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在0号高地拿下一个小时后,天就亮了。

20日的早晨,美军开始收拾他们遗留下来的尸体。

据我志愿军设立的一个观察哨发现,敌人在539.9下面的山沟里,就拉走了三十车尸体。

不过,秦明扬他们是看不到的。几乎是一大早,美军就开始了报复性的炮击!

是啊!志愿军的竟然抢了他们大炮杀人的优势,这当然是范弗里特所不能忍受的,志愿军又发挥了自己夜间攻击的优势,占领了他们才占了半天的阵地,更是范弗里特所不能忍受的。

20日一大早,美军出动了30架B-26轰炸机对上甘岭的两个阵地实施轮番地毯式轰炸,同时集中了300余门超大口径重炮同时实施轰击,40多辆坦克再一次抵近阵地,形成固定火力点,进行炮火攻击。

霎时间,整个阵地被爆炸掀起的尘土笼罩。

秦明扬从观察空看出去,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漫天尘埃,只觉得天摇地动。

接着,敌人集结了三个营的兵力,分布成后三角阵型,兵的阵势由小多大,后面宪兵押阵。

在宪兵的冲锋枪督战下,美军开始了不间断的,一波更比一波强的轮番攻击。

11号阵地丢失了,2号阵地丢失了。0号阵地也丢失了,敌人向5号6号阵地涌来。

很快9号阵地阵地前沿的阵地损失殆尽,9号阵地又一次成为了横亘在美军面前的障碍。

秦明扬有一丝兴奋,两年的战争,似乎让他象吸鸦片一样对枪声入迷。只要一听到枪声,他就控制不住想参与。在国内养伤,特别是后来伤好了以后,他总是失眠。

后来,他索性搬到了一个靶场去睡,结果枪声一响,他就睡着了。

这会儿,他深吸了一口硝烟,扑出了坑道。

不过,他没有开枪,也没有扔手榴弹,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而是静静地,就象一块沉默的石头钉在阵地上。观察着,他再深吸了一口气。

又一个人退回了回去,召集所有的突击小组长开了一个会。

“美国佬动的新战术,这次是采取的是一波更比一波强的不间断攻击。”他突然咧开嘴笑了,一下子指住第三突击小组长:“你说,我们怎样最好消灭美国佬!”

第三小组长是一个高大的山东大汉,脸突然一下子涨红了,陡地一挥手:“他狗娘养的不做乌龟,和老子面对面!老子就宰他娘的痛快!”

“哈哈哈哈!”秦明扬大笑起来:“说得好!美军有没有优势,有!那就是他们的坦克、飞机、大炮。只要他们蜷缩起来,我们没有重武器,很难消灭他们。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就是你、你、你、你!所有的志愿军战士!现在这些狗杂种要和我们面对面了,比个人战斗力!好!我们现在就是去杀他们!”秦明扬吐出一口气:“现在我们一个小组一个小组,轮番地出击,上去就给我冲上去打!打完子弹就转回来!”

秦明扬一巴掌拍在石头上:“好个美国鬼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一个垫步,身子窜了上去。

第一突击小组也跟了上去。

他们伏了下来。

敌人的第一波试探性攻击被三人战斗小组打了下去,第二波敌人几乎不容喘气就上来了,大约有一个排的兵力。

而一个连的敌人跟在后面,象漫山爬动的蚂蚁一样向上擂来。

敌人的飞机俯冲了下来,一串机关枪,一溜炸弹。

炸起的石块直向秦明扬扑来。

秦明扬把双手一捂眼睛,再挪开,眼睛继续看着。

三人小组倒下了两个,第二战斗小组立刻扑了上去。

第一战斗小组,剩下的一个战士,把其中一个负伤的战友带了下去。

“好!你们现在攻击出去!兜着阵地杀一个来回!不准恋战。我在这里等你们!”秦明扬回头把突击小组十二个战士,挨个看了一遍,一把拍在小组长也是副排长程刚的身上,大喝一声:“杀!”

“杀!”一声喝,十二个早憋足了劲的战士一声暴喝,射了出去!

这是从上向下的攻击,这是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这是美军最害怕的攻击!

手榴弹是第一道菜,那是突击小组一扑就给了敌人的见面礼,居高临下,别说炸,就是砸也是人受不了。立刻美军就被炸懵了。

懵不懵都没关系,十二个人和他们的枪刺一下子就成功的插入了敌人的进攻队形里。第二道菜又到了,那就是子弹。

近在咫尺的子弹,和近在咫尺的志愿军一起直穿透敌人的阵形。一梭子弹打完。

第三道菜是刺刀,刀刀见红。公平地讲,这个世界要说拼刺刀,真正能和中国军队对阵的,恐怕也就是日本人了。

何况,拼刺刀要讲究气势。心里怕的,所先就脚趴手软了。比如美国兵。不逃命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第一突击小组用了秦明扬精心为他们准备的三道菜,就打暴了敌人第二波攻击的阵形。

如一股龙卷风卷了回去,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坑道里。

他们可不敢恋战,因为秦明扬的纪律制裁很简单。

违反纪律的,就作为预备队,留守坑道。可没有人愿意。

第二战斗小组,就拣了便宜了。只管一枪一枪的痛射落水狗,真是过瘾!

“轰,轰,轰。。。”坦克上的炮打上来了。

“哒哒哒哒!”飞机又上来了。

第三波攻击也上来了。

这次上来的是一个连,在他们的后面是几乎有一个营的兵力。

秦明扬冷冷地一哼:“第二突击组从左往右,第三突击组从右向左,还是三道菜,杀透就回来!”

第二和第三突击小组,一声不响,从阵地两边兜了过去。

三个人的战斗小组,面对一个轰拥而上的美军连队,火力显得单薄。美军很快地便接近了阵地。

突然,从阵地两肋攻击的突击小组的手榴弹和手雷纷纷扎进了美军堆里,一时节敌人的密集队形就遭了大秧了。

别说躲连闪也没办法闪一下。

手榴弹和手雷可不管你躲不躲,只管轰轰地炸起来。一时节阵形大乱。

立刻两支志愿军的突击小组,一左一右若狼似虎地杀了进去!

“噗噗噗噗!”子弹争先恐后地钻入了美军的身体!

有的美军惊恐地躲避,有的嚎叫着向志愿军扑来,有的索性装死滚下了地。

志愿军的突击小组可不管美军是在躲避或要拼命或要装死,只顾挺着刺刀,向前!见敌人就杀!

这次美军就遭秧了,才被如狼似虎的左边一队志愿军突击小组杀过,又被右边一队如虎似狼的志愿军突击小组再杀过来。

一时节,美军的攻击阵形再度垮了个漫山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