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三十八章 意外事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随着夜半卧虎山下的八声枪响,“10.27袭警案”专案组正式宣告成立,江局长亲任专案组组长,赵中华任副组长,龙天因为是案件当事人,自然被排除在专案组之外,不过这正好给了他一个调查系列连环杀人案的好机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可以集中精力侦破这一系列的悬案,王彬和康健则在龙天的要求下,没有进专案组,这两个人将是他的忠实助手,协助他破获此案,尽管目前为止他们俩根本不知道龙天在查什么案子,但是命令是必须要不折不扣的执行的。


专案组在赵中华的直接领导下飞速地运作起来,这边龙天的“胆大包天计划”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对钱万胜的“保护”工作一直没有松懈过,龙天、王彬、康健三人也是一个小小的“专案组”,不过他们查的是悬案,而且一切都是在秘密地进行中,以两人为一组轮流监视着钱家别墅在夜间的一举一动,让龙天欣慰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凶手要行刺钱万胜的痕迹。


那间卧虎山下的套房目前是不能再住了,因为那里现在是案发现场,有专人保护着,不到破案的那一天,那扇木门还不能欢迎主人的到来,所以龙天暂时住到了局宿舍里,离开了那个宁静清新的环境,龙天一时间竟然有些不习惯了。


11月1日凌晨一点时分,正在睡梦中的龙天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翻开机盖一看是康健打来的,“不好,一定是钱万胜那边出问题了”,龙天第一时间作出了判断,他马上接通了电话,手机的另一端声音有些嘈杂,龙天听得出来是汽车行驶时发出的马达轰鸣声,随后康健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显得异常的焦急和慌乱,语调中还带着一丝的哭腔。


“龙组,王彬出事了,我正开车送他到医院,今晚的任务不能继续执行了”,康健一边开车一边用焦急的口吻向龙天汇报,吉普车以每小时过百公里的速度向市人民医院狂奔。


“康健,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龙天的心猛然间提了起来,一股热血涌了上来,赶走了所有的疲倦,听得出来康健此时也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肯定是发生大事了。


“龙组,你还是赶紧到医院吧,我就快到了,这事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把王彬送到医院后,再当面向你汇报,行吗?”,在得到龙天肯定的答复后,康健放下了手机,双手把着方向盘,油门一踩到底,向着医院的方向猛冲。


来不及再考虑了,龙天连忙起身穿好衣服,取出了新配发的六四式手枪,快速地冲出了公安局宿舍,在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市人民医院赶去,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了,街道上异常地空旷和畅通,不到十分钟,出租车就载着龙天停在了急诊室的门前,龙天打开车门就往里冲,连找钱也不要了。


抢救室里值班的医生护士正在忙碌着,抢救室外的长椅上,康健捂着头精神萎靡不振,看着龙天跑进来,他的眼睛一亮,快步迎了上来。


“康健,王彬怎么样了?”,龙天一看这个架式知道事情不妙,康健的眼里有一丝的泪光闪过,双眼透出无比的焦虑与期待,连呼吸也有些急促,脸上的汗渍非常明显。


“还在里面抢救呢,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康健还是显得有些惊魂未定,不时地转头看一眼抢救室紧闭着的门。


“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情况?”,龙天把康健拉到了急诊室门口,给他点上一根烟,抚慰一下他的情绪,然后才开口询问。


“这事一时间还真说不明白呢,反正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康健深吸了一口烟,脸上的神情还是有些惊慌失措。


根据龙天的安排,当晚由康健和王彬一组监视钱万胜的别墅,九点钟时他们就已经身在钱家别墅外了,与前几天一样,别墅内除了看家狼狗偶然的嚎叫声之外,四周一片死气沉沉的,坐在车里的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盯着钱宅的大门外,渐渐地两人开始有了一些困倦,王彬一个人躲到后座睡觉去了,等下半夜的时候再轮到康健,但就是在这个时候,意外却发生了,康健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时间是十二点四十分,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正在上夜班的女朋友发来的短信息。


看完情意绵绵的短信,康健的心头一热,精神都变得振奋起来,就连盯着外边的双眼也变得炯炯有神,突然间,他感觉黑暗中有一个神秘的黑影闪过自己的车边,然后迅速地向钱家别墅闪去,黑影的速度实在太快,康健只觉得眼前一阵晃动,透过别墅内的路灯投射出来的昏暗光线,他隐隐地看到围墙下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他背靠着墙壁,呈半蹲的姿势,似乎在准备爬墙。


“王彬,王彬,有情况”,康健低声叫了两次,不过王彬睡得太熟了,根本没有反应。


眼看着那个黑影正在晃动,康健来不及再叫醒王彬,他打开车门快速地跑了出去,同时抽出了腰间的手枪,不过等他跑到黑影刚刚站立的位置时,那个黑影却意外地失去了踪迹,今晚没有月亮,天空被黑压压的云层遮挡得几乎没有一丝的光亮,幸好钱家别墅的路灯一直亮着,康健勉强能看清十米以内的距离,刚刚那个闪过的黑影康健的确看见了,他根本就没有怀疑自己的判断,但就在康健跑到的时候,那个影子已经不见了,围墙离吉普车才十五米的距离,康健的速度已经是够快的了,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影子的消失速度比他更快,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堵平整厚实的墙壁。


康健不死心,他沿着围墙根开始仔细地搜索起来,不过转了一大圈之后,依旧没有什么发现,围墙下的那个影子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刚刚康健在奔跑中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围墙下的黑影,但等他在数秒钟之内跑到的时候,那个影子就好象隐入了墙壁中一样,康健并没有发现黑影有逃跑的迹象,但只是在瞬间的工夫,莫名其妙地就失去了踪影。


就在康健万分疑惑的时候,他听到了吉普车内传出的一声惨叫声,这声惨叫很低沉,叫声中带着无比的惊恐和绝望,这是王彬的声音,他的声音显得非常痛苦。


等康健跑回车内的时候,后座的王彬已经没有了声音,打开了车顶灯,后座的惨象令康健为之大惊,王彬的脸色苍白得就象是一张白纸,双眼的瞳孔在放大,面部肌肉已经极度扭曲了,他躺在车后座上,四肢在缓缓地抽搐着,随着他的每一阵抽搐,口中的白沫一直在不停地往外冒。


初时的康健以为王彬犯癫痫病了,他跑到后座又是掐人中,又是人工呼吸,不过王彬的情况并没有丝毫的好转,十个手指都已经开始缰硬起来,浑身还在不停地抽动,无奈之下 ,康健只有开足马力送王彬到医院抢救,同时在回程途中向龙天作了汇报。


“康健,你能肯定你确实看到的是一个人影吗?”,听完康健略微有些颤音的汇报,龙天皱起了眉头,眼光非常锐利。


“龙组,我可以肯定,我的确是看见了,他的速度非常快,他闪过了我的车前然后才跑到围墙下的,这一点我绝对可以肯定,但让我奇怪的是,我一直在盯着他,他也并没有逃跑,等我赶到的时候,他竟然奇迹般地从围墙下消失了,这一点我实在想不明白,难道他会飞?还是会遁地?”,康健提起在钱家别墅外发生的那一幕,心里还是感到万分的疑惑。


“这就怪了,莫非又是它?”,龙天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影子,这样的情况康健没见识过,龙天已经见识过多次了,所以他立即产生了联想。


“他?什么他?龙组你说什么?”,康健没有听明白,他盯着龙天的眼睛,希望得到答案。


“哦,没什么,一时猜想而已,我们进去吧,看看王彬怎么样了,这小子可千万不能出事啊,要不然我真的就没法交待了”,龙天这时又想起了在抢救室里状况不明的王彬,内心非常焦急。


两人等在抢救室外,坐立不安,不时地透过玻璃朝里张望,不过根本看不到什么,龙天的心情非常焦急,他数次想打电话给胡莉,但是一直就摁不下那颗通话键,他也想打电话给赵中华,但考虑了许久之后,最终还是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康健坐在椅子上,看着来回走动的龙天,两人就这样在抢救室外着急地等候了将近一个小时。


终于抢救室的门打开了,看着满头大汗的医生,龙天三步并做两步地迎了上去,看到医生脸上露出的笑容,龙天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没事了,放心吧,他是由于惊吓过度,从而导致了筋脉痉挛,脑部缺氧,出现了暂时性的休克现象,还好送得比较及时,休息一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一个大男人还是个警察,怎么会被吓成这个样子呢?真想不通”,医生的前几句是对着龙天说的,后几句是他在自言自语,估计这样的病人他接待得比较少,更别说是一个年青力壮的警察了。


随后王彬被推了出来,他戴着氧气面罩,一瓶大输液不停地往他的体内滴着液体,面色已经有了好转,手脚也不再抽搐了,整个人已经处于沉睡或者是昏迷状态,看着时起时伏的胸膛,龙天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抹额头,全都是汗,再一转头看看康健,他和自己一样,头上大汗淋漓。


龙天让康健回去休息,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王彬的病床前,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黑漆漆的人影,公安大楼、小弄堂、客厅、静安大酒店、江州大酒店、卧虎山等等,到处都有它的影子和踪迹,它导演了一出又一出让人惊骇的怪异事件,龙天的眉头越锁越紧,就连拳头也紧紧地握了起来。


这一夜龙天片刻不离地守候着王彬,他的思绪很乱,一直在回忆着康健的叙述,包括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对方是人是鬼?这一点龙天没有想出来,但有一点龙天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个出现在钱家别墅外的黑影,绝对不是小偷,如果不是小偷,那他又是谁呢?


“凶手”,龙天剑眉一展,眼前一亮,快速地得出了判断。


“你又欠我一笔债”,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王彬,龙天咬牙切齿地说道。


龙天和赵中华都已经肯定了一点,那个神秘凶手下一步的作案目标就是钱万胜,他到钱家别墅肯定是冲着钱万胜去的,小偷可没有那个本事,龙天已经很轻易地就抓了一个了,而这个神秘的黑影,却让身强力壮的康健都拿他没有办法,龙天相信除了这一系列凶案的凶手之外,其他人不会有这个本事,看来那个神秘的凶手已经现身了,接下来该是短兵相接的时候了,为此龙天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但王彬又是怎么回事呢?医生认为是因惊吓过度引起的,但按照康健所说的,王彬一直呆在车里,怎么会好端端地受到如此大的惊吓和刺激呢?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情况呢?龙天一时间没有想明白。


看来这一切都只有等王彬醒来之后,才能水落石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