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三十七章 偷袭者

天目飞龙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也惊醒了卧虎山上的栖鸟,几只受惊的夜莺发出了凄厉的鸣叫,给静谧的卧虎山增添了些许的恐怖,枪声过后,楼内不多的几户人家的灯光接二连三地亮了起来,不过等胆大一些的男主人走出家门的时候,却发现整幢楼已经被民警封锁了,停在楼下的警车在闪烁着红蓝相间的警灯。 开枪击倒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也惊醒了卧虎山上的栖鸟,几只受惊的夜莺发出了凄厉的鸣叫,给静谧的卧虎山增添了些许的恐怖,枪声过后,楼内不多的几户人家的灯光接二连三地亮了起来,不过等胆大一些的男主人走出家门的时候,却发现整幢楼已经被民警封锁了,停在楼下的警车在闪烁着红蓝相间的警灯。


开枪击倒了偷袭者,在确定对方已经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之后,龙天缓缓地站起身来,慢慢地朝前挪动,他的步伐很小,行动非常迟缓,他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皮鞋踩在水泥地上,感觉湿湿的、粘粘的,随后他的脚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应该就是被击中的偷袭者了,龙天用力地踢了两脚,发现对方并无任何的反抗,也没有任何的反应,龙天这才蹲下身去在地上摸索起来,很快他的手上又多出一把带血的手枪,看来这就是凶器了。


客厅的灯不亮,卧室的灯也不亮,龙天开始明白了,这一定是偷袭者事先已经掐断了屋内的电源,然后溜进了自己的屋内,蹲在角落里伺机行凶,这是一个很老到的杀手,计划安排得非常周密,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破绽,只可惜龙天的运气实在太好,那阵无端在客厅里刮起的阴风,和夹杂在阴风中的那股无形的力量,在凶手近距离开枪的瞬间使龙天奇迹般地化险为夷,还有一点让凶手没有想到的是,龙天今天随身带着手枪,而且他的射击水平并不差,只是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龙天就判断出了凶手的准确位置,从出枪到连续七次击发,再到歹徒被击中,仅仅是数秒钟的事情。


不过让龙天一直想不明白的是,那阵风和那股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救了自己一命,否则以双方相距才五六米,又是歹徒先开的枪,如果没有那股力量的推动,龙天相信现在倒在地上的肯定是自己。


“怎么样龙天,你没事吧?”,赵中华第一个跑上了四楼,看着站在门口的龙天手上、脚上都沾着血迹,左右手各执着一把手枪,表情有些呆滞,把老赵给急坏了。


龙天在击倒歹徒并缴了他的手枪之后,从卧室里摸出了手电,仔细察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歹徒,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已经死了,没有任何的迟疑,他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赵中华的电话,紧接着又给刑警队值班干警报告了发生在这里的案情,然后就走出屋外等待刑警们的到来,一方面是他受不了那股难闻的血腥味,另一方面他需要保护现场,还有一点龙天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有些紧张和害怕,因为这是他从警以来第一次向活人开枪,干刑警两年多来,龙天除了朝天鸣枪示警之外,还真的没有发生过象今晚这样开枪杀人的情况。


赵中华是在睡梦中被龙天的电话吵醒的,听完龙天的简要的汇报之后,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快速地穿好衣服,然后摔门而去,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冲到了龙天所在的住宅楼下。此时的赵中华心急火燎,开枪袭警,这样的恶性案件在静安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了,至少在他的印象里好象还没有发生过这样严重的暴力袭警案件,所以在开车途中他也及时向江局长作了汇报。


屋内屋外、楼上楼下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警察,龙天今晚作为当事人,并没有参与现场的勘察工作,他和赵中华以及随后赶来的江局长站在楼下,三人就刚刚发生的恶性案件在交谈着,龙天已经从刚刚经历的惊险一幕中平静了下来,他的表情虽然有些凝重,但更多的则是疑惑,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人开枪袭击,他更不明白那阵风和那股推向自己的力量是怎么回事。


一个多小时后,歹徒被两位刑警用担架抬到了楼下,身上盖着白布,赵中华走上前去一把掀开,龙天也随之跟了上去,这张面孔他已经看过了,一张非常陌生的脸孔,龙天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他到底是谁,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了。


“金彪,怎么会是他?”,赵中华仔细端详之后,突然间失声惊叫了起来。


“赵队,你认识他?”,龙天连忙问赵中华。


“妈的,这小子不是刚刚放出来没多久吗?狗胆包天了,该”,赵中华一甩手把白布重新扔了过去,狠狠地跺了跺脚,恨恨地骂了一句。


在刑警队里,龙天看到了金彪的材料,一摞厚厚的卷宗,这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家伙,静安本地人,曾经当过兵,退伍回家后一直不务正业,到处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基本上把公安局和监狱当成了第二个家,属于社会渣滓一类的,上个月刚刚放出来,没想到出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操旧业,不但如此,竟然把魔爪伸向了龙天,用狗胆包天来形容他的确不过分,敢开枪袭警,这不是一般的亡命之徒了,这在静安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也难怪赵中华看到他被龙天打死,会说出“该”这个字了。


“龙天,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赵中华喝了口浓茶之后,问一边正在看材料的龙天,现在是凌晨两点了,刑警队里还有不少人在忙碌,这起恶性袭警案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内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齐全,明天一早必须要上报到江州市局的,象这样的案件不要说是在静安了,放眼江州乃至江海全省,近三年内也找不出第二桩来。


“没有啊,我实在想不明白谁会和我有这么大仇恨啊,再说了这个金彪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来静安的时候他还在监狱服刑呢”,龙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到底是和谁结下这么大的血海深仇了,本来作为刑警,因为工作关系,结下一些冤家是最正常不过的了,不过如果说由此会引发暴力袭警案,这样的冤家龙天实在想不出来会是谁。


“嗯,差不多,如果说金彪今晚上袭击的是我或者是老刘的话,倒还可以解释,这小子以前就被我抓过至少三次,进去的时候也曾经威胁过我和老刘,不过他根本不认识你啊,怎么会好端端的对你行凶了?还有他的手枪是从哪儿来的?”,赵中华一提起金彪就来气,从他开始干刑警起,就和这个金彪打过不少次交道,他和前任队长刘小东抓过金彪多少次,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但至少在五次以上。


龙天一边看着材料,一边在快速地思考着,脑子里充满了过去的回忆,他在努力回想自己亲手抓过的犯罪份子,当然还有这两年时间里得罪过的人,但就是想不出来,到底自己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与他人结下了这么深的梁子。


“龙天,不用考虑了,这肯定是一起买凶杀人案,金彪以前就干过两次这样的事,而且当年他还在社会上扬言,只要出得起价钱,他可以替别人去杀人,所以我敢肯定金彪这一次是被人收买利用的”,赵中华皱着眉头考虑了许久之后,猛然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龙天被赵中华这一提醒,连忙翻了翻手中的材料,果然看到了金彪的两次案底,不过那都是受人雇佣指使,致他人身体伤害的,但这一次他玩大了,竟然玩起人命案子来了,不过玩得最后,他还是把自己的小命给赔了进去。


“龙天,你有没有觉得这事会不会和钱东明有关啊?”,赵中华看到龙天头上的纱布,突然想起了钱东明,龙天头部的伤就是钱东明指使人干的,不过由于龙天放弃了追诉,并且伤得并不重,所以放了钱东明一马。


“钱东明?不会吧,他会这么干吗?上次我可是放了他一马的呀,这小子不会这么恩将仇报吧?再说了,好歹我和他妹妹也是朋友一场,他不会做得这么绝吧”,龙天一听“钱东明”三个字,用手摸了摸头上的纱布,不过他还是不相信这事会和钱东明有关,这其中当然有钱艳薇的因素在内。


“难说,钱东明这小子我了解,这是个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家伙,你上次打了他一拳,让他在静安的黑白两道很掉面子,后来他找人打你,虽然你放了他一马,但据我所知,这小子在外面很是嚣张,声称要给你点‘生活’吃吃,这件事我一定要把它查个水落石出,不是他干的倒也罢了,如果真是他干的话,妈的,我管他什么总经理,管他什么钱万胜,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赵中华面露凶光,照着办公桌又是狠狠一下,连杯盖都震掉了,这样的恶性案件发生在静安,而且袭击的目标竟然是重案组组长,赵中华相信明天一早,当这起案件的材料送到江州市局的时候,估计支队长还有江州市局的领导都会亲自过问的。


赵中华所说的“生活”,其实就是静安本地的方言,意思是“苦头”,“吃生活”就是“吃苦头”,这个龙天是知道的,毕竟他在静安已经呆了两年多了,经常听那些社会青年提这两个字。


这一夜整个静安市公安局里灯火通明,包括江局长在内的局领导班子所有成员都赶到了局里,连夜开会讨论,刑警队更是忙碌异常,到天亮的时候,这起恶性的暴力袭警案的材料终于整理了出来,赵中华亲自开车将材料送到了江州市公安局,这一夜最受惊吓的是龙天,不过呆在刑警队里,最清闲的也是他,除了提供案发情况和写了一份不长的报告之外,整段时间他都在看材料和喝茶,还到局食堂享受了一顿免费的夜宵,因为有局领导在,这顿夜宵还挺丰富的,他的手枪也被赵中华收了上去,准备作痕迹鉴定。


果不其然,当案件材料摆到江州市公安局领导的办公桌上时,整个江州市公安局,还有其后的江海省公安厅领导都震惊了,一道道的批示下到了静安市局,“全力侦破”,这四个字是所有批示上都出现过的。


这起暴力袭警案件所造成的影响力是惊人的,这一点连作为当事人的龙天都没有预料到,几乎所有的领导在最短的时间内都知道了龙天的名字,而且对于龙天在危急时刻果断开枪击毙歹徒,都作出了充分的肯定,并对龙天表示慰问,江局长甚至在天亮后强行派人把龙天送到了市人民医院,作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直到结果为一切正常之后,才放龙天回到刑警队,按照局领导的开会结果,准备放龙天一个月的大假,不过龙天谢绝了局领导的好意,因为他手头上还有一连串的悬疑命案在等着他去侦破。


不过龙天的心头一直有个很大的疑问,那就是在关键时刻,那阵平端而起的阴风和推向自己的那股无形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绝对相信自己的感觉,那的确是一股强大的外力,而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这一条他没有向赵中华说明,还是那句老话,说了也不信,那就不如不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