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苦囚 新革命的前夜-起源

wnet99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6/


蓟是个自然生长的国家,还在周武王灭面前,蓟就存在于今北京地区。武王灭商后,暂“帝尧之后于蓟”。

蓟的都城在今北京地区,当无疑议。燕也是个自然生长的国家,武王灭商后,“封召公爽于燕”,后来,它发展为战国时的七雄之一。

其都城在今房山县琉璃河一带。

东晋时,鲜卑族的前燕君主获客俊从东北进人中原,以蓟为都,前后有八年。唐朝安史之乱时,安禄山自称“大燕”皇帝,“以范阳(今北京一带)为大都”这是北京称“大都”之始,后史思明自称“大燕”皇帝,“号范阳为燕京”,这是北京称“燕京”之始。

五代时,刘守光率兵夺取幽州(今北京),即皇帝位,“国号大燕”,以此州为都城。

为区别安禄山、史思明的“大燕”,人们称刘守光的大燕国为刘燕。加上辽、金、元、明、清、及今天,北京共十二次为都。

紫禁城作为明,清历代皇朝都城的所在地,已经有二百余年的历史,这个不大的地方,却不断地在浩浩历史长河中上演着权利与阴谋的绝唱。一九六四年,中国脱离了全国性的大饥荒已两年有余。

肉和米面在北京又成了家常便饭。

党中央的革命英姿也突然粗壮起来。

国内学雷锋,四清五反,忆苦思甜,学习毛着;国际上抗美援越,反修反苏。当历史走到1965年的时候,这也是文化经济盛宴即将结束的前夜。在这一年,本书主人公,李晓剑和杨华离开了生活多年的母校,东城区北池子小学,和其它同学一样升入了理想的中学。

北京第xx中学,是一个学习气氛很好的中上等的老学校,地处市中心的闹市区,共有三栋教学楼,校园优美漂亮,犹其新盖的六层教学楼更是设备齐全,教室明敞,新的初一年级,共有十个班,男,女生各五个班,在这里有北池子小学老同学,也有新认识的好朋友,大家欢歌笑语,无忧无虑,在这一年同学们依旧可以在图书馆看到鲁迅,曹禺,老舍,殴阳山以及莫伯桑、狄更斯、雨果、巴尔扎克、歌德、莎士比亚、屠格涅夫、契可夫、列夫-托尔斯泰、阿-托尔斯泰、德莱赛、马克-吐温、惠特曼、欧-亨利等人的作品,然而,却不知历史的最为惨烈的一幕将再一次在北京,在这里上演。

一九六五年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前夜,在中国农村里正在进行着“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社教”,也被称为“农村四清运动”,是解决农村干部思想、政治、经济、生活等方面不良问题的运动。

许多机关干部和学校老师参加了“四清工作”。 一九六五年二月,一九六五在党内除担任***秘书外没有其它职务的江青找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张春桥,组织上海市委写作组的姚文元写批判《海瑞罢官》的文章。

整个写作活动是在一种很不正常的秘密状态下进行的。这篇文章点名批判北京市副市长、著名史学家吴晗,毫无根据地把他于1960年为响应***提倡海瑞精神而写的《海瑞罢官》一剧中描述明朝历史上海瑞所进行的“退田”、“平冤狱”,同1962年受到指责的“单干风”、“翻案风”联系起来,对剧本作了猛烈的政治攻击,说它是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这种阶级斗争的反映。文章实际上涉及1961年以来中央领导层在许多重大政策问题上的分歧,攻击的矛头并不限于吴晗。文章发表后,《人民日报》和北京其它各报在十多天内没有转载。

本来,上海报纸发表的文章,其它地方的报纸完全有权自行决定是否要转载,但是这加深了毛主席对北京市委和中央一些主要领导人的怀疑和不满,认为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长彭真是吴晗的后台,认为北京市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后来北京的报纸转载了,不过只是把它作为学术问题来讨论。

而毛主席在小范围的谈话中则说:《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

彭德怀也是‘海瑞’。”

这些话,更进一步强行加重了批判《海瑞罢官》的政治分量。

在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成为“文化大革命”发动的导火线。

这篇文章点名批判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吴晗,毫无根据地攻击他于1960年为响应***提倡海瑞精神而写的《海瑞罢官》一剧,是阶级斗争的反映。批判涉及的范围迅速扩大到史学界、文艺界、哲学界。 一九六年2月3日,彭真作为1964年成立的文化革命小组组长,召集小组开会,拟定《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后来被称为二月提纲)。提纲的主旨,是试图就这场学术批判运动的性质、方针、要求等方面,对已经出现的极左的倾向加以适当的约束,把运动置于党的领导下和学术讨论的六范围内,不赞成把它变为严重的政治批判。

这个提纲,经在北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意,也向在武汉的***汇报过,于二月由中共中央转发到全党。

根据这个提纲的精神,中央宣传部没有同意发表关锋、戚本禹批判《海瑞罢官》的所谓“要害”的文章。

文化革命是一场全民族性的思想大博斗,全国从城市到农村,从机关到学挍,从老者,儿童,到普通百姓直接参加议论国家大事是古今中外所没有的。文化革命激发了新一代中国人的无穷想象力,他们不但俯瞰了新中国,而且俯瞰了旧中国,俯瞰了全世界;他们不但熟视了今天,还遥望了整个人类历史,想象了遥远的未来;他们将踏倒一切权威,用自已的大脑重新思考一切,他们是中国及世界的真正希望。

文化革命的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结果揭示了另外一个共产主义深刻主题,单凭生产力发展和物质扱大丰富是到不了共产主义的,共产主义更重的实现条件不但是要实现两个决裂,而是创造出全新的文化培育的新人群,这个新人群以追求精神生活为高尚,鄙视追求物质生活,他们以完全从动物状态下解放出来。

5月4日至26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对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进行了批判。

提出:北京市一根针也插不进去,一滴水也泼不进去。彭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来改造党,事物是向他的反面发展的,他自己为自己准备了垮台的条件,对他的错误要彻底攻。历史的教训,并不是人人都能引以为戒的,这是阶级斗争的规律,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

“西风吹渭水,落叶下长安”,“灰尘不扫不少”,“阶级斗争,不斗不倒。” 5月16日,会议通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通知》对“二月提纲”进行了全面批判,要求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的领导权,“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

决定停止彭、罗、陆、杨的领导职务,并决定撤销文化革命五人小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又称中央文革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

这个小组成为“文化大革命”的指挥机构。使“文化大革命”的“左”倾方针在党中央占据了统治地位。五一六通知从批判二月提纲入手,提出在文化领域各界和党、政、军各个领域都混进一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问题。这个通知对二月提纲作了种种歪曲和指责,说提纲掩盖了这场学术批判的政治性质,是一个为资产阶级复辟作舆论准备的修正主义纲领。

五一六通知据此要求全党“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

尤其不能信用这些人去做领导文化革命的工作”。这个通知还根据党、政,军都混进了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估计,发出将要出现资产阶级复辟的危险警号,提出:“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

他们是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同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一道,坚持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和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他们是一群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分子,他们同我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丝毫谈不到什么平等。

因此,我们对他们的斗争也只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对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平等的关系,而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关系,即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独裁或专政的关系,而不能是什么别的关系,例如所谓平等关系、被剥削阶级同剥削阶级的和平共处关系、仁义道德关系等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