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两个少女见白衣少年离去,便将兵器收起,然后一左一右来到了张傲天的身旁。

凌晓峰看过去时,只见两个少女都是千娇百媚,可爱动人,让他心中醋意大发。

先看左面的红衣少女,从头到脚都有着一股灵动之气,个子不高,小脸瘦削,虽然模样十分动人,但却给人一种纤细单薄的感觉,让好色之徒很难激发出欲望;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着一种狡黠的光芒,但小嘴上那甜甜的笑容却让人很容易放弃戒心,而她头上的抓髻又似乎在告诉大家,她还只是一个未及成年的小女孩,但其实,她绝对是一个难以琢磨,古怪精灵的人物。

再看右面的白衣少女,她的身量要高上一些,身段苗条,长手长腿,一条乌油油的大辫子垂在胸前,更衬托出身体上曼妙的曲线,单只远观,便足够让人怦然心动了。

再看她的面容,丹凤眼中隐隐折射出傲骨,柳叶眉之尾弧更写着倔强二字,再看她那微微挑起的嘴角,似乎却又是过度自信的体现,而把她那不俗的五官综合到一起来看,则更是一种惊艳的美,让人几乎不敢逼视。

凌晓峰对武天卓道:“好险,好险,这两个小美人是大少的朋友?”

武天卓道:“你怎么不去问大少。”

凌晓峰又把头转过去看,猛然惊叫,“哇,大少左拥右抱,都是他的老相好啊!”

只见两个少女一左一右扶持着张傲天,凌晓峰又是羡慕又是妒忌。连忙问道:“大少,这两位小妹妹是什么来头啊?”

的确,这两人小小年纪,武功却似乎要在这几人之上,如非名门高徒,似乎绝无可能。

甚至于,张傲天还是武林至尊化龙散人的弟子呢,武功也不见得就比凌晓峰武天卓高明多少。

“小妹妹?”张傲天道,“有没有弄错啊,我都得叫他们姐姐,你还叫小妹妹?咳——左面这位温柔体贴,聪明可爱的就是灵儿姐姐,右面这位,开朗活泼,明艳动人的就是小蛮姐姐。怎么样,三位兄弟——过来见过姐姐!”

此言一出,凌、武、梅三人立刻大惊失色,武天卓立刻叫道:“搞没搞错啊,大少——姐姐?”

不过,他们三个都是大少的兄弟,如果大少真的叫她们姐姐,他们三个,也只能忍了!

只见灵儿微微一笑,用一种清脆中夹杂着三分甜意的动人声音说道:“少爷又在开玩笑,我们可没那么好的福气,我们只不过是两个下人而已。”

“下人?”凌晓峰道,“大少,你不要说她们两个是你的丫鬟,那我可是太惊讶了。”

梅争春叹道:“小蛮姑娘在顷刻之间与那个白衣人连对了一百四十余剑,这样的剑法,只怕要远远在大少之上了,小蛮姑娘的剑法不会是和大少学的吧。”

只见小蛮眉毛一挑,“我一个小丫头哪懂什么剑法?挥舞几下刀剑而已,二管家,三管家,三管家夫人都教过我,再就是老爷夫人高兴的时候指点我一点,哪能说是会剑法?”

凌晓峰道:“大少看看,看看,你还是名师传人呢,还没你的丫鬟能打,可见,资质真的非常重要。”

他还是,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斗嘴,尤其是埋汰老大张傲天。

张傲天嘿嘿笑道:“她们可不是我的丫鬟,我才是真的没这等好福气。”

武天卓道:“大少,你在搞什么名堂?”

只见张傲天道:“你们还是放我一马吧——呵呵,两位姐姐,你们是来保护我的,(他突然一脸苦相)还是来监视我的?”

小蛮得意地一笑,这一笑,那是百媚俱生,动人之极,她说道:“夫人的意思,只怕是,二者兼而有之!”

此言一出,张傲天的面上,表现得更加痛苦。

灵儿道:“可是,要是把你胡作非为的实情都告诉夫人,只会弄得大家都不高兴。”

小蛮接着道:“可是要是说你一直规规矩矩,你说,夫人会相信么?”

张傲天笑道:“所以就选择一些无关轻重的事情告诉我娘好啦。”

听到这里,二三四少也都明白了,这两位小美人的确是丫鬟,不过不是张傲天的丫鬟,而是张傲天母亲的丫鬟。

小蛮低声对张傲天说道:“少爷,我可以不说,可是……他们呢?”她指的自然是那些跟来的家丁等人。

张傲天猛然回头,面对一众家丁,脸色突然变得十分严肃,他冷冷道:“眼睛,是用来欣赏美的,耳朵,是用来分辨声音的,而嘴巴,是用来吃饭的,而不是胡言乱语的。今天的事情,希望大家全都忘记吧。”

众人不敢应声,全都低下了头。

的确,今日之事,关东四少真是大败亏输,毫无颜面。

张傲天与其他三少别过,便率领众家僮,打马返回。

小蛮道:“少爷,有件大事情要告诉你啊。”

张傲天叹道:“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啊。”

小蛮道:“对你来说,是坏事情,对其他人来说,那就自然是好事情喽。”

张傲天仰天长叹,“牺牲我一个人的快乐来换取千千万万人的幸福,我看是值得的。”

小蛮道:“哇,少爷,我都要感动了,不忍心告诉你了啦。”

张傲天道:“可爱的小蛮姐姐,善良的小蛮姐姐,伟大的小蛮姐姐,崇高的小蛮姐姐,你——你告诉我吧。”

灵儿道:“你告诉他吧,要不他就要哭了。”

小蛮道:“看你这么可怜,就告诉你好了,老爷又给你找了一个先生,姓石,据说是文武全才呀,以前的先生都拿你没办法,这下好了,你有苦头吃了。”

张傲天道:“真的么?今天我就叫他卷铺盖走人!”

灵儿道:“不会那么容易吧!这个先生石柳管家好不容易找来的啊。听说,每个月的酬金要五十两啊!”

张傲天道:“五十两,值么?我到家就去看看!”

不多时,已到了将军府,张傲天早就等不及了,立刻叫张财去带他找那个教书先生。

张财先去找来了另一个家僮,叫做张吉,张吉是专门负责招待石先生的。

张吉引着他们到了一个靠近后门的小院落,道:“就在里面,刚才厨房来送过饭,想来先生正在用饭。”

张傲天当即推开门,只见里面的布置就和一个农家小院一样,杂乱无章,大瓦房上还新铺了很多茅草,而院子里面的母鸡还是咯咯的叫着,于是皱了皱眉,问道:“这是何意?”

张吉道:“这是石先生的要求,他说,要么把他的小院搬来,要么就要大少去他的小院读书。”

张傲天哼了一声,“自命清高。”推开房门,只见一个五旬左右的书生正在吃饭,缺了一角的破桌子上却摆满了各种珍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