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侠传之傲天神剑 第三章 荒林较技 四少难敌黄口儿 第一节

狂龙秋劲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URL]   张傲天等一行十几骑赶到城西十里亭,已经是未时时分了,只见亭子外面有几十人在等着了,都是些随从之类,也都坐在地上歇息,而亭子里有三个青年正在聊天,见张傲天赶到,便都迎了出来。   第一个青年,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只是脸色过于黑了一些,不过这样一来更加显得很有棱角,一看便是一个孔武有力之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张傲天等一行十几骑赶到城西十里亭,已经是未时时分了,只见亭子外面有几十人在等着了,都是些随从之类,也都坐在地上歇息,而亭子里有三个青年正在聊天,见张傲天赶到,便都迎了出来。

第一个青年,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只是脸色过于黑了一些,不过这样一来更加显得很有棱角,一看便是一个孔武有力之人,这个青年是万里镖局的少镖头凌晓峰。

第二个看上去年纪似乎要小上一些,但身材却更加粗壮,一张也是白白胖胖的,一看便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他的脸上始终都是和蔼可亲的笑容,让人感觉很容易接近,他是武家庄的少庄主武天卓。

第三个人和武天卓正好相反,通常是不笑的,而三个人一起走出来,他却非得站在两个人的身后,好似成了习惯,由此可见,他毫无疑问属于那种腼腆型。他的人非常的瘦削,手指也很瘦削,而全身上下最瘦削的却是那把剑,连鞘也不过手指粗细,他显然是个不一般的剑客,他就是长白剑派掌门“飞雪神剑”梅天道的独子,梅争春。

这三个人,都是张傲天的知交好友,他们四人凑在一起,有一个名号,就叫做“关东四少”。

张傲天翻身下马,对准凌晓峰的左胸狠狠的来了一拳,哈哈大笑道:“好啊,我以为只有三少自己约我,原来你们都在这儿。”他们兄弟之间的见面礼,绝不是拱手作揖,见面就是拳打脚踢。

武天卓笑道:“二少是刚从江南押镖归来,也是刚刚才到的,而四少那可就不同反响了,他的寒梅剑法已经大成,只怕我们三个加起来也敌他不过了。”

张傲天道:“不论如何,关东四少又聚到一起了,真应该去共谋一醉!”

凌晓峰忙道:“我正有此意,押镖这一路,我二叔管着我,不准喝酒,我的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张傲天嘿嘿一笑,道:“兄弟,我还不了解你?我便不相信你一口酒都没喝。”

凌晓峰叹道:“这个自然,我怎能少得了偷酒?而且,偷酒喝的滋味更好,那可真的是回味无穷啊——只是又想过瘾,又怕喝醉,内心实在是太矛盾了,经常是欲罢不能,事后却又后悔莫及,每次都是,当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喝了的时候,才发现坛子都已经见底了……”他在言语的同时,脸上又是一副回味之神色。

张傲天道:“你的酒要是戒不了,你爹怎能放心让你独自押镖?”

凌晓峰道:“这不更好,这一路我有多轻松!一路上,事事都由我二叔打理,我只管游山玩水,饮酒吃食,有多自在!这江南,你们都没去过吧,和咱们这里不能比较,好玩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武天卓一脸兴奋,“都有什么好玩的?”

凌晓峰一脸神秘,缓缓道:“别的不说,这一路上,我一共喝到了十一种以前没喝过的美酒。”

“没意思。”张傲天道,“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说点听听倒是无妨,要全是酒,那就免了。”

武天卓道:“大少横行乡里,四少闭门练剑,我也是难得出庄,外面的新鲜事情是一无所知,二少既然出了趟远门,若不多说一些与我们知道,可就不够义气了。”

梅争春道:“有没有江湖事啊,我倒是真想知道。”

凌晓峰道:“江湖事,那就太多了,全是江湖事啊,说上三天三夜只怕都说不完。”

张傲天道:“那就说最新鲜的好了。”

凌晓峰道:“好!开始了!都注意啊!”

三人一齐“嗯”了一声。

凌晓峰缓缓前行了两三步,猛然转身,沉声道:“那一日,天空中阴云密布,大风呼啸,一只乌鸦声嘶力竭的叫着,在我头顶飞过……”

张傲天叹道:“看,二少去江南一趟,还学会说书了哦。”

梅争春道:“还没到正题啊,拜托快点。”

凌晓峰道:“你别急嘛,途经五雁岭,我正在……踌躇满志,突听得一声响箭,杀出一彪人马,拦住去路,为首一人,至少有两个四少那么重!手持两杆八棱紫金……哦不,是八棱生铁锤。”然后他又双手作了两个挥舞得动作。

张傲天道:“呵呵,真在说书啊,还真有人来劫镖了。”

武天卓道:“接下如何?”

凌晓峰道:“我拍马上前,喝道:‘来将通名!’来人道:‘我乃是八臂天魔李太岁是也,你是何人?’你们说,我该不该把名号报出来?”

梅争春道:“当然啊,报了名号,山大王是不是就该跑了?”

凌晓峰道:“哪有那般好运?我喝道:‘本少爷是关东四少中的二少,铁面狂侠——凌晓峰!’”

张傲天赞叹道:“别的不说,这名字就比那个山大王气派多了。”

凌晓峰道:“气派顶什么用?你猜那山大王怎么说?”

“怎么说?”三人同时问,看来三人都挺关心。

凌晓峰无奈的耸耸肩,道:“他一脸困惑:‘关东四少?这是什么帮派?铁面狂侠,你是铁面狂侠?你又是谁?’”

“不会吧!”三人齐声大叫。

武天卓叹了口气,“这个山大王怎么会如此孤陋寡闻?”

凌晓峰嗤之以鼻,“很可惜,不只他一个人如此,中原各路的武林朋友,几乎就没有听过‘关东四少’这四个字的,如果说‘关东四少’在中原有人知道了的话,那还是凌二少我此次押镖的功劳。”

三个人都沉默,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武天卓终于打破僵局,道:“不足为奇,不足为奇啊!咱们年轻嘛!在江湖中,少年人本来就没有老江湖有名气,何足为怪!”

凌晓峰道:“不一样不一样,为什么别的人就能少年成名?”

张傲天道:“别的人,我听说过的么?”

武天卓道:“在我心目中,少年人名气最大的就是大少了!因为他是我们‘关东四少’的老大啊!”

凌晓峰道:“咱们是闭门造车,自封大名,在关东还凑合,可是到了中原,‘关东四少’四个字,根本没人知道,可是,江湖中有名气的少年却多的很,咱们根本不值一提!”

梅争春道:“那你说来听听!”

张傲天很不快的说,“咱们是来射猎的啊,我的弟兄们午饭还没吃呢,都等着吃野味呢!咱们边走边说!”

凌晓峰道:“大少饿了?我带了干粮。呵呵。”

张傲天一拉马,“边走边说。”

四人牵马前行,众随从跟在后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