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11年的真实工作经历--与即将踏入社会和刚刚踏入社会的兄弟姐妹共勉(续)

wsrm 收藏 1 505
导读:[size=16] 14、           直到有一天,正在等车,突然一辆奥迪在我身边停了下来。我一看,原来是我一个表哥。这个表哥和我以前关系还挺好,小时候一起上学,在他读大学的时候,我们还常常一起喝绍兴老酒侃大山。他从某商学院毕业以后,分配到一个小私营企业,当时大学生还挺宝贵,大家都不肯去私企,他分配到那里大家都觉得可惜。谁知道后来企业发展很快,资产一下到几千万,谁又知道董事长的女儿看上了他,成了乘龙快婿,一下子名利地位金钱全有了。说真的,有发展潜力的小企业远远比大企业有发展机会,在大企业你会觉得

14、


直到有一天,正在等车,突然一辆奥迪在我身边停了下来。我一看,原来是我一个表哥。这个表哥和我以前关系还挺好,小时候一起上学,在他读大学的时候,我们还常常一起喝绍兴老酒侃大山。他从某商学院毕业以后,分配到一个小私营企业,当时大学生还挺宝贵,大家都不肯去私企,他分配到那里大家都觉得可惜。谁知道后来企业发展很快,资产一下到几千万,谁又知道董事长的女儿看上了他,成了乘龙快婿,一下子名利地位金钱全有了。说真的,有发展潜力的小企业远远比大企业有发展机会,在大企业你会觉得自己象一条狗,而这种小企业人才的地位还是相当高,还能觉得自己是个人,当然,壮大以后一脚踢人的情况也很可能,而且特别要注意里面婆婆妈妈的人际关系。大家有这种机会的话要勇敢一试,特别是某董事有年轻未嫁的女儿的,一定要争取!可以少奋斗很多年啊!呵呵,开个玩笑 。顺便提一句,我表哥长得和周润发有一比,不是阿狗阿猫都会被富姐看中的。


15、


和表哥聊天知道,他们公司在培训一种进口机械的维护技术人员,培训好了出去有几千一个月,就是得1万培训费,NND!砸锅卖铁,凑齐1万。

于是痛快的 告别那个养老院,来到我表哥的企业,搞针织的,呵呵,纺织行业唯一的好处就是美女多。我们一起培训的有7、8个人,都是些社会青年,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他们滔滔不绝交流A片。


先是理论学习 ,我们从来没有到齐过,那些牛人交了钱就忙着去车间泡妞了,幸亏我好歹也是纺织行业过来人,世面见多了,美女也见多了,还能老老实实认真学习,1万啊!!心痛的要死。


后来就下放车间,先挡车一个月,走到车间一看,哇噻,美女真多!教我的师傅是个19岁的小MM,热情得要命,上夜晚我们总是互相谦让让对方躲起来睡觉。现在这个小MM师傅在中国联通上班,还常常短信联系来着。我那些师兄弟则忙着泡妞吃豆腐,忙得不可开交。在这里学习的时候还有了一场小小的“艳遇”,有一天,小MM神秘的对我说:“我们值班长好喜欢你哦!”好象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反应,因为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太高了,比我还高。


(待续)

我们学的机器是意大利、韩国进口的,学起来还真是相当难,对机修技术的要求很高,以前在学校读的根本没有半点用处。教我们修机器的师傅都很严肃,因为这都是他们吃饭的手艺!凭什么教给别人啊?当时压力很大,老担心学不到精髓,浪费了1万块,我可不是来泡MM的啊!有几个师兄弟被师傅镇压的厉害,在背后咬牙切齿的说等毕业了要揍他们。

后来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终于和师傅们搞好了关系,当然,每天打香烟得起码一包,当他们陆陆续续把里面的技术教我以后,我不由的惊叹,如果他们不说,自己可能永远是琢磨不透的!在那六个月,我没有旷过一次工,没有睡过一次夜班,给厂里的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是第一个被人聘请的。

我想,不管做任何工作,一定要付出最大的努力,没有播种那里来的收获呢?和我们一起学的那些人里面,被淘汰的占了一大半,我终于在这个小小的竞争中展露了一次头角。也大大改变了以后的路。

要感谢那些热情的女工,一开始她们瞒着师傅让我琢磨机器,这会大大影响她们的产量工资。你们是最可爱的人!在那里,你们给了我尊敬、自信(不象有些上海的鸟女人,老把自己当伊丽莎白女王)!也感谢师傅们后来无私的传授!


16


还没等到6个月学习期满,有老板来聘请我了.那个老板还是大大的狡猾,偷偷到车间调查我们这批人里面谁学得最好(是老板后来自己告诉我的),车工都指了指我.谈好了待遇:2000月薪.那个激动啊!2000,当时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唯一遗憾的是他们的小厂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山里,一共15台机器.


那段日子可以用呕心沥血来形容,以前老觉得技术已经没有问题,谁知道到独立操作会碰见那么多毛病呢?做技术活,真的是"用事实说话",来不得半点弄虚作假.感觉比开饭店还累.记得有一次,整整搞了一个通宵,等我站起来,突然鼻血哗哗的流出来,怎么都止不住,坚持了几个月,甚至有放弃的念头.当时就想:把1万捞回来就走人.


由于我这个工种是值班制度,24小时必须随叫随到,没有休息时间调整,常常有心力憔悴的感觉.人,一旦成了工作的奴隶,就会觉得生活似乎失去了意义,有空的时候,我就跑到旁边的一个小水库,躺在草地上,看白云自由的飞翔,心里羡慕的要死.看它们是多么自由,可以放荡不羁,无拘无束,真的有一种要去流浪的冲动!


唯一可以安慰的是那些车工都很好,我记得都是江西的,有一个女孩长的很漂亮,有天当班不小心,手被机器夹住了,十几枚织针齐刷刷的插进了手掌,我赶紧跑过去打开机器,女孩疼得直哭,我小心翼翼的把针一枚一枚拔出来,那个针是有倒刺的,可以想象那个痛苦,永远记得那个女孩流泪的眼,假如她出生在富贵之家,有可能读了大学,成了白领,凭她的模样身材甚至当模特也有可能.就是因为穷,她只能领着几百工资,做着劳累不堪的活.(真想把教育当成一种产业的人扇几巴掌,如果剥夺了她们受教育的权利,她们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这是最大的不公平!)后来到医院包扎一下,回来马上继续上班.真残忍啊!


大概过了半年,慢慢的感觉轻松多了,厂里出问题了.几个股东闹矛盾,打起了官司,停产了.


17、


回来的路上,极其轻松而又极其沉重。回到熙熙攘攘的县城,感觉是那么陌生。站在大街上,阳光格外的刺眼,红男绿女们来来往往,我在想他们是怎么生活、怎么奔波的呢?他们有同样的烦恼吗?


就象从笼子里出来的鸟一样,那段时期过得混乱、自由、颓废,印象最深的是和几个草根朋友常常一起去一个瘸子开的大排挡喝酒,喝到深夜。瘸子的大排挡直到现在还开着,这个可爱的瘸子,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对生活的抱怨,总是笑眯眯乐呵呵的招呼客人,上次偶然去了那里,他还能把我认出来,高兴的直给我打香烟。呵呵,草民之间的感情永远是那么淳朴!


自由的代价是经济的破产,不过在那个自我麻醉的时期,过一天算一天,偶尔有时候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空间,突然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恐惧扑面而来。明天的路在哪里?该怎么走?我不知道

18、


那段如同幽禁的时间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就象摆脱了地球引力的物体,四处飘荡,没有目的,没有方向,人在落魄的时候,总会碰到几个酒鬼朋友,结交的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徒,在廉价的街头小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但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你就真的变成了一个没有理想、没有追求的行尸走肉了。


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我居然又鬼使神差的想去上海。


到了上海,大项已经不在,阿郎也走了,暂时失去了联系,只剩下我一个啦!再也没有同病相怜的互相安慰。没有了朋友,上海变得如此陌生、如此狰狞!

于是风风火火赶人才交流会,奔波了几天,毫无收获。一天,在分类广告里看见一个招聘消息:“充满挑战的工作,丰厚的报酬,等待着勤奋吃苦的你!”吃苦我是不怕的,抱着瞎猫碰到死老鼠的天真念头,第二天一早赶到那里,一看就是个皮包公司。应聘的人有10几个,看起来都是面黄肌瘦萎靡不振,等轮到我面试,进去一看,呵呵,面试官还真是派头,头发擦得雪亮、西装笔挺,笑容可掬。一见我进去,就热情的握着我的手说:“小伙子,不错不错!我们这个工作很具挑战性,希望你能适应。待遇也相当不错,如果你愿意在这里发展,今天就开始培训。”老天,这样就面试通过了?该不是见鬼了吧!我问:“具体做什么工作呢?”西装还是那么热情饱满:“到时培训你就知道了!欢迎你的加入。请在外面稍等。”


然后大家一个一个进去,一个一个出来,除了有几个实在看起来有点歪瓜劣枣的,居然都通过了。然后又进来一大帮男男女女,据说是公司的老员工,一个带一个开始培训,培训我的是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女孩。

19、


我们都等着看他们怎么培训,谁知道一个带一个都走光了,我惊讶的问那个女孩:“到哪培训啊!?”她微笑着摇摇手说:“跟我去就知道了。”


然后她背了一个大包出发了,转了几趟车,转得我满腹狐疑,“什么意思?莫非是家黑店?”不过想想自己无财无色,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谅她也不敢把我做成人肉包子吧。


然后到了锦江乐园过去点的一个大车站(上海的朋友帮我指正一下叫什么车站,我忘记了),旁边有一个大商场,女孩说:“我们进去吧。”到了商场,坐了半小时,女孩又带我到了车站门口,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突然对一个路人说:“先生,你好!我们公司为了支持中国申奥,特意举办一个礼品大赠送活动。这是送给你的礼品——一只防水手表。”那个先生拿起手表看了看,说:“谢谢。”然后准备走了,女孩赶紧跟上去,说:“为了表示你对申奥的支持,我们将会收你98块钱,这些钱我们将捐献给奥申委。谢谢你的支持。”那先生赶紧把手表往她手上一塞,逃也似的走了。

原来所谓的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就是这个!我不禁目瞪口呆,这就是骗子啊!!!整个上午,我就看着她不停的诉说着,后来发现她专门找大学生模样的下手,一上午卖出去两只,第一个买的也是一个学生。第二只,她追着一个大学生喋喋不休的推销,并兼以民族大义等等,那个学生说了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你这样说真是让我无地自容了。”然后买下了。

我既怜悯又鄙视的看着她,看着她受到别人的白眼,看着她利用着别人的爱心欺骗,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一直忙到中午,太阳那个毒啊,女孩的喉咙已经沙哑了,脸上汗水直淌,衣衫也被汗水湿了一半,我走过去,说:“大姐,歇一下吧。”然后跑到路边小摊,买了两杯饮料,递了一杯给她。她躲到旁边一个阴凉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喝完,微笑着说:“多谢。”我也喝完了饮料,说:“你多保重,我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现在,我脑海里一直浮现出那个女孩的身影,我不知道我该谴责她还是同情她,我只想起她单薄的身形在烈日下汗水淋漓的样子,我不知道她最后会怎样,我只知道:这就是她选择的生活——被迫或者自愿。

不知道现在那里还有没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


20、

第二天又去赶集,在人才市场感觉自己象等待被人收购的动物,后来在上海青少年活动中心招聘大会,看到了一个XX保险公司的招聘广告,招聘业务员和内勤人员。我知道做业务员是不可能的(保险业务员那真简直不是凡人能干的活),当时就想去应聘内勤,投了简历。

然后到了那个公司,好像在北京西路什么地方,办公室真是气派,里面人声鼎沸,热闹异常,估计什么阿狗阿猫都来这里混了,一开始培训,来了个台湾的讲师,口才那个好啊,说得人热血沸腾,蠢蠢欲动,感觉只要做保险,你就是天才的销售员,你就是原一郎,你就是明天的百万富翁,现在我能理解做传销的人为什么会入迷,在那样一种氛围,你的情绪会被鼓动,你的意志会被迷惑,你会失去基本的判断力。不过我自己倒没中毒,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和人聊聊天,消磨点时间,如果能搞个内勤就更好了。


培训了半个月,才发现内勤那都是莫须有的位置,就象钓鱼的诱饵,鱼儿永远也吃不到,半个月以后就去实战,有个上海的大师兄带我们去锻炼。这个大师兄倒是好人一个,但一看就知道是穷得叮当响的人物,那天他突发异想,带我们去了地铁站,他自己拿着本子去和乘客搭话去了。没聊几句,来了几个警察,把他带走了,我觉得不能临阵逃脱,也跟他一起过去,留下几个小MM和小DD惊慌失措的呆立着。


被带到了值班室,警察问:“干什么呢?”大师兄不慌不忙的说:“做市场调查!我们是保险公司的员工,保险是国家大力支持的行业”等等等等。反正警察也没有为难我们,检查了大师兄的包包,就放我们走了,出来一看,我们那些员工早走的干干净净,真是不够意气。


好像记得那段时间,大项神秘的出现在上海,居然联系到了我,兄弟一见面,几乎泪眼汪汪,原来大项现在进入了一个做壮阳药的公司,到上海推销一种叫“伟哥三鞭宝”的药,在天目西路那里的一个医药市场做几天市场调查。那次让我大开眼界,大项经纶满腹的给我介绍什么西班牙金苍蝇、什么伟哥、伟姐。呵呵,长见识啦!

21、


后来离开了那地方,不然的话估计我要被饿死了。保险公司真是NND小气,没有底薪,没有住房,甚至没有一个工作餐,害得我们比喜剧之王里想吃个快餐的周星星还惨。那段时间穷困潦倒,好得我妹妹把那个打字店顶下来了,我可以住她那个小阁楼里,每次我回去,我妹妹都赶紧买鱼、买虾犒劳我。亲情是那么血浓与水,虽然感觉做哥哥的混得没面子,但那份温馨是永恒的。


后来到了一个所谓的IP电话公司,那时候IP电话正火,那个公司就是专门推销IP电话的,没办法,当时走投无路,也只能去将就,因为他们中午有一个免费的工作餐,那时候每天不停的打电话,不停的打,不停的发传真,估计看帖子的网友里有做过文员的说不定接到过我的电话呢。当时同事里有个福建的,一口闽南腔普通话,听他打电话是我们当时唯一可以快乐发笑的事情了。

做了一个月,一结算,提成了大概1500,在10几个业务员里算中上,拿着那点微薄的薪酬,坐在回去的车里,看着窗外万家灯火,华灯渐上,一派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我独自坐在车里,听着车里飘来的那首《千千阕歌》:

徐徐回望 曾属於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 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 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 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来日纵使千千阕歌 飘於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伴我唱


永远记得这首歌,现在每一次听到它,就会回想起在上海的那段时光,想起在繁华的大都市里,我象蚂蚁一样四处奔波,在一个没有友情、没有爱情的地方为生计而碌碌无为。城市的繁华不属于草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