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七章 第四保安团 第二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这张林年龄和严学文差不多,经历也颇相似,也是孤儿,来自武术之乡,到铁路工务段投亲后当上了铁路工人。由于幼习拳脚,颇通武术,所以在乱世之秋被段里的头头安排在身边跟随左右。徐亮、严学文刚来医院时,张林颇有不满,晚上陪护时被赶到了走廊里,再看严学文土里土气、呆头呆脑,很是瞧不起,懒得搭理。心想:“什么破长官,也配和俺们段长住一个屋?”梁有田他们到来后,张林知道了原来徐亮是打鬼子飞机的英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他本性好交朋友,很快很严学文熟了起来。梁有田原本担心严学文年轻没见过世面,见此情形,心里稍安。休息半夜,天亮后,梁有田领着严学文上街买了日常用品,当时市面上也没有什么营养品、保健品之类,老梁吩咐小严等徐亮能吃东西后,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又给医生护士们准备了礼品和红包。当时物质匮乏,这些礼物之类以现代眼光看,简直微不足道,但是,风气也许就是这样渐渐形成的。

下午,虽然清醒但很虚弱的徐亮见到了梁有田和小旺子,梁有田很简单地提起了部队已经调省城布防,徐亮若有所思,问:“你们什么时候归队?”“陈队长给了48小时的时间。”“好,走的时候替我带一封信给河南大学的罗章教授,他是我的恩师,代我致问候之意。”“徐教官,你现在写得了信吗?还是好好休息,等伤好了再说,或者我们代个口信问候吧。”

“不,没关系,我今天晚上慢慢写,明天你们走的时候帮我带去,罗教授与我们家里的人认识,我家在乡下,不好联系,这样好请罗教授代为联系,告诉我家人我在郑州养伤。等我伤好了,情况说不定怎么变化呢。”“那,好吧。”

读者可能奇怪:当初徐亮不是再开封读中学吗?这罗教授是河南大学的教授,怎么会是徐亮的老师呢?在民国的时候,许多大学老师都兼任中学的教员,北大、清华许多大牌的教授都有在中学兼职的纪录,出了大学校门,又进中学教室是当时一种普遍的现象。这个罗教授是徐亮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引路人。徐亮在巩县受伤,到郑州治疗只有李待琛等少数兵工厂人员知情,徐亮想借此尽快通知党组织。下午,何武庭派留守处的人员也来探视徐亮,带来了不少慰问品,徐亮请梁有田带一部分转送罗教授。晚上,在病床上咬牙写了一封短信,大意就是学生我近日在巩县被敌机炸伤,现在住在郑州铁路医院222病房,并无大碍,请转告我家人为盼。徐亮。十分简单,即使别人见了也没什么要紧。加之这个梁有田几个月来受徐亮影响,已经接近“赤化”,徐亮对他还比较放心。

梁有田又在郑州停留了一夜,第二天下午带着小旺子乘坐陇海线东去的客车到开封归队去了。

很快,开封方面来了徐亮的“表兄”、“表妹”到郑州来探视徐亮。

中共河南省委是在1937年9月在开封成立的,当时全省的党员总数也就在百名左右,力量相当薄弱。省委成立后,马上面临发展组织,积蓄力量的重大任务。在对待徐亮负伤的问题上,在党组织内部引起了争论,一部分同志认为徐亮是在抗日的战场上负伤的,应记功表扬;而另一种意见则认为,徐亮的任务是在兵工厂工人当中宣传我党主张,积极发展组织,即使在全民抗战期间不搞罢工之类的工人运动,至少也不应该为了保卫国民党的兵工厂战斗负伤,负伤也是犯了错误,应该给予处分。毕竟,经过十年国共内战,双方血海深仇,多少亲密战友倒在国民党的屠刀和枪口下,很多同志对于第二次国共合作抵触情绪很大。直到当时化名胡服的党中央高层领导干预,负伤后的徐亮才没有再背上一个党纪处分。

当时在解放区、沦陷区和国统区,中共在发展方面面对情况是完全不同的。解放区不必多说。在沦陷区,我党可以深入乡村放手发动群众。建立基层政权,发展抗日武装,因为我党领导的军队是代表中国政府的合法军队,组织人民向侵略者收复失地,那是天经地义的。尤其在华北国民党军政当局撤退后,日本鬼子由于兵力有限,只能占领城市和交通线,在广大农村的大量“真空地带”为我党的抗日武装的发展留下了广阔的空间。尤其在我八路军主力活动地区,党的力量获得了迅猛发展,成为全民抗战的重要力量。而在国统区,我党、我军虽说是合法组织,但发展方面受到诸多限制,主要以城市统一战线和在乡村建立基层组织为主,这在有我党军队的地区和没有我党主力部队的地区情况又有不同。当时在河南省黄河以南地区既是国统区又没有我党领导的正规军队,党的力量很薄弱,所以在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公开活动和采取地下、半地下方式发展我党领导的抗日力量,是开展全民抗战的正确的策略。

徐亮的伤渐渐好起来,他和同室的耿中岳副段长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这个耿中岳是李振远的妹夫,不过他可不是全靠裙带关系当上副段长的。他本人是当时的北平铁路管理学校毕业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铁路专业人才,为人豪爽,肯吃苦,有胆量。抗战以来,铁路军运繁忙,铁路设施也成了敌机重点空袭的目标。耿中岳作为工务段技术负责人,四处奔波,到处抢修。后来,还多了一项拆卸铁路器材运往后方的任务。常常一天到好几个地方指挥抢修。很多时候是在敌机轰炸下强行作业,这时候,耿中岳总是亲临现场,带头作业,给工人们壮胆打气。终于,在郑州北一次抢修作业中,被鬼子的弹片击伤。耿中岳和徐亮戏言,他们两个人从事的都是听到防空警报不能钻防空洞的工作。防空警报对他们倒好像是竞技场上的发令枪似的。徐亮为耿中岳的豪气感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