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二章 险过山海关(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1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高挑的龙脊曲线,把山海关从逶迤的燕山山脉中,隐隐约约地在北面的地平线上勾勒出来。

“青草地”客栈道边上,三辆卡车发动了。

“大川君,代我向龟尾老师问候!”一个佩带着上尉军衔的鬼子向丁雄一招手,登上了第一辆炮车。

“放心,中村君!”丁雄应道。

丁雄穿着鬼子上尉军装,将一个金质烟盒塞进身边鬼子中尉的衣袋,中尉机械地一鞠躬:“谢谢!多多关照!”

“田中君,你们的车要紧紧跟上。这一带还会有散兵游勇和马胡子骚扰!”丁雄的日语能带出北海道的方音,拍着田中的肩头,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很有风度地向西面的树林一挥。

“是!大川上尉!”田中敬礼,转身登上了满载弹药的第三辆卡车。

丁雄漫不经心地前后望了望,打开车门、钻进了中间的卡车。

夜里,在“青草地”客栈打尖的时候,丁雄和杨欣便与在客栈修车的鬼子们熟识起来。

龟尾是丁雄在保定军校学习时的炮兵科教官,曾在北海道炮校做过教员。丁雄也曾在北海道步校、炮校考察、实习过。凭着这层关系,他迅速和炮兵上尉中村、中尉田中搭上了关系。杨欣娴熟的汽车维修技术,不长时间就把鬼子的两辆“趴窝”卡车收拾好了。

三辆卡车来到了守备森严的山海关城门下。

铁丝网的路障前,站着几个耀武扬威得鬼子和哭丧着脸的伪军。沙袋工事上架着几挺机枪,道边还停着一辆敞篷中吉普车,一个带袖标的鬼子军官,正在旁边的岗楼里哇啦哇啦地打着电话。

卡车停在路障前,一个带着钢盔、手里拿着小黄旗的鬼子,跑到炮车前,敬了个礼。中村从车窗里拿出个证件一晃,鬼子一挥手,路障门打开了,炮车开了过去。

罗云汉把车开到路障前,丁雄拿出了从鬼子死尸上搜出来的军官证,漫不经心地向鬼子晃了晃。

鬼子向证件瞄了一眼,一挥手,罗云汉开动了汽车。

忽然,打电话的鬼子军官和一个伪军走了过来 。

鬼子军官一摆手,咕噜了句日本话。

“停车!通行证!”伪军咋咋唬唬地喊了一声。

忽然,卡车盖子响了一下。

是杨欣的动手暗号!

罗云汉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摸出大肚盒子,秦凤凰也慢慢抽出腰间的手枪。

“别忙!”丁雄泰然自若地轻轻说道。

伪军登上了卡车驾驶楼的踏板,向车窗里一伸手,双眼如锥地看了下罗云汉。忽然,手一翻,手掌心里多了张纸片。旋即下了车,把纸片交给了鬼子军官。

鬼子军官看了看纸片,绕着车走了一圈,来到车头前,向驾驶楼里望了望。

坐在中间的秦凤凰心都要跳出来了。

鬼子军官把通行证扔给伪军,摆了摆手,向后面的卡车走去。

伪军又登上踏板,把通行证交给丁雄,向车里瞪了罗云汉一眼:“把通行证拿好了,关里面还有人检查呢!”嗖地跳下去了。

“杨快手!”罗云汉一笑,卡车开进了城门楼。

“啊?杨快手!”秦凤凰捂着胸口:“哎呀妈呀!吓死我啦!他、他咋当上伪军啦?”

“这一带的黑白两道,他肯定都熟悉,弄个伪军队长的幌子,唬唬人,那算啥呀?我就知道,他保证能跟上来!”罗云汉本能地感到,这个杨快手不是个凡人。

“别高兴太早了!”丁雄说:“他话里有话,过完城门,里面肯定还有情况!”

秦凤凰悬着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鸡八毛情况!有这些条枪呢,啥情况都不怕!”

秦凤凰手心儿里全是汗,钢盔像个蒸笼,头上的汗簌簌地流了下来,一绺头发从耳际弹了出来,贴在了鼻翼上。心里却暗暗想到,我身边这两个人是什么胆子啊?车一开出城门洞,用眼角溜了下两人。两人就跟没事人一样,脸上不红不白的,好像进城来逛大街似的。我的天!我得什么时候练出这样的胆子啊?

“注意!”丁雄看着前面十字街口的吉普车、摩托车说:“前面有路卡!”

秦凤凰不看犹可,看罢大惊失色!道边路卡上,站着那个戴眼镜的不是严申吗?这个叛徒!他咋到这儿来了呢?连忙把手伸进了背后的书包。

“秦……秦丫儿,”罗云汉一时匆忙间,又叫起家乡人习惯的称呼来,“小心!那小子可能是你的同学!看!片仓也来了!”

“对!他就是在同昌城被抓住的严申!”

秦凤凰说话间,严申和两个鬼子已经检查完炮车,来到他们的卡车面前。

街道上淡淡地笼罩着一层薄雾,各家店铺刚刚开板,街道上行人不多。一个挑着豆腐担子的小贩,拉着长声吆喝着:“豆——腐!豆腐!”

片仓一挥手,严申走到卡车前,扶了扶眼镜、张望起车厢上的人来。

严申打扮入时,穿着白色绸衫,打着红色领带,灰裤,黄皮鞋。可面色苍白,一副乏力的样子。

严申招供后,片仓立即报告了锦州的特高课机关长山猪九十九。山猪感到事关重大,经守备司令清水的授权,立即带着片仓和严申,赶赴山海关堵截缉捕。可山海关的关东军少将早川,凶蛮无理的以“军事要塞,不得滋扰”为借口,不予支持,不让到城门口,不让上城门楼。让他在“不干涉防务的情况下,自行查探。”

没有法子,山猪从山海关宪兵队借来了车辆和一队宪兵,便在街心设起路卡来。

十字街心,是机动车辆必经之处。

第一辆炮车上的中村向丁雄摆了摆手,上了车,向街西驻地开走了。

杨欣、周排长、赵梅坐在卡车顶上的帆布帐篷上,嘻嘻哈哈地笑着翻着一本时装画册,杨欣不时地用日语解释着。洪海和老武头抱着三八枪,毫无表情地坐在车厢后面。众人穿着土黄色的鬼子军装,全都是从草叶桥河套里鬼子死尸身上扒下来的。

严申不认识卡车车厢上的人。看了一圈后,登上了驾驶楼的踏板。

罗云汉的盒子枪叫开了狗头,丁雄的两支勃朗宁一翻,攥在了手中。

秦凤凰把书包移向背后,坐直了身子。

一个带着眼镜的脑袋伸进了车窗。

罗云汉戴着钢盔,鼻子下面又粘上了个人中胡,严申没有认出来。

严申不认识丁雄。

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镜,看了看中间的秦凤凰,秦凤凰竟然扭头看了看严申。严申却缩回脖子,跳下了踏板。

“没有!”严申一摇头,回头又瞥了一眼车号,“77147!”记在一个小本上,便和片仓向后面的卡车走了过去。

罗云汉和丁雄扭头向秦凤凰望去,同时吃了一惊:天啊!她脸上的雀斑哪去了?没了雀斑,这哪里还是过去的秦凤凰?那清秀亮艳的眉眼、那笑靥如花的面容,简直比美女广告牌上的大美女还漂亮十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