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侠传之傲天神剑 第二章 牛刀小试 翻手为云覆手雨 第一节

狂龙秋劲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URL]   两个公差跟随孙吏目进了后堂,刘清平立刻打开文书观看,堂下的众人便议论起来。   赵公子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是什么文书,难道是有谁会被撤职?不会是张傲天他爹吧?”对于辽东都司的官员,上至张大人,刘佥事之辈,下至陈断事,孙吏目之流,他是均无好感,巴不得谁出点儿麻烦什么的。   石京名奇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两个公差跟随孙吏目进了后堂,刘清平立刻打开文书观看,堂下的众人便议论起来。

赵公子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是什么文书,难道是有谁会被撤职?不会是张傲天他爹吧?”对于辽东都司的官员,上至张大人,刘佥事之辈,下至陈断事,孙吏目之流,他是均无好感,巴不得谁出点儿麻烦什么的。

石京名奇道:“难道会是朝廷拨银子了?”

马员外摇头道:“不会的,若是这种封疆大吏,下的一定是圣旨,怎能如此草率?而拨银子是工部的事情,与兵部何干?这种普通的兵部文书,即便是官员,也只能是武官,而且不一定是正职官员。”

这位马员外,毕竟也是年近古稀了,什么事情他都似乎知道一点儿。

他就是有一点问题,已经无药可救了,就是已经六十八了,还一个劲儿的张罗娶媳妇,真怀疑他的身体行不行了——看来是“不见儿子心不死”了。

这时只见刘清平已行下堂来,行至张傲天面前,道:“恭喜张大少,贺喜张大少了!”

张傲天微微一笑,道:“何喜之有?大人倒说来听听,不会是我真的高升了吧。”

刘清平笑道:“大少上月讨马贼有功,已上报京师,兵部石大人已提拔你为辽东府补缺参将,暂归辽阳。”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除了张傲天和他的十几个家僮外,全是大吃一惊,马员外更是几乎晕倒。而看张傲天和他的家人的表情,自然是早已知晓的了。

的确,这些公差什么的,报喜自然是先去将军府讨赏,而他们选择在这个时候进来,没准都是张傲天安排的。

至于补缺参将究竟是多大的官,这几十个士绅是不晓得的,但总之他们知道,对于张傲天来说,反正一定是好事就是了。

张傲天也是兴高采烈,笑道:“的确是好消息啊!看来孙吏目这圆梦圆的很准啊!”一拍脑门,“以后有梦,我还得找他圆!刘大人——我是不是应该给他包个红包啊!”

刘清平笑了笑,“我们这些人,能为大少效劳,那是我们的福气了!至于圆梦嘛,是大少的梦作的好。还有,最重要的是,大少若不是身先士卒,征讨马贼,也不会有今日的功名啊!”

张傲天点了点头,道:“此言有理啊!不过,才不过几个马贼,就升官了,我似乎受之有愧啊。”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捉马贼也是很辛苦的啊!我和那个‘黑煞神’一共战了四百多回合,从早上打到天黑哦!那一战,是……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疾风怒号,飞砂走石。他一式‘分花拂柳’,我就回一式‘黑虎偷心’,他一式‘双蛇出洞’,我就给他来一招‘霸王卸甲’。他……我……”他边说边比划,每一拳每一脚都在马员外等几人的身前身后,拳风呼呼,把马员外的胡子荡起老高。马员外的人早被吓得面如土色,人是哆哆嗦嗦直发抖,却还不敢动弹,生怕一动,反被张傲天打中了。这大少极不讲理,一定会说是你故意撞到他的拳头上去的。只怕还要担上妨碍大少练拳的罪名。

张傲天舞的性起,甩掉大衫,在公堂上练起拳脚来,众士绅均是面无人色,只期望躲在他人后面,便是安全了。

孙吏目从后堂刚刚走入,张傲天一式‘立劈华山’恶狠狠地向他头顶击落。众人齐呼:“小心——”

只见张傲天身子一抖,右臂一挥,人稳稳地站在孙吏目面前,手掌轻轻地拍在孙吏目肩上,“哈哈,孙吏目,没吓着您老吧。”

孙吏目抚胸道:“还好还好,谢大少手下留情。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可就惨了!”

刘清平惊魂方定,道:“张世兄如今已是有功名之人,但现下八方安定,四海生平,我们辽东更是连仅有的毛贼都被荡平了,所以才有‘补缺’二字。”

张傲天道:“唉——可是,除了好听以外,又有何用?”

刘清平忙道:“张世兄虽然没有任职,但俸禄依旧,均在都司衙门领取。”

一听此言,张傲天似乎立刻来了兴趣,“俸禄,我一个月的俸禄有多少?”

刘清平忙道:“这个,哦……快,孙吏目,你给张将军算算。”

他对张傲天的称呼是不停的在变,最早是‘大少’刚才变成了‘世兄’,这会又成了‘张将军’了。

孙吏目道:“按照朝廷的规定,张将军的品级……每月俸禄折成银钱是八两四钱纹银……外加地方治安费二十五两九钱,马匹草料费九两二钱,武器铠甲费二十一两八钱,巡逻察视费三十六两五钱,衣食补助六十两,地方补贴五十八两八钱……”他一口气说出许多名目,没人能记得住。

张傲天道:“麻——烦——一个总数就行了。”

孙吏目笑道:“一共是……三百七十八两八钱。”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士绅都是大吃一惊,的确,张傲天的俸禄不过是八两四钱银子,可是什么这个钱那个钱一加,就变成了三百七十八两八钱,就算将那三百七十两的整数去掉,剩下的零头也比他真正的俸禄要多上四钱。

在场的士绅们自然都是有钱人,可是见张傲天青云直上,一个个也都眼红。

只见张傲天又在哈哈大笑,“哈哈,不少嘛!一天能有个十几两的俸禄了,省的人人都说我是败家子!”回顾众士绅,“我升官了,你们不恭喜我吗?”

众人无奈,只得上前贺喜。一个个嘴里说得漂亮,心里却是极不情愿。

张傲天哈哈大笑,突然问道:“对了,我倒忘记问了,我的这个补缺参将,倒底是几品的官啊?”

孙吏目犹豫了一下,“这个……”

张傲天笑道:“有话就说嘛,不要吞吞吐吐。”

孙吏目道:“实不相瞒,大少,您这个参将是没有品级的。”

张傲天惊道:“没品级,不会是说连九品都不是吧?那我一个月还能拿几百两银子?”

众士绅听得此言,心情似乎都好了很多,赵公子故意问道:“孙吏目,你是不是弄错了,张兄杀了那么多贼寇才换来的功名,怎么会连品级都没有?”

马员外听到这里,不由得放声长笑。

石京名立刻凑上前去,问道:“员外为何发笑?”

张傲天白了他一眼,因为他感觉,这个石京名实在是讨厌之极,看来那次打他打得还是轻了,这两个人难道是看《三国志通俗演义》来了灵感,开始上演《华容道》了?

不过别忘了,曹操在败走华容的时候,可是笑声刚落,杀声便起的……

只听孙吏目说道:“参将就是没有固定品级的,不过,张将军虽然现在没有品级,但也是有出身的人物了,只要有哪位参将升迁,引退,调离或者阵亡病故什么的,就可以直接上任了。至于俸禄,暂且按其与刘大人平级计算,就在都司衙门领取。”

张傲天笑道:“刘大人啊,那么说我这个月就能领到俸禄了?”

刘清平道:“当然当然,孙吏目,快去帮张将军把俸银领出来!”

孙吏目笑道:“已经领出来了。”一挥手,一名差役已经端着一盘纹银走了上来,“这是张将军的本月俸银,共三百七十八两八钱,请点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