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侠传之傲天神剑 第三章 荒林较技 四少难敌黄口儿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凌晓峰道:“就说这弓箭吧,咱们只可以用来打猎,人家的箭却可以杀人。”

张傲天道:“有何足怪,谁的箭都可以杀人。”

凌晓峰哈哈道:“大少又不服气了,这里说的不是射杀马贼,箭毙流寇,而是杀高手,他们的箭真是有……百步穿杨之精,李广射石之力。”

武天卓道:“啊,还不止一个?不知道箭法比我如何?”

凌晓峰道:“江湖中有两大神箭,百里长虹萧射月!”

张傲天道:“哈,名字还真挺气派!”

凌晓峰道:“名字气派是小事,重要的是人家的名字,有名气,有地位。”他叹了一口气,“提起这两个名字,江湖中三山五岳的各路英豪,哪个不给几分面子。”

梅争春不解道:“江湖中难道没人知道长白剑派?”

凌晓峰道:“当然知道,你爹比你有名多了,你只要自报家门,谁都不会轻视你,但那是长白剑派的面子,不是‘关东四少’的面子,你的明白?”

张傲天道:“你呢?是不是也是万里镖局的面子?”

凌晓峰道:“是极是极,三少也是‘金盏刀’武叔父的面子,但是谁都及不上大少,大少的大师兄龙大侠那可是……只要你说是龙大侠的师弟,就连百里长虹萧射月也要考虑三分。”

张傲天很不高兴,道:“四少的剑法如此了得,难道没人知道他?”

凌晓峰道:“他成天只知道练剑,谁会知道他?不过也很容易,只要四少能杀败一个百里长虹那样的高手,立刻就会扬名天下!”

张傲天道:“江湖中还有什么高手?有没有用剑的?那四少可以天经地义的去寻他比剑啊!”

凌晓峰道:“现在最瞩目的,是四个人!”

张傲天叹道:“我知道不是关东四少,但希望十年后,关东四少能取代他们的位置。”

凌晓峰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当今江湖,若是提起‘武林四侠女’来,又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比起‘关东四少’来,根本就是日月比萤火,沧海比水珠,根本不能比较。”

武天卓立刻来了兴趣道:“武林四美女?有哪四个?”

凌晓峰冷冷道:“是武林四侠女,不是美女。”

张傲天道:“不是美女?是武林四丑女?”

凌晓峰道:“你们还捣乱?我就不说了。”

梅争春道:“别,你继续说,武林四侠女都是什么名号?”

凌晓峰缓缓道:“孤叶激起千层浪,云烟荡尽大漠风。秋雨飘落寒冬暖,晴岚映雪皎月红。”

张傲天道:“二少,真是让人吃惊,去了江南一趟,居然学会作诗了!”

凌晓峰道:“这诗可不是我写的,这首诗就是有人专门为武林四侠女作的,每一句诗都对应一个人。”

张傲天道:“这个我还不明白,可是有首诗就算了不起么?那咱们也给关东四少编首诗,不行就多遍几首。”

凌晓峰不以为然,“那又有什么用呢?即便你写的天花乱坠,还不是只有咱们四个人知道?”

武天卓道:“那她们的名号都是什么啊?若是七个字的外号,显然太长了。”

凌晓峰道:“东海飘萍,大漠云烟,江南秋雨,塞北晴岚。”

张傲天道:“名字不错,不知道本事大不大?”

凌晓峰道:“那还用说,若没有十足的本事,一个孤身女子,怎敢行走江湖,还作出许多大事情来。这四人分在东西南北,各自一方,不像咱们这‘关东四少’,经常是成群结队的。难怪人们都说,‘老虎都是一只只的,咱们这样的都是一群群的。”

张傲天懒洋洋的说:“咱们这‘关东四少’,是该算东,还是算北?”

凌晓峰道:“当然算北了,不过,人们现在一提到关东,没有人会想到‘关东四少’,只会想到‘塞北晴岚’!”

武天卓大吃一惊,“‘塞北晴岚’是关东的,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凌晓峰白了他一眼,“关东最有名的两位剑客之一,你居然没听过?”

张傲天到:“我也没听过啊,有何足怪?”

武天卓却很奇怪,“两位剑客,那另一位是谁啊,你是说的是四少,还是你在吹嘘你自己?”

梅争春道:“不是我。”

凌晓峰看了张傲天一眼,道;“当然是大少……”他有意顿了一顿,接下去道,“的大师兄龙凌渊龙大剑侠啦!”

张傲天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好几年没见到我师兄了。”

提到大师兄的时候,他的心里倒是真的有几分想念之情。

不知道大师兄现在可好?是否依旧是那样的英明神武?

却只听凌晓峰埋怨道:“有英雄的师兄,却没有英雄的师弟。大少,你若是能及得上龙大侠的一半,也不枉当了一回他的师弟,我们三个,你能连带着添些光彩!”

张傲天道:“我怎么了?看来给我作兄弟委屈你了?”

凌晓峰面色一变,才待发作,武天卓已说道:“不谈这个了,不谈这个了。二少,不知这武林四侠女容貌如何?”

凌晓峰立时来了兴趣,“说真的我也没见过,不过据说是,个个都有沉鱼落燕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摇头叹息,“你看这一点咱们也比不上人家,咱们可是高矮胖瘦全齐了,唱大戏倒够一台。”

张傲天不满道:“二少为何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凌晓峰道:“咱们的确不行,就应该实事求是。凭良心说,咱们哪一点能比得上人家?难道吹吹牛就可以改变事实了么?那不就是‘夜郎自大’?”

张傲天道:“事在人为。”

凌晓峰道:“我倒忘了,吹牛皮乃我兄弟擅长,尤其以大少为最,但我认为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张傲天道:“你认为我言过其实?”

凌晓峰道:“你若是能讨到叶飘萍做老婆,便不算言过其实。”

张傲天一怔,“叶飘萍?叶飘萍是谁?”

“唉——大少!”凌晓峰道,“您现在可真的是一无所知,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张傲天道:“我不认识她有什么了不起,她又不是真的是我家娘子。”

凌晓峰道:“东海叶飘萍,多么神奇的名字啊,提起这个名字,江浙大地都得抖三抖!叶飘萍就是武林四侠女之首,也就是,孤叶激起千层浪。”

张傲天淡淡道:“大地抖三抖?既然是纵横东海,你就应该直接说——提起叶什么……叶飘萍是吧,那东海的海啸就直接来了——”

凌晓峰一脸赞叹的神色,“我说就是嘛——要论起吹牛,谁能及得上我们大少?不过,人家是武林四侠女之首,你是关东牛皮王,你们也算旗鼓相当?”

张傲天冷笑,“武林四侠女之首?那她就是天下第一侠女了?这称号是谁封给她的?她又行过什么侠义之事?这个世上,尽多欺世盗名之辈。”

凌晓峰不服气,大咧咧地说道:“叶飘萍虽然是侠女,但是给手下人抢老婆的这类事情她是不会做的,她十七岁便当上了东海水路抗倭大联盟的总盟主,她杀过的倭寇只怕比你杀的马贼多得多了。”他说起“抢老婆”和“杀马贼”当然是讥讽张傲天的了。

张傲天伸了个懒腰,“女人有本事又怎么样?是女人就是要嫁给男人的,难道女人可以嫁给女人(这句话似乎即便是叶飘萍来了也应该无法反驳)?还有,她杀人多很光荣么?大家想象一下,假若让你每天抱着一个满手是血的老婆上床,你肯么?”

凌晓峰才待反驳,武天卓道:“别伤了自家兄弟的和气啊,大少二少何必多争口舌?如若不服,那就打上一赌,就以三年为期,看看大少能否娶到叶飘萍如何?”

张傲天大笑,“好主意,这个主意不错,咱们‘关东四少’就以武林四侠女为目标,你我兄弟四人,配她姐妹四人,倒是一段武林佳话!”

梅争春好久没有讲话了,突然插嘴道:“到时候就八人一起成亲,办一个惊天动地的婚礼。”

武天卓笑道:“八个人一起成婚好是好,不过可要小心,别把花轿抬错了,那可就真的成了笑话了。大少一掀盖头,‘东海飘萍’变成了‘塞北晴岚’,这可如何是好,是立刻去换,还是将错就错……”

突然,只见白光一闪,张傲天一把将他推开,而凌晓峰刀已出鞘,横刀背一挡,“当”的一声,凌晓峰后退一步,同时一块碎银弹落于地。

毫无疑问,武天卓兴高采烈之际,已几乎被人暗算。

只听得一人冷冷道:“胡说八道,自命不凡,无耻下流,关东四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