人群说道。


“怎么回事,这帮人想干什么呀?不知道这是命案现场吗?还让不让人办案了?”,赵中华看着一脸苦相的张所长,有些愤愤不平。


“唉,老赵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帮人来头都不小啊,哪个咱都得罪不起啊,唉。。。。。。”,张所长的脸上显得非常无奈,赵中华想想也是,都是一帮子有来头、有背景的,不要说是张所长了,他赵中华也够呛能得罪得起他们。


眼看着停在钱家别墅外的车子越来越多,除了名车之外,连市政府的车牌号码都出现了,别墅外的人群越聚越多,大家吵吵嚷嚷地想进入别墅,城关派出所的民警显得有些支撑不住,眼看就要冲破警戒线了,这个时候别说是张所长了,连赵中华都开始挂着苦瓜脸了,商界人士倒还好办一些,现在连市政府的领导都出现了,放他们进去吧,现场一旦被破坏,后果可就严重了,不放他们进去吧,看一个个来势汹汹的样子,对这帮“神仙”都不好怠慢啊,张所长看着赵中华,赵中华的眼睛转了几圈之后,突然间视线转到了龙天的身上,两人对视一番之后,龙天会意地点点头,他从腰间抽了手枪,枪口指向了天空,准备鸣枪示警了,这个时候也只有龙天敢这么干了,当然责任得由赵中华来背。


不过没等龙天扣动扳机,现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随着一辆宝马车的到来,钱艳薇从车内走了出来,看见龙天在场,钱艳薇没有和他打招呼,两人只是用眼神进行了一下交流,钱艳薇心领神会,她走到了人群中间,几声“叔叔、伯伯”一叫,几番劝慰下来,这帮“神仙”竟然都自动地站在了一边,现场秩序一片井然,龙天和赵中华以及随后赶来的刑警队员们,开始跟着钱艳薇的后面走进了钱家别墅。


这是龙天第一次真实地看见如此豪华的住宅,比起龙胄山庄来,钱家别墅很显然要高档许多,要奢华不少,不过他今天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一方面他是来办案的,另一方面他看到了钱艳薇,自从与钱艳薇分手之后,两人不但没见过面,就是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现在突然间再次相遇,龙天的心里很难过,钱艳薇那含泪的双眸一直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命案的现场不在洋楼内,而是在离小洋楼的东面三米左右,钱东明的尸体仰天躺在用鹅卵石铺设的花园小径上,颅骨碎裂,血和脑浆横流在小径中,现场惨不忍睹,就连龙天都感到了阵阵恶心,忍不住轻轻地干呕了两声,还好现在是秋天,没有苍蝇蚊子,否则的话现场的情况会更令人恶心。


强忍住胃里的翻动,龙天和赵中华走近了钱东明的尸体,其他的刑警队员们已经开始分工忙碌起来了,一组刑警则进了住宅内,开始勘查住宅楼,重点是二楼钱东明的卧室以及楼顶的花园平台,连警犬基地都派了两条警犬过来,在别墅内外到处转悠,这两条威猛的警犬一出现,让钱家的两家狼狗彻底没了脾气,龙天有些暗自得意,24日晚上他被这两条“仗势欺人”的狼狗吓得从两米高的围墙上摔了下来,屁股疼了好半天。


死者的头骨已经碎裂,只有身躯还算完好,钱东明穿着米黄色的睡衣,看样子应该是在半夜里死的,具体的死亡时间,这需要法医作出判断,龙天看了一下钱东明的脚,没有穿鞋子和袜子,而且现场周围也没有发现钱东明的鞋袜,龙天怀疑,钱东明很有可能是在仓促间起床,然后失足从楼上摔下来摔死的,头部着地,所以才会脑浆迸裂,龙天和赵中华都肯定,钱东明并非被钝器砸中头部而死,不过龙天想不明白了,据介绍钱东明住在二楼,而且靠现场这一面没有阳台,窗户也关得紧紧的,巨大的落地玻璃也完好无损,他不可能是从自己住的卧室里摔下来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钱东明是从楼顶的花园平台上摔下来,头部着地致命的,可是大半夜的,他钱东明不好好睡觉,光着个脚板穿着睡衣上平台干什么?这个时间已经是深秋了,半夜里的温度还是有点低的,钱东明应该不会是突然来了兴致到平台赏月吧?再说了,即便是突发雅兴,也不至于连鞋袜都不穿吧?


龙天围着钱东明的尸体转了两圈,他非常肯定这里就是第一现场,钱东明肯定不是被人事先谋害之后再移尸到这里的,除了现场的血迹之外,其他地方没有鲜血滴落的痕迹,龙天还在住宅的外墙上发现了几滴干涸的血迹,应该是从现场溅上去的,鹅卵石小路上的血都已经凝固了,龙天判断死亡的时间至少超过了四个小时,也就是说钱东明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凌晨四点以前,死亡原因是从高处坠落头部着地而死,这是龙天自己的判断,钱东明应该属于意外死亡,从现场情况来看不象是一起谋杀案,当然具体的原因要等现场勘查结束,回去开会讨论才能给这起案件定性。


“赵队,龙组,快上来,这儿有情况”,楼顶平台上的康健探出脑袋,朝着下面猛喊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