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李二爬子并没有急于捉住奶子吮吸。而是在小芳的胸脯上抚摩起来。小芳感到李二爬子的手那轻轻地缠绵地抚摩比一张会说话的嘴更能撩拨人心。她闭上眼睛,像走进了一个陌生而又奇异的梦境……


屋内很静,小芳能听到李二爬子喉节蠕动的声响。


蓦地,李二爬子俯下身子就噙住了那个无与伦比的乳头吮吸了起来,如醉如痴。又贪婪又狠劲。


她抚摩着他的头,说你慢点慢点,有得吃有得吃……


稍一会,他又把住她的另一个奶子吮咂了起来。从嗓门发出的声音如老牛咕喽咕喽的喝水声一样响亮。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了头说行了行了还得给石头留一点,说毕就伸出他的长舌头把嘴边的奶汁舔干搅净。小芳说看你馋的,那就再吃两口吧。他真的又噙住了一个奶头吮咂了起来……他丢开了乳头,伸出长舌头,顺着乳房向上舔去……到了她的嘴唇边猛地就将嘴唇咬住了。他的舌头进了她的口腔里尽情扫荡。当他感到她的手在他的头上抚摩后,就有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腹下潮起,立马浑身痉挛起来。他喘着粗气抬起了头,用一种稀有的音调道:


“小芳……”


她理了理他的乱发,目光柔情似水,嘴里喃喃说道:“干什么?”


“天黑了,小鸡该进窝了。”


“能行?”


“能行!”


“真的?”


“真的!”


小芳早已浑身酥软,再无话可说。


两人交缠在一起……


这一次他们同步进入了销魂的最佳状态。


又是一年。


这天,李二爬子得知“黄毛”在某日夜里要去李家湾大户李丰收家打劫,就派人悄悄告诉李丰收说,明天夜里“黄毛”来你家打劫,并说,二爷念和你是同姓,如愿出钱可帮助护院。李丰收一听,愿明着破点钱财也不愿夜间被强人打劫,就答应了。因李二爬子和土匪“黄毛”离的较近,争地盘喋血的事情时有发生,李二爬子便对“黄毛”怀恨在心,就买通了“黄毛”的一个匪羽。到了第二天傍晚,李二爬子就带人去了李丰收家,兵分两股,一股守院,另一股分散隐藏在李家院落的不远处,等战斗打响后,俟机行动。“黄毛”半夜时分果真带人来了,刚有几个人爬上墙头就被冷枪打落了,“黄毛”也是心盛好强不愿吃亏的主,发誓非攻下李家大院不可,就命令他的人马多点强攻。其结果,刚爬上墙头的人仍都被打了下来,或掉在了院外或掉在了院内,不一会“黄毛”的人伤亡不少。突然,院子里想起了鼓声,埋伏在院子外的李二爬子的人就开了火,“黄毛”的人就当了活把子,一个个应声栽倒。这时,大门洞开,院子里的人杀出去了,又兵分两路,一时间枪声大作,密集的子弹射向了“黄毛”的人。不一会,“黄毛”的人除极少数逃跑外都被放倒了,“黄毛”也被乱枪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