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七章 第四保安团 第一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2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梁有田和小旺子半夜到了医院。当时的医院管理不如现在的大城市正规医院这么严格,夜间病房仍然允许进入。两人找到徐亮的病房,这是一个二人病房,在当时属于医院最好的一类病房了,这是李振远特别关照医院安排的。外科病房的走廊里,白炽灯发出的光线昏黄柔和。寒冷的冬夜,这里却有一些暖意,病房的取暖设备还算不错。护士办公室,两个女护士在打着瞌睡。在一个病房门口,严学文坐在一个行军床上,身上披着兵工厂配发的防寒棉大衣,背倚着墙壁低着头,睡眼朦胧。门的另一边,有一个小伙子正蒙头睡觉。

小旺子伸手在严学文头上拍了一下。严学文吃了一惊,抬头看见两人,急忙站起来:“梁连长,你们怎么来了?”

“徐教官呢?”梁有田问。

“今天上午做的手术,下午出来后,打了一下午的吊瓶子针。这会儿睡着了。”

“大夫怎么说?”

“弹片取出来了,大夫说再观察一天一夜,挺过去就没有太大问题了。”

小旺子一听,忍不住嚷道:“好你个小严,大夫让你观察徐长官的情况,你不老实在床边守着,跑到门口来打瞌睡!”

严学文有点惶恐地望了一眼梁有田,显得有些委屈。走廊里睡觉的那个年轻人被吵醒了,猛地坐了起来,看到梁有田他们,迟疑了一下。一位护士走过来,十分不满地看了两个穿军装的人一眼,轻轻说道:“请安静,这儿是医院。”又看了一眼严学文,道:“你们可别冤枉这小伙子,自打他到这医院,就忙前忙后,一刻也没有休息过,今天上午,他陪护的伤员做手术的时候,他一直伸着脖子站在手术室外面,让他坐到旁边的长椅上,他都不肯。下午给病人静脉注射时,他一直盯着瓶子,还剩下小半瓶呢,就慌慌张张来找我们的人,喏,还学会了量体温,看体温表读数。说实在的,这小伙子,真是够勤快。这伤员是他什么人,当神一样供着?”

严学文红了脸,实际上,在他心目中,这位徐教官确实是像神明一般的人物。这孩子是从豫西山区走出来的,父亲是个乡村说书艺人,严学文幼年读过几年私塾,十三岁那年,父亲被打闷棍的小土匪害死了,不得已母亲领着他到巩县投靠在兵工厂当工人的舅舅,舅舅通过裴主任求到了宋健彦,宋处长觉得这孤儿寡母实在可怜,就留下严学文在厂里当了学徒工。到严学文十五岁时,母亲也不幸染病身亡。可怜的孩子做事特别勤快,肯出力、肯吃亏、不爱计较。十六岁时,这个勤快、识字、诚实、没有不良嗜好的严学文被庶务处王处长看中,被抽到庶务处帮忙。虽然不是职员身份,但庶务处上下对这孩子颇多好评。此次徐亮负伤,庶务处就派他来担当陪护任务。自半年前徐亮到厂后,严学文几乎天天晚上到徐亮那里向徐亮学习文化,问这问那,徐亮也很喜欢这个孤儿,还借一些书给这个爱学习的孩子。在严学文眼里,徐亮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小旺子抢答护士的问题:“他是我们的徐队副,也是我们的教官,领着我们打下了好几架鬼子飞机,真是有勇有谋呀。大夫,你们可一定要想法子把他给治好呀。让他早点回来,我们好再给鬼子一个厉害的。”

护士笑了笑,问严学文:“体温量了吗?”

“我刚才把体温表放好才出来的,这会儿时间到了,该取出来了。”

护士推开房门,走进病房,梁有田跟了进去。房间不大,行军床若放在屋里确实太拥挤。由于注射了安眠类药物,徐亮睡得很沉。里面床上有一位病号侧身向里躺着。梁有田轻轻招下手,示意小旺子和严学文一起退出病房。

梁有田道:“看来徐教官在这里住不是一两天就能出去的,小严,你天天不睡觉可是不行,要是你再病倒了,难道反过来让徐教官照顾你?所以活要干好,饮食休息都得注意。听明白了吗?”“是,梁连长。”“还有,钱够不够?”“厂里给的有,说好回去报账。”“弟兄们凑了些份子,你收好。钱不够,可以用铁路电话打到厂里的专用线请何处长解决。有些丑话,还是讲出来好,你小子要是敢见钱眼开,做出坏良心的事儿,弟兄们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你算账。”严学文涨红了脸:“梁连长,我要是起了一点坏良心的念头,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好了,我只是把话说到,让你来,说明大家是相信你的。辛苦你了,小兄弟。”“梁连长,铁路局的李总工让人给我在铁路招待所安排的有住处,我还一直没有去住过,这是出入牌,您和旺哥先去休息一下,等天亮再来,好吧?”梁有田接过出入牌,看了一眼:“这样,你和旺子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小旺子一听,死活不干,定要自己在医院值夜。拗不过他,梁有田只好答应,又问:“小严,你知道这个招待所在哪吗?这半夜三更的,出了医院,连个问路的都找不到。”“我,也不太清楚。”“我知道,我领你们去,我在那儿也有住处。”刚才在走廊睡觉的小伙子插话道,“原来你们是打鬼子飞机的,真了不起,俺耿段长就是让鬼子飞机炸伤的,俺们恨死鬼子的飞机了!”“你是?”“俺叫张林,是铁路工务段的,里面和恁长官一屋的就是俺耿段长,俺都在这儿七八天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接俺的班。”原来这张林是工务段派来陪护徐亮同病房伤员的。说话间,接替张林的人到了,问:“张林,你弄啥嘞?”张林道:“这些是打下好些鬼子飞机的好汉们,咱铁路局李总工的朋友,我现在领他们去招待所。”“那好,你赶紧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