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南边陲潜在的战略危机

passional 收藏 1 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的西南盟友-缅甸 大西南潜在的战略危机 恐怕会使中国束手无策现在是中国全面检讨中国与缅甸的关系和中国大西南的长远战略利益的时候了,中国不能一味持不干涉别国内政和将所有希望寄托在缅甸军人政府上!我们现在就应未雨绸缪,万一缅甸军人政府倒台和翁山苏姬上台怎幺办?现在我们就必须考虑这个问题,不能等到上述情况发生时才寻求对策,到时恐怕会束手无策!中国一直支持镇压翁山苏姬的缅甸军人政府,她那有可能不恨中国!翁山苏姬又是获得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支持,中国有可能让翁山苏姬领导的缅甸政府不反华和不成为美国围堵中国棋子么?难啊!!!美国既然可以攻占中国西北方的阿富汗,现在又对中国东北方的朝鲜蠢蠢欲动,故在不久的将来压迫和搞垮中国西南方缅甸的亲中军人政府也是可以预料的。因此我认为缅甸军人政府始终会倒台或分裂,翁山苏姬上台是迟早之事。在将来翁山苏姬的亲美政府必然会让美国在缅甸建立各种军事基地威胁中国大西南,现今中国在缅甸的各种军事设施当然要结束撤离了,因而缅甸和中国的对抗局面便会形成。另一方面,缅甸建设中的高速公路Trans-Asian highway是连结印度横越恒河平原直达巴基斯坦,而计划中的天然气管线gas pipeline也是输往印度的。中国祗是呆呆的在替缅甸建设海军基地Sittwe和在安达曼群岛的Coco岛提升雷达的性能。你想想看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和天然气管线gaspipeline都是连接印度的,而不是连接中国的,。天然气管线gaspipeline是以印度为天然气主要市场,而不是以中国大西南为主要市场,Trans-Asianhighway高速公路不祗可作货品运输,还可快速将印军运入缅甸,所以缅甸的外交和战略重心是向印度靠拢的。而海军基地Sittwe和在安达曼群岛中Coco岛的雷达站,中国会随时可被缅甸中止使用权的。另一方面缅甸却不断强迫住在中缅云南边境与汉民族有深厚渊源的小数民族迁离中缅边境,所以中国和缅甸的表面亲密关系祗是缅甸一直在利用中国给予其大量军经援助而已,而另一方面却在积极防华,中国和缅甸的关系实际是不可靠的。尤有甚者是邻近的印度势力也极可能进入缅甸,如缅甸和中国对抗时极有可能招引印军入境助战,而印军开入斯里兰卡分隔斯里兰卡部队和泰米尔游击队便是先例,而缅甸也有在50年代重金邀聘印度的克钦族兵团围剿盘据金三角的国民党残军的先例。若到了此地步,中、印已不祗在喜玛拉雅山和南海对峙了。综观上述的情况,中国应该将缅甸军人政府的稳固性及美国支持翁山苏姬Daw Aung San SuuKyi上台并以此成立亲美政府包围中国的企图一并考虑才是正确。中国不能一味抱着害怕周边邻国会投向美国怀抱而成为围堵中国的棋子,而跟中国老一辈革命家和领导人一样,不惜割让领土和给予大量银子去求这些小国不要做美国怀围堵中国的棋子,这不是正确的做法。该来的总会来,缅甸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投入美国怀抱的走向,是不会随着中国的主观意志而转移的,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作好进兵缅甸讨回1960年10月中缅两国政府签定边界条约和1941年国民政府与英国签定的《中英滇缅南段界务换文》所失去的南坎,即盂卯三角地(面积约二二○平方公里,八十五平方英里)、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与印度阿萨姆省接壤的中国藩属的孟养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等地区,上述这两片土地相加比台湾还大一倍,还有南坎猛卯三角地也要收回。收回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地区及南坎,是因为届时中国先前在领土上的忍让所换取的滇缅边境和平的局面已不复存在。我们应该意识到,中国收复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领土与印度阿萨姆省接壤的中国藩属的孟养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及南坎的时间不多了。但在中国收复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领土时要看准国际形势和时机,还要速战速决,因为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原中国藩属的孟养土司控制的大片领土是与印度阿萨姆省接壤的,如果中缅发生军事冲突,缅甸肯定会招揽印军入缅助战!所以必须快刀斩乱麻,以免夜长梦多,在印度反应过来时解放军已完全控制该地,否则印军肯定会入缅助战,形势便会变得凶险难控;Trans-Asianhighway高速公路不祗可作货品运输,还可快速将印军运入缅甸,所以解放军现在就要把公路修至江心坡旁,并要作好进攻江心坡的作战计划,以便随时向缅甸动手了!至于南坎猛卯三角地就是小菜一碟了。此外中国应未雨绸缪,现先暗中适度支持掸邦争取独立以为一旦缅甸军人政府倒台后可供对抗翁山苏姬的亲美政府,否则将继西北方的阿富汗后再在西南被美国围堵。缅甸掸邦Shan state位于萨尔温江SalweenRiver两侧,而位于萨尔温江东侧的东掸邦地区,就是金三角地区,北与中国云南陆上接界,东与寮国以湄公河Me Khongriver为界,西以萨尔温江与西掸邦为界,南与泰北以陆地为界,建立东掸邦共和国。这是一个很好防守的战略单元,当年国民党孤军就是以萨尔温江为天险和缅军对峙的。东掸邦应暂以景栋KengTung为首都(东枝Taunggy现为整个掸邦的首府),它位于东掸邦的几何中心也是交通枢纽。最低限度中国应暗中支持掸邦革命军在这一金三角部份站稳脚跟,以便有朝一日缅甸军人政府倒台后可供对抗翁山苏姬的亲美政府。况且该东掸邦地区有着很多汉族人口,分别从明代的汉族遗民即果敢族、国民党的孤军和眷属、文革时逃往缅甸的知青和改革开放后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缅边界缅甸一侧的汉人,在金三角汉人总数应该不下一百多万,如在缅甸军人政府倒台后翁山苏姬成立亲美政府时,能有一个包括大比数汉族在内的掸邦共和国政府以对抗亲美的翁山苏姬政府,会对中国起着重大的战略作用。但要吸取坤沙孟泰军因民族问题而内讧教至向缅甸政府军投降的教训,在摆夷山独立运动蒸蒸日上的时候,孟泰军内部潜伏已久的矛盾与危机渐渐出现。我们知道汉人与摆夷人有许多根本不同的地方(生活习惯、风俗、语言、文字等),两个不同民族在短期内融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孟泰军内部的主要矛盾焦点就在这里。1993年12月“建国”后,实际形成了挂摆夷牌子,汉人掌握实权的局面。在贺蒙总部,这样一来,摆夷人大有被愚弄的感受,摩擦由小到大,议论由外到内,1995年内讧终于发生了。缅甸政府军印制传单到处散发,还用“摆夷山革命是汉人打着摆夷革命旗,汉人当官发财”等话语挑拨离间。当然孟泰军内部也有一些干部不满坤沙身边的人,趁机发难。学生派首领贡约德等人对坤沙是否真正在进行摆夷山革命提出质疑,散布“摆夷山的独立要靠摆夷人自己的努力来完成”,要求“纯洁摆夷山独立运动”。同时对重用张苏泉这样的“外国人”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学生派的领导人大多本是八十年代与缅中央政府唱对台戏的仰光大学生,他们的发难得到了部分摆夷山老首领的支持。因此掸邦革命军必须确实联合团结萨尔温江以东的东掸邦内的三大民族,汉族(包括果敢族,国民党的孤军和眷属、文革时逃往缅甸的知青和改革开放后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缅边界缅甸一侧的汉人)、佤族和傣族(摆夷族)及其它小数民族,共同奋斗建立一个各族平等及独立的东掸邦,即掸邦共和国(掸兰共和国)Republic ofShanland。缅甸军人政府虽表面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祗是利用中国给予其大量军经援助和支持其对抗美国保持其本身军人集团的权位而已,另一方面缅甸军人政府却不断强迫住在中缅云南边境与汉民族有深厚渊源的小数民族迁离中缅边境,缅甸之所以会强制迁徙掸邦内包括敢果等地区的汉族在内之各少数民族,表面上的理由是禁毒,但实际上是要将居住在靠近中国和中国在血统或联系密切的小数民族迁往南方靠近泰北的地方,缅甸政府的目的是要使边境附近上述那些民族绝迹,以防有朝一日,那些靠近中国的小数民族会连同其原居地区一同回归中国。这显示出缅甸虽表面和中国友好,但此强迫迁徙掸邦内小数民族的行动却显示其积极防华心态。而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和天然气管线gaspipeline都是连接印度的,而不是连接中国的,显示缅甸的外交和战略重心是向印度靠拢的,所以中国和缅甸的关系实际是不可靠的。缅甸军人政府的上述作法显示其强烈且极端狭隘的大缅甸族---民族主义,但也显示出缅甸军人是清醒的,对中国一直采取两手策略,而且不会因为和中国友好而忽略了防华或不敢压迫华人。但中国不论政府和人民总是抱持一白遮百羞的鸵鸟心态,祗要该国反美,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或不对中国怎幺样就可以了,管它歧视华人、排斥华人,甚或屠杀华人。中国完全没有去对缅甸军人政府作出必要的防范及考虑长远的大西南战略部署。所以中国应与缅甸军人政府保持友好关系的同时,也要对缅甸采取两手策略,要秘密暗中支持掸邦ShanState境内各少数民族的武装力量,以备不时之需。长远的战略是在萨尔温江SalweenRiver以东的东掸邦地区建立一个包括大比数汉族在内的东掸邦共和国,即是金三角地区,北与中国云南陆上接界,东与寮国以湄公河Me Khongriver为界,西以萨尔温江与西掸邦为界,南与泰北以陆地为界,这是一个很好防守的战略单元。萨尔温江以东的东掸邦地区北方有明代的汉族遗民即果敢族Kokang几十万及改革开放后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缅边界缅甸一侧的汉人,少数民族则以佤族Wa为主,有一百多万,现在的佤族反抗军United Wa StateArmy主要是以前的缅共部队,内里夹杂很多华人,其领导人Bao Yu-xiang可能是姓包的华人。而东掸邦地区南方少数民族则以傣族(摆夷族)为主,数目我没有资料,另外在泰缅边境的汉族有国民党的孤军和眷属及文革时逃往缅甸的知青,数目我没有准确的资料,好象是有廿余万。1996年以前有昆沙KhunSa(张奇夫,他为汉和傣族混血儿)组织以汉人军官为主的蒙泰军Mong Tai Army(MTA)有四万多人马,台湾也曾拉拢此部队,可惜1996年因内部的傣族干部反叛昆沙,把精锐部队带走,使昆沙祗剩下二万余人马,可能是此原因便向缅甸军人政府投降。所以我的策略是中国在东掸邦地区的北方军援以佤族和汉族为主的反抗军,即佤族反抗军United Wa StateArmy,而在南方则组织和军援以傣族和汉族为主的反抗军,两支部队在适当时机南北夹击缅甸政府军,最后会师景栋Keng Tung,建立东掸邦共和国,由于萨尔温江以东地区的南端包括一部份克耶邦KayahState的地区,为了防守上的完整而需将其纳入,故将来萨尔温江以东地区建立的共和国应该称为掸克耶共和国Republic of Shankayah。团结萨尔温江以东的东掸邦EastShanState内的三大民族,汉族(包括果敢族,国民党的孤军和眷属、文革时逃往缅甸的知青和改革开放后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缅边界缅甸一侧的汉人,总数应该不下一百多万)、佤族有一百多万和傣族(摆夷族)及其它小数民族,共同奋斗建立一个各族平等及独立的东掸邦(包括大比数汉族在内),为云南现有中缅边境南段构筑一个防美缓冲地带。而现有中缅边境北段则以收复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与印度阿萨姆省接壤的中国藩属的孟养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等地区作为增加云南省的战略踪深,而现有中缅边境中段除了收复Namhkam南坎猛卯三角地外,就没有甚么作为了,现有中缅边境中段基本上仍要直接和缅甸接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