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侠传之傲天神剑 第四章 孤霞流霜 改容易服折须眉 上

狂龙秋劲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URL]      白衣少年淡淡道:“也可以,那你说应该怎么比?”   武天卓得意洋洋地举起手中强弓,笑道:“比百步穿杨!”   白衣少年微笑道:“如何百步穿杨?”   武天卓在比箭之前,自然想要在气势上先强过对方,于是有心折辱于对方,哼了一声,然后道:“什么?你连百步穿杨是什么都不知道?你难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白衣少年淡淡道:“也可以,那你说应该怎么比?”

武天卓得意洋洋地举起手中强弓,笑道:“比百步穿杨!”

白衣少年微笑道:“如何百步穿杨?”

武天卓在比箭之前,自然想要在气势上先强过对方,于是有心折辱于对方,哼了一声,然后道:“什么?你连百步穿杨是什么都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养由基百步穿杨的故事?没学问。”

白衣少年淡淡道:“听阁下的口气,阁下对这个故事很是了解的了?看了阁下还倒真是文武全才,饱学之士了?”

武天卓居然没听出对方言辞中的挖苦,得意洋洋地说道:“三少爷心情好,就说给你听,养由基,又叫养……养叔,古代时候……战国时候……楚国人,嗯,是楚国人,他站在离杨树一百步的位置,每一箭就能射落一枚树叶,所以为百步穿杨。懂了么?”

白衣少年冷冷道:“不知阁下这个故事引自何典?”

武天卓道:“这个……《汉书》里面写的。”然后,目光转向张傲天。一看便知,他自己也较不准,而这个故事,没准还是张傲天讲给他听的。

“汉书?”白衣少年低下头,以手掩口,“格格”的笑了起来,然后站直了身子,正色道:“你这个故事呢,讲的实在是一团糟糕!第一,养由基是春秋时候楚国人,而非战国;第二,他射的是柳树,不是杨树;第三,《汉书》里面似乎不应该有养由基,要说是李将军射石还沾点边儿。”

的确,看了这白衣少年似乎倒是真的文武全才,今日这关东四少只怕是不好收场了。

凌晓峰是个丝毫不通文史之人,只知道断章取义,他大声叫道:“胡说,他射的要是柳树,为什么叫百步穿杨,而不是百步穿柳?”

白衣少年冷笑一声,“《战国策*西周策》中有文,‘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者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之。’由此可知,养由基射的是柳,而不是杨。”

武天卓低声道:“大少,到底是杨是柳?”看来他还是比较相信大少的。

张傲天无奈,说道:“唉——的确是柳,而且《史记》里面也有记载,也写的是柳。”

武天卓一听连四人中最有学问的大少都这么说了,看了这射杨倒的确是自己说错了,于是道:“好,就算是柳!可养由基是楚国人没错吧,你凭什么说我错了?”

白衣少年又一声冷笑,然后道:“不可理喻,养由基是春秋时期楚国人,你说的是战国时期楚国人,国家没错,错的是年代。”

张傲天想来想去,似乎此时斗口,己方都是处于下风,于是道:“不论如何,是楚国人总没错吧?何必计较年代,比箭法才是最重要。”

凌晓峰突然道:“不对啊大少,养由基要不是战国人,为什么会收在《战国策》里面?要是春秋人,就应该在《春秋策》里面!”

这位大哥啊,这《春秋策》难道是你写的?

张傲天哭笑不得,只听白衣少年道:“白痴。”

武天卓也觉得乏味,叫道:“先不管这个,比了箭法再说!前面那棵柳树距此大约一百二十步,你我各自一张弓,九支箭,看谁射落的树叶多!“

白衣少年双手抱胸,淡淡道:“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我没有弓箭。”

武天卓道:“没关系,我借给你!”想了想,:“老黄,把你的弓借给他!”

立时,有一名瘦弱家丁,摘下弓箭,送到白衣少年手中。

他这是有目地的,这老黄是他下面随从中力气最小的,这张弓自然是张软弓,别的不说,能不能射到一百步,似乎都有难度。

武天卓见白衣少年接过软弓,他立时是信心十足,笑道:“看我给你们出气!”挽弓搭箭,弓如满月,箭若流星,一箭过树,果有一叶飘落,众人大声喝彩。

白衣少年斜了斜眼睛,撇了撇嘴,连连摇头。

武天卓得意地说:“大英雄,请啊!”

“哼——”白衣少年,“你急什么!”只见他张弓便射,弓只拉了个半开,但长箭飞出,有如飞电过隙,树上竟然同时有两片柳叶落下。

而且,他射出的箭,是打着旋飞出的,而且势沉力猛,过树之后,依旧向前方飞出能有百步之外。

这一箭,看得在场众人全都咋舌。

“不可能!”武天卓心底道,“老黄的弓,就算是拉满也就是八十步,怎能射到足有两百步开外?”

又一轮过,武天卓射落一枚,白衣少年竟然又是射落两枚。

武天卓心中大叫,“有鬼,有鬼!”

已无人叫好了。

第三轮,白衣少年的箭抢先出手,又是两枚柳叶飘落。

而武天卓的身子猛的一转,他的箭竟然射向了白衣少年!

还好,他的目标,并不是白衣少年,而是白衣少年手中的软弓!

只听“咔嚓”一声,白衣少年手中之弓,已被武天卓射出的长箭劈断!长箭飞出十余丈,势衰落地。

武天卓心下得意,心道:“还剩下六支箭,只需要射中五只,便是胜了。”

只听白衣少年道:“你这是何意?”

武天卓大咧咧地笑道:“什么何意?就是这个意思。”

白衣少年眨了眨眼,笑道:“我还要借一张弓!”

张傲天立刻叫道:“不可以!你们说好的是‘一张弓,九支箭’,不可以换弓!”

凌晓峰如梦方醒,大喜道:“好办法,三少你太帅了!你倒是射啊,娘娘腔!”

白衣少年听到“娘娘腔”这三个字,面上一红,光润洁白的面颊上红里透白,倒是显得更加俊美,只听他冷笑道:“这就是你们关东四少的作风么?看来,除了投机钻营,坑蒙拐骗,你们会的东西太少了。”

张傲天也是脸色一红,只是他口上是不肯认输的,说道:“大丈夫——大丈夫斗智不斗力。”

武天卓道:“小兄弟,你认输吧,我们各走各路可好?”

白衣少年还未答话,凌晓峰已喝道:“不可以,他说过输了要归我们处置的,我只要他一个鼻子下酒!”

梅争春今天战败,已是心如死灰,同时也对白衣少年有着几分敬佩之心,见凌晓峰如此刁难白衣少年,心中也有不忍,说道:“算了吧,我们还是去射猎吧。”

却只听白衣少年道:“黑鬼,又不是你赢,你神气什么?”

凌晓峰嘿嘿一笑,“我们四兄弟,谁赢了不都一样啊!”他似乎是这句话说完,才听明白“黑鬼”两个字的意思,于是叫道:“黑?你家二爷黑又如何?这才是血性男儿的标志啊!你是不是在羡慕啊!”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谁赢谁输,现在还言之过早吧?”

凌晓峰哈哈大笑,“那你倒是射啊!”几十名家丁跟着一起叫喊。

只见白衣少年收敛笑容,左手持断弓,右手扣住长箭,又是一箭射出!

张傲天立时色变,“他不是在射箭,这……这是‘弹指神通’的暗器手法!”

只见一箭飞过,这次有三枚叶子落下。

白衣少年很优雅的一甩头发,得意地说,“不用再比了吧。”

凌晓峰怒视,武天卓默然,梅争春无奈,张傲天只觉得他这个动作很眩目,竟然也忘记了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