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惊闻教官昨日去世,叹世事之无常。




初识教官,慈眉善眼,面如包公,举止斯文,其性格温和,少语。




常忆晚间之拉歌,隔壁班之教官教其班,吾教官每嘱吾等认真听之、哼之,及隔壁班教完,我班亦会矣,每对之,隔壁班输之,赖曰:汝等偷学,非光明之道。其时,教官常笑之:“聪明,没办头。”吾辈亦哄之。




晚间之谈话,吾等常缠教官述军中之事,教官每忆海训,常叹其之艰辛,每告诫我等要好好学习,勿愧对戍边之将士。




吾乃一军迷,缠之更甚,常与教官探讨军中之事,教官常叹:汝等军迷未参军,乃国之损失。每忆之,吾豪气倍长,几欲从军。




每忆教官,其言犹如洪钟,常悬耳旁:吾辈参军何为?津贴尚不足维持生计,每靠家中资助,吾弃优职而从军实乃图报国之志矣。听之,对教官之敬犹甚。




吾之教官乃军中常人,吾常欣慰曰:吾等有教官此等豪杰戍卫乃国之幸事,民之福祉。




咿吁嘻,教官常存吾心。


本文内容于 2007-7-1 12:06:55 被向蓝水进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