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跌入梦河

玄烨号航母 收藏 6 57
导读:[size=16] 一些人,一些事,过了就不在。 就象千万年的相遇,不早,不迟,刚刚好。就象千万年的时间,在荒野冷冻里凝固。成就一只翩翩的蝴蝶。破茧而出,只为寻回前世来不及的一段尘缘。 我也记不清,故乡那条河是什么颜色。梦境里,有飘满桃红的记忆。一瓣叠着一瓣的沉浮,掀开了水的厚度。你的裙角轻轻探出头,在白光光的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一抹醉心的绿,染尽水的温柔。几尾小鱼,悠闲在波光的透明里。抽走了忧愁。 一个人,可以摆过多少尘世的河流?一个人,可以拂去几许沧桑的皱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些人,一些事,过了就不在。


就象千万年的相遇,不早,不迟,刚刚好。就象千万年的时间,在荒野冷冻里凝固。成就一只翩翩的蝴蝶。破茧而出,只为寻回前世来不及的一段尘缘。


我也记不清,故乡那条河是什么颜色。梦境里,有飘满桃红的记忆。一瓣叠着一瓣的沉浮,掀开了水的厚度。你的裙角轻轻探出头,在白光光的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一抹醉心的绿,染尽水的温柔。几尾小鱼,悠闲在波光的透明里。抽走了忧愁。


一个人,可以摆过多少尘世的河流?一个人,可以拂去几许沧桑的皱纹?


梦,不在现实。现实,残酷的昏暗天空。当枝叶茂盛的绿散尽了欢乐,忧伤的黄随风飘零一池的秋。你说:梦过,爱过,无缘相守。忍心放飞你我幸福,不是你的初衷,也不是我要的结果。但背转身,隔了一条河。


我留不住你。就象最后一片秋叶谢绝了树的挽留。满河的叶漂漂悠悠,恍恍惚惚,重了水的哀愁。温度,衡量不出枯叶的焦度。河水前进又迂回心里,迷失方向,找不到新的出口。一些事注定没法忘记。我开始等,虽然我明知等,只是你手心曾握紧的沙粒。一点点的滑落在沙地,逼我用眼泪去摆渡的难题。我们的日子,是花干枯后的皱纹。少了水的滋润,散不出清香的气息。你的味道,裹紧我冬的夜。我,还是冷。今年,没有下雪。感觉不象冬天。但比任何一年还冷。


屋子很小,一个人,蜷曲在被窝里。方方被套,裹不紧身体。手和脚顽皮的伸出被外,试着与冷抗争。窗户有一排竖铁条,冷冷隔着一个世纪。纱网,密密罩着灰暗暗的屋顶。尽管这样,我还是看见了外界。一块堆砌整齐的石壁。光秃秃的泛着光。牢笼感觉的小屋。延伸的眼神是一片荒芜,多希望有一棵草,或者一叶绿,稍作停留。但没有。心,开始荒芜。寂寞,在你走后,一直不停打探孤独呤唱过的一首歌。忧伤的歌。我不说。说不出口。没有任何理由。


或许,你我相爱都是漩涡。没有方向,却又执着的旋转。停止瞬间,包容,裂了口。我成了抛物线。让一个度来衡量。相聚而没有相连。


你是东边的云。我是西边的雨。而阴天,成了寂寞的日子。那河,载着你的梦。河底,固执的痴守。纸太薄,没理由裹住灯火:水太深,将衣服褪色抛走。我伫立河岸,彼岸的灯火依然。我等候的邀约函,永远到不了岸。停伫的思想,想要积雪。让河水冬眠。


你,曾愿意做生命的河流。我,曾愿做你岁月无悔的渡人。一个人,可以扛多少的辛酸?一个人,可以有多少的等待?一个人,可以淌过多少的情缘?一个人,可否永远渡一条梦河?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