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一章 又有纷争(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2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别他妈开枪!”关上飞惊慌地一摆手,“里面有炸药、手榴弹!鼓捣响了,咱都他妈得玩完!” 关上飞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倒是不太害怕打响弹药,惊奇的是从来没见过出枪如此快速的人!饶是他久经战阵、号称关上飞的惯匪,也没见过这样虎胆盖世、神技超群的人!要不是他躲闪的及时,胸口早就开花了。 “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别他妈开枪!”关上飞惊慌地一摆手,“里面有炸药、手榴弹!鼓捣响了,咱都他妈得玩完!”

关上飞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倒是不太害怕打响弹药,惊奇的是从来没见过出枪如此快速的人!饶是他久经战阵、号称关上飞的惯匪,也没见过这样虎胆盖世、神技超群的人!要不是他躲闪的及时,胸口早就开花了。

“我操你妈!当兵的!敢跟我玩鹰?杂种操的!还真有两下子!招子不亮,我还真看走眼了!”关上飞看着地上的尸体,咬牙切齿地骂道:“今天我要不把你卵子挤出来、点天灯!我他妈就不叫关上飞!”

“我说大哥!”一个土匪贼眉鼠眼地一指仓库房顶,做了个揭瓦的手势。

关上飞翻了翻眼珠,看了下地上的破筐、烂草垫子,奸笑了一声,面对着仓库大门一亮公鸭嗓:“我说你听着!当兵的!你看过薰蚊子没有?杂种操的!这回我薰死你们!”一挥手,“弟兄们!点火!上房!”

匪徒们轻车熟路地一搭手,几个人就嗖嗖地窜上房去。揭开瓦,把点着了的草垫子、破筐扔进仓库。

“哒哒哒!!”仓库里一阵枪声,两个匪徒滚下房来。

“顶住!快!把草垫子都扔上去!”关上飞跳着脚吼道:“一会儿就都薰死他们,看他们出来不出来!”

灯光射进了仓库,仓库里浓烟滚滚,蒙着军火的帐篷被烧着了,到处都是起火冒烟的破筐和草垫子。丁雄和老武头拼命地咳嗽着,两人给机枪插上弹夹,相互一望,端起来就向门口冲去。

突然,站台上响起了枪声。

一辆卡车轰鸣着开进了站台,杨欣、赵梅和车上的士兵跳下车来,向仓库旁的土匪开起枪来,房上的土匪纷纷被击落了下来。

两匹大洋马旋风般地刮了进来,罗云汉和洪海的大肚盒子连连射向土匪。土匪们立即滚的滚、爬的爬,乱成一团。有的干脆跪在铁道上,举起了双手。

“缴枪不杀!”丁雄端着机枪、站在仓库门口,高喊着。

“还鸡八啥缴枪不杀呀?都他妈杀净干喽!”罗云汉大肚盒子一甩,嘟嘟嘟!又是一梭子。远处的铁道上传来几声惨叫,倒下了几个骑马逃跑的土匪。

“下来吧!”洪海一扬手,嘡嘡两枪,仓库房顶上,正向拿着水管子的站警开枪的两个土匪,应声从房上滚落了下来。

“好汉!饶命啊?”无处躲藏的土匪们被凶神恶煞的罗云汉和洪海吓坏了,连连捂着脑袋哀求着。

“汉子!你把土匪都杀了,谁装车啊?”杨欣跑了过来。

“对、对!洪胡子!留俩干活儿的!”罗云汉翻身下马。


当仓库起火冒烟的时候,躲在值勤室的站警就对秦凤凰说:“姑娘,咱俩得出去救火啊!”

“可不是嘛!再不救火,仓库里的手榴弹、炸药就要爆炸了?”

“看见没?”站警指着仓库东面铁道边上的上水铁管水龙头说:“我去拖胶皮水管子,我一爬上仓库,你就拧开那个水龙头。拧开后,你就爬在道边台阶下,躲起来!”

“好!那你要小心哪!”秦凤凰取来站警的衣服、帽子。

“没事儿!土匪们眼睛都盯着仓库呢,没人注意我们。”站警穿戴好,打开门走了出去。

果然,秦凤凰悄悄走到水龙头跟前,也没被西面仓库的土匪发现。

忽然,卡车冲进来了!两匹大洋马冲进来了!

仓库旁乒乒乓乓地响起了枪声,房顶上的土匪被打中,站警登着梯子从房后爬上了房顶。

秦凤凰看的真切,把手枪别在腰里,连忙用双手扭动起水龙头。可是,拧不动!又加了把劲儿,还是拧不动!啊?是不是上锈啦?

“拧反了!”忽然,道边台阶下站起一个人来。

秦凤凰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站长!

站长走上台阶,两手一拧,一下子就拧开了水龙头。

站警的胶皮管里喷出了白亮亮的水柱,射向了下面的军火仓库。

秦凤凰忽然发现票房的暗影里窜出一匹黑马,向东面站台口跑去。

“关上飞!”站长扭头朝黑影喊道。

“哼!他跑不了!”

秦凤凰连发三枪打死了二阎王后,觉得自己是见过阵势的人了。不慌不忙地从腰间拔出手枪,模仿着丁雄出枪的姿势,一抡手腕,扑楞!没想到,手枪掉在了地上。

“快捡起来!”站长喊道。

秦凤凰忙捡起手枪,对准跑出站台的黑马,一勾板机,“砰!”的一枪,黑马向上一跳,打个前失,扑通一下,翻倒在地上。

“姑娘好枪法!”站长夸赞道。

秦凤凰洋洋得意地吹了下枪口,可一想起方才手枪掉在地上的情形,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好在是夜里,灯光不太亮。不然的话,秦凤凰心想,我的妈!脸比红布还要红!

“关上飞逃跑了!”赵梅拎着手枪从站台口跑了回来。

“没打死?”秦凤凰懊悔地说。

仓库房顶上的站警,连连向站长摇着手,站长便闭上了水龙头。看到仓库前已解决了战斗,站长对秦凤凰说:“姑娘,你们都没吃饭吧?走!跟我弄吃的去!”

卡车开到仓库前。仓库里,丁雄对仅活着剩下的八个土匪说道:“搬完这边的箱子,把那边的箱子都打开!把长枪都抱出去!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土匪们乱糟糟地答道。

“缺乏训练,连立正都不会!”丁雄摇了摇头。

“是!缺乏训练!连立正……”

一个土匪没说完,罗云汉上去一脚:“干你妈逼活儿去吧!你他妈赶上虎逼啦!”

“真是一群虎逼!”洪海笑道。

“罗连长,你在这盯着,我去值勤室看看秦凤凰怎么样啦!”说完,不待罗云汉回答,便与洪海一人扛起一袋大洋,走了出去。

“我他妈不归你管!”罗云汉冲着丁雄的背影喊道,“你敢命令我?”。扭头看见一个土匪正奇怪地看着他,上去就是一巴掌:“看你妈个逼呀?干活儿!”

仓库外面,赵梅给老武头和一个士兵包扎着伤口,老武头说:“姑娘,我这胳膊穿个透眼儿的窟窿,你俩边都给贴块膏药,这能行吗?这得啥时候能把肉长实成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