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一章 又有纷争(下)

辽西老戟 收藏 16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你放心吧!”赵梅站起身来,“你胳膊马上就会冒凉风,一个时辰后就不疼,明天早上就能打枪,三天后肉芽儿就长全了!” “你还别说,现在就开始冒凉风了!”老武头活动着胳膊,“姑娘,好医术啊!这叫什么膏药?” “祖传虎骨追风膏!” 杨欣对牵着一匹马走过来的周排长说,“周排长!谢谢你和你的弟兄!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你放心吧!”赵梅站起身来,“你胳膊马上就会冒凉风,一个时辰后就不疼,明天早上就能打枪,三天后肉芽儿就长全了!”

“你还别说,现在就开始冒凉风了!”老武头活动着胳膊,“姑娘,好医术啊!这叫什么膏药?”

“祖传虎骨追风膏!”

杨欣对牵着一匹马走过来的周排长说,“周排长!谢谢你和你的弟兄!你赶快归队吧!”

“何满!”周排长看着头上缠着绷带的士兵说。

“有!”士兵立正答道。

“你回去跟连长说,我奉团部秦参谋的命令,去关外护送军火!”

“是!”士兵翻身骑上马,向站台口跑去。

“你这是?”杨欣惊异地说道。

周排长看着地上躺着的一个士兵的尸体,脸色凝重地说:“我这个弟兄不能白死!我对山海关的情况比你们熟悉!”周排长说完,爬上车和老武头装起车来。

“这地方不能久留,”赵梅对杨欣低声说:“关上飞没死,他损失了这些人马,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大家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开饭啦!”秦凤凰、站长、站警用盆、罐子、袋子装着食物走了过来,丁雄随着走过来,望着老武头说:“老武叔,装完了吗?”

“装完了!可没有苫布啊?这明晃晃的,太容易暴露啦!下雨咋办?”

站长忙说:“你们吃饭,这事儿归我!”

“哒哒哒!”忽然,仓库里一阵枪响,一阵鬼哭狼嚎。

罗云汉提着机枪走了出来。

“他们都投降了,你怎么还下毒手!”丁雄站在汽车前向罗云汉厉声问道。

“毒手?”罗云汉冷笑一声:“咱们前脚走了,他们后脚就会对老百姓下毒手,你说我对他们下毒手好、还是他们向老百姓下毒手好?”

秦凤凰想说“你、你也太残忍啦?”但一想自己刚刚开完枪,就又憋了回去。

“你问问杨队长!他们共产党的游击队都讲优待俘虏!也就你们胡子,不讲操典、没有规矩!只会杀人!杀人成癖!你生下来就是为了杀人啊?”丁雄一脸怒气。

“放屁!”罗云汉环眼一瞪,骂道:“你生下来就是为的放屁啊?嗯?我他妈不管共产党、国民党!什么鸡八操典不操典的?该杀就杀!该砍就砍!还让我问问杨队长?问他咋的?他能向着你说话呀?你咋不问问这个铁路警察呢?”转脸一看在地上雨布摆放着食品的站警:“我说,兄弟,你说说,这几个土匪该杀不该杀?”

“该杀、该杀!杀的好啊!”黑脸站警连连点着头说:“这些土匪没一个好东西!个个手上都有十几条人命啊!关里关外的老百姓,都让他们糟贱苦啦?”

“啊?咋样?”罗云汉双手环胸,嘿嘿一笑,“还说不说你的操典啦?鸡八毛!狗屁呀!老百姓说的话才是操典哪!过去我当胡子、现在我当义勇军,规矩严着哪!我们那才叫老百姓的操典哪!不然,我也活不到今年二十二岁、当上骑兵连长!嘿嘿!本连长也不是见着俘虏就杀!那得看是啥人!比如说你吧,有一天要让我抓住了,只要你投降,我也就踢两脚算了。我就交给杨队长,他愿意剐、愿意杀、还是愿意优待,那我就不管了!”

“罗云汉!咱俩以后谁抓谁,还说不定哪?”丁雄气淋淋地说,“你还敢奢谈什么操典、规矩?大家都看见了,你今天不经请示、不打招呼,于守护仓库责任于不顾,无端私自离队,使老武叔受伤、一个弟兄捐躯,你这叫有规矩、有操典吗?”

“我操!你还有脸说我呀?你看看你这仓库咋守的?让一个姑娘去守值勤室、你和老武头憋在仓库里薰蚊子。我们要再晚来一步,你就被烧成烤家雀儿啦!还他妈保定军校毕业的侦查营长哪?你丢人现眼去吧!”

本来是大家应该聚在一起,说说惊险战况,热闹热闹、放松一下。可这一来,气氛却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说,咱是运军火来了、还是打嘴仗来了?”杨欣饥肠辘辘地溜着地上的菜饭,又饥又渴,但一听两人吵的不像话了,也来了火气,吼道:“太不像话啦!我看方才打土匪,你俩也没动这么大的劲头儿呀?又是连长、又是营长的,当着这么些人的面骂架,你们不嫌坷碜哪?”

灯光下,杨欣白皙的脸红涨起来,“好啦!歇歇,喘口气,愿意打、吃完饭再打!都坐下!吃饭!”杨欣知道,这时候没什么道理好讲。

“哎!杨队长,你等会儿,山上我还有瓶酒呢?”老武头想起了山包上的酒。

“行啦!看!早就给你们准备好啦!”秦凤凰一笑,从袋子里拿出两瓶酒来。

“泸州大曲?”杨欣眼睛一亮,“来来!这可是名酒啊!”

“行啦!还不够你一个人喝呢?”罗云汉闷闷地说道,忽然想起了什么,撇了下嘴:“加小心吹巴!喝完了把水放干净喽!别像在闷罐子里似的,憋得乱转!

“就你话多!”杨欣回想起闷罐车的情景,接过酒瓶晃了晃,不由得笑了起来。

大家围在一起、坐在地上,吃起饭来。尽管杨欣一再劝酒说笑、调节气氛,可空气始终没有活跃起来。

秦凤凰本来有一肚子话要讲,可看到大家的脸色不佳,再加上自己有两次掉枪的不光彩地方,于是,忍了再忍、压了再压,没有说出来。

丁雄吃了个烧饼,看到大家吃完饭,站长和站警把苫布已经蒙好、绑好,默然起身走到车前,拉开车门,扫视了下众人,板着面孔说道:“大家都听好了!既然过山海关让我负责,就得听我的!罗连长、秦凤凰!到驾驶楼上来!车厢里由杨队长、周排长负责。天亮前必须赶到山海关,到草叶桥西河套时,大家扒下点鬼子服装换上!再扔上几个草垫子铺在苫布上面,大家抓紧时间在车上睡觉。有情况,敲车盖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开枪!上车!”

口齿清晰、语气果断,指令下达条理、干脆!不容置疑、不容商量!

没有人置疑,没人商量,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众人纷纷上车。

“加小心哪!”

“再见!”

站长和站警挥着手,目送着卡车。

“大哥!站长!再见!”秦凤凰喊道,众人也挥起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