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三十回 浴火重生

信周 收藏 35 1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张子扬苏醒后的第二天,胳膊的肿胀开始消退,人还不能进行活动。武克超决定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因为原始森林就是一个大宝库,不但供给他们所有的给养,调养身体,还能让他们放松心情。最近一段时间经受了这么多的波折,使他们的身心都遭受了很大伤害,他们确实需要好好休整一下。前面的旅途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艰难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张子扬苏醒后的第二天,胳膊的肿胀开始消退,人还不能进行活动。武克超决定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因为原始森林就是一个大宝库,不但供给他们所有的给养,调养身体,还能让他们放松心情。最近一段时间经受了这么多的波折,使他们的身心都遭受了很大伤害,他们确实需要好好休整一下。前面的旅途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艰难险阻,他们必须要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才能去迎接挑战。

张子扬昏昏入睡后,付明涛叫上岩松,现在应该叫武明扬了,两人带上绳索和阿汪爸送的弓驽,去寻找食物。

他们首先找到了几处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在有野兽经过的地方,把绳索做成活套,然后把活套下在有野兽爪印的草丛里,再用草掩盖好。这种方法付明涛当侦察兵时,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是学会的,不过没有用过,也不知道行不行。

岩松则用另外的方法做了个套,他选择了两棵小树,他仔细观查了一下地上的痕迹,然后把活套捆在了两棵树中间。岩松笑嘻嘻对付明涛说:“我们俩作个比赛,看谁能套住猎物。”

“人小鬼大,又是跟老猎人学的方法?”

下好套后,俩人又去寻找其它食物。武明扬发现了一棵叫面包果的树,他爬到树上,摘了很多象大豆角一样的果实,掰开后里面的种子象花生米一样大。明扬从树上下来,对付明涛说:“二哥,你看这里面的种子,我们叫它面包果,把它煮熟了后,香香的,软软的,很好吃。”

“这东西一定含很多的蛋白质和淀粉,跟大豆差不多。”付明涛拿着面包果说。

“什么是蛋白质和淀粉啊?”明扬好奇地问。

“哈哈,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以后二哥再跟你讲。我们最好再去找些水果之类的东西,我们需要多补充写维生素。”付明涛说着话提起背包,拿着弩朝森林深处走。

很快他们就摘了一些野生的花红果和桔子,然后俩人去看下套的地方,付明涛下的套子逮住了两只野兔。而明扬下的套逮到了一只山狸,俩人高兴的不得了,“二哥的两只野兔跟我的这只山狸差不多一样重,我们算是平手吧。”明扬边向下解猎物边说。

“那好,明天二哥再跟你比,谁输了谁负责做饭。”付明涛高兴对明扬说。

带着丰盛的食品,付明涛和武明扬回到了山洞,明扬还没到洞口就大声喊叫:“大哥我们回来了,找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他大声叫着,兴高采烈的爬进洞里。

付明淘走到洞口,忽然闻到从洞里飘出一种奇异的香味,他的心里不觉一怔,走进洞里后,他用眼睛瞄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张子扬还在睡觉,武克超坐在火堆旁边,一切都很正常。付明涛的心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他没有说什么。

明扬忙着把野兔剥了皮,然后带着血放进了铁锅里,野兔要想好吃,千万不能洗,带着血下锅,看来明扬很懂这一点。开锅后,他又把剥出来的面包果也一起放进锅里,很快锅里就飘出诱人的香味,让人胃口大开。

张子扬也被这美味谗醒了,四个人开怀大吃,山洞里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吃过饭后,明扬从外边采了一种香草,放在火堆上,香草燃烧后,发出了奇异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山洞。明扬对大家说:“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保证蚊子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

“明扬,你怎么早没有用这个办法,害得我们让蚊子咬了一个晚上。”张子扬有点埋怨明扬。

“以前没有看见,我是今天跟二哥出去时才发现的这种熏蚊草。”

“子扬,你知足吧,今天我要是不和明扬出去,你今晚又要喂蚊子吧。”

几个人轻声说着话,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四个人吃过早饭不久,张子扬又睡了过去,他的身体仍然很虚弱。付明涛叫上明扬,俩人又出去找食物。武克超坐在火堆旁边,向里添着干树枝,让火燃烧的旺些。

付明涛和武明扬走出不到半里路,付明涛突然停下来,对明扬说:“明扬,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拿点东西。”

“好吧,二哥快点回来啊。”

付明涛快速回到住的山洞处,还未到洞口,他就闻到了与昨天一样的香味。他一下子闯进山洞里。

眼前的景象把他惊呆了,他在心里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只见武克超手里捧着一块小石板,上面放着几块已经烧透,但仍然红红的木棍,燃烧着的木柴上有一小块黑黑的正在冒着烟的东西,武克超贪婪地吸着冒出来的烟雾,原来武克超在用这种方法吸毒。

看到闯进来的付明涛,武克超手里的石块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他顿时愣在了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毒得?……你这样会害死自己,你难道不知道吗?……”付明涛的吼叫声把张子扬也惊醒了。“从你在昏迷中,阿旺的妈妈给你喝第一块鸦片的时候,我就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恨我自己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她。这些天,我一直察觉你的精神不对,可是我不敢问你,我欺骗自己,这不是真的。大哥,我真的是担心啊,不仅是担心你,还担心我们大家,如果你真的吸上毒,不仅你完了,我们几个人就都完了。没有你我们还怎么闯下去。”付明涛悲愤之余蹲在了地上,痛心疾首,双说不停地拍着自己的头。

“对不起,我控制不自己,这段时间我一直想控制自己,可是我做不到。”武克超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悲戚神态。毒品真的是太可怕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改变了一个人,让一个具有钢铁般意志的人,变得如此消沉。

山洞内变得异常的寂静,静的有些怕人,只有火堆里燃烧的木柴在啪啪的响动。

“大哥把毒戒掉不就没事吗?”张子扬打破了洞内的沉默,他在一边怯怯地说,他显然也被付明涛的表情吓住了,他从未见过付明涛这样无助过。

“你说的轻巧,你知道毒品为什么被称为毒品吗?就是因为它根本不可能戒掉。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准确的数字,在全世界,只要是能买到毒品的地方,还没有一个成功戒毒的记录。更何况我们现在是在金三角,全世界毒品最猖獗的地方,在这里要想戒毒,除非是神仙。”付明涛大声地对张子扬吼道。

“真的象你说的这么悬乎吗?难道就没有人能戒了毒?”张子扬有些怀疑地问付明涛。

“你对毒品了解的太少了,毒品的危害不仅仅是对吸毒者肉体的伤害,最严重的是毒品能控制人的心灵。身体的毒瘾能够戒掉,但是吸毒者对毒品精神上的依赖却是无法消除的。我看过一个报道,在监狱里呆了五年的一个人,他已经完全戒掉了毒瘾,他发誓不再吸毒,他家离监狱不到十里路。他出狱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内心就开始做剧烈的斗争,在离家还不到一里路的时候,他拐了弯去买毒品了。因为他永远戒不掉心灵对毒品的依赖。”

“明涛,帮帮我,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把毒戒掉。”武克超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付明涛。

“是啊明涛,你一定有办法,你一定能帮助大哥把毒戒了。”张子扬也在劝说付明涛。

“我难道不想救大哥吗?可这件事只有他自己能救自己,别人都起不了作用。”

这时候,明扬走进了山洞,他等不到付明涛回去,就跑回来看看出了什么事情?刚才在洞外把他们的话都听见了。

“是不是你给大哥买的烟土?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害他?”付明涛愤怒地说。

“不怪明扬,是我让他买的,我告诉他,腿疼的厉害。”武克超不好意思地说。

“对不起。二哥,我错了。我怕大哥疼得受不了,所以就……”明扬低着头悔恨地说。

付明涛深情对武克超说:“大哥,我们三个人跟随着你出生入死,我们信任你,也依赖你,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生命并不仅仅属于你自己,也是我们大家的,我们不能没有你,所以为了我们,你也必须把毒瘾戒掉。”

“好,我一定要戒毒,明涛,你说怎么办吧,大哥就是死也要把毒瘾戒掉。”武克超很坚决地说。

“戒毒的痛苦要比死还难受,有的人忍受不了戒毒痛苦,甚至用自残的方式伤害自己,所以大哥所要经受的是地狱之火的考验。”

“请大家相信我,一定能挺过来。”武克超坚定地说。

“我把这里的烟土都扔掉吧,以免大哥再被它害了。”明扬从背包里找出一包还没有用的烟土。

“不能扔了,大哥戒毒还要用到它,把它交给我吧。”付明涛说着话,把明扬手里的烟土接过来,放在火堆旁边的大石块上,然后对大家说:“我把这包鸦片放在这里,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动它。”

三个人都不知道付明涛是何目的,又不便问,都没有作声。

“大哥从第一次喝烟土治疗疼痛,到现在只有半个多月时间,毒品对他身体的伤害还不太严重,他用的是烟土,如若是4号那就是麻烦了,4号海洛因只要吸食一口,就会使人成瘾。大哥现在戒掉肉体的毒瘾还不太难,最难办的是摆脱对毒品的心理依赖。”付明涛坐到火堆旁,让三个人都坐下,详细的说了一下他的计划,“我先强调一点,我们大家无论谁要做到,这一点要是做不到,那么大哥的戒毒就没有希望。”

“你说吧明涛,为了大哥,也为了我们自己,保证能做到。”张子扬毫不犹豫地说。

“我们与大哥都情同手足,大哥在戒毒过程中是很痛苦的,但是我们不能有任何行为去帮他,无论他有什么要求和举动,我们仨人都要视而不见,不能有丝毫的同情心,你们俩能不能做到?”

张子扬和武明扬相互对视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好吧。”

“你们要明白,你们如果要帮他,就是害了他。”付明涛毫不客气对他们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进行第一个阶段的戒毒,生理戒毒。子扬你在这里看着大哥,千万不能睡了。明扬跟我出去弄点东西。”

武克超低头坐在那里,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他的心中非常难过,感觉对不起兄弟们,虽然自己是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毒瘾,但是他对自己没有控制住毒瘾感到羞愧。他在心里暗暗下决心,无论经受多大痛苦,也要把毒瘾戒掉。决不能让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们失望。

不大一会儿,付明涛和明扬每人抗着两根碗口粗的木棒回来了。张子扬好奇地问:“明涛,你们俩搞什么呢?砍这么多木棒干什么?”

“过会你就知道了。”付明涛和明扬把四根木棒捆扎成了一个门框的样子,抬到旁边,然后在里面又铺了一些草。

俩人忙完后,又赶紧在火堆上架起铁锅,开始煮饭,吃过饭后不久,只见武克超的头上、脸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身体缩成一团,全身不停的颤抖,他的毒瘾开始发作了。

付明涛见状,对武克超说:“大哥,你忍着点。”然后和明扬一起把武克超抬到捆扎好的木框里,象一个大字一样,让他的身体躺在木框里,又把他的手脚捆绑在了木框上。

“明涛,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把大哥捆起来了?”张子扬大声的问。

“毒瘾发作的时候,人会失去理智,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我们现在没有替代的药物,所以只能靠他自己的身体熬过去。那种感觉就象有无数的蚂蚁在啃他的骨头,比死还难受。他会不自觉地做出一些超出理智的事情,只有用这种方法控制他的行为。”

只见武克超紧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已经变了形,他紧紧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喊叫出来,痛苦把他的四肢猛烈地扭动着,样子非常的吓人,不久他全身的肌肉又出现了痉挛,身体挺的笔直,硬梆梆的。

“明扬,快拿过手巾来塞到大哥嘴里,防止他咬烂了舌头。”付明涛用手搬着武克超的头,对旁边的明扬说。

武克超在痛苦中挣扎了近两个小时后昏迷了过去,等他醒过时,毒瘾发作过去了。付明涛把他解下来,让明扬给他盛了些汤喝。

“大哥,你真的是个铁人,一声没吭。”付明涛敬佩地说。武克超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累得话也说不出了。

武克超的毒瘾发作了五天,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等到第六的时候,已经有一天时间没有发作。

付明涛高兴地说:“大哥肉体的毒瘾被他制服了,大哥已经熬过第一关了。现在可以把木架拆了,开始进行第二阶段的心理戒毒了。”付明涛把那包烟土放到了武克超的身边,武克超原本疲倦的眼神里,立刻放出贪婪的光来,他的手本能地伸出来,就在要触摸的那包东西的时候,他的手停住了,伸出的手停在空中有一分钟的时间,看着武克超的手,付明涛他们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

武克超的内心深处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是情感和理智的决斗,最终武克超的手抽了回来。付明涛他们在旁边看着武克超的动作,见到他战胜了自己,也都松了一口气。

“大哥,从现在开始,这些毒品就放在这里,我们会陪伴着你度过几天。前几天,你经受得是肉体的痛苦,而现在你要经历的是精神上的折磨。这种滋味决不会比前几天好受,我们相信大哥一定能战胜自己。”付明涛话语里充满信心,他们确信武克超能制服心中的毒魔,获得重生。

付明涛、张子扬还有武明扬仨人,24小时轮流坐在武克超的身边,不断地鼓励他,当武克超的注意力集中到那包毒品上时,就赶紧唤醒他,然后分散他的注意力,坚持了四天后,武克超已经对那包毒品视而不见了。

第五天的早晨,付明涛对武克超说:“大哥,我们仨人要离开几天了,你自己和这包毒品留在这个山洞里,第四天的这个时间我们来接你,如果这包毒品还完好无损,那么你就创造了一个人类奇迹。”付明涛转身对张子扬和武明扬说:“收拾一下,我们走吧。”

付明涛发明的这种戒毒方法,可以说是太残忍了,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但是他没有选择,这是在金三角地区,毒品交易就如同其它地方的菜市场一样方便。如果武克超经受不住这样的考验,他就决不可能戒掉毒瘾。

第四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武克超用手托着那包毒品出现在山洞口。他发现付明涛仨人一动不动地站在不远处,他们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露水打湿了,原来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整整一个晚上。

武克超朝着仨人跑了过去,四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高兴地痛哭了起来。这四个硬汉,在死神面前都能笑脸相对,而此时却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各个都泪流满面。

“好了,都不要哭了,我现在不是挺好吗?走,我们要闯出一片属于我们的天地来。”武克超的话语里充满了坚定和自信,一个从地狱里活过来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再阻挡他了。武克超已经变成了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