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侠传之傲天神剑 第三章 荒林较技 四少难敌黄口儿 第三节

狂龙秋劲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URL]   四人循声望去,只见前面十步之外,立着一个极为俊美的白衣少年,看上去倒是十分俊俏的那种,只是似乎太瘦弱了些,所以在这几个人眼中,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罢了,立时四人都有轻视之意。张傲天叫道:“喂!小兄弟,你出手怎地如此不知轻重,难道你师娘没教过你么?我这个兄弟何罪之有,你却要暗算于他?暗箭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四人循声望去,只见前面十步之外,立着一个极为俊美的白衣少年,看上去倒是十分俊俏的那种,只是似乎太瘦弱了些,所以在这几个人眼中,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罢了,立时四人都有轻视之意。张傲天叫道:“喂!小兄弟,你出手怎地如此不知轻重,难道你师娘没教过你么?我这个兄弟何罪之有,你却要暗算于他?暗箭伤人可不是江湖好汉的作风啊。”

白衣少年冷冷道:“谁是你的小兄弟?哼——本——少爷的用意是,四位都是关东首屈一指的大人物,所以在下倒想领教一下,若侥幸赢个一招半式,也好在关东赚点名头。”

四人一听“关东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这几个字,立时腰板都挺实得多了,一个个面上也都有了得意之色。只是一听后面的“赚点名头”,四人心下立时又有不快。

凌晓峰狂笑道:“癞蛤蟆打哈欠——你口气不小啊!我们那有工夫儿哄小孩?”

白衣少年也不生气,只是轻轻一笑,淡淡道:“你们莫不是怕了,若真怕了,也不必太勉强,只要以后能学会谦虚就可以啦!至于现在嘛……只要把‘关东四少’改成‘关东四丑’,小……小爷马上就走!”

“大胆!”“胡说!”几人一齐叫出声来,张傲天叫道:“我可不习惯欺负小孩。”

白衣少年面容一寒,“敢比不敢比?”

凌晓蜂怒道:“你自寻死,怪得谁来?比什么?”

白衣少年很从容,“你们说。”

凌晓峰大咧咧地道:“你这口气还越来越大了呢?什么都能比?不会是要比吹牛吧,就算真的比吹牛,你也吹不过我们大少。比个子你不行,太矮!比块头你也不行,太小。胖不及他(手指指着武天卓),瘦不及他(手指又指向梅争春),比脸色你也没我黑的健康。比吃饭你一定吃不过我们大少,喝酒我可以喝你这样的一大排。比吹牛你是不行的了,比谦虚你又沉不住气。你还是赶紧回家,让你师娘好好调教调教,五年之后再考虑比武吧。我们关东四少这么大的人物,是不会轻易和你这种小毛孩子比武的。”

白衣少年冷冷道:“能吃能喝算什么本事,两对酒囊饭袋。”

“差矣!大大的差矣!”张傲天道,“‘国以民为本’的下句应该是什么?”

白衣少年道:“民以……”突然闭口不言。

张傲天笑道:“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吃饭怎算不得大事?”

白衣少年斥道:“强词夺理,胡说八道!”

张傲天故作一怔,然后一脸诚恳,“小兄弟,我没太听清楚,请问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

白衣少年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喊道:“强词夺理,胡说八道!”

张傲天大笑道:“噢——原来连你自己都知道自己的话是‘强词夺理,胡说八道’,那么看来悟性还不算很低。”四人放声大笑。

白衣少年的表情十分痛苦,突然狠狠的一跺脚,旋即长剑出鞘,直指张傲天,“废话少说,亮剑吧,无赖!”

“什么?要来真的!”张傲天回身道,“四少,上!哈哈,就让我们四个中最小的人来收拾你。”

梅争春正想试试剑法,于是前行几步,道:“那就由我这个‘关东四少之末’来领教阁下的剑法。”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好,那就比剑法,若是我胜了,‘关东四丑’想来是当得的了?”

凌晓峰道:“慢,你若输了又将如何?”

白衣少年不以为意,满不在乎的说:“任凭处置。”

“唉——”凌晓峰有意要这个白衣少年难堪,说道:“任凭处置?你说,处置你有什么用,杀了吃肉,还是熬汤?熊有熊掌,鹿有鹿茸,牛有牛黄,狗有狗宝,就是一头小母猪,也能杀出一堆猪肉,一个大头。你说,处置你有什么用?”一晃脑袋,邪笑道:“不知哪里的姑娘喜欢小白脸,你还可以卖上几两银子!”

白衣少年怒道:“我改了,我要和你赌命!”的确,凌晓峰的话实在是很伤人。

“慢——”梅争春道:“比武贵在切磋,怎可轻言生死?”长剑出鞘,缓缓扬起,道:“请进招吧!”

白衣少年见他还算斯文有礼,怒气稍敛,道:“黑炭头,少时再和你算帐!”

只见他并未作势,人已凭空飞起,一眨眼间就来到了梅争春面前丈许之地,接着,一道寒光已到了梅争春的咽喉!

梅争春早有准备,长剑已迎了上去!

武天卓道:“四少赢定了。”

张傲天道:“何以见得?”

武天卓道:“剑乃剑客之生命,乃灵魂所在,哪个剑客,不是爱剑之人?是以每个剑客都有自己趁手的剑,或长或短,或轻或重,你看看这个小子,拿的竟然是一把铁匠铺里可以直接买到的青钢剑,所以即便有点本事也是有限得很。”

张傲天道:“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凌晓峰哼了一声,“这小子年小力弱,即便出娘胎就练功夫,也是有限得很,我担心的是四少对战经验太少,万一不能收发自如,不小心弄死了他,岂不坏了今天的兴致?”

张傲天道:“他拔剑的速度很快,身法……也很快。”

凌晓峰道:“快么?没感觉到。也许大少是认为……比你自己速度快就算快。呵呵,那天下慢的人就太少了。”

只听武天卓叫道:“不要吵,看剑!”

只见场中两人,各自挥动一把长剑,在地上绕来绕去的兜圈子,要么就是互相追来追去,竟看不出一丝精彩之处。凌晓峰只觉得无味之极,但却看到张傲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武天卓手舞足蹈,连声大叫:“砍呀,刺呀!杀啊,打啊!用风雷三式,杀他个片甲不留!四少,你的寒梅吐蕊呢?梅雪争春呢?”

其实梅争春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白衣少年的剑太快了,梅争春一招未尽,已被迫回剑自保,才待再出剑时,对方的第二剑又到了,斗了数合,已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毫无疑问,关东四少中,梅争春的剑法是最好的,同门师兄弟中,他的剑法更是出类拔萃的。他自小到大,一直是人群中的佼佼者,生活在恭维和赞扬中。今剑法初成,正踌躇满志之际,遇一无名少年比剑,竟然束手束脚,不由得心浮气躁,只知用力蛮砍。

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啊。

朦胧中只听得张傲天呼道:“手下留情!”接着胸口一痛,张凌武三人都已抢上,而白衣少年已退至三丈之外。

低头看时,只见前胸已开了一个半尺多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好在入肉并不甚深。

武天卓撕下衣襟,要帮他包扎伤口,梅争春咬了咬牙,推开他,行前几步,对白衣少年道:“三载之后,再当请教。”

白衣少年斜眼望天,冷冷道:“不学无术,油嘴滑舌,关东四丑,贻笑江湖!”

四人对望一眼,凌晓峰喝道:“慢着,我们是关东四少,又不是关东四剑客,哪有一局比剑而成四丑的道理?还应再比一局!”

白衣少年道:“早知道你们是说了不算的,不过今天小爷心情好,就再哄哄你们,说吧,你想比什么?”

凌晓峰道:“除非……”他右脚在地上猛的一踏,几人只觉得地面似是一震,只见凌晓峰的一只右脚已完全没入地面,他大吼道:“除非你比我力气大!”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见前面山脚下有一块大石,便飞身掠起,一掠就是四丈开外,右边袖子挥出,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轻轻一带,借力飞起,在半空中滑出三丈,轻轻的落在了大石之上。

张傲天叹道:“看来轻功也是没的比了。”

只见白衣少年又已经掠回,道:“黑炭头,你这算什么本事,只要是个会动弹的,随意拿把铁锨就可以在地上挖个更大的。你若真有力气,便在那山石之上,留下两只脚印吧?”

四人大惊,忙奔过去看时,只见山石上有整整齐齐的两个脚印,虽说比起凌晓峰的土坑小了些,但深达半寸,而且如刀子刻的一般平整。毫无疑问,这个白衣少年的内功已经很有火候。

凌晓峰苦笑,“不想我们兄弟居然如此的不走运,竟遇到高人了。”

白衣少年得意地说:“这下子……关东四丑想是当得的了?”

凌晓峰无语,倒退三步,而武天卓在同一时间进前三步,喝道:“不行!我们今天是来射猎的,不是来比武的!阁下既然是高人,想来弓术也一定了得!只要你的弓术能够胜过我,我就心服口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